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傲气如我

第四章 我特别羡慕生活有规律的人

傲气如我 白饭如霜 3843 2019-01-24 15:40:16

  去马尔代夫的旅程绝大部分是七天五夜,要么五天四夜,住上两周的绝无仅有,更不用说一个多月了,听她的口气,还要继续待下去。

  叶蓁蓁傻看着人家,第一个念头是:“岛上的餐厅吃这么久你没问题吗?”

  高姐莞尔:“吃不惯,所以越吃越少了,基本靠鱼和水果为生。”叶蓁蓁立刻有知音之感:“你撑了一个月哦,我才三四天,已经完全没食欲了,就那么几个餐厅翻来覆去吃啊。”

  “是的,此外也很久没有跟人用中文说过话,刚好小苏坐我旁边,就聊上了。”

  叶蓁蓁点头:“聊天好,他是个话痨,走到哪里都非常需要有人跟他聊天。”苏桐揭发她:“话唠明明是你吧,你给咱妈微信留言都是一留留十几个59秒。”叶蓁蓁瞪了他一眼:“这不是因为我孝顺吗?”

  “孝顺是孝顺,但咱妈啥事儿说你一句你回十句也不太好吧。”

  “你懂个屁,那是我们母女独特的沟通方式。”

  “我觉得真正独特的是她揍你的方式。”

  叶蓁蓁往他脸上轻轻拍了几下:“我揍你的方式也挺独特的你信不信。”苏桐笑着拿过她的手在嘴边亲:“信,敢不信啊。”

  高姐在旁边看着他们斗嘴,不停微笑,忽然滴滴滴滴声音响起,她从沙滩椅上拿起手机看看:“我的游泳时间到了。”

  叶蓁蓁很好奇:“你还定点游泳啊。”

  “是的,一天两次,上午十点,下午三点。”

  “哇,真有规律,我特别羡慕生活有规律的人。”

  她这句话说得由衷,高姐却摇头:“别羡慕,有规律往往是因为没选择。”她态度很认真,“不然的话,我就去学风帆了。”

  叶蓁蓁对风帆的瘾头正大,一听马上来劲:“去学啊,不难的,一开始会摔,但慢慢掌握平衡就好了。”

  她生平最会自来熟:“你要不要学?我带你去找教练啊。”

  高姐凝视着她:“我想学,但不敢。”

  “没事的!戴好泳镜穿好救生衣,最多夹个鼻夹,落水也不怕。”正说得起劲,苏桐忽然默默伸手,把她受伤的手举起来对着人家摇了几下,只见那个指头仍然肿得像一个小笼包,此刻无声地对叶蓁蓁“没事的”三个字论断提出了抗议。

  叶蓁蓁白了男朋友一眼,一边自己往回圆:“这个,风险还是有的,慎重选择啊。”翘着小笼包对人家比画了一下。

  高姐很自然地拿过她的手看一看,姿态很温存,就像对待一个孩子,而后微笑:“我不怕危险。”

  话锋一转,“但是我心脏不好,不能做太剧烈的运动。”

  叶蓁蓁哎哟一声,不知道怎么答话好,这时一个高大健壮的年轻男人光着上身走过来,一边活动肩膀一边招呼:“老板,到点了,咱们下海游泳吧?”

  高姐简单介绍了一声:“这是阿彬。”没再说是什么身份,只是站起来对两人点点头,“回见。”

  阿彬熟练地把手里的泳镜给她戴上,两人下海去了。

  两人游泳时的配合很默契,高姐在前,游泳姿势标准,很学院派,大刀阔斧,径直向前,阿彬则游得非常轻松,看得出来刻意跟她保持了一个合适的距离,既不贴近,又确保对方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

  叶蓁蓁目送人家的身影,羡慕不已:“小狼狗啊!六块腹肌啊,好棒!”

  “你怎么知道是小狼狗,人家叫老板,明显是保镖。”

  “保镖就不能是小狼狗啊,身兼多职不挺好吗?”

