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碰他者亡

第33章 传染

碰他者亡 宋溟 2199 2019-12-16 15:01:02

  温昧瞥了暼她受伤的左手,沉眸道:“木姑娘,我长话短说,旁边这位是我师兄,骆景帆。我们师出同门,此番也是靠师兄搭救。”

  木一濛看向骆景帆,礼貌性地颔首。

  “我会随师兄在皇宫呆一段时间,等到适当的时候再离开。”

  木一濛点点头,“我也并未想一直留在皇宫,进宫亦是逼不得已。”

  骆景帆却摇了摇头,“你是长公主唯一的女儿,圣上可不会轻易放你离开。”

  “我会尽力劝服舅舅。”

  骆景帆再未说什么。

  “等到半夜,我们会悄悄过来,木姑娘还有最后一次针灸,已经耽搁多天了。”温昧看向木一濛。

  “好。”木一濛应着。

  秋梨动作很快,端了温热的水进来后,木一濛下了床。

  骆景帆和温昧也在这时告退离开。

  没让秋梨帮忙,木一濛自己清洗了左手手掌上的血渍,然后擦了药包扎好。

  殿外。

  天已经黑了,墙檐上挂着的宫灯沿路被点亮。

  骆景帆和温昧并排走着,红色蜡烛的火光折射下,影子被拉长。

  入夜寒凉,骆景帆仰头看了看,乌云遮住了月亮,整片天空都黑压压的。

  “看这天,恐要下雨啊。”骆景帆感叹。

  温昧沉默,倏然想到木一濛第一次见到他不就是雨夜?

  “小师弟。”

  温昧侧头看向骆景帆。

  “我方才给木姑娘诊脉发现,你把师傅闭关辛苦研制了整整三个月的活脉心丹给木姑娘吃了?”

  “她只吃了一瓶。”

  “师傅总共练了四瓶。”

  温昧侧头看他,“不是还剩一瓶?”

  “小师弟真大方,这药源可是师傅在仙山找了许久才找到那么六株,还有三株是幼苗。这种药长势慢,师傅花了五年时间精心呵护才栽种出百来株,留了几株做种子,剩余的全部练成了丹药。这药几乎具有起死回生之效,整个仙山上下除了掌门和大师姐各拿去了一瓶以外,那是花多少钱也买不到的。你不怕师傅知道了怪罪你?更别提你还把其他仙药也给木姑娘用了。”

  “师兄这话就不对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木姑娘那时心脏衰弱时日无多,我用师傅的药救了一条鲜活的生命,师傅夸我还来不及。”

  “得了吧,顶多一边夸你,一边指使你做苦力偿还。”骆景帆摆了摆手。

  “那也是值得的。”

  骆景帆垂眸,“你既是对人家上了心,就没想想接下来怎么办?”

  “师兄,你甚至比师傅还要了解我的情况,就该知道,我毫无办法。”温昧的语气里多了几分无可奈何的颓然。

  “怎会毫无办法?你的出生就是最好的证明,只是我们不知道解决的方法究竟是什么。”

  “师兄,方法我们找了很多年了,试过千万种,没有一种成功过。我依旧没有放弃寻找,只是,师兄你觉得,她能等得起?若需要的是更多个二十几年甚至可能永远找不到解决办法,她如何等得起?”

  骆景帆不再做声,只是神情晦涩不明。

  温昧目视前方,眼神有些许涣散,“趁我还只是动过心,一时欢愉未曾深陷,早日脱身才是最好的办法。”

  骆景帆深深叹了口气,“我只能说,小师弟,你初遇情爱之事,把感情想得太简单了。”

  “也许吧。”

  可他,别无他法。

  夜半,正下着小雨。

  淅淅沥沥的雨声落在耳里像是催眠的乐曲,木一濛昏昏欲睡。

  想到温昧会来,她从床上坐起来,清醒半晌,披着外衣下了床。

  点了一盏灯,她就坐在桌边,找了本儿诗书打发时间。

  约莫一盏茶的时间过去,她听见窗户被打开的声音。

  两个黑色的身影陆续翻窗进来。

  木一濛放下书,朝他们看过去,尽管外面下了雨,他们身上却丝毫没有被打湿的痕迹。

  温昧手里提着一个医用的箱子,走到木一濛身旁,“木姑娘,我们开始吧。”

  木一濛并未对他们身上没有打湿的情况询问什么,点头答应:“好。”

  骆景帆理了理翻窗时不小心弄皱的衣服,“我负责守门。”说完,就朝着门边走过去。

  一如前几次,温昧目不斜视给木一濛施好了针以后,将床前的帷幔放下来遮掩好。

  木一濛平躺着,受伤的那只手搭在床沿。

  温昧坐在床边的凳子上,隔着纱帘低声说:“我师兄给你开的药你按时吃,对身体有益的。还有你手上的伤,我留一瓶舒痕膏给你,结痂以后每日擦两次就不会留下疤痕。”

  “不用,上次你给我的还没有用完。”

  “你留着带在身上。当然用不到最好。”

  “多谢温公子。”

  温昧笑了笑,“直接叫我名字吧,认识这么久了,何必再如此生疏?”

  “好。”

  “你真的不想留在皇宫?”温昧问道。

  “是,不想。”

  “你知道衡海仙山吧?虽然每年的考核很难,但我觉得你的资质,可以去试一试。”

  木一濛以前倒是没想过这件事情,不过经温昧提醒,她也觉得这未尝不是一种选择。

  虽然能通过仙山考核的万里挑一,她未必会成功,可不去试试谁都不会知道结果。

  就算不成功,也不会造成其他影响。

  更何况,她可以用这个理由离开皇宫。

  毕竟哪怕是皇室的人,能通过考核进入仙山也是莫大的荣耀。

  “仙山的考核好像是在每年的三月。”木一濛出声道。

  “是,现在已经快十二月了。”

  “你已经见到了你的师兄,是否也见到了你师傅?”

  “没有,师兄说,师傅不在沧澜。”

  “哦。”木一濛了然,“那你是不是准备回濯涟镇?”

  “也许会,也许不会,现在还没有打算。”

  木一濛有种难言的感觉。

  好像不久以后,他们便会分道扬镳。

  其实仔细想想,原本的轨迹不就是这样?

  虽相识一场,却也没有能够留在一起的理由。

  “对了,你上次在客栈里留了纸条,说小宝病了,你赶去医治,他是什么病?治好了吗?”木一濛忽然问道。

  “治好了,不过……他得的是传染性质的慢性疾病。”

  “会传染?”

  “是。”温昧张了张唇,思索一瞬后,还是说道:“是被人下了一种具有传染性的慢性毒药,一旦中了毒,会出现身体发烫、头晕、起红疹的现象,严重会导致身体红疹部分发痒、高烧不退昏厥乃至死亡。”

  木一濛明显察觉到了不对,“既然会传染,那……”

  “是,至今,城中大部分百姓甚至一些官员都已经被染上了这种病。”温昧语气发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