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傲气如我

第九章 不谈钱才伤感情,小姑娘不懂

傲气如我 白饭如霜 4078 2019-01-27 00:06:24

  他确实看不出这个项目特别在哪里,于是让杨子意过来:“这个项目是什么渠道来的?”

  她直挺挺地站在办公桌旁边,不像以前那样很自然就坐下了,戴一副黑边框眼镜,头发扎成马尾,比平时显得更严肃,说话也很严肃:“是我一个同学发给我的,他在这家公司做运营总监,听说我在万邦,让我帮他看一下。”

  苏桐点点头:“为什么你觉得这个项目很重要。”

  但杨子意误解了他问话的含义,脸有点红,下意识里,她认为苏桐是在暗示这个项目其实一点不重要。

  毕竟是年轻,沉不住气,语气一下子就带上了抵触,她硬邦邦地说:“小区开店做课程,不上器械,不卖会员卡,资产比较轻,能够快速实现盈利,扩张速度也会比较快,我觉得挺有前途的。”

  她说得有道理,不过不是苏桐想要听到的,任何项目当然都有它的光明面,如果只看得到光明面,说出来就能感觉一切尽在掌握,就像把金币放进传说中的生钱罐,一生二,二生三,三生无穷财富。

  而经验告诉苏桐,融资的人需要钱并非为了扩大光明面,而往往是为了解决阴影中存在的问题,能够从高歌猛进中看到阴影,才是好的投资者最厉害之处。

  但他没有试图对杨子意指出这一点,他的目的不在此:“这是你个人认为这个项目重要的原因吗?”

  杨子意犹豫了一下,苏桐往后靠在椅子上,注视她:“说实话。”

  她咬住了嘴唇,什么也没说,空气中充满了沉默,苏桐耐心地等待着。

  过了好一阵子,杨子意抬起头:“你愿不愿意见一下他们的创始人?”

  这个要求出乎苏桐的意料:“为什么?”

  他看了一下杨子意发的项目进度,两个月前开始跟进的,还处在审阅BP,投资经理跟进的阶段,准备用于上部门内部审议会的成型项目书都还没来得及写,这一步还用不上苏桐去见创始人。

  但杨子意坚持:“你见一下就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个项目重要了。”

  两人对视,苏桐从她眼里看到了一种异常坚持的目光,当初他招她进来,着力培养,很大原因就是这种为了事业能够拼上一切的目光,当然,他让她走,某种程度也和这种特质有关——想要什么就不屈不挠去争取的人,往往会把自己变成一个定时炸弹,谁也不知道她决心什么时候炸,又会把谁炸到遍体鳞伤。

  最后他屈服了:“好,你来约吧。”看了一下自己的日程表,“我明天上午八点到九点半没安排,不行的话就要到周五下午三点,你看看对方的时间。”

  杨子意眼前一亮,点头答应下来,掉头就往外走,一句多的话没有,干脆得叫苏桐稍微愣了一下。

  晚上八点多,他的工作终于告一段落,下班回家,进门就看到叶蓁蓁在摆饭桌,手机连着蓝牙小音箱放音乐,嘴里跟着哼小曲儿,他听得出来那是宫崎骏动画片里的插曲,苏桐陪她去听过久石让音乐会,这首歌叫《生命的名字》。

  他站在门口看着她,嘴角不知不觉就浮上微笑,他真是喜欢叶蓁蓁,什么都喜欢,看到她就高兴,不管在哪里,不管什么时候,什么情境下都一样,他拿到哈佛录取通知书,第一个告诉的人是叶蓁蓁,自己父母排在后面,在最沮丧、挫败感最强烈的时候,他最渴望的也是回到她的身边,只要能够枕在她的腿上,感觉她的手指在额头上轻轻抚摩,世界就还有希望,自己还有力量,只要休息一会儿就能爬起来继续打。

  他和杨子意说,女性应该选择职业而不是当家庭妇女,并非违心之论,他由衷地热爱职业女性,尊重她们,而且真的很需要她们,但这句话不适用于叶蓁蓁,因为叶蓁蓁想要干什么,就干什么,想成为什么,就成为什么,只要她下定决心选择了,他都愿意,他都支持。这个世界上的女人,对他来说分成两种,完全区别对待,那就是叶蓁蓁以及其他。

  音乐盖过了开门的声音,叶蓁蓁忙半天没注意到苏桐的存在,他于是提高声音喊:“小包子,我回来了。”

  叶蓁蓁眼前一亮:“回来啦?”扑过去一把抱住,“累不累?”