  苏桐哧哧笑:“叶小姐你很社会嘛,这么懂。”

  叶蓁蓁拍拍他的肚子:“你别管我社不社会,回家多加一点腹部肌肉练习知道吗,要知耻而后勇。”

  苏桐低头看看,气急败坏:“我腹肌怎么了?一样六块,只是埋伏在一层薄薄的脂肪下面不见天日而已。”

  他做项目到处跑的时候,不管要待多久,到了就就近买健身卡,清早半夜见缝插针去锻炼,加上天生身体底子好,跟普通人比各方面都算是强的了,但阿彬明显是专业级的,肌肉线条层次分明,涂一层油就能上台参加健美比赛,大家确实不在一个量级。

  叶蓁蓁赶紧点头:“好好好,埋伏就埋伏。”埋头把耳朵贴在他肚子上听了一下,一本正经,“埋伏得真深啊,都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被苏桐笑着一把掀了下去。

  说起来人跟人之间的缘分很奇怪,不认识的时候无论在哪儿都见不到,见到了也不会察觉有这个人的存在,一旦认识了之后,就在哪儿都能见到。

  神仙岛也不大,来来去去就是海滩、餐厅、泳池,苏桐和叶蓁蓁在各个区域不断碰见高姐,很快摸出了她的生活规律,她定时游泳、定时吃饭、定时出现在水屋外的木道散步,一逮一个准。

  大家聊得多了,他俩慢慢就知道高佳妮是潮汕人,家在北京,来马尔代夫是为了疗养,因为医生说南亚的天气对她的身体好,待了一个多月了,可能过几天换一个岛再住一段,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了。干什么的,有没有老公孩子,一律提都没提。

  叶蓁蓁也没有特别去问,在这个世界上好好当大人的标志之一,就是不需要知道其他人太多事。

  岛上第五天的下午,苏桐睡着了,叶蓁蓁一个人去海边捡贝壳,刚好遇到高佳妮游完泳上来,也许是因为天色太美,她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跟平时一样马上回房间,而是套上一件平常穿的那种丝质长袍,停留在沙滩上往远处眺望,很久一动没动。

  叶蓁蓁一时兴起,远远地给她拍了几张照,取景框里的高佳妮,沐浴于斜阳温柔美丽的光线中,衣袂飘飞,若有所思,身前是一望无际的大海,身后是空空如也的沙滩,此外别无他物,镜头里正好有一只海鸥划过天际,海天一色,高佳妮身处其中,孑然一身,有强烈的孤独之感。

  晚上叶蓁蓁在房间里翻看着照片,百思不得其解,问苏桐:“她看起来明显很有钱,不然不会在这儿一住就一个月,看样子还会继续住下去,身边又带了一个那么帅的男人朝夕相处,怎么感觉这么萧瑟呢?”

  苏桐在手机上看美股,对叶蓁蓁的疑问报以嗯嗯啊啊有口无心的回应,听到“萧瑟”两个字乐了一下:“挺文艺的啊,想多了吧,说不定人家那会儿就是困了,眯着眼睛打瞌睡。”

  叶蓁蓁不服气:“我是这方面的专业人士,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别人在打瞌睡?”

  第二天她把相机拿到海滩给高佳妮看,她一张张看过去,像是看小孩儿玩意儿的神情,觉得有趣,但并不认真,直到看到最后一张,也就是叶蓁蓁觉得她孤独的那张时,高佳妮忽然静了下来,久久凝视,良久才转头对叶蓁蓁一笑:“记得发给我。”

  高佳妮顺理成章就在叶蓁蓁手机上留了自己电话、邮件地址,那个电话中间四位都是0,最后四位非常顺口,看一眼就能记住,这是初代中国移动全球通的号,市面上早已经没有了。

  叶蓁蓁没心没肺的:“这个号码很老了哦。”高佳妮失笑:“我也很老了呀。”指着后四位,“这是我先生的生日。”

  叶蓁蓁很羡慕:“我以前也想弄一个苏桐的生日当号码呢。”

  “那有什么难的,要不要我帮你找一个?”

