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素手成双

第四十八章·小时候的事

素手成双 淡淡风情 2117 2019-04-10 00:05:00

  “小时候的事?”缓缓怔了怔。

  “小时候,我们见过。”月泽微微含笑。

  但缓缓却是一脸迷茫,显然已经不记得了。

  “嗯,你有一次溜进宫玩,救了落水的我。帮我烘干衣服,却把我衣服烤焦了,还变了个石头馅的包子给我吃。”

  缓缓有点想起来了:“我小时候是有一次溜进宫玩,回家被我爹爹打了一顿。从小到大,那是唯一一次挨打,所以印象深刻。但是在宫里发生的事,已经不记得了,是遇见了殿下吗?”

  “嗯。”月泽低眉望着她,目光灼灼。“那时我们还约定好了,等你长大了,就进宫保护我。”

  缓缓怔了怔:“是、是吗?”还有这种事?

  “嗯。在那之后,我就天天盼着快些长大。长大后,你就可以来保护我了。母后却告诉我,你是名门贵女,除非嫁给我,成为我的王妃,否则,你是不可能进宫陪在我身边的。然而,云城风氏,肯定不愿意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不能修炼的残废。我不能强人之所难,所以,渐渐地也就放弃了这个念想。”

  “只是,没想到的是,在我病情最严重的时候,你竟然真的来到我的身边了。这当真是如同在做梦一般。缓缓,是你救了我。你是我这辈子最不可或缺之人了。安心地留在我的身边吧,我会尽我的绵薄之力,照顾你,护着你……算是我对你的报答吧。”

  缓缓抬眸看着他,心底隐约有一股暖流缓缓流过。方才他与星华对峙,说出那番话时,她就发现了,他竟然比星华更了解她。他知道在这件事情当中,她最大的逆鳞在哪里。

  “你是一早就认出我的吗?”

  “嗯,在看到你的第一眼。”

  其实也不算认出,他只是,记得她的名字。风缓缓。所以在前一天晚上,皇帝跟他说,要给他赐婚,女方是云城风氏的长女,名叫风缓缓。他迟疑了一下,并没有反对,甚至隐约还有一丝期待。只是没想到,第二天星华就带着缓缓来到了他的面前,求他成全。而且,缓缓显然已经不记得幼时的事情了,包括他的名字。

  “那你为什么一直都没有说?”

  “那时候,没有说的必要。”

  缓缓看着他,细会他的话中之意。那时没有说的必要,所以没有说。那现在说了,是因为现在有必要了?他这是在暗示什么吗?如今与那时的区别,只在于她与星华的关系。他那时不说,是因为怕影响她与星华的关系吗?

  “继续棋局么?”月泽轻声问有些出神的缓缓。

  缓缓摇摇头:“既然他回宫了,那我也回家去了。要去宁城,东西也需收拾起来了。”

  “也好。”月泽点点头。“明天一早,我去你家。”

  “嗯。”

  第二日,就是宁王月泽前往云城风家下聘之期。

  原本非太子的嫡出皇子下聘,应当由灵狮队护送,出动十二只金翼鹤,运载十二车聘礼。但当今皇帝为了彰显自己对这位嫡长子的重视,或许还有对于风氏的抚慰,此次宁王下聘,也出动了白虎队,并将聘礼加到了十六车。比昨日的太子下聘,仅仅少了两车。

  车队在云城城门口停落,步行入城,一路逶迤,气势非凡。城中主街道虽然一早就被肃清了,但如此大事,人们又怎么甘心错过。而且,云城乃是八大仙城之一,城中居住的基本上全是修行之人。所以两旁的小巷、楼上、屋顶,都挤满了人头,强势围观。

  当车队在风家门口停下,月泽从领头的第一辆车中下来,围观群众中不由发出一阵哗然之声。

  外界一直传闻宁王自幼患有怪疾,不仅无法修炼,且半身不遂,瘫痪在床。不曾想,今日一见,不仅行动如常,而且锦衣玉冠,容貌出众。虽然身形消瘦,却异常挺拔,举手抬足之间,温雅而飘逸,一颦一笑,皆可入画。

  传闻中不能修炼的残废之人,却有如此风姿,着实让人意外。

  两位嫡出的皇子,又同娶的云城风氏之女,而且前后两天相继登门下聘,自然免不了被一些好事者放在一起比较。

  若说太子星华,像是天上的星辰,熠熠生辉,高远而华贵。无论何时,皆是夜空中最闪亮的存在。而宁王月泽,却像是一块世所罕见的美玉,光泽温润内敛。虽然不似星光那么耀眼,却绵柔可亲,让人观之如沐春风。

  风长卿虽然对于月泽的不能修炼有点不满意,但是如今至少他能站能走了,又有如此风姿谈吐,心中也有几分接受了这个女婿。

  下聘之礼罢,前来观礼的亲戚散去之后,月泽留下稍坐,说起了离京之事:“……后天,我与缓缓就要一起离开帝京,前往宁城了。宁城与云城相去不远,往来倒是也不甚麻烦。”

  风长卿轻颔首:“缓缓已经与我们说过了。后天一早,我送缓缓进宫,与殿下汇合。”

  “有劳风城主了。”

  “今后,缓缓就交给殿下了。我这女儿,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性子太过执拗,还望殿下多担但。”

  风长卿所指的,自然是缓缓与星华那档子事。缓缓与星华的关系,几乎人尽皆知。如今却来了个红丝错,还错在了自己家门里。缓缓受的打击很大,这一时半会恐怕也走不出来。月泽现在虽说不在意,难保时日久了,就没了耐性。

  月泽微微一笑:“城主放心,这其中事由,我都知道的。我会好好照顾缓缓的,绝不会让她受半分委屈。”说着,回眸望向坐在一旁的缓缓,目光灼灼,颇有些深情款款的模样。

  缓缓在他看过来之时,与他对视了一眼。心中暗道他这戏演得还真足,在长辈面前将一个“好夫婿”的角色,演绎得如此淋漓尽致。

  徐徐坐在缓缓的身旁,一直默默地注视着。看看月泽,又看看缓缓,暗自揣度他们之间的关系,揣度缓缓是否真心愿意嫁给他?

  虽然说,这位宁王模样长得也十分不错。但是,又如何能与星华相比?而且,他还是个不能修炼的废人,缓缓都已经洞玄境了,女强男弱,她真的看得上他?!像她这样从小优秀到大的天之娇女,真的甘心嫁一个没有修为的凡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