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傲气如我

第八章 NO,thank you,bye bye

傲气如我 白饭如霜 3683 2019-01-26 08:02:56

  被女人追求这种事苏桐一点都不陌生,他家世清白,样子端正,有钱没钱的时候都出手慷慨,男人味十足,在大学就是抢手货,寝室里经常能收到情书和礼物,一般情书看一看,礼物是吃的就跟室友分了,贵重的就退回去,约会的要求肯定是不接受的。

  留学的时候跟朋友去酒吧,洋妞也好,亚洲姑娘也好,经常有来搭讪的,嫌一来二去麻烦,干脆把他一只手直接按在半露的酥胸上,绕过诱惑,直接勾引,不可谓不奔放。

  要说他对酥胸没兴趣那是假的,血气方刚的男人,长年累月憋着只靠两只手自我安慰,不心痒难熬也是假的,但苏桐从小就心思很定,自己想要什么,想做什么,从不用问别人,决定要下得慎重,下完了就算死也要坚持,这就是他的人生原则。

  男女之间,容貌肉体勾起来的热情,来得快也去得快,根本没有长久的,更不用说永远存在了,但人和人之间真正重要的关系则不然——一旦建立起来,就有可能永远存在。

  这样的想法是苏桐的家庭带给他的,苏爸苏妈二十二岁结婚,六十二岁出门还牵着手打情骂俏,两人也有打架、吵架的时候,但是老太婆一哭鼻子老头子就算了,什么原则都不管了,因为“两公婆要讲情分,也要讲义气。”

  至于叶蓁蓁家里,爸爸妈妈更恩爱,是那种老了还在当街亲亲抱抱叫世人侧目的恩爱法。

  这样家庭出来的两个人,自小到大,对婚姻虚无主义、绝望的男女关系这种事都没有概念,也不想有概念,他苏桐和叶蓁蓁之间,是有情分,也有义气的,是要结婚生子一生一世的,自己一个人心猿意马,天人交战,没关系,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万恶淫为首,论迹不论心”。

  但必须要给叶蓁蓁交代的,就大事小事都不能含糊。

  他删完了信息,第二天见到杨子意也绝口不提这件事,但姑娘再找他单独谈事儿,他就开始尽量回避,如果工作需要实在避不过,他就把门开着。

  这样几次之后,杨子意聪明绝顶的人,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于是再没跟以前一样对他嘘寒问暖,工作上的表现虽然一如既往,但明显话少了,有时候在工位上沉默出神,一看就知道有心事。

  团队不大,一点风吹草动其他人都会看在眼里,难免猜测,偶尔话里话外跟苏桐套口风,让苏桐觉得很不爽。

  偶尔夜深人静,特别是苏桐日程表上写着出差不在家的日子,杨子意还是给他打电话,他还不能不接,因为她次次都是为工作来的,根本不提私人的事。

  大家都心里知道工作虽然紧要,但大可不必非要这个钟点来谈,更不必一次不接打六次,但硬挑明了吧,未免又太让人难看,怕伤着对方感情,也像是自己多心。

  这种相处的模式久了,变成了一桩心事,也不要紧,更不致命,但就是叫人不痛快,对苏桐这样过日子喜欢大马金刀的人来说,简直是个负担。

  他休假回来之后,心情非常轻松愉快,八点刚一进办公室的门,杨子意就走了进来,看起来状态也不错,嘴角含笑,跟他问好:“早啊,度假回来了?”

  苏桐愣了一下:“是啊,你这么早。”

  杨子意点点头:“陆总八点半约了一个创业辅导公司的人谈合作,让我一起。”

  苏桐没听明白:“谁?”

  “陆总啊。”杨子意看了他一眼,恍然大悟,“苏哥你度假期间没看邮箱吧。”

  “没看,怎么了。”

  “陆总的助理Wendy离职了,他找我去兼职帮他一段时间,说邮件里跟你说过了。”

  她有点申辩的意思:“你去度假我又不方便打搅你。”

  苏桐皱了皱眉头:“你干多久了?”

  “就上个礼拜,他说每天只要我一部分时间,等招到助理就没我的事了。”

  杨子意说的陆总是陆天明,公司创始人的三驾马车之一,不是他的直属老板,平常直接沟通也不多。

  她说着话的工夫,苏桐快速看了一下邮件,把发件人一归类,果然有一封来自陆天明的未读邮件,主题栏空白,被智能分类分到了非优先队列,他度假的时候一目十行看邮件,就直接忽略了。

  打开邮件一看,正文称呼也没有,就一行字,告知苏桐他需要杨子意服务几天。

  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陆天明还不止高苏桐一级,而且苏桐知道自己在陆天明那里向来不怎么讨喜,具体原因说不上,但那种八字不对路的感觉是很明显的。

  既然如此,他当然只能顺水推舟:“没事,你好好帮陆总,这边工作需要别人接手的告诉我,我来安排。”

  杨子意柔和地笑一笑:“不用了苏哥,我搞得定。”转身就出去了。

  老板要调个人临时用一下,这事儿很平常,苏桐没多想,何况邮箱里积攒多日的工作铺天盖地,把他淹了一个正着,忙到华灯初上才稍微缓过劲儿来。

  他出门到茶水间去倒咖啡,顺便做做拉伸,在门口撞见人力资源部的副总监李可。

  “还没走?”他跟李可打招呼。

  李可是山东妹子,健身达人,羽毛球高手,个儿不高,但比例很好,大眼睛大鼻子,头发短短的飞上去,弘二头肌的线条比大部分男的明显,穿着工作套装都有一种金刚芭比的即视感。

  她说话嗓门响亮,语速跟打机关枪差不多,正常人根本说不过她,估计也打不过她。

  她在人力资源部有一部分的工作是做绩效考核谈话和负面反馈,经常把人聊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出门,有些男的哭起来还挺凶。

  苏桐跟她关系很好,主要是因为能吃到一起,两个都是火锅狂人,公司聚餐永远提议涮火锅,还得是四川火锅,所以经常被一群吃不了辣的北方人江浙人、广东人嫌弃。

  平时这个点儿,李可已经去楼下健身房了,但今天还一副走不了的样子:“事太多了,”她端着咖啡猛灌,看看四下没人,“公司最近可动荡了,一批一批地走人,你们部门怎么样?”

