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素手成双

第二十四章·最不利的方向

素手成双 淡淡风情 2196 2019-03-17 00:05:00

  忽然想到了什么,挽起她的衣袖,果然看到了她手腕上密密麻麻的划痕。他知道,那是每日放血为他调制“泡脚的药方”留下的伤痕。

  再将衣袖往上挽去,便露出了一个一个刺伤的疤痕。遍布在她如霜似雪的藕臂上,触目惊心。这是他们被下沉香醉的那天晚上,她为了保持清醒,自己扎自己几十刀留下的疤痕。

  月泽深深地叹出一口气,一个姑娘家,竟能对自己下去这么狠的手,也是让人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抬手在手心凝聚起一团灵气,轻轻地在她臂上拂过,将那一个个“丑陋”的疤痕逐个抚平,不让它们破坏这一处的美好。将她手臂上的伤痕都抚去之后,想到她那时往腿上也扎过不少刀。但是,挽袖子倒也罢了,这脱裤子……有点过了。还是等以后成亲后,再为她抚去吧。

  胖橘猫悄无声息地窜了进来,月泽觉察到了,就赶紧把缓缓的衣袖放了回来。他家媳妇的手臂,才不能叫这猥琐的死肥猫给看去了!

  胖橘猫的眼睛亮得很,自然看到了这一举动,“嗤”的一声笑了:“殿下总说我猥琐,自己也不遑多让啊!这才刚能下地呢,就撩人家衣服,摸来摸去了,以后那还得了?!”

  月泽懒得理他,顾自问道:“宗主那边怎么说?”

  胖橘猫说道:“是苍青过来说的。既然殿下的神功提前大成了,那么计划也提前。”

  月泽会意地点点头。

  “倒是正好。”胖橘猫说道。“星华为了把缓缓从殿下身边调走,派了人回宗打招呼。过几天,估计明山正宗就会发出圣火令,集结弟子回宗。殿下再半死不活地装几天病,到时候就可以死皮赖脸地跟去了。”

  “殿下,我觉得装病这条路,大有可为。今天小缓缓看到殿下病发,担心得不得了。连星华来了,都没拿正眼看他。那时,星华的脸色啊,啧啧,甚是难看。缓缓心地善良,最是见不得人受苦。所以,我认为,这是殿下打败星华、抱得美人归的最佳捷径。”

  月泽懒得理会他的叽叽咕咕,见缓缓的脸色已经恢复红润了,便将贴在她额头的玉灵取了下来。迟疑了一下,想了想,又伸手在缓缓的衣领处拨了拨。白皙修长的手指微动,便从里面勾出一块玉佩。

  正是缓缓这次回家,月泽作为给风家的谢礼送上的两块庆城灵玉中的一块。

  庆城灵玉有温养经脉、补气养血之用,对女子尤为有益。月泽猜到风家收了之后,多半会给两个女儿各佩一块。然后,他就可以悄悄地把缓缓戴的这块给换了。

  他送给风家的两块,只是普通的庆城灵玉。而他手中这块,却是庆城姬氏世代传承的至宝,功效不可同日而语。

  胖橘猫从旁看着月泽将自己手中的那块万年玉髓换给了缓缓,不由瞪大了眼睛:“殿下,这可是姬氏的传家宝玉诶!你给了小缓缓,如果以后小缓缓嫁了星华,那不搞笑了吗?!你再悄悄地去换回来?!”

  月泽调换好玉佩后,将其塞回了缓缓的衣领之内。看着她温和恬静的睡颜,淡淡地说道:“不会有如果。”

  缓缓只是一时识人不清,为表象所惑。他相信,她与星华是走不到一起去的。

  这一觉,缓缓睡得格外香甜。像是置身于一个空气清新、灵气充沛的大花园中,和风拂面,说不尽的沁凉舒爽,她在其中肆意地奔跑,飞舞,旋转……然后隐约有一个人,站在不远处,一直用温暖的目光注视着她,始终追随着她……

  苁蓉推开怡心殿的门,引着星华从外面进来。

  “缓缓?”星华一眼就看到了睡在外间榻上的缓缓,怔了怔。旋即快步过去,在她身旁坐下,轻声唤道:“缓缓?”

  缓缓睁开惺忪的睡眼,眼前的人与睡梦中的那个模糊的人影,渐渐合为一个。

  “星华?”

  星华扶着她坐起来,问道:“你怎么睡在这里?”

  缓缓也怔了怔,转头看了看四周,认出这是自己之前睡过几天的地方,才反应过来。“我昨晚太累了,就在大殿下的床头趴了会,没想到就睡着了。应该是苁蓉抱我过来的吧。”

  鸿福宫就只有两个人,一只猫。猫就不提了,月泽半身不遂,也就只能是苁蓉了。

  在她说话的时候,苁蓉就已经掀开帘子进去月泽那了,假装没听见她说了什么。

  这种锅,苁蓉表示并不想背。

  星华沉默了一下,问道:“皇兄情况如何了?”

  “应该没什么大事了,不知今天能不能醒过来。”缓缓说着,随意拢了拢头发,便准备下床了。“我们进去看看吧?”

  缓缓在前,星华在后,掀帘走了进去。

  “殿下没醒。”苁蓉说道。“其他正常,也没出汗。”

  缓缓“嗯”了一声,便在床前坐下,熟练地掀开被子,从中牵出月泽的手。反手扣上他的手腕,开始查探他的经脉情况。

  星华从旁看着,想到他们二人曾中了沉香醉,一起度过了一夜,必定有过不少肌肤之亲。如今又是这般熟稔亲近的模样,心中总有些不是滋味。

  “殿下应该没事了。”缓缓起身对苁蓉说。“我先回房洗漱一下,待会再过来给殿下输灵力。”

  苁蓉点点头。

  缓缓回长春殿,星华也跟了过来,一进门,便拉着缓缓问道:“皇兄的情况究竟如何了,你与我仔细说说。”

  “这次病来得凶猛,把经脉都烧断了。可能是我之前续接过一次,这次续接起来比较容易。我昨晚忙到子时,已经恢复了十之六七。我待会再去,估计今晚就能全部续接好了。”

  “接好后呢?”星华问。“他能重新站起来了?可以修炼了?”

  缓缓看看星华,知道他在顾虑什么,不由陷入了沉默。她方才查探月泽经脉的时候,确实发现重新续接起来的经脉,都是通畅的。如此一来,如果他的经脉全部续接上,他应该是可以正常修炼了。

  星华见缓缓陷入了沉默,就知道不好,看来被他猜中了,一切都在往对他最不利的方向发展。

  “缓缓。”星华抓住缓缓的手。“不能再给他治了。”

  缓缓解释道:“昨天他那个情况,我不给他治的话,他会死的……”

  “但是今天,他没事了。”

  缓缓心中顿了顿,天人交战了良久,才下定决心:“我知道了。我以后只在他发病的时候,帮他缓解病痛。其他的,我不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