  “不累,有啥好吃的。”

  “红烧牛腩煲、清炒丝瓜、紫菜蛋花汤,怎么样?”叶蓁蓁一挥手:“我烧的牛腩完败网红店你信不信?”

  苏桐绝对配合:“网红怎么能跟你比,你是不想出去开店,开店分分钟打爆他们。”

  他也是真饿了,手都不洗就上去吃了几块,没白拍马屁,是真好吃,食材上好,调和丝丝入扣,味美香浓,叶蓁蓁在旁边笑,盛来饭,给他开了一瓶啤酒,等他坐下吃了一会儿,说:“快点吃,一会儿要出去见个人。”

  苏桐嗔怪地看着她:“怎么还要我接客啊,你不是把晚上的钟都买断了吗?”叶蓁蓁笑:“今晚是贵客,破例破例,你将就一下啊。”

  “谁啊?”

  “高姐,你记得吗,我们在马尔代夫碰到的那个。”

  “你是说你冒着生命危险去救的那个?高佳妮?”

  “嗯,不过你一会儿别提这事儿啊。”

  “为啥?”

  “尴尬嘛,显得人家欠我们多大一人情似的。”

  苏桐伸手越过桌子摸摸她的脸:“施恩不图报,小包子你还是个真君子。”

  叶蓁蓁呼噜噜吃着牛腩汁拌饭,眼睛从饭碗边上瞟了他一眼:“那当然。”

  吃完饭两人一起收拾了东西,叶蓁蓁刚把身上的家居服换下来,手机就响了,她接起来说了几句,看着苏桐:“高姐的司机,来接我们了。”

  他们一出小区门,就看到街边停了一辆宾利国王,一个看起来可能练过十年八年金钟罩的大块头司机下车,毕恭毕敬地问:“是叶小姐和苏先生吗?”两人不约而同“是啊”一声,对方就拉开后座门,手搭在车门上,姿势娴熟,服务素养很高,“高董让我来接二位。”

  车子在五环上平静地行驶,外面世界的声音一点都传不进来,苏桐在座位上伸长了腿,一米八几的个儿,丝毫不用蜷曲着,啧啧不已:“这车真不错。”上网搜了一下,顶配将近一千万,把手机屏幕亮给叶蓁蓁看,轻轻说,“一套房哎。”叶蓁蓁吐了吐舌头,和苏桐对视了一眼,各自心里都想这位高姐是何方神圣。

  她们去的地方在亮马桥一家高级酒店公寓,进了大门,司机停好车,引导着他们出停车场,进大堂,进电梯,刷了三次卡才上了顶层三十一楼,电梯门一开,高佳妮已经站在公寓门前等着,微笑招呼:“来了。”

  一段时间没见,跟在马尔代夫的时候比,她白了不少,但那种白法很不健康,脸像覆了一层蜡,整个人因此显得消沉而无生气。

  叶蓁蓁一出现,她就眼前一亮,伸手拉住,双手没有半两肉,又硬又冷,可是话语温存:“太好了,又见到你了。”

  她把两个人引进客厅坐,房子很大,配置也很齐全,但是感觉上空空荡荡的,除了搭在沙发靠背上的两件衣服和茶几上几本书,见不到什么私人物品。

  一瓶红酒和一尊醒酒器放在书的旁边,醒酒器里装满了酒,旁边准备好了三个杯子,苏桐看了一眼酒瓶:“玛歌啊,95年的。”

  高佳妮微笑在他们对面坐下,斟酒:“你也懂酒啊。”

  苏桐耸耸肩:“不懂。”叶蓁蓁果断揭发:“他有时候应酬,喝红酒和威士忌居多,他怕露怯就买书看,纸上谈兵一百分。”

  苏桐没奈何:“主动损老公对你有什么好处。”

  高佳妮手上动作停住了,听着他们对话,笑容在唇边流连不去:“酒而已,不需要懂不懂,都是喝。”

  她将两个酒杯放在叶蓁蓁和苏桐面前:“日本泡沫经济最严重的时候,生意人穷奢极欲,特别是历来商业繁华的大阪,男女约会时流行把红酒和香槟混在一起喝,甚至还混康帝和唐培里侬,叫作‘桃红康帝’。”

  叶蓁蓁一愣一愣的:“康帝是啥。”苏桐给她扫盲:“是一种很贵的红酒,唐培里侬呢,是一种很贵的香槟,两者混在一起。”又摇摇头,“不晓得什么滋味。”

  “是不是相当于火锅清汤和红汤混一块儿?”

