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傲气如我

第五章 我不去,你也不能去,这可是海

傲气如我 白饭如霜 3861 2019-01-24 15:41:01

  眼看高佳妮他们已经下了水,苏桐和叶蓁蓁转往沙滩的另一头,叶蓁蓁脱了鞋子在沙上踩脚印,苏桐就摸出一个小望远镜看天上的水鸟。

  今天的鸟格外多,一群一群扑棱棱飞过,苏桐扭头一面追随着水鸟的踪迹,一面被叶蓁蓁拉着跌跌撞撞地往前走,忽然停下步子,“哎”了一声。

  叶蓁蓁享受着海水漫过脚背的清爽感,漫不经心地问:“怎么了?”

  苏桐转过身,双手举起望远镜,这一次不是在看水鸟:“阿彬怎么没跟着高姐下去啊。”

  叶蓁蓁一听:“啥?”

  跳起来抢过苏桐的望远镜,往海的深处看去,搜寻没多久就看到了高佳妮。

  由于天天在旁边看,叶蓁蓁他们也算是相当了解她的行为模式了,高佳妮游泳的时候中间几乎不停,总是要一口气到了防鲨网才会稍事休息,然后往回游,这个过程中她会往后看一两次,而阿彬则会一直跟着她,在她往后看的时候举手示意自己的位置。

  现在她还没到防鲨网,却已经停了下来,也许就是因为在她回头看的时候,发现阿彬根本没有下水。

  望远镜往回拉,叶蓁蓁很快又找到了阿彬,他在齐腰深的地方站着,纹风不动,默默注视着高佳妮,而后就在叶蓁蓁的视线里,他慢慢往后退,退到了沙滩上,低着头转身快步离开,悄然消失在了海滩与度假村主路之间的一大片椰林之中。

  一阵不祥的预感袭来,叶蓁蓁咬住嘴唇,望远镜再次投向海上的高佳妮,紧接着她拔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喊:“糟了。”苏桐吓了一跳,赶紧跟上去:“怎么了。”

  “高姐溺水了。”

  “啊?”

  苏桐抢过望远镜站下来看了一眼,海中的高佳妮没有再游动,而是在海浪里浸泡着沉沉浮浮,只见她双手胡乱挥舞着,整个人不断没入水中又冒出头来,这绝对不是正常的表现。

  他放下望远镜时叶蓁蓁已经跑到了海边水上娱乐中心,苏桐跟了过去,一看没有人在,这里的值班时间是早九晚五,但值守并不严格,常常可能是所有人都带着客人出海去了,或者干脆提前下班,关键是救生衣也都锁了起来,

  两个人赶紧往外跑,兵分两路想就近找人帮忙,结果就有那么不巧,周围没有其他游客,连平常来去清理海滩的工作人员都不见了。

  两人在高佳妮下水的地方回合,苏桐和叶蓁蓁对视了一眼,扭头想往海里去,被叶蓁蓁一把拉了回来:“你干吗去?”

  苏桐认为这显而易见:“救人啊。”

  “凭你?狗刨能救人?”苏桐顿时无言以对。

  他俩之间说到运动能力,其他方面苏桐可能都占优,但水性完全一边倒,叶蓁蓁碾轧苏桐没商量。

  她的游泳技术来自家传,她爷爷年轻时成天在嘉陵江里游野泳,后来在沿海地区当侦察兵,负重在海里长途拉练是家常便饭,老头儿六十多岁的时候,还能把衣服叠得整整齐齐顶在头上,面不改色在江里游一个来回。

  叶蓁蓁是家里最得宠的小孩,从小就跟着爷爷出去浪,天长日久,也练成了一只小号的浪里白条。

  苏桐基本就只会狗刨,他常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自己显然是后者,因为他非常明智地知道自己很容易在水里淹死。

  叶蓁蓁拉住了他,他也顺手捏住了叶蓁蓁:“我不去,你也不能去,这可是海。”

  叶蓁蓁知道他关心自己,可是人命关天又不能不管,正在那里急得跳脚,突然她一眼看到不远处在水中漂浮的风帆板,当机立断:“这样,你赶快跑出去找人帮忙,我把风帆板弄过去高姐那儿,她有东西抓着能争取一点时间。”苏桐还不放,叶蓁蓁喊起来了,“总不能看着她死吧?我保证我肯定抓着帆板不撒手行不行。”

