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素手成双

第四十二章·我需要你

素手成双 淡淡风情 2319 2019-04-04 00:05:00

  星华抱着昏迷不醒的缓缓,心中有如一锅滚油在煎熬。

  理智告诉他,他不能这样做,缓缓绝对会生气的。她不是那种会妥协的性子,说不定,真的会因此而跟他翻脸的!

  但是,这是最差的结果!宁愿她与他决裂,终生不再嫁,也比她嫁给别人要好!缓缓是他的,他不容许任何人染指他的缓缓!

  星华下定决心,将缓缓抱了起来,往内室走去。

  趴在横梁上暗中观察的胖橘猫在心里大骂一声“我靠”,连忙给月泽传讯:“殿下,不好了!星华要非礼我们小缓缓,已经抱进房了!”

  月泽也刚从重华殿回到了自己的鸿福宫,一听这报讯,眉头就深深地蹙了起来:“缓缓也愿意?”

  “不知道。她被迷香迷晕了!”

  月泽忍不住要骂人了,当即就起身就往外冲去:“你干嘛去了?!为什么会让她中迷香?!”

  “我去盯着皇后了啊……”它毕竟只有一只猫,分身乏术啊!谁知道皇后的手段竟然如此下三滥,连迷香都出来了!

  “你弄点动静,拖延时间,我马上来!”

  苁蓉从外面进来,正好看见月泽从屋里冲出来,一边还将脸给蒙上了。

  “缓缓有危险?”苁蓉说道。“我去吧?”

  “来不及了!死肥猫在那边,我过去比较快。”说完,他就掣身出去了。白色的身影,在院中一闪,瞬息消失无踪。

  星华将缓缓放到床上,轻轻的拭去她秀美绝伦的面容上残留的泪痕,轻声说道:“缓缓,对不起,我知道你会不高兴,但是,我也是别无选择。我爱你,我不能失去你。我就这一次对不起你,以后我会好好待你的,一定。”

  星华俯下身,在那红润的樱唇上轻轻落下一吻,便伸手去解她的衣衫了。

  胖橘猫一看,不妙啊,这么快就开动了啊?!连忙伸出爪子在横梁上用力地拍击了一下,发出“啪”的一声闷响。本以为星华一定会被惊动,而起身过来查看情况,不想星华的全副注意力都在缓缓身上,似乎并没有注意到。眼看着缓缓的外衣已经被他脱下,露出了淡紫色的亵衣。

  胖橘猫正欲直接从横梁上跳下去,将角落里的瓷瓶摔碎在地,却发现星华的动作停滞了。定睛一看,却是因为他看见了缓缓脖子上戴着的那块玉髓。

  他似乎是看出了那块玉髓的不一般,拾起那块玉,仔细观摩了起来。

  而这时,月泽也赶到了。“啪”的一声破窗而入,便朝着床前的星华拍出一道暗劲。

  星华连忙闪身避开,下一瞬间,便见一个模糊的身影飞速而来。拂袖将他震退的同时,躬身抱起床上的缓缓,便转身一个轻跃,瞬间消失在了窗外。

  这一连串的动作快如闪电,就在星华一闪身躲避那道暗劲的瞬息之间,那人已经抢了人离开了。

  星华反应过来,赶紧冲到窗口,吩咐外面的守卫:“有刺客!快追!”

  “是!”守卫们领命纷纷去了。

  星华也追了出去,但早已不见了那人的踪影。

  皇后闻讯赶了过来,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有人闯入,把缓缓劫走了。”

  “闯入?”皇后脸色变了。她这紫云宫可是设了无数道高级禁制的,竟然有人无声无息的闯入?

  “来人的修为很高,可能是化神境的……”

  放眼天下,化神境的高手并不多。但是如今宫里就住了一位。

  “……难道是,顾祖师?!”星华心中起了踌躇。顾祖师虽然没有提过缓缓一个字,但是他毕竟也是缓缓的师祖,所以,他插手了?还是说,顾祖师是在为徐徐撑腰?既然已经决定立徐徐为太子妃,就不允许他再与缓缓纠缠不清?

  那这样的话,他与缓缓,岂不是……

  “如果顾祖师插手的话,这就不好办了。”皇后沉吟了一番。“那他应该是为了明宗吧……也罢,总比留给月泽强。”

  星华定定地站着,有些失魂落魄。对于他而言,缓缓嫁了月泽亦或是洛宣,都没有分别。那总归不是他的了。

  ……他要失去她了吗?

  缓缓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房间里灯火通明,床前并没有人,只隐约有人声从外间传来。缓缓定了定神,认出来这是自己在鸿福宫的住处。不由愣了愣,自己不是在暖烟阁与星华说话吗,怎么又到了鸿福宫?

  起身下床,走出卧室,却只见外间坐着说话的竟是风长卿和月泽。

  “爹爹?大殿下?”缓缓有些缓不过神来。这是怎么一回事,爹爹怎么在这里?

  “缓缓醒了。”风长卿站了起来,朝她走过来,关切地问道。“身上感觉如何,可有什么不适?”

  “没有。”缓缓摇摇头。“这是怎么一回事,我方才明明在紫云宫……”

  月泽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苁蓉发现你晕倒在庭院中,就抱你进来了。我想着风城主还在等着你一起出宫,便派人去通知了风城主过来。”

  “你中了迷香。”风长卿解释道。“你昏迷之前的事,还记得吗?”

  “我在和星华说话。”她想走,星华拉住她,然后她就不知道了。

  星华送她来的鸿福宫?这不可能啊!星华那么忌惮她和月泽的关系,怎么可能会主动送她来鸿福宫?

  苁蓉从旁适时地补充了一句:“我发现你的时候,你衣衫不整,外衣已经不知所踪了。”

  缓缓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这会儿身上穿的外衣并不是自己的,想来应该是苁蓉的。缓缓的脸色沉了沉,虽然很不愿意相信,但是基本上她也可以猜到一个大概了。只是,不知道是何方高人救的她。

  风长卿见缓缓脸色不好,估摸着事情与星华有关,便也不再问此事。转身对月泽说道:“今日多谢殿下了。既然缓缓醒了,天色也不早了,我便带她回去了。”

  “嗯。”月泽看了缓缓一眼,轻颔首。“我这人少,就不送二位了。”

  “殿下客气了。”

  风长卿准备引着缓缓往外走的时候,缓缓忽然出声说道:“爹爹,我有话想与殿下说。”

  风长卿怔了怔,心中长长地叹出一声,说道:“好,爹爹到门外等你。”

  知道他们有话要说,苁蓉也跟着一并出去了,顺便将门也带上了。

  缓缓回眸看向月泽,他就静静地站在那里,烛光映照着他精致绝伦的脸,浮起了一片氤氲的光泽,温暖而平和。

  “明日,皇上就会将给我们赐婚的圣旨明发,对吗?”

  月泽的目光微动,轻声说道:“对不起,缓缓。先前在父皇跟前说这事的时候,我答应了。”

  “是因为星华答应了娶徐徐吗?”

  “嗯。”月泽点了下头。他的神情一直淡淡的,看不出悲喜。“既然他放弃了,那我自然是要的。”

  月泽看着缓缓,认真的说:“我需要你,缓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