  苏桐想了想:“差不多吧。”

  高佳妮笑容更深:“还是有点区别的,但这个比喻很有意思。”她呷了一口酒,举杯饮酒的姿势说明她惯来好饮,“你们最近好吗?”

  两个人很有默契地点头打哈哈:“好好好挺好的,高姐你呢。”想起在马尔代夫那一出还心有余悸,“酒店那边说你直接去了马累医院,我们就没来看你了,你没什么事吧?”

  高佳妮摇摇头:“没事。”她很淡漠,似乎说的是其他人的事情,“我是panic attack,引起心梗,”看着叶蓁蓁,语气里有了一点点感情:“幸好你及时赶到,不然我这会儿已经火化了。”

  叶蓁蓁不习惯这么隆重的感谢,尴尬地笑了笑:“就是凑巧,凑巧。”

  高佳妮微笑:“梵文里有一个词叫‘karma’,中国人翻译成‘缘分’,其实不够贴切,没有那种轮回中辗转不破的宿命感,不过,差不多也就是那个意思。”

  她凝视着叶蓁蓁:“我们之间的karma想必很深,所以才会那么巧,在我最危急无助的时候你挺身而出,救了我的命。”

  高佳妮说得真情流露,叶蓁蓁都感动了,但与此同时也尴尬得不行,捏着苏桐的手左顾右盼避免跟人对视,她是这样想的,人高佳妮又没有非要她下水,何必惦记着自己对人有恩惠,上赶着也要记得呢。

  她从小就这样,愿意帮人,也明白自己愿意的事儿不能落在别人的头上成负担,苏桐为这个常常说她有侠气,跟自己是一条道上的。

  但高佳妮全不在意叶蓁蓁的反应,这句话之后直接语气一转,问:“我从马尔代夫回来立刻去了一趟美国,俗事缠身,这几天才终于缓过一口气。”

  酒杯在叶蓁蓁杯子上轻轻一碰:“我心里一直惦记着要好好感谢你,结果一拖就拖到现在,真是抱歉。”

  叶蓁蓁赶紧摆手:“不抱歉,不抱歉,没多大事,千万别客气。”

  高佳妮对她笑:“真的吗,救人一命都不算大事?”

  叶蓁蓁没心没肺地:“救起来了就不是大事。”

  苏桐跟风:“就是嘛。”两人很有默契地击了一掌,很中二。

  高佳妮歪着头看他们,不放弃:“对你来说可能是这样,但对我来说不是。”

  她又斟了一杯酒:“不管怎么样,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吗?”

  问得直截了当:“有什么想要的东西、什么想做的事,或者,想要多少钱?”

  叶蓁蓁脸都红了,斩钉截铁:“没有,没有,都没有。”还埋怨人家,“怎么能谈钱呢?太伤感情了。”

  高佳妮很难得地哈哈大笑起来:“不谈钱才伤感情,小姑娘不懂。”

  而且对叶蓁蓁的答案也很不满意:“怎么可能什么想要的都没有。”

  她语气平淡,可是一针见血:“人人都有欲望,也有遗憾。”

  叶蓁蓁被她别住了,不知道怎么回好,这时候苏桐接过话来:“她没有,我有!”

  这句话吓了叶蓁蓁一跳:“你有啥?”接着扭头怒吼起来,“不准有。”

  高佳妮赶紧跟上:“可以有,你说说看,我能办得到的一定办。”

  苏桐胸有成竹:“您肯定办得到。”不顾叶蓁蓁对他怒目而视,说得兴高采烈的,

  “她想去吃北京的老铜锅涮羊肉,我老加班没法陪她去,要不高姐你请她去吧。”

  说到一半叶蓁蓁就松了口气,但还是给了他老大一个白眼儿,苏桐得寸进尺:“她没其他爱好,就是特别爱吃,一点儿不挑食,可好养了。”

  叶蓁蓁抿着嘴反手打他一下,被苏桐把手握住,放到自己腿上,两人互相看着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