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傲气如我

第六章 她真是,人生赢家

傲气如我 白饭如霜 3867 2019-01-24 15:41:52

  海滩上只剩下叶蓁蓁和苏桐两个人,前前后后发生的事来如闪电,去若惊鸿,简直像是一场梦,苏桐把她安置在沙滩椅上,用浴巾把她包好,自己坐在旁边拉着她的手,叶蓁蓁闭着眼睛躺了一会儿,稍微缓过来了,扭头问苏桐:“宝,你说,咱们要是在这儿见义勇为牺牲了的话,评烈士吗,是中国评呢还是马尔代夫方面评?”

  苏桐气不打一处来:“你说点好的。”伸手摸着她的脸,把她甩下来的头发撩开,不小心碰到了耳朵旁边,叶蓁蓁触电似的甩头:“哎哟,疼。”

  苏桐一看,眉头打结:“这儿破了,挺深一个口子,这该流了多少血啊。”

  叶蓁蓁这才想起自己在风帆板上磕那一下,心有余悸:“刚才从板上掉下来磕的,哎呀,不知道会不会破伤风,脑震荡。”

  苏桐心疼死了,搂着她肩膀把她扶起来:“必须去看医生,咱们走吧。”

  叶蓁蓁顺从地点点头,起身看到浪潮起伏的大海,突然之间一阵后怕排山倒海,她往后一缩,觉得全身像是散架了,骨头缝隙里都累得不得了,累得眼睛都睁不开。

  头上摔伤的地方,手臂上被高佳妮抓伤的地方,分分寸寸,全都刻骨铭心地疼了起来,叶蓁蓁眼里噙着泪,伸手抱住苏桐,抓住他湿淋淋的衣服不放。

  苏桐紧紧抱着她,不歇气地哄:“乖妹妹,不怕,我在呢,你最棒了,你是一个大英雄知道吗,我最爱你了。”一面轻轻摸她的头发脊背,一遍遍地摸着。

  两人依偎了一会儿,苏桐一个公主抱把叶蓁蓁抱起来,慢慢走去医务室。

  幸运的是伤口不算严重,很快就处理完毕,一看四点多了,赶紧回大堂拿行李箱换衣服准备出发,酒店的经理在那儿等着他们,首先告知高佳妮没有大碍,已经第一时间转去了马累进行护理,接着对叶蓁蓁救人的英勇行为表示感谢,送了她三天两夜的免费入住礼券,欢迎下次再来。

  叶蓁蓁天真,还为此高兴了一下,苏桐就把脸一板,用他流利的华尔街英文口音对人怒吼:“我保留投诉以及诉讼的权利,我认为贵方没有必要的安全防护措施,在风险应对上存在极大的漏洞,出现这样的事故,全是你们的责任。”

  经理一连声道歉,好话一嘟噜一嘟噜地往外说,苏桐板着脸不依不饶,而旁边拿着行李的服务生就苦着脸不断看停在码头的船,那边的工作人员正在向这边猛打手势。

  叶蓁蓁听苏桐训人训得差不多了,拉上他往码头就走,经理还一直跟着不停说sorry,等上了船她就笑苏桐:“挺凶的嘛,你真要告他们啊。”

  苏桐很懊恼:“我跟你说,真要告可以告的,就是太麻烦了。”叶蓁蓁想了一下这个天高地远的地方打官司的难度,摇摇头:“算了吧。”

  苏桐摸摸她的脸:“就这样便宜了他们?”

  叶蓁蓁实话实说:“海滩上设了警示牌说没有救生员的哦。这算不算是免责了。”

  她摸了摸额头,感觉疼:“我倒是觉得阿彬责任比较大。”语气好像阿彬就在面前被她质问似的,“怎么就不及时跟上去呢。”

  苏桐想说什么,又忍住了,伸手搂住她,往自己怀里拉了拉:“小包子。”

  “嗯?”

