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素手成双

第二十八章·完整地属于我

素手成双 淡淡风情 2287 2019-03-21 00:05:00

  碧云谷位于明宗的外门与内门之间,是为招待来访贵宾之地。灵力浓郁,风景绮丽,青山绿水,繁花盛放,十分赏心悦目。

  沾了月泽的光,徐徐也被安排到了一处极佳的庭院,与月泽的居所毗邻。

  缓缓在院中转了一圈,对徐徐说道:“这里的灵力条件比云城好,你这几天抓紧时间修炼,说不定还能突破一层。修为越高,武试的胜算就越大。”

  “知道了。”徐徐漫不经心地应了。“对了,太子殿下说给我走后门补习,什么时候啊?”

  “他说的应该是让你进经纶阁去看书,他与少宗主的关系不错。”缓缓解释道。“你先自己修炼着,别浪费时间。等安排好了,我再来通知你。”

  “好,我知道了。”

  将徐徐安置好后,缓缓便回了飞来峰拜见师父妙音仙子。不想师父却是外出了,还没有回来。大师姐柳依云闭关了,只有二师姐何田田还在自己的绝世居搞研究发明。

  “师姐。”缓缓一进门,就看到东倒西歪的桌椅,和乱糟糟的桌面。便一如往常一般的,随手帮她收拾了起来。

  “师姐,你每天都鼓捣些偷懒用的新发明,怎么就不发明一个法宝,自动帮你收拾屋子呢?”

  “你不懂,这叫凌乱美,是我的何氏美学。太整齐了,会破坏我研究发明的灵感!”何田田的声音在里屋响起。

  缓缓无奈地摇摇头,帮她收拾了一番之后,又清理了一下茶盘,煮上一壶灵茶。以何田田那个懒惰程度,平常肯定懒得煮茶,要么就渴着,要么就喝点灵泉。

  “哇,好香啊!”

  等灵茶煮得差不多了,何田田就闻着香味出来了。她二十出头的年纪,一张娃娃脸,长发随意地扎成一束,垂在身后。青衣短卦,不修边幅,就像个假小子似的。风夫人总是念叨缓缓穿得素净,不会好好打扮自己。若是让她瞧见何田田,估摸着她就得感叹自家女儿还是将自己拾掇地很好的。

  “这是雪香百花茶。一百种灵花,在初雪的清晨摘下花蕊,以秘法炼制而成的,极是难得。为了不暴殄天物,我就不给师姐留了。师姐若是想喝了,就过来我那边。”

  “好的,好的。”何田田毫不介意,反正给她留了,她确实也懒得动手煮。喝了两口,只觉得这灵茶芳香沁人,仿佛整个人都置身在了一处繁花盛放的花海之中,身体的每一处毛孔都散发着香气。感觉真是,太奇妙了。“帝京里,就是这种讲究的好东西多……”

  何田田一边喝,一边感叹,打眼看向缓缓的时候,却是愣了愣:“你怎么瘦了这么多?”

  “有、有么?”缓缓摸了摸自己的脸,有这么明显吗?

  “你这趟回家,不是为了给你妹妹辅导文试的课业么,操心操的?”何田田推测起原因来。

  缓缓叹了口气:“说来话长,以后再和师姐细说吧。我刚回宗,还没回我自己的如意阁呢,就来师姐这了。时间不早了,我晚上还与星华有约,这会儿就不在师姐这里多留了,我明天再来找师姐叙旧。”

  “去吧!去吧!”何田田没好气的挥挥手。“反正你惯来就是,重色轻友。”

  缓缓也不反驳她,抿嘴笑了笑,将新装了点心的盘子往她手边推了推,说道:“这些也是从京中带来的,赶紧吃了吧,回头又该忘记了。”

  “知道了!管家婆!”

  缓缓笑了笑,起身回了自己的如意阁。

  妙音仙子只收嫡传女弟子,所以这么多年而来,也就只收了她们师姐妹三个。

  大师姐柳依云是个修炼狂魔,每天不是在闭关,就是在找人约架。

  二师姐何田田是个炼宝大师,天天都窝在她的那个小窝里搞研究发明。发明的法器、灵器,没有一千也有几百了,全部都是为着偷懒去的。

  而她们的师父呢,是个旅游达人,一年十二个月,大概有十个月在外面浪,美其名曰:游历四海。还有两个月,则是在琢磨着怎么让白箬仙君不好过。

  当初她以第一名的成绩入宗,又是云城风氏嫡长女的身份,从宗主到长老,到各峰之主,递过来无数橄榄枝,想将她招入门下。但是妙音仙子一吭声,立马所有人都让了。

  她一开始还以为妙音仙子在宗内地位尊崇,德高望重,大家都敬让她。后来才知道,那是因为明宗宗主往下,三大长老,七大峰主,只有她一个女子,大家习惯性地让着她。而且,她那性子十分难缠,撒起泼来,连宗主都害怕。所以她一吭声说要,谁都不敢抢。

  缓缓撤了自己离宗时在如意阁设下的禁制,将此行带回的东西从乾坤袋中取出,收拾了一下,天色就已经暗了。梳洗了一番,换上宗门的弟子服,便出门了。御剑来到她与星华一贯的幽会之地,翡翠竹林。

  星华已经在了。

  他也换上了宗门弟子服,一身飘逸的白衣,衣襟和衣角镌刻着他们玉轮峰的玉珏碧纹,清新而出尘。在湖边迎风而立,衣袂飘飘,与京中时相比,少了几分贵气,多了几分仙气。

  “星华。”缓缓唤了一声,快步上前,来到星华身边,拉过他的手,柔声问道。“你今天,是不是生气了?”

  “你知道我生气了,也不找我说话?”星华愈发得不高兴。他都给了她同心铃,她也知道他生气了,却不找他说话,不来哄哄他?!

  “因为我不知道该说什么。”缓缓叹道。“而且,有些话,一言两语也说不清。我想着反正我们约好了晚上见面的,到时候再说好了。”

  星华看着她:“那现在可以说了。”

  缓缓想了想,问道:“你不高兴,是因为今天看到大殿下能站起来,能走了?还是因为想到这段时间,我为大殿下治病,可能有过许多亲密接触?”

  “……皆而有之吧。”

  “其实,大殿下能恢复地这么快、这么好,也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而我为他治疗的时候,确实也有过肢体上的接触。有次苁蓉不在,我将他从床上抱到了椅子上。我与他之间,最逾界的举动就在于此了,再没有别的了。对此,我只能说,发生过的一切我很抱歉,我向你道歉,今后会注意的。你若还是无法释怀的话,那……我也没有办法了。”

  “缓缓。”星华忽然握紧了她的手,一双星眸深深地凝望着她,沉声说道。“把你交给我,好吗?”

  “什么?”缓缓有点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也是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让你完整地属于我。”星华解释道。“你成了我的人,父皇总不能再固执己见,非要把你指给皇兄!我们也就有充分的理由,请求父皇重新赐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