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素手成双

第五十章·很失落,求帮助

素手成双 淡淡风情 2218 2019-04-12 00:05:00

  缓缓却没有意会到他话中的深意,想着上回他就让她悔棋了,这次也算礼尚往来了。“嗯,你收回去重下吧。”

  “好。”月泽开心的笑了,从善如流地收回了。

  下了两盘棋,宁城便到了。车队在宁城城门口停落,宁城城主傅明英已经率领宁城一干核心官员等候多时了。

  月泽对缓缓解释道:“我本想悄悄地来,但将来咱们终是要在宁城长住,与宁城城主这一面,始终是免不了的。今后,就不让他们来打扰了。”

  缓缓轻颔首:“我明白的。”月泽虽然无权无势又没有修为,但毕竟是个皇子,到了宁城,宁城上下还是不敢怠慢的。

  “我们一起出去吧。”月泽朝缓缓伸出了一只手。

  缓缓迟疑了一下,还是将自己的手伸了过去。

  月泽轻轻地握过她的手,牵着她一起走出鹤车,出现在众人面前。

  周遭的气氛明显一滞,都是万万没有想到口口相传的残废病秧子王爷,竟然是这般谪仙风姿。与有着洞玄境修为的缓缓并肩站在一处,竟然完全没有相形见绌的感觉。反而登对得很,就像是天造地设,彼此专门为了对方而存在似的。

  片刻的停顿之后,宁城城主傅明英率先反应过来,带领部众上前见礼。将月泽迎至宁王府之后,又陪坐着介绍了一番宁城的现状。

  月泽与缓缓并肩在主座上坐着,静静地听完他所说的,徐声说道:“本王在京中时,就幽居鸿福宫,诸事不理。爱妃乃是明宗弟子,一心修炼求道,也对俗事无意。之后宁城诸事,还是要劳烦傅城主全权负责,多多费心。另外,本王向来喜爱清净,不爱与人打交道。平日里若是有人想拜访宁王府,还要劳烦傅城主帮忙,全部推辞掉。”

  “王爷言重。分内之事,傅某自当尽心尽力。”听完月泽所言,傅明英也算了安心了。

  他乃是一城之主,相当于一方之王,城中大大小小的事,都听由他的安排。如今来了个藩王,虽说没有修为,却是正儿八经的皇族血脉,他的处境就尴尬了。若是宁王想管事,那他就得分权,甚至还得靠边站。幸好月泽直接说了不想管事,连人都不想见。真是太好了。

  坐了一会,介绍了几个主要官员给月泽和缓缓认识,然后就起身告辞了。

  等他们走后,月泽就开始为缓缓介绍之后留在宁王府中的人。

  “今后咱们这里,也要多几个人了。两位仙师,南夜,你之前见过。这位是同枫。两位仙师都是出自明宗,算是你的同门。”

  明宗有许多普通弟子,修为到达洞玄境之后,由于从宗门处分到修炼资源有限,就选择出师,入朝任职。所以,朝中大多数的仙师,都出自明山正宗。

  缓缓朝二位仙师点头示意。

  “他们之后负责王府的守卫工作,不会来打搅我们的。”

  南夜因为之前护送过月泽去明宗,与他比较熟,加上性子比较跳脱些,便笑着说道:“王爷、王妃放心,我们知情识趣地很。只在外院守卫,绝对不会进入内院打扰新婚燕尔的。就当我们并不存在好了。”

  见他们误会了,缓缓不由两耳有些发热,却也没有出声解释。

  月泽也只是略带尴尬的笑了笑,便又继续为缓缓介绍:“这是咱们王府的大管家,常渔,可以叫他鱼叔。”

  鱼叔是一位矮小精瘦的中年汉子,一身青衣短卦,看着就像是街上随处可见的普通修士。

  见月泽介绍到自己了,他便上前一步,向缓缓见礼:“王妃放心,我也识趣得很,不会来打扰的。有事我会去找苁蓉。”

  南夜与同枫闻言便会意地笑了起来。

  缓缓终于忍不住红了脸,解释道:“你们误会了。”

  南夜打趣道:“难道王妃欢迎我们随时进去打扰吗?”

  “也不是……”缓缓觉得有些说不清了,便转眸望向月泽,想让他出面解释解释。

  月泽会意,认真地解释道:“是我性喜清净,不喜欢打扰,与新婚无关。”

  “我等明白。”三人立刻说道,却相互交换了一个“你知我知”的眼神。直让缓缓觉得,月泽这一解释,似乎还越描越黑了。

  这段小插曲,虽然让缓缓觉得有些尴尬,但是接下来在宁王府的生活,却并没有让她感到任何不适。

  虽然与月泽同在主院住着,但是两人的房间隔了一段距离,基本互不干扰。日子仿佛是回到了当初缓缓在鸿福宫住时的那段光景,不同的是,月泽不再能每日晨昏都能瞧见她了。她基本上终日都闭门不出,不是在房中修炼,就是在房中看书、发呆,极少出来。

  月泽每天出来散步、晒太阳、自己跟自己下棋,却总是见不到缓缓,难免有些失落。

  日复一日。

  月泽终于忍不住了,将自己所能倚仗的一人一猫唤到跟前,神色凝重地问道:“怎么办?”

  缓缓每天都闷在房中,虽然他可以用窥尘镜偷看她,但是隔空相望,终难解思念之苦,他还是想能与她说上一句话的。而且,她如此闭门不出,他也担心她忧思难解,会闷出病来。

  胖橘猫“嘿嘿嘿”地笑了起来:“殿下这是向我们求助吗?”

  月泽给了它一个白眼:“少废话,快想办法!”

  “要不……我再去装肚子饿,骗几条烤鱼吃?”胖橘猫一边说,一边舔了舔嘴巴。缓缓的烤鱼,甚是鲜美,他还是十分想念的。

  “又忘带你的猫粮了?”月泽反问,明显是觉得这个提议不合理。“我们到这里半个多月了,不至于到现在才发现猫粮没带吧?“

  胖橘猫想了想:“……那就,吃完了?”

  “你每天都吃,快吃完了,不会提前准备存粮?”月泽还是觉得不合理。这经不起推敲。

  “这不行,那也不行,那还是殿下发病吧!缓缓为你诊治,你们还能亲近些,顺便还能摸个小手什么的。”

  月泽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转而问苁蓉:“你有什么主意?”

  苁蓉淡淡道:“殿下发病吧。”

  “你们……”月泽不由为之气结。“你们还说帮我呢,就不能有点有创意的办法?”

  胖橘猫摊摊两只前爪:“有创意的,都被殿下否了。”

  “要你们何用?”月泽十分不高兴,在房中来回踱了两圈步,无奈地说道。“行,我发病。”

  苁蓉立刻说道:“我去敲门。”

  胖橘猫说道:“我也去。我突然有灵感了,我去部署下一步计划!”

  月泽看着这两个家伙离开的身影,也是无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