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素手成双

第五十一章·头很晕

素手成双 淡淡风情 2096 2019-04-13 00:05:00

  缓缓正在房中对着一本书走神,忽然听到敲门声,旋即苁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缓缓,殿下发病了!”

  缓缓蓦地回过神,快速起身出门,奔去月泽的房间。

  一进门,便看见月泽跌坐在地上,满头大汗,身子泛着阵阵红光。

  “殿下!”缓缓连忙在他跟前跪坐下,拉过他的手,便为他输送灵力,驱除邪火。

  他这次病发得不似之前两次那般惨重,缓缓的灵力一过去,邪火很快就平息了。

  “殿下,你感觉如何了?”

  “还好。”月泽气若游丝地应了声,顺势“虚软无力”地靠到缓缓身上。

  缓缓唤了声“苁蓉”,却不见她进来。犹豫了一下,只能自己将月泽扶去床上躺着。拉过他的手臂,环在自己的肩上。让他身体的重心都落到她的身上,从而架着他站了起来,慢慢地卧室走去。

  卧室进门口有个小小的门槛,月泽假装没注意,一脚踢在了门槛上。一时重心不稳,整个人往缓缓倒去,蓦地将她扑倒在地。

  缓缓背心着地,摔得头昏眼花,定了定神,却赫然对上伏在自己身上的月泽。

  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在咫尺,他就那样定定地看着她,目光幽深,隐约似有暗潮涌动。她几乎都可以感知到来自于他的温热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使得她的脸,禁不住地开始阵阵发热。

  怔怔地对视了片刻之后,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缓缓觉得他似乎往她更靠近了些,仿佛是想来亲吻她。缓缓顿时有些心慌意乱,连忙推开他,翻身坐了起来。

  缓缓没觉得自己用了多大的劲推的这一下,月泽却倏地被推飞了出去,摔倒在外间的地上,闷哼了一声,一下子摔晕了过去。

  “殿下?”缓缓吓了一跳,赶紧起身过去查看他的情况。

  他似乎是因为刚才那一摔,后脑着地,摔到头,晕过去了。但是,她始终觉得自己虽然是情急之下推了一把,但并没有用太多的力气啊!

  ……或许是因为月泽不是修行之人吧?

  想到自己竟然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又正值病后虚弱之人动手,缓缓不免觉得有些汗颜。就算他方才往她靠近了些,应该也是因为那跌倒的一摔,摔得头晕,支撑不住,要晕在她身上了吧?她却误解成了他想要轻薄她,还直接出手了。真是不应该。

  缓缓暗自懊悔了一会,将昏迷的月泽从地上抱了起来。

  他似乎比上回她抱他时重了不少,抱起来都有几分吃力了。将他抱进卧室,放到床上,拉过被子为他盖好。由于苁蓉一直没有进来,缓缓便在床前坐下,看着他苍白虚弱的精致面容,心中暗自沉重。

  方才为他驱除邪火的时候,她发现他的经脉已经全好了。他其实应该是可以正常修炼了。但是,她却不能告诉他,不能提醒他。因为,如果他开始修炼,星华又该坐立难安了。

  星华……她终还是念着他的。还有半个月,他和徐徐就要成亲了吧。他既然那么看重他的皇位,那么,她也帮他守着一点吧。

  “缓缓。”苁蓉从外面进来了。“我得出去找小胖胖,殿下这边,就劳烦你看护着了。”

  缓缓站起身,关心地问道:“小胖胖跑出去了?”

  “嗯。已经两天没有回来了。这宁城不比皇城,城中有许多豢养灵兽的修士,它就是一只土猫,可别被逮去喂灵兽了。”

  缓缓一听,也有些担心了:“那你快去吧。殿下这边有我,放心吧。”

  苁蓉出去后,缓缓重新在床前坐下。看着昏睡的月泽,又拉过他的手,细细查看了一番他的经脉。

  他的经脉,果然是已经大好了。平缓有力,比常人还要康健。只是这时不时发作的邪火,来得诡异,且无迹可循。这会不会其实不是病,而是,中了什么奇怪的蛊毒,抑或是诅咒什么的?看来等下次回宗,还需上青竹峰问问师伯。这怪病,到底有没有根治的法子。虽说有她在身边,可以及时地为他驱除邪火。但是,这般时不时地发作,他也太遭罪了。

  傍晚时分,月泽醒了。

  坐在床前的缓缓第一时间发现了:“殿下,你现在身上感觉可还好?”

  月泽“嗯”了一声,试着撑着身子坐起来。起了一半,就扶着头躺了回去:“就是,头好晕。”

  缓缓心里“呃”了一声,没好意思承认是她误会他想要轻薄她,从而一把把他推飞了出去摔的。“……我扶你进卧室的时候,在门口摔了一跤。该是那时摔的。”

  月泽“痛苦”地蹙起了眉:“头有点痛。”

  缓缓惊了惊,她那时帮他检查了一下,并没有摔破头啊!难道这会儿肿起来了,还是里面有淤血了?

  “哪里痛,我再帮殿下看看。”

  “后面那一片。”

  缓缓连忙坐到床上,扶着他侧过身去,伸手在他后脑处轻轻地触摸。当摸到后脑勺时,月泽“嘶”了一声,喊了声:“疼。”

  “摔到这里了吗?”缓缓连忙收回手,转而用指尖轻轻地拨开他那处的头发,仔细看了看。看上去很正常啊,没有红,也没有肿。为什么会疼呢,不会伤到内部了吧?

  “缓缓。”月泽忽然回过头来。缓缓原本就是凑近了在研究他头上有没有伤,他这一回头,两人的鼻尖直接就蹭上了。四目相对,感受着彼此温热的气息,时间一时有些凝滞。

  缓缓反应过来,立马坐直了身子,有些尴尬。“怎么了?”

  “我有些渴了。”月泽看着她。“帮我倒杯水,好吗?”

  “嗯。”缓缓应了一声,起身出到外间,倒了一杯水进来。

  月泽已经在床上坐起来了,静静地看着她走近。仿佛能够这样看着她,就已是最大的幸福。从缓缓手中接过递来的水杯,轻抿了一口,像是突然想到了,抬头问道:“苁蓉呢?”

  “出去寻找小胖胖了。”

  “哦,昨天一整天都没见它,不知它跑去哪里了。”

  “待会我也出去找找吧。”

  月泽一听,这不行啊!胖橘猫假装失踪,是为了把缓缓留住,不让她回屋去修炼。如果她也出去找那死肥猫了,那他不还是见不到缓缓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