  苏桐愣了一下,突然想起了什么,叫她:“你等一下,千万不要动,等着。”撒腿跑到水上娱乐中心,转了一圈,在地上看到一箱子大瓶装水,他拿出好几个瓶子把水咕嘟咕嘟倒了,再从垃圾箱里翻出两个塑料袋当绳子用,三下五除二把空瓶子扎成了一串,回去绑在叶蓁蓁的腰上,她一脸蒙:“这是啥。”

  “土制的救生衣,给你增加一点浮力。”他虽然游泳不行,常识倒是很多,“溺水的人没有思考能力,只会拼命往下拉你,你多一点浮力就多一点呼吸的余地。”

  他抱着叶蓁蓁的头在额上狠狠亲了一下:“你要顶住,我马上去找人。”

  苏桐说话声音都是颤抖的,就像是一个从小怕蛇的人马上要被丢进一个蛇坑,即使如此,他也没有再阻拦叶蓁蓁。

  叶蓁蓁点点头,扭头飞快跑进海里,风帆板推出去,上板、起帆,她手脚好像僵硬了,身体不断发抖,心跳得仿佛要立刻冲出胸膛,但她稳住了自己,不断深呼吸,不断刻意放慢动作,过去几天训练的结果稳稳当当在释放,一个动作都没有乱。

  从小到大她都是压力型选手,越是迫在眉睫越是超水平发挥,如果当年高考不是因为头天生病,她照样做得到超越自我。

  她对自己说,今天也不会是例外。

  很幸运,风不大不小,风向也没有大问题,叶蓁蓁成功地一次上好了帆,帆板在海面上平稳滑行起来,她屏住呼吸迎合着风的方向,直进、迂回,想象那是一对有灵性的翅膀,生在腋下,迎风而振,或女武神座下的飞马,向着目的地奋勇跃进。

  中途落水了两次,有一次头砸在了坚硬而锋利的风帆板边缘,她感觉到热热的东西从耳朵边流下来,可能是血,但她无暇伸手去摸一把,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帆板上。

  感觉花了有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她终于靠近了高佳妮,只要跳下水就能够到对方,但叶蓁蓁在那一瞬间被吓到了,水里的高佳妮不再像之前在望远镜中看到的那样上下挣扎,而是变得十分安静,她脸色惨白,微微低着头,口鼻不时没入水中,在波浪中一起一伏,不知死活。

  在三十五度的南亚阳光里,叶蓁蓁背上汗毛突然全都竖了起来,浑身冰凉,恐惧像是电流一阵阵流过脊背与四肢。

  她深呼吸,为了安慰自己不断自言自语地念叨着:“我来救你了,高姐你顶住啊,我来了啊,没事的,没事的。”

  她手上操作风帆,尽量让帆板靠近高佳妮,距离已经很近,高佳妮现在已经可以伸手去够帆板了,但什么都没有发生,她似乎完全失去了意识。

  叶蓁蓁抓紧了帆绳,低头傻看着水里沉浮的那具身体,大脑一片空白,大海如此空旷而寂静,绵延无边,就像这个世界突然只剩下她一个人,随时会被吞噬和毁灭一样,这种感觉太可怕了,能让人不由自主地狂叫起来。

  现在泡在水里的高佳妮,刚刚也许有过同样的感受,而且十倍甚至百倍的强烈,那真是可以杀人于无形的恐惧。

  叶蓁蓁赶紧把目光焦点转回到风帆的高处,而后拼命去想苏桐的脸,他现在一定在放开了脚步狂奔去求助,他那么爱她,一定会把命都豁出来尽快找到帮手就回来,即使自己被困住了,也就是一会儿,就只需要坚持一会儿,苏桐一定很快就会来。

  她抱着对爱人的信任,努力镇定下来,而后一咬牙一闭眼,往水里跳了下去。

  果然苏桐是对的,那一圈绑在身上磕磕绊绊的空瓶子此时突然就发挥了作用,像一件真正的救生衣一样把她往水上提,风帆倒下来,叶蓁蓁一只手拉着沉重帆布的一角,另一只手去够高佳妮,嘴里呼喊着:“高姐,高姐,高姐?”