  “下次遇到这种事,打死我都不让你去了。”苏桐声音挺严肃的。

  叶蓁蓁仰起脸来:“为啥?”苏桐看着她,“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我他妈怎么活啊。”

  后来高佳妮怎么样了他俩都不知道,叶蓁蓁打过一个电话想慰问一下,结果那边关机,她也就把这事儿抛到脑后了,她很忙,忙着去面试,去马尔代夫前发出去的简历陆续有了回音,苏桐的假期倒还有几天,刚好三陪上岗。

  他很乐意为叶蓁蓁打辅助,发挥自己咨询投资行业的优势,针对每次面试都提前收集对方公司资料,评估发展前景,了解相关岗位要求和工作职责,像模像样做成小抄给叶蓁蓁看,叶蓁蓁被他闹得啼笑皆非:“至于啊?我应聘个人力资源主管、行政主管啥的,干的活儿就是填工资表啊,跑社保局啊,登记个考勤这样的事儿,需要了解公司五年后上市可能性吗?”

  苏桐一本正经:“哎,搏兔以搏狮之力了解一下,说不定你三年升五级在上市公司高管名单里列席呢有没有。”叶蓁蓁翻白眼:“有个鬼。”一边又探过头去亲一下,知道他这是爱自己。

  叶蓁蓁就这么信心满满、浩浩荡荡地出去,三天五个面试,全都吃了白果,有的是当场就吃了,有的是第二天电话通知不合适,还有一个说等消息,过几天打电话过去说这个职位现在不招人。

  叶蓁蓁心里就很难过。

  她应聘的职位其实并不高,都是五六千元一个月的主管级别,行政、人事一块的,工作上驾轻就熟,投的几家公司也都比较有规模,想着大一点嘛比较稳定,可以看得见上升空间,不至于像一些初创公司一样,年头烧钱,年关倒闭。

  对方知道她想要什么,她却没估计到对方想要什么,她又不笨,多面试几次,就把那些弦外之音都咂摸出来了

  “李小姐,你的工作经验很丰富,我们也很欣赏,但对我们来说,确实over qualified了,我们的人事总监和你的年龄差不多,在管理上会有压力。”

  “你的简历显示你在过去六年,一共在八家公司上过班,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这样频繁跳槽吗?”

  听完解释之后面试官就若有所思:“如果你男朋友再次派驻外地呢?你还跟着他去吗?”

  真是自己挖的坑,崴了脚都要跳下去,这个问题不管怎么答,反正都是错的。

  还有更直接的:“你正处于婚育阶段,家庭压力会比较大,而我们需要的员工不但要有工作经验,更要做好把时间精力全部投在工作上的心理准备,这个职位可能不合适你。”

  最后一个面试在国贸三期,告辞时和对方假惺惺地握手,听着人家说下周一会给答复offer不offer,其实结果大家都心知肚明,叶蓁蓁垮着脸下了楼,在写字楼大堂角落的咖啡厅里找到了苏桐,他正在玩手机,看到她眼睛一亮:“怎么样?”

  叶蓁蓁不说话,摇摇头坐下来,不顾自己穿了熨得笔挺的西装套装,往咖啡桌上就地一趴,半张脸埋进去,眼看肩膀都跌下来了,这是她很沮丧、很沮丧时候的标准动作。

  苏桐先没说话,把手机收起来,过去帮她买了一杯她常常喝的焦糖摩卡低因咖啡,再买了一个棒棒糖,拿过来的时候叶蓁蓁还趴着。

  他掰开她手心,把棒棒糖塞进去,突然说:“对不起。”

  叶蓁蓁抬起半张脸,怪可爱地瞅他一眼:“干吗。”

  “如果不是为了我,你现在肯定是各大猎头疯狂追逐的对象,根本不用去找工作。”

  叶蓁蓁哼了一声,眉头放松了点:“人家凭什么追逐我。”

  苏桐用手比画了一下:“主要是你美。”

  叶蓁蓁笑了出来,在苏桐面前她笑点特别低:“你才美。”

  苏桐把手放在她手臂上:“实在没有合适的工作,咱们就先不找了,你老公特能挣钱,全部交公,绝不让你操心。”

  叶蓁蓁嗯了一声,又摇头:“不是那么回事。”她竖起手指对苏桐摇摇,“劳动是人的刚需。”

  苏桐好言相劝:“劳动没有高低贵贱,咱们在哪儿都能劳动你说呢。”叶蓁蓁很不情愿:“你想说啥,让我开个淘宝店?天天跟人说,亲,你来了,我们十八块五毛任选两件包邮哦。”

  她学得惟妙惟肖的,苏桐乐了:“你别看不起淘宝店,那谁谁谁,一年流水上亿好吗,大生意。”

  “那是网红,你瞧瞧我,是不是网红,能不能现充一个?”

