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素手成双

第四十九章·爱她胜过自己

素手成双 淡淡风情 2155 2019-04-11 00:05:00

  送走月泽之后,在回闺房的路上,缓缓与同行的徐徐说道:“后天,我就离开帝京,前往宁城了。你的大婚,我恐怕也不会参加。徐徐,今后,你就是太子妃了,将来的国母,肩上的责任很重,可不能再总想着偷懒了。”

  “我知道。”徐徐想了想,用天真的语气问道。“姐姐,你是故意不想来参加婚礼的,是吗?你心里,还是放不下星华,对吗?”

  缓缓转眸望向远方的天空:“没有这样的事。我离开帝京,是因为宁王殿下在御前答应过,他只要我,他可以放弃皇位的继承权,立刻离京前往宁城。如今,也只不过是践行前诺而已。”

  暗暗叹了一声,又回过头,看向徐徐:“我接下来说的话,你可能不爱听,也可能觉得我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但是,作为你的姐姐,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提醒你。星华……太子殿下,他很好,唯一不好的,就是将皇位看得太重。皇后娘娘也是。今后,你作为太子妃,或多或少也会牵扯到其中。希望你能明辨是非,分清善恶,不要失了本心。若遇着不愿意做的事,可以请顾祖师出面帮你挡掉。”

  “姐姐说的什么意思?”徐徐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我不明白,你是说,星华会让我帮忙做坏事吗?”

  缓缓轻叹一声:“差不多意思吧。也不是说一定会有这样的事,我也只是提醒,万一有那样的时候,你须三思而后行。你如今有顾祖师护着,遇事不防多问问他。”

  “我知道了。谢谢姐姐提醒。”

  缓缓点点头,就回自己院子了。将与星华有关的东西,全部都整理出来。并着雪团子一起,命人送去东宫,还给他。要扔,还是要销毁,就随便他处置了。

  对于她送给星华的东西,她本来也想要回来。但想到如此一来,少不了又得与星华见面。于是,还是作罢了。反正也都是一些小玩意,也没什么打紧的。他要还就还回来,他不提,也就算了。

  离京那日,风长卿亲自送缓缓进宫。与月泽碰面之后,再一起去重华殿面见皇上、皇后,向他们道别。

  星华也在场。看着月泽携着缓缓款步入得殿来,一个清俊风雅,一个温婉端丽,都是气质出尘的人儿,真的如同一对从天而降的神仙眷侣一般,心里颇不是滋味。

  他始终还是不甘心缓缓就此变成了别人的,明明就在几天前,还是为他所有的!虽然徐徐也是温婉美丽,却始终觉得欠缺了些什么,不及缓缓迷人。

  两人相携着向帝后行了大礼,皇帝赐了座之后,说了一番对他们的谆谆嘱托。包括在外注意安全啊,还有夫妻之间好好相处,早生贵子之类的,倒像是寻常父亲对即将分家出去的儿子的嘱托。

  星华坐在月泽的对面,也就是缓缓的斜对面,一直看着缓缓。缓缓故意避着他的目光,自始至终都不往他那边看上一点,就当那是一团空气。

  皇后敷衍地说了几句,加赐了几样东西,一番告别仪式就结束了。

  一行人来到南门,出行的队伍已经整装待发了。相比上一次出发前往明宗,这次显得格外轻车简从。只有两辆鹤车,两位随车的白衣仙师和一小队皇家侍卫。

  上车前,风长卿拉过缓缓的手,郑重地交付到月泽手中,再次嘱托:“宁王殿下,缓缓就交给殿下了。好好待她。”

  月泽顺势便握过缓缓的手,对风长卿说道:“城主放心。没有缓缓,就没有如今的我。我会爱她,胜过爱我自己。”

  缓缓忍不住回眸看了他一眼,揣度他究竟是在演戏,还是在说真的。

  月泽收到她目光的月泽,朝她微微一笑。眼眸中似乎有星光流转,缓缓不禁有了片刻的失神。

  转身上车时,忽而看到南门的宫门上有金光闪过。下意识地抬头望去,看到的却是伫立在宫墙之上的星华。锦衣玉袍,头上金冠熠熠。曾经最熟悉最亲密之人,今后的陌路人。缓缓的眼中不禁又有些濡湿了。赶紧收回目光,躬身进入车中。

  月泽旋即也进来了,坐定后,向缓缓解释道:“我们如今是名义上的夫妻,对外还需有个样子。我们一起坐这辆大的车,苁蓉和梨香坐后面那辆小的。缓缓,你不会介意吧?”

  “就这样吧。”她介意也不能如何,难道不让苁蓉和梨香坐车呀?

  “我们来下棋,如何?”月泽立刻兴致勃勃地提出建议。

  他笑吟吟地看着她,像是一直独自玩耍的孩子,突然找到了一个玩伴,那种纯粹而天然的喜悦。让人完全不忍拒绝。

  缓缓轻轻点了下头。

  见她应允,月泽欣然的笑了。他的笑容,是那般的干净清透,不含任何杂质和龌龊,仿佛能净化俗人的心灵。他从车中的暗阁里取出一块木板,翻展了几次,便变成了一张刻有棋格的小桌子。

  缓缓惊奇地“咦”了一声:“这桌子倒是精巧。”

  月泽笑道:“还有呢!”说着,他在桌子的边缘摸索了一下,便拉出了几条细长的暗格,里面盛放的,竟是一颗一颗轻薄小巧的棋子。

  缓缓赞道:“这还真是独具匠心。”

  “我做的。”月泽笑吟吟地看着缓缓,开心地像是一个得到长辈褒奖的孩子。

  “呃……殿下亲自做的?”缓缓怔了怔。

  “嗯。”月泽点点头。“我画了图,找了匠人做,但是他们总是领会不到要点,我就干脆自己做了。”

  “殿下真是厉害。”

  月泽笑了笑,将棋子分好,沉吟着说道:“缓缓,你今后可否不要再唤我‘殿下’?太生疏了。”

  “那唤什么,唤你的名字吗?”

  月泽立马应了声“嗯”,然后就假装随意地抢了黑,率先开始落子了。结果缓缓也开始跟着下了,反倒没有回答她到底同意不同意直呼他名字。当初她与星华两情相悦的时候,是直接唤的“星华”,最近改成了“太子殿下”。想必,她对于称呼还是挺有讲究的,对亲近之人,才会直呼其名,不知他有没有这个“荣幸”呢?

  琢磨间,不由分了心,一子落错了。而且错的比较离谱,一子错,满盘皆输。

  缓缓抬眸看向他,问道:“你要悔棋吗?”

  “你给我机会吗?”月泽目光闪闪地看着她。一语双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