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她有一点公主病

第三十一章 祁家千金

她有一点公主病 方枪枪枪 1111 2019-02-09 00:25:20

  二楼,周祈年饶有兴致地看完全程,朝着天花板丢了一颗山核桃,又灵活地落回自己手里,他笑,“这个江二小姐,不去唱戏,怪可惜的。”

  沈非誉背靠在栏杆上,抱着双臂,闭目养神。

  柔顺的黑发细细碎碎地垂在额前,晚风略过,徐徐吹起,灯盏昏黄朦胧,涣涣散散发着光,略有几缕落在他的身上,勾勒出单薄又挺拔的侧影——整个人似乎陷入了无法打扰的清冷宁静。

  周祈年见他毫无反应,推了推他的肩:“你倒是看一看,别总这么闷。”

  他换了一个和沈非誉差不多的姿势,环视一下四周:“来佰花坊,就是放松的嘛,平时我们训练得很辛苦了,最近任务又多.....”说着说着,周祈年一顿,“哎哎哎??等等等等,祁小姐人呢?”

  沈非誉这才睁开眼,“下楼了。”

  没丢就好。

  周祈年松一口气,又忍不住谴责他一下:“你这人也真是的,过阵子人家就要去沪津了,沈大帅要你趁现在陪她在北江好好玩几天,你倒好,不跟着她,要她乱跑,万一丢了怎么办?”

  这是沈非誉他爹临时派给他的任务。

  说起来,那位祁小姐的故事也很精彩。

  在江沪一带,有一支与胤军实力相当的派系,人称沪军,统帅姓祁。他的丰功伟绩不仅体现在军政上,私生活也非常可圈可点,跌宕起伏。他有多少丰富情史,收了百乐门多少歌女做小姨太暂且不论,最值得一提的是,他竟能在十四年前弄错了女儿。

  真正的凤凰流落乡野小村,错把毫无血缘关系的人锦衣玉食养了那么多年。

  这事一出,各方军阀都得由衷道上一句,“承让承认。”

  沈非誉还是在饭桌上听父亲说的,那一会儿,他默默地听,默默地吃饭。

  他父亲倒也疑惑,这等八卦,他竟没什么反应,便多嘴问了一句,“阿誉,你有什么看法?”

  于是,他又默默地补充了两个字,“厉害。”

  沈大帅:“......”

  正牌千金此番就是被接回祁家的,沿途经过北江,正逢学生闹事,路不好走,只能耽搁一段时日。

  北江也算沈家的地盘,作为主人,沈大帅肯定是要款待一下祁小姐的,以示祁、沈两家交好——他让沈非誉带着祁小姐四处逛逛。

  周祈年很高兴当“护花使者”,一路上都在想法子和她套近乎,奈何祁小姐看起来笨笨的,不是很能听懂他的话。

  这要他这种“经验老道”的情场浪子很有挫败感。

  沈非誉和他不一样,从头到尾都是一个表情,一个态度,将冷淡贯彻到底,但又不能说他目中无人,没有礼貌,因为他完全尽到了应尽的责任,并且半点不多,半点不少。

  “我最近一定是变丑了,祁家小姐不理人儿,赵家千金有男友,王家小女儿喜欢女生,桃花运惨淡。”

  周公子一边说,一边掐着自己水嫩嫩的皮肤,小脸耷拉拉的。

  “没有傅绍清惨,十几年过去了,突然被告知换了未婚妻,心态要崩。”

  有时候,沈非誉这个人,会冷不丁冒出来一句话,达到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效果。

  周祈年愣了一下,随即发出了山崩地裂般的爆笑,“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还真是安慰到我了。”

方枪枪枪

解释一下,傅和祁,沈和江,这两个故事的时间线是同时进行的。   傅这个人确实渣,渣在和别的女人牵扯不清,又把祁伤得不要不要的,然后这小渣渣,家族势力的担子全都压在他一个人身上,所以他又特狠。   沈我就不透露太多了,两个人有相似的地方。   不过,傅的人生至少总体是正向的,光明的,他父亲就他这么一个儿子,天之骄子没有错了。   但沈非誉不是,他挺惨的,很压抑,是要夺权复仇的,然后还病娇阴暗(后期属性),比傅要可怕一些。   ---------------------------------------------------------------------------------------   傅绍清:这兄弟发起疯来连我都怕你们品品。   沈非誉:你未婚妻目前还在我手上。   傅绍清:我错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