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素手成双

第十八章·空欢喜

素手成双 淡淡风情 2091 2019-03-11 00:05:00

  几个关键环节都顺利打通了,想到明天就可以拨乱反正,将那错误的赐婚改回来了,缓缓心里十分开心。

  送走星华之后,回房还兴奋地拉着梨香说了好一会话。到了睡觉时间,躺在床上,翻来复去的没有一丝睡意,便干脆起身整理起东西来。

  明日重新赐婚后,她应该就要离开这里了,有些东西可以先收拾起来。还有给月泽用的药方,也要整理出来,明天交给苁蓉。月泽的怪病差不多已经好了,确实也不用她一直留在这里了。剩下的就是重新站起来的康复训练了,除了每天需按时用药之外,明日还要叮嘱苁蓉平时要扶着他多走动走动。

  整理到半夜,忽然听到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快步过去开了门,站在门外的是苁蓉,一见她便说:“缓缓,殿下发病了!”

  缓缓一惊,当即便直接出门,随她过去了。

  来到月泽的床前,却被眼前所见的情形吓了一跳。他前两次发病,都只是身上泛着红光。那股邪火也只是在经脉中焚烧炙烤,并不会烧到外面。这次,那股火竟然像是破体而出了,月泽身上冒着星星点点的火光,雪白的亵衣上,也布满了斑斑的血迹。

  “殿下!”缓缓大惊失色,赶紧拉过他的手,为他疏导灵力,平复伤痛。

  但是他这次的邪火来得凶猛,从手腕输送的灵力太薄弱,也太缓慢,完全无法压制在他体内肆虐的邪火。

  “苁蓉,扶殿下坐起来。”

  缓缓说着,在苁蓉扶月泽坐起来的同时,赶紧脱了鞋,盘腿坐到床上。将双手的掌心贴到月泽的背心,运功牵引全身的灵力,为他平息体内的邪火。

  这次的火势实在凶猛,一直忙到天亮,几乎将全身的灵力都耗尽了,才终于将火彻底熄灭。缓缓收回手,月泽的身子便软软地倒入了她的怀中。

  “殿下?”

  月泽已经陷入了昏迷,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汗湿的头发凌乱地贴在脸上,看上去脆弱地让人止不住的心疼。

  缓缓扣住他的手腕,查探了一番他体内的情况。确定他应该只是一时痛得受不了,昏死了过去,轻轻叹了口气,对床前的苁蓉说道:“你给殿下换衣服吧,他的衣服都湿了,久了会受凉。”

  “好。”

  缓缓扶月泽躺下后,便下床拖着疲惫的身子来到外间坐着小憩。透过半开的窗户,看着微微亮的天色,心中无奈地叹息。月泽这个时候又发病了,这次病势还如此凶猛,只怕在这档口上,是不可能找皇上提重新赐婚之事了。

  不知为什么,隐约之中,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或许,她再也回不到星华身边了。

  天一亮,皇帝就闻讯过来了。虽然这次月泽病情严重,而且一直昏迷不醒,但由于他这次发病时隔了一个月,因此,皇帝也并没有怪罪缓缓。只是叮嘱缓缓说道:“如今月泽的发病期长了,来势却是更凶猛了。你还需多加注意,多待在他身边,他也好少受些苦楚。”

  缓缓除了能回一声“是”,也别无他法了。

  皇帝离开后不久,星华就来了。

  月泽还昏迷着,星华去床前探望了下,就拉着缓缓回房说话。

  “……不是我多疑,只是我们刚刚与他说了要去找父皇,请求重新赐婚,他当晚立马就发病了……是不是有些太巧了?”星华对此起了疑心。

  从昨晚开始,缓缓心里就闷闷的,隐约有些不安。但这会儿听得星华这么说,她还是为月泽辩解道:“不会的,大殿下的病是真的。他的经脉堵塞,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邪火炙烤经脉。经脉之痛,你我皆知,不会有人那么变态故意引火焚烧自己的经脉吧。而且,昨天那场火烧得特别严重,多处刚好的经脉又都断了,浑身都是血……”那鲜血淋漓的场景还厉厉在目,她实在不愿去怀疑他的病情有假。

  “缓缓。”星华握住她的手。“我也并不想怀疑他,只是……我想了一个晚上,以为今天就能接你回来了,到头来,却是空欢喜一场。我这心里,就如同被油煎一样。而且,这样一来,都不知什么时候能和父皇提重新赐婚之事了。”

  “我心里也很难过。”缓缓轻轻偎入星华怀中,将脸埋在他的胸前,低声说道。“我感觉,好像冥冥之中的天意,并不想让我和你在一起。”

  星华心中也顿了顿,轻斥道:“不要胡思乱想。”

  “我没有想,只是有这么一种感觉。这边卡着我,无法脱身,那边皇后娘娘也对我生了不满……我们,只怕是不能在一起了。”

  星华连忙抱紧她,安慰道:“别这么想,只要我们的心是在一起的,其他的,总有办法解决的。车到山前必有路。”

  “母后那边有我,我不会让她为难你的。至于这边……”星华想了想,扶着缓缓的肩,说道。“皇兄的发病期越来越长了,这次发病了,那接下来至少有一个月的时间是不太可能发病了。正好,过几天就是中秋了。你找皇兄说一下,你进宫已经两个多月了,想回家一趟。皇兄应该不会拒绝。”

  如果月泽拒绝的话,那就说明他对缓缓生了别的想法,从而也可以应证他这一次的发病,多半是故意的。而如果,他的病,竟然是可以由他自己控制发病时间的,那么,这里头的问题就大了!

  “至于父皇那边,你毕竟治疗皇兄有功,再由皇兄出面去说的话,你回家几天,与家人团聚过中秋,估计也不成问题。”

  他们在房间里说话,月泽自然也正拿着那镜子在怡心殿看着。

  蹲在旁边的胖橘猫笑了一声:“殿下,你那弟弟不简单啊!这就起疑心了,而且马上出了一招。估计明天小缓缓就要来找殿下说了,殿下准备如何啊?”

  胖橘猫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答应的话,接下来这段时间就看不到咱们家小缓缓了。不答应的话,他就该落实了对殿下的疑心。然后,估摸着就要来对付殿下了。殿下的经脉,还差了那么一点,还没有大功告成,这个时候对上星华,有点危险。”

淡淡风情

(•̀ω•́)✧改了个简介,有没有感觉好一点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