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素手成双

第二十章·庆城灵玉

素手成双 淡淡风情 2178 2019-03-13 00:05:00

  “缓缓。”风长卿问道。“如今宫里是个什么情况?宁王的病情如何了?”

  “宁王殿下的病情有了很大的好转,发病期也从三五日一次,变成间隔至少一个月了。殿下人很好,对我很客气。他知道我与星华之事,一直帮助我们,只是陛下那边还说不通。不过,陛下也给了我许诺,只要大殿下的病能好,他就准我所求,重新赐婚。如今,也就只是时日的问题了。”

  风长卿点点头,又问:“那你这次回来能待多久?一个月?还是中秋之后就回?”

  缓缓摇摇头:“还不知道,等星华那边的消息。”

  晚上,一家人在一起吃饭。饭后,风夫人拉了缓缓聊天,说起了她从宫里带回来的那堆东西。

  “……好些都是当世难求的稀罕之物,看来这位宁王殿下也是懂得感恩的有心之人。”

  缓缓一心惦念着回家,都没留意苁蓉往她的车上装了什么礼品。如今听母亲说起,不由愣了愣:“都是很珍贵的东西吗?”

  “有些也称不上贵重,就是难得。”风夫人说道。“里面有两块玉,乃是庆城灵玉。是几十年前,庆城姬氏以特别的手法镌刻的庆城特产之玉。据说有趋吉避凶,调节气血,改善体质,温养经脉之效,最是适宜女子长期佩戴。只是,如今庆城已经换了主君,这庆城灵玉也已经绝迹于世了。不算贵重,却是难得。”

  缓缓也是知道的,先皇后,也就是宁王月泽的生母,就是出自庆城姬家。大概二十年前,姬氏家主姬道恩被揭发勾结暗宗,图谋不轨,并偷偷修炼了魔功,变得人不人鬼不鬼。事发后,姬家从老到小全部锒铛入狱。姬皇后引咎自尽,虽然保下一家妇孺的性命,却被举家驱除出庆城。押往庆州,与凡人一道生活。

  庆城虽然换了主君,但据说新主君德不配位,治世不利,庆城一直乱糟糟的。十几年而来,曾经最为繁荣昌盛的庆城,已经沦为天朝八大仙城中最为混乱、实力也最为不济的一个。

  所以,缓缓也不明白为什么皇后那么忌惮月泽。就算他的病全好了,像常人一样可以正常修炼了。但是他已经二十多岁了,错过了修炼起步的最佳时期,再怎么追赶,也不可能有所大成了。

  虽然有个嫡长子的身份,但是一没有修为在身,二没有母族支持,三在朝中也没有大臣照应,他有什么筹码可以与星华争位?用得着这么杞人忧天,赶尽杀绝吗?

  “缓缓?”风夫人察觉到缓缓的走神,轻轻拍了拍她的手。

  缓缓回过神,问道:“那姬家的人,如今都还在庆州吗?”

  “或许吧。”风夫人淡淡笑笑。“陛下到底还是顾念了与姬皇后的结发之情,待宁王还算是不错。那两块玉成色不错,明日我让人编两条灵结,你与徐徐各佩一块,对身体有益。”

  “嗯。”缓缓轻声应了。

  入夜,躺在自己阔别已久的绣床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就像是做梦一般。事到如今,她真的有些迷惘了。

  按照她的本心,力所能及、又能帮助别人的事,没道理不去做。而月泽又是那么温柔敦厚的一个人,他们当初找他帮忙,他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这次,她说要回家,他也立刻同意了,还帮忙说服了皇上。将心比心,她应该助他摆脱病魔,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但是,他的存在,又会对星华形成一定的威胁,星华也明显不想让她再为他治疗下去了。皇后有些话也说的没错,她既然选择了星华,就要承担起一个太子妃的责任,她必须为星华考虑周全,防微杜渐,防范于未然。

  缓缓无奈地叹了口气,干脆翻身起床,坐到窗前,看着夜空中那轮清亮的明月出神。

  人生在世,怎么就有这许多的纠结与无奈。进亦难,退亦难。世上没有两全之法,事到如今,也只能对不住月泽了。

  第二天一早,星华来了。

  拜见了风长卿夫妇之后,便由缓缓陪着,在花园小叙。

  星华说道:“虽然皇兄同意你出宫,但是我心中还是有疑虑。如果,皇兄的病情真的可以自己控制发病时间,那就太可怕了。他如此忍辱负重,潜伏这么多年,所图者必大。不得不防。”

  缓缓心中顿了顿,还是为月泽辩解道:“我觉得……大殿下,不像是那样的人。上回皇后娘娘找过我之后,我虽然不认同她的做法,但是平时我也留意了。大殿下确实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他醒着的时候,就靠在床上看书,看的大多都是游记一类的。他久病在床,向往天下景观,也是正常。”

  “鸿福宫里,上上下下就只有苁蓉和一只猫,从未见与外界有过任何联系。苁蓉是有修为在身,但并不高。资质也是平平,我教她召唤灵蝶的方法,她问了好多问题,到现在都还没有学会。那只猫,我也检查过了,没有任何妖灵之气,就是一只普通的猫,养来解闷用的。”

  “我真不觉得他是别有图谋……星华,会不会是你们太谨慎了?”

  星华起身按着缓缓的肩,说道:“缓缓,我知道你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些尔虞我诈,对你而言,你可能觉得母后有些草木皆兵,杞人忧天了。但是,在我们如今的位置,却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只要我们没有加害于人之心,多小心一些,多防着人一些,总是没差的。”

  缓缓认同地点点头。

  “我知道你有自己的原则与坚持,我也不想你参与到这些尔虞我诈之中,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什么。但是,我需要你听从我的安排,可以吗?”星华扶着缓缓的肩,认真地问。“可以相信我吗?不管有多难,我一定会让你回到我身边的。”

  “嗯。”缓缓再次点点头。“接下来,就是中秋之后……怎么办?”

  “如果宫中没有来人找你,你就继续留在家里。我已经让逸飞赶去宗门了,请宗主提前几日下圣火令,召集我们回宗。半个月后,就是一年一度的招新之日。如今又逢着暗宗现身,提前几日召集我们回去,做好防备工作,以免暗宗在招新之日前来捣乱,也是名正言顺之事。明山正宗的弟子召集令,就算是父皇,也是无法阻拦的。”

  缓缓点点头,这样,她就光明正大地离开了。

  只是,她突然想到一件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