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素手成双

第十章·有了期待

素手成双 淡淡风情 2033 2019-03-03 00:05:00

  缓缓来到床前,将被子掀开,一手扶着月泽的背,一手穿入他的腿弯,微一使力,便将他抱了起来。

  他看上去很瘦,抱起来,却挺有分量的,比想象中要沉一些。不过,缓缓是有修为在身的人,抱起来也并不吃力。

  或许是因为太虚弱了,头也无法没有依靠的久撑着。缓缓将月泽抱离床后,他便极其自然地将头靠到了她的肩上。缓缓一低头,脸颊就蹭到了他的额头,顿时脸上一热,有点尴尬。连忙加快脚步,将他抱到那边椅子上坐下。

  扶他坐正之后,便转身回去端了水盆过来。帮他除去袜子,将他的双脚泡入药水中。前阵子,刚开始的时候,她还不太好意思看男人的脚。渐渐的,也就见惯不怪了。

  他的脚很白,也很瘦,由于长年瘫痪在床、没有走动,腿上的肌肉也有些萎缩。看情况,即便是他腿上的经脉重新接上,估计也要练习好一阵子,方才能重新行走。

  月泽低头看着正用灵力为他疏导药力,续接腿上经脉的缓缓。她低着头,很是专注,他看不到她的脸,只能看到她乌黑的长发和簪在鬓边的一支兰花珠钗。

  “听闻,今天,皇后传你过去了?”

  缓缓心中微微一顿,想了想,说道:“是啊。皇后娘娘也关心殿下的病情,毕竟我到鸿福宫也有一阵子了。”

  月泽淡淡说道:“出了这样的事,如今皇后看我,应该愈发地觉得碍眼了吧?”

  听他说得有些落寞,想到方才皇后让她做的事,缓缓心中又是无奈,又是同情。

  自古家中有后妈的孩子大多过得艰难,更何况,这还是帝王家,还有个皇位悬在那里。他都这样惨了,却还要遭到后妈的猜忌。卧病了十几年,好不容易有了个可以康复的机会,还要硬生生地将其斩断,并试图将他推至更深的深渊,让他永无翻身之日。

  “也没有。”缓缓故作轻松地笑笑。“皇上都发话了,只要殿下的病能好起来,就准我所求了。皇后娘娘也是叮嘱我好好医治殿下的病呢!”

  “若是我的病好不了呢?”月泽问。“你就一直留在这里吗?”

  缓缓本来想说“肯定会好的”,想了想,还是选择了保守一些的说法。“我还是很有信心的。殿下也不要总是那么悲观绝望,要相信天无绝人之路,总是有希望在的。”

  “我很悲观吗?”月泽反问。

  缓缓点点头:“给我的感觉是。”

  “那怎样的表现,才说明我不悲观,不绝望,很乐观?”

  “呃……”这个问题,可把缓缓给问住了。“可能,表现得情绪化一些?比如笑啊,哭啊,生气啊或者干脆骂人,之类的。殿下平常似乎都没什么情绪的波动,就给人一种很绝望,很麻木的感觉。”

  “哦,这样。”月泽说道。“我跟前就一个苁蓉,我是喜是悲,没什么不同,也没有人会在意。今后,我会注意的。”

  缓缓冲他笑了笑,说道:“当然,我是希望殿下多笑笑,不生气,少难过。每天都开开心心的,病才好得快。”

  “可是,并没有遇见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

  “呃……”缓缓心中又是一顿。对哦,他每天卧病在床,连怡心殿都不大出,哪里遇得见什么开心的事情?“那,我说些有趣的事情给殿下听吧?”

  “好。”月泽默默地注视着她。

  “我们宗门的事。我的师父妙音仙子和星华的师父白箬仙君,是一对怨偶。他们年轻的时候,因为一些事情闹翻了,一直敌对到现在,每年都还要我们几个门下弟子捉对打一遍。其实呢,我们都不想打。于是,每年开打前,我们都要开会商量今年该怎么演。要演的逼真,不能让两位师父看出是假的。还要最后出来的结果,能让他们两位心中都舒坦。”

  月泽淡淡笑笑:“每年想一个新本子,也挺难为你们的。”

  见他笑了,缓缓也开心地跟着笑:“是啊!我第一次见到星华,就是我的两位师姐拉着我一起去参加这个商议会。然后那一年,我们定下的演出本子就是,两位师姐的两场输了。然后,我赢了星华。这样,三局两胜,白箬师伯赢了,他高兴。而我这个刚入门的弟子,赢了师伯最得意的弟子,狠狠地打了师伯的脸,我师父也高兴!虽败犹荣嘛!”

  “那你和星华在一起,你师父不会不高兴吗?”

  “当然不高兴了!”说起自己与星华的往事,缓缓不由抿嘴微笑。“师父得知后,非常生气,带着我直接打上了玉轮峰。痛斥星华打不过我,就用下三滥的手段,勾引我,想欺骗我感情。白箬师伯也非常生气,当场让我们俩表态,断情绝义,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其实呢,我们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天,所以早就定好了要演的本子。师命难违,忍痛断情。然后回去后,各自黯然消魂。我无心修炼,与人对招时走神受伤。星华也因为伤心,修炼时走火入魔,还发狂打伤了几位同门。当然受伤的几位师兄,也是配合我们演的。”

  缓缓抿嘴笑了笑:“然后就惊动了宗主,将师父和师伯唤过去思想教育了三天。他们才终于不再阻止我们在一起。”

  月泽说道:“你们宗门,似乎很有意思。”

  “对呀!我师父和两位师姐,都是很好玩的人。”缓缓想到月泽长年卧病在床,或许从来都没有出过门,便邀请道。“对了,还有差不多三个月,就是明宗每年一度的招新之日了。今年,我妹妹徐徐也要去考。届时,若是殿下的病好些了,我们一起去看个热闹,如何啊?”

  月泽微微一笑,说道:“好啊。忽然有些期待了。”

  有了期待,就有了对生活的热情。他或许就不会这么悲观绝望了。缓缓觉得自己鼓舞激励了他,让他觉得生活有意思了起来,抬眸看着他,展露开心笑颜。

  月泽也看着她,抿嘴微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