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她有一点公主病

第三十八章 晚宴

她有一点公主病 方枪枪枪 1111 2019-02-16 02:07:26

  江晚眠这才背了三个单词,立马忘了刚才的昂扬斗志,兴冲冲地跟着一起去凑热闹了。

  “一定是上次那个白斩鸡,他都追你三个月了,天天送巧克力,现在总算换新花样啦。”

  白斩鸡是江晚眠给他取的外号,那个男生的家里好像是做药材生意的,不缺钱,长得文文秀秀,个子不高,身材板子看上更是去弱不禁风,没有几两肉,皮肤又白,和白斩鸡差不多。

  江晚眠叫着叫着就顺口,虽然孟静书纠正过她好多次,这样不大礼貌。

  花不是玫瑰花,反倒是清新淡雅的满天星,卡片也不是什么情书,而是一张请柬——明日,沈大帅整整五十岁生辰,在大帅府设宴,盛情款待众宾客。

  所以,送花的人一定和胤军有关,难怪孟静书听见教室门口窸窸窣窣的,说是看见好几个军校的帅小伙儿,也不晓得是在等谁。

  江晚眠也愣了一下,静书和军校的学生基本没有什么往来,思来想去,和她有交集的,也就只有周祈年那些人了。

  这下更说得通了,周祈年肯定是见静书长得漂亮,又不是绣花枕头一包草,反而特别有思想,于是就打算追她,又是帮她打听陶允贤兄长的事,又是送花。

  这可不行。

  她拍了拍桌子,一脸严肃,“周祈年他是个花花公子,女朋友很多的。”

  孟静书这才将目光从请柬上收回,她看着她,神色略有些意外,江晚眠郑重其事道,“我没和你开玩笑,他就是见你长得好看,一时兴起。我,我也不是说他坏话,他人是挺好来着,但我怕他就是三分钟热度...我...”

  “不是他送的。”江晚眠的话还没有说完,孟静书恬恬淡淡地打断,“是沈非誉。”

  这下子,气氛陷入了沉默,饶是脑海里组织了很多的语言,七零八落地堆积在喉咙,饶是她有很多理由去劝静书,可现在,她再也说不出任何一个字。

  花是沈非誉送的,请柬也是沈非誉写的,上面还有他的私人印章,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江晚眠有些发懵,不过更多的却是一种她连自己也说不上来的,堵慌感。

  是他呢..

  啊...怎么会是他...

  静书将花放在一旁,她的表情看上去也是迷惑的,“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邀请我...难道是因为上次那几句话得罪他了,该不会是想要我出丑吧...”

  她的声音很轻,近似于自言自语。

  江晚眠其实想问孟静书,陶允贤的事,是不是沈非誉帮她的忙?或者说,他们两个是不是又见过面,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可她不敢问。

  “晚眠,我没有去参加过这类的宴会,你应该很有经验,能不能教教我,怎么样做才得体一些。”孟静书托着腮,忧心忡忡,很是犯愁,这是她第一次,主动讨教江晚眠,“还有,我也不会化妆,不过我也知道,这种场合应该是有很多规矩的,总不能素着一张脸去吧。”

  孟静书本就长得很好看了,再用胭脂水粉点缀一下,肯定更好看了。

  江晚眠的心里忽然觉得百般不是滋味,她不想要她去,可她又明白,这样是不对的,而且她也觉得这样的想法太卑劣,静书是她的好朋友呐...却又闹不懂,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