  “不要,他的生日是4月14号,太不吉利了。”

  高佳妮失笑,摇摇头:“小迷信。”

  快乐的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这句话这么俗又这么有道理,简直叫人生气,但谁也对它没办法。

  一转眼七天的假期就结束了,叶蓁蓁和苏桐离岛的时间是当天下午四点,他们睡到自然醒起来收拾行李,好好吃一顿午餐,等行李送到大堂后一看表,发现还有一个多小时。

  叶蓁蓁马上闹着要去海滩散步,作为一个来自灰蒙蒙的山城、生活在灰蒙蒙大北京的人,她对蓝天白云、海水沙滩有执念,就是多转一下也是好的。

  苏桐当然顺着她,两个人往海边踢踢踏踏走着,穿的夹趾拖鞋啪啪地敲在碎石铺成的小道上,惊动了一条绿色的小蜥蜴从草丛里敏捷地跳出来又跳回去,窸窸窣窣就不见了。

  叶蓁蓁去撵那条蜥蜴没撵上,甩着手回来,想起来了:“哎,咱们顺便去跟高姐告个别吧。”

  看看时间,高佳妮这会儿应该就在沙滩准备游泳,苏桐问:“她不会还要继续住下去吧?”

  “估计是,这儿嘛,好景好色好无聊,住那么久有啥意思,她还是一个人住。”

  苏桐揽着她的肩膀:“你怎么知道她一个人住?”

  随便猜了一下:“说不定跟老公吵架了,带小男朋友来散散心呢。”

  叶蓁蓁眼前一亮,感觉找到了一个对付老公吵架的正确打开方式。

  苏桐一看她表情就知道意思,连忙表忠心想要打消她的念头:“不不不,我绝对不会跟你吵架的,不管我错没错,要批评教育要杀要剐随你便,总之你千万不能来马尔代夫住一个月扔下我不管。”

  叶蓁蓁认为世事难预料,未雨绸缪比较安全:“那万一呢?”

  “万一?万一?”

  苏桐装模作样沉吟了一下,想出了辙:“非要离家出走的话,青城后山农家乐考虑一下?”他推荐得很热心、很真诚。

  很多成都重庆的老人,到了夏天就会往青城后山跑,那儿一片片都是农家乐,一栋一栋当地人自己建的房子跟教学楼一样,横平竖直,门挨着门,建筑美感等同于没有,但环境太好了,怎么住都舒服。

  越是热天,生意越好得飞起,长住的客人以老头、老太居多,住一两天的游客就什么人都有,单人间、双人间、多人间任君选择,设施齐全,包三餐一宿,自动麻将机管够。

  硬件一般,但来的人过的是神仙日子,偌大一个青城山跟个大氧吧一样,菜园子就在屋后头,种得水灵灵的,现拔现做,十人一桌吃围餐,营养健康,荤素搭配,上午爬山下午午睡,傍晚四人一组麻将开打,又不缺乐子又不缺搭子,兼顾了心灵和身体的双重需要,是养生度假的不二之选。

  叶蓁蓁稍微比较了一下就得出了结论:“我感觉也是青城山好些。”主要是对一吃吃了七天的岛上餐厅心有余悸,“靠自助餐没法活。”

  他们聊着天,信步走去平常高佳妮下水的海滩,远远就看见她在海边热身,一看时间三点整,真是雷打不动的节奏。

  叶蓁蓁叫了几声高姐,海风太大了,距离尚远,对方完全没听见。苏桐四下看了看:“今天怎么不见阿彬?”

  正说着,阿彬高大健硕的身影就从海滩另一头走过来,跟平常一样不紧不慢,他没有注意到苏桐他们的存在,径直去了海边,这个男人就像一条沉默的影子,除了高佳妮,从不和其他人说话,相处了这么多天,除了知道他叫阿彬,其他都是空白,和老板的风格倒是如出一辙。

  叶蓁蓁一面往海边走,一面试图向高佳妮和阿彬挥手引起他们的注意,没有成功,她也就不再纠结了,耸耸肩:“回头给她发个短信吧。”

  这个世界上天天都有人跟你萍水相逢,要分别的时候,也不必一定要说再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