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她有一点公主病

第四十六章 漂亮哥哥的脾气都很差的。

她有一点公主病 方枪枪枪 2026 2019-02-24 00:07:57

  路莞尔在国外生活了整整四年,见多识广,不管是零零散散的日常琐事还是奇珍异闻,统统都被她说得绘声绘色,江晚眠听得入迷,只觉得自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比如美国总统曾经吃Jelly噎着喉咙,简直令人笑掉大牙,他有一个情人是百老汇著名的歌星,还是个男歌星;比如国母早年在法国留学的时候,喜欢在香榭丽舍大街买过季的路易威登,因为便宜;又比如...路莞尔凑近,压低了声音,“你晓得这次宴会上来了一个很特殊的客人吗?”

  江晚眠摇摇头。

  她继续说,“是沪津祁大帅的小女儿,祁四小姐。”

  “这也不算特殊啊...”晚眠不解,祁大帅和沈大帅的关系一直很好的。

  “你怕是还不知道这件事吧?”

  路莞尔见她一脸迷茫,不用猜也明白,肯定是没听说过,她敲了敲她的脑袋,简直无语。

  “你说说,我一个才回国的人都有所耳闻,你怎么什么都不懂?”

  晚眠心里虚虚,无从辩驳。

  路莞尔花了五分钟的时间将前因后果都给她理了一遍,江晚眠听完,很是惊讶,“难怪我阿爹鲜少和沪军生意往来,原来他们的头头是个马大哈。”

  连亲生女儿都能弄错,编故事都不敢这么编吧?

  莞尔觉得“马大哈”形容得颇为贴切,她冲着她挤了一下眼睛,“我刚才看到所谓的祁四小姐了。”

  “你认得?”

  “当然不,不过她身边簇拥着沪军的人,又被大帅格外优待,肯定是她错不了。”

  路莞尔也只是远远的一瞥,依稀记得那女生穿着一件上流社会里很常见的洋装,皮肤白皙,五官清秀,身形外貌和她们这些女孩儿没有什么区别,除了略单薄一点儿。

  “这还不是最要紧的,你知道她的未婚夫是谁吗?”

  “是京军傅少帅。”

  江晚眠还没回答呢,路莞尔就自问自答了,诚然,她确实也不知道。

  “傅少帅是谁?”

  她问。

  “这你也不晓得?”路莞尔实在是不相信,她的消息竟闭塞到了这种程度,“你未免也忒孤陋寡闻,我在国外都能看见他们父子的新闻呢。”

  京军少帅,年少得志,意气风发,一张皮囊祸害人间,试问燕京哪个闺秀千金不想和他扯上关系?

  晚眠陷入沉思,大概过了半分钟,她“咻”的一下想起来了,“他是不是就是从前经常和沈非誉走在一起的那个...我说怎么听着那么耳熟呢...”

  这下轮到路莞尔迷茫了,“沈非誉是谁?”

  她问。

  “你居然没听说他?”

  胤军少帅,孤冷清傲,军事天才,生得唇红齿白玉骨冰肌,试问北江哪个贵妇名媛不想占他便宜?

  “沈非誉?哦沈非誉,我记得了!小时候我想进他卧室结果他很不客气地要我滚出去来着。”路莞尔激动地一口气说完,靠,不提还好,一提可全都记起来了。

  当时她不过七八岁左右,沈大帅请路家吃饭,她顺理成章地也跟着去了。在饭桌上的时候,路莞尔才知道大帅竟然还有一个儿子。

  那顿饭她吃得颠三倒四,散魂丢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人家,就差流哈喇子了。

  因为沈非誉长得实在是太好看,那眼眉薄唇,那轮廓线条,都和精心雕琢过的工艺品似的。怪事,他竟一点都不像他的父亲,沈大帅留着一大把黑胡子,声音洪亮,体格敦实,不是那么讲究细腻的人。

  路莞尔是美滋滋地欣赏这份秀色可餐,沈非誉自然从头到尾都没看她一眼,全都是她单方面犯花痴。

  他吃完饭便上楼了,连话都没有说几句。

  “呵呵,小莞是不是喜欢你沈哥哥?上去让他带你玩玩。”沈大帅大手一挥,半点儿都不在乎。

  他儿子容貌出众是公认的,从小到大,见过他的小姑娘都对他犯花痴,他身为他爹,表示早就习以为常了,开明得很。

  “沈哥哥”这三个字,可真是实实在在地戳中了路莞尔的内心。

  “小小年纪,就知道喜欢好看的...”她母亲则无奈摇头,权当做小孩子不懂事。

  路莞尔很是高兴,乐颠乐颠地就尾随其后了。

  沈非誉又不蠢,刚才吃饭,她的眼珠子恨不得要粘在他身上,他本当做没看见,并不想搭理,只不过路莞尔一路跟着他到卧房门前,他才停下来,微蹙眉心,“干什么?”

  处于变声期的少年,声线在稚嫩和低沉之间渐渐过渡,带着一种分外怪异的好听。

  路莞尔说不上来,只晓得自己又被击中了!

  “沈哥哥沈哥哥,你的皮肤怎么比女孩子还白?”

  “不知道。”

  “沈哥哥沈哥哥,我可以进你的房间玩吗?”

  “不可以。”

  “沈哥哥沈哥哥....”

  “滚。”

  然后沈非誉就“啪”地一声,把门关了。

  这给路莞尔的幼小心灵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原来漂亮哥哥的脾气都这么差噢...她哇啦哇啦哭着下去告状了。

  沈大帅倒也见怪不怪,他儿子就是这么个性子,只好言好语地安慰道,“小莞不哭,回头我肯定重重地教训一下他。”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时隔多年,路莞尔记起这个人,还是禁不住一个激灵,对一个小三岁的妹妹都这么又冷又凶,他那股生人勿近的气息实在是太不友好了。

  “还有这事?沈非誉还有那个傅少帅怎么都那么讨人厌呀?难怪他们是好朋友!”

  晚眠听罢,一锤手心。

  “傅少怎么讨人厌了?”

  路莞尔很好奇。

  “别提了,反正也是个可恶的人。”

  “不行不行,我说完了,轮到你说了。”她撞了撞晚眠的肩膀,她废了一番唇舌就当做是抛砖引玉,傅少帅的事迹才是重头戏,“我要听!”

  其实也没什么好听的,不过…

  “算了,你等等,且让我捋一捋。”

  晚眠揉了揉太阳穴,架势十足,准备工作得做充分。

  时间也需得往前推个两三年,那一会儿,傅少帅大概也只有十五岁。年纪轻轻,却已着手军政,他来北江是替他父亲办事,在此停留了很长一段时间。

  傅家的行辙就设在泉山,离大帅府很近,傅少又和沈少年龄相仿,兴趣相投,关系不错。

方枪枪枪

我觉得这一点非常真实,帅哥都和帅哥做朋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