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素手成双

第十三章·皇家琐事

素手成双 淡淡风情 2239 2019-03-06 00:05:00

  缓缓当然知道那绝对不是什么好药,不是要毁了她,就是要她受制于人,她绝对不要!

  看着逼近而来的两位嬷嬷,又看看守卫森严的大殿,当即从乾坤袋中取出离合珠,瞬间引爆。

  离合珠乃是明山正宗发给门内精英弟子的示警法器,在发出求救信号的同时,在身周铸起了一个防护结界。能抵挡一时是一时,只为争取时间,等待援兵的到来。这也是宗门对精英弟子的一种保护。

  “皇后娘娘,离合令一旦发出,附近的修行者都能看见。天下修士,有八成出自明山正宗。离合令是从这里发出的,大家有目共睹,鸿福宫那边也知道我是被娘娘传唤来了紫云宫。娘娘若是执意加害于我,那到时候明山正宗追查起来,只怕皇后娘娘不好解释。”

  “好啊!好得很!”皇后站了起来,气得全身发抖,恨不得将桌上所有的东西都砸到缓缓身上。远远地指着她,破口大骂。“本宫当初真是瞎了眼,才觉得你与星华相配!风缓缓,本宫告诉你,就凭你今天的所作所为,你这辈子都别想再亲近星华!”

  缓缓毫不示弱地回道:“我相信星华,他也绝对不会同意娘娘的这番作为!我觉得,皇后娘娘才应该好好地为星华考虑考虑。娘娘打着爱护他,为了他的名义,却让他背负残害兄长的名声,这样真的好吗?难道这就是皇后娘娘所谓的爱子之心吗?!”

  “你?!”皇后被气得几乎将银牙咬碎,下令道。“蒙冲!破了这个结界,杀了她!一切后果,有本宫负责!”

  “是!”蒙冲再度团起一股气劲,攻向明灭在缓缓身周的防护结界。

  离合珠,乃是明山正宗发给核心精英弟子的护身法器。为的就是在危急时刻,给自己加一层防护结界,以拖到救兵赶到。

  这结界还是非常强韧的,蒙冲连出三招都破不了。

  皇后都忍不住大骂“废物”了,终于,第五招攻至的时候,结界一个震荡,被打出了一个缺口。

  “马上杀了她!”皇后再度下令。

  就在蒙冲再度出招的时候,殿外突然一声高呼:“皇上驾到!”

  殿上的人均是一怔,但缓缓也没有放松警惕。在蒙冲的一招打来的时候,立马就地一滚,闪出数丈远处。虽然避开了锋芒,却还是被那股强大气劲的余波扫到,胸中一阵气血翻滚,大吐了几口鲜血,将衣襟染红一片。

  皇后见蒙冲最后觑机出的那招也扑空了,很是气恼,却也只能使眼色,让他先行退下。

  蒙冲的身影在殿中淡去的瞬间,皇帝快步进来了,他的身后跟着几位来自明山正宗的仙师,还有苁蓉。

  皇帝目光一扫,就看到了狼狈不堪的缓缓,当即脸色一沉,怒道:“皇后这是做什么?!在朕面前,吵着闹着非要将人要去的是你!如今欲将人置于死地的,也是你!皇后到底想怎么样?!”

  皇后缓步从座上下来,似笑非笑地说:“皇上说哪里的话,缓缓是臣妾和星华共同挑中的太子妃人选,我岂会要置她于死地?我们只不过是因为星华去东始岛之事起了些争执,她竟敢顶撞我,我一时生气,就想小小地惩戒一下她。结果这丫头胆小,直接示警了。是不是啊,缓缓?”

  缓缓看了皇后一眼,跪正姿势,回答道:“是我谨慎过头了。”

  皇后毕竟是星华的亲生母亲,让皇帝知道她意图谋害月泽,对星华有弊无利。

  她也是没想到皇后竟然如此心狠手辣,她不肯助纣为虐,竟然就要置她于死地。接下来这段时日,她一定要小心为上,一切等星华回来再议。

  “陛下,殿下那边还病着。”苁蓉找到机会提醒了一句。

  皇帝这才想起来此行的主要目的,连忙说:“对,月泽又发病了!缓缓,你立刻随苁蓉返回鸿福宫!”

  听说月泽再次发病,缓缓脸色变了变,应了声“是”。也顾不得自己还有伤在身,就赶紧起身,随着苁蓉去了。

  看着她紧张、担忧、匆忙的样子,皇后在心底冷冷一笑。看来这个风缓缓是真的留不得了,性子倔强不听话,还一心向着月泽了。假以时日,说不定真让她把那残废的病给治好了!

  在她们离去之后,皇帝屏退其他人,对皇后说道:“你不要以为朕不知道你什么想法,你不就是看她把月泽的病治的有起色了,你不高兴,就要找她麻烦?!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我对星华没有任何不满。就算月泽的病好了,星华还是朕最满意、最优秀的儿子,朕的皇位,将来还是星华的!你贵为皇后,也是月泽的嫡母,我也不要求你对他多些关爱,只希望你能宽容一点,让他能好好地活着,可以吗?”

  “皇上这说的是什么话?”皇后被一番话给说得直掉眼泪,梨花带雨,煞是娇媚动人。“我当然也是盼着月泽的病能好的,但这风缓缓,是星华的心上人,星华舍不得,我也舍不得。皇上让我关爱月泽,那皇上为何不关爱一下星华!皇上乱点鸳鸯,星华就去东始岛了!东始岛是怎么个凶险的地方,皇上比我清楚!皇上非要把缓缓配给月泽,分明就是想要星华的命啊!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我也不活了!”

  “有莫凌,还有几位仙师跟着,星华不会有事的!而且朕不是答应你们了吗,不坚持把缓缓配给月泽了!只要月泽的病能好,朕就重新赐婚!”皇帝也是脑阔疼,这几个孩子,真是一个比一个倔,都不让他省心。“今日朕就再给你一个许诺,只要月泽那时不时发作的病好了,就让他离开帝京,去宁城藩地待着,非诏不得返京。这样你可以放心了吧?!”

  “缓缓进宫,是为着月泽的病来的。你把缓缓招了来,月泽发病,还要苁蓉跑来寻人。他那本来人就少,苁蓉一走,跟前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一个人病着,你于心何忍?!”

  皇后恼道:“皇上这还怪起我来了?!是我不给他安排人吗?是我想他那宫里冷清清的像个冷宫似的?!是他防我防得跟什么似的,完全不领情好吗?!”

  “好了好了!”皇帝当然知道是月泽不要。“这事不提了,总之,在月泽的病好起来之前,不许你再招缓缓过来了!有事,你自己过去找她!”

  “不去!”皇后不高兴。那鸿福宫玄乎得紧,她才不要去自讨没趣!

  皇帝无奈地看了她一眼,不想跟她多说了:“我看看月泽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