  苏桐理直气壮:“你可比网红好看多了,能素颜上镜,能前置摄像头自拍,站定就一段Rap,特别能打!”叶蓁蓁啐他:“滚。”忍俊不禁。

  苏桐看她心情稍微轻松一点了,把她的包拿过来自己背着:“劳动不劳动的再说,快到饭点了,咱们找个地儿吃饭去吧?”

  两个人站起来手牵手正要往外走,突然有个人斜刺里杀出来,一晃直晃到面前,吓了他们一跳,要不是对方及时开口叫了叶蓁蓁的名字,苏桐就要挥出一记直勾拳了。

  “蓁蓁?是你吗?”

  来者一看就和高级写字楼八字对板,鹅蛋脸、韩式一字眉、豆沙色的红唇颜色妥帖、妆容得体,眼看要到下班的疯魔时刻,还一丝不苟,可见自我管理的强度,身上一条纤浓合度的黑色小洋装,珍珠耳环画龙点睛,谨慎地贯彻了less is more的美学原则,鞋子是唯一有logo的,而且很大,就镶在鞋头,那是一双经典的黑色RV浅口中跟鞋,叶蓁蓁认识牌子,她有时候也买,买之前嘀咕人家为什么不打折,还需要苏桐在旁边吆喝个三五次买买买才能一咬牙一跺脚结账。

  叶蓁蓁先看完人家的衣着打扮,而后才从记忆里钩沉,找出了那张脸的主人:“杜洋?”

  两个女人终于拥抱在了一起,苏桐在旁边松了一口气,尽管前后不过几秒,但那种双方互相打量的紧张感,就像一个踩在脚下将破未破的水气球,谁都不知道下一秒钟会发生什么事。

  “你在这儿干吗呢?”杜洋先发制人。

  叶蓁蓁从容应对:“来有点儿事,你呢。”

  杜洋往电梯的方向瞟了一眼:“我在这儿上班啊。”叶蓁蓁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祈祷着可千万别是自己去面试那家,从杜洋的行头来看,她现在的职位一定不低,两下一对比就太尴尬了。

  陌生人怎么挑剔你都能转头一分钟忘掉,毕竟不痛不痒,走出那扇门,谁还认识谁呢。

  可是在熟人面前吃瘪,那就真的是宁愿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杜洋从小手袋里掏出一张名片,发给叶蓁蓁,还挺老派的:“我在冠平保险,还是老本行搞人力资源。”她眼波一转,笑眯眯地看着苏桐,“这位是?”

  苏桐挥挥手:“三陪”。叶蓁蓁拍他一下,一脸严肃:“让你说话了吗,多嘴扣钱啊。”苏桐笑:“好好好,不说不说。”叶蓁蓁满意地点点头,对杜洋介绍:“我三陪。”

  杜洋看了苏桐两眼,突然扑哧一笑:“你是苏桐吧?”

  “你怎么知道。”

  “我们读书的时候全班都知道叶蓁蓁有个男朋友在北京,名字叫苏桐,不少男同学对你怀恨在心呢。”杜洋轻轻推了一把叶蓁蓁,“她呀,多的是人喜欢。”

  苏桐很大度:“那必须的啊。”

  杜洋笑吟吟地刚要说什么,突然捏在手里的电话响了,她沉下脸,皱着眉头,接起来听了十秒,简单回复:“我马上上来。”电话一挂又堆上了笑容,从头到尾表情神态转化速度如同闪电,滴水不漏,“亲爱的,不好意思我要回去开会了。”又指了指名片,“加我微信啊,就是电话号码,同学这么多年,别又失散了。”

  她转头走了,叶蓁蓁看她的名片:“投资产品线部门的人力资源总监,哇,厉害。”

  苏桐看了看:“确实很厉害啊,冠平保险的投资部门规模很大的,招人门槛很高。”

  叶蓁蓁叹口气:“她真是,人生赢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