  苏桐想了想:“正常啊,没听说谁想走。”

  李可不信:“杨子意不是申请去老陆那儿当助理嘛。”

  苏桐一听这消息还比较新鲜:“是她自己申请的?”

  “是啊,Wendy离职我们就出内部招聘消息,瞬间她就申请了,我还嘀咕呢,她正经学财经的现在做的事儿刚好对口,去当什么助理啊。”

  说着对苏桐眨眨眼:“后来听说是因为你。”

  苏桐严肃反对:“别瞎说。”

  李可耸耸肩,立刻显得斜方肌轮廓明显,说她和苏桐能打个平手苏桐绝对信:“大家都在说她暗恋你不成,又舍不得离开万邦,所以调岗疗情伤。”

  甭管多豪爽,女人天生都爱八卦:“欸,是不是真的?”

  苏桐哭笑不得:“什么真的啊,这事儿我怎么不知道。”

  李可明察秋毫:“别装了,不过要是真的,你就去劝劝她,考虑一下其他部门或者分公司,不用天天见面,慢慢就把你给忘了。别去老陆那儿。”

  “老陆怎么了。”

  “你不知道Wendy怎么走的吗?”

  苏桐还真不知道,老板的助理大家都认识,但他跟谁都关系一般,走的时候他又没在。

  身为一个钢铁直男,他对公司内外的小道消息向来没什么兴趣,有人来说就听一耳朵,听完跟自己没关系就忘了,从不打听。

  李可张嘴正要八,想了想,居然怂了:“算了不说了,反正不是什么好事,你听我的,劝劝她。”

  这句话苏桐其实倒是听进去了,但他考虑了一下,最后啥都没说,杨子意干活儿真是一把好手,不过,她也是苏桐心头一根暗刺,主动拔吧,不显山不露水的没法下手,不拔吧,怎么都有一点儿膈应,跟这样的感受比起来,他认为找另一个人干活儿难度比较小。

  杨子意就这么两头兼顾了好几个礼拜,一个月后,苏桐就收到了她转职的正式申请,陆天明也跟着发出邮件批准转岗,看来对杨子意的工作很满意。

  苏桐当然毫不犹豫就批了,紧接着就在部门群里发信息:子意转职,咱们吃大餐欢送。接着发了一个离职交接流程,将杨子意手头的工作转交出去,他明显早有准备,哪个项目,什么工作谁来接,要花多少时间,需要什么结果报备,一个文件里全都清清楚楚指明了。

  部门群里的人都没去管工作,纷纷先跌破眼镜,一水儿对杨子意的离去表示惋惜,本尊也冒了头,表现很得体,句接话地应对着,然后私下里找苏桐:“苏哥,我有一个重点项目,麻烦你亲自接一下可以吗?”

  杨子意说的那个重点项目是一个健身房项目,A轮估值一点五个亿,想融三千万,不算多,也没有报上来过项目会,苏桐都没有注意过杨子意手头有这个。

  他看了一下杨子意发过来的融资方的BP,产品针对无健身经验用户的体适能训练和减肥需求,走社区小型实体店铺连锁路线,主推功能性很强的精品课程,匹配三公里内的小区用户。

  健身界这几年玩的花活儿比较多,苏桐也接触过一些做得不错的,但万邦一直抱观望的态度,没有真金白银投过哪一家。

  他们的想法很简单,别管什么包装什么套路,健身要做大,本质上都是做实体连锁,而现在的市场下,这个发展路子的经营难度非常大,一开始做得好,不代表一直好,也不代表哪一天不会说崩就崩。

  为什么这样说呢,首先连锁要是铺不开规模,那肯定是没前途的,必须要铺得大了,才能在资本市场做文章,但故事好讲,事情难做,实体连锁铺大了,运营风险和财务风险也就跟滚雪球一样,几倍几倍地放大,往往创业团队的经验和能力都跟不上,就只会往需要的地方笨拙地砸钱。

  这样一来不用多久,很有可能出现的结果就是企业资金链断裂,老板拍拍屁股跑路,丢下没交房租的几百上千家店和没发工资的上万员工,大家干瞪眼谁也没办法,而投资人之前投进去的钱,当然就是打了水漂。

  万邦这几年一直比较注重创新农业、智能制造、文化行业以及部分互联网行业,对实体连锁则看空,在这一点上苏桐的看法和老板们基本一致,因此他对眼前这个商业计划的第一个反应,同样是NO、Thank you、Byebye。

  和大老板们不一样的地方是,苏桐愿意听更年轻、更没有经验的同事说话,杨子意在这一行资历极浅,但不表示她的见解毫不重要,商业的未来属于新世代:

  也许不是开拓者,但一定是使用者。

  他们的想法有一天会决定一切,这就是未来。

  在这一点上,苏桐坚信不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