  高佳妮完全没有回应,就像已经迷失在了另一个世界里,可是当叶蓁蓁接触到她的一瞬间,高佳妮却猛然被从噩梦中醒来一般,马上就抓住了她的胳膊,整个人压了过来,她抬起了头,眼睛瞪得像两颗圆珠子,黑漆漆的瞳孔一点光泽都没有,死盯着某一个地方,不知道她到底看见了什么,双手狂乱地挥舞、抓挠,一碰到叶蓁蓁就死抓着不再放松,手指深深嵌入她的皮肤,力气大得惊人。

  叶蓁蓁猝不及防,被高佳妮拉得脱开了帆布,咕嘟咕嘟沉了下去,她及时闭住了气,没有呛到水,可是铺天盖地而来的惊慌,却像铁板一样压在了她的背上,她想要踢开高佳妮,转身逃回岸边,但很快就意识到,即使她当机立断这样做,也没有机会了,高佳妮死死抱住了她,如同一条象征死亡的八爪鱼,两人都沉在了水下,而高佳妮本来绑好的浓密长发此刻散开,就像有妖力一样在水面上飘摇,遮盖住了天日。

  生死攸关的瞬间,叶蓁蓁忽然福至心灵,她屏住气,不顾胸腔里要燃烧起来一般的焦灼感,身体不再挣扎对抗,而是专心地、拼命从里向外推开高佳妮抱住自己上半身的一条手臂,她感觉到自己的指甲深深陷入了对方的皮肤,想要把她的关节都掰断了,终于在窒息之前,勉强拉出了一点自己活动的空间,就着这一点空间,她努力伸出手去,抓住了一大把高佳妮的头发,然后用尽了全身力气向下拉,高佳妮被拉得一仰面,手脚稍微放松了一点,叶蓁蓁趁机冒出头来,深吸一口气,而后一拳打在高佳妮的侧面脖子,高佳妮嘴里发出古怪的咕嘟声,一歪头,眼睛翻白,紧接着手脚就更放松了一点,叶蓁蓁稍微松了一口气,随即咽喉就被哽住了,她怕得要死,想要放声大哭,心里却也清楚知道现在不是哭的时候。

  她没工夫去想这样做是不是会让高佳妮淹死,因为如果不这样做,她们两个都一定会被淹死。

  当高佳妮的身体完全放松之后,叶蓁蓁努力蹬着水,艰难地拉着她,往漂浮在附近的帆板游去,等终于够到了帆板,她就一只手扯着高佳妮,另一只手拉住一点帆布,在茫茫水中浮沉着,仿佛过了一万年那么久,才终于听到一阵快艇突突突的马达声,那美妙程度无疑如同天堂的仙乐。

  苏桐跟岛上的工作人员一起过来的,还比救生员先一步跳进海里,其他人去拉高佳妮的时候,他穿了救生衣,笨拙地蹬着水,抱着叶蓁蓁,摸她的额头,脸色惨白,就跟自己刚被淹了半死一样,声音发着抖,不停地问:“小包子,小包子,你没事吧,你没事吧。”

  叶蓁蓁浑身都虚脱了,全部力气,甚至不存在的力气都用完了,靠在他身上,勉强笑了笑,气若游丝:“没事,活着呢。”

  救生员安置好了高佳妮,又将他俩拉上了快艇,阿里也在上面,对叶蓁蓁竖起了大拇指:hero。

  在快艇上救生员给高佳妮做了心肺复苏,她恢复了呼吸,上岸后迅速抬上担架坐上车,去了医务室,阿彬这时候才出现,上车坐到高佳妮身边,仿佛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似的,一脸惊讶、焦灼和自责,从头到尾看都没有多看叶蓁蓁和苏桐一眼。

  工作人员要叶蓁蓁也去医务室,被她拒绝了,她像大猩猩金刚一样拍了拍胸膛表示自己没事,人家看到这么生猛的动作居然也信了,表示过一阵子来接他们,车子扬尘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