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傲气如我

第十章 还要当猎人?不是当助理吗?

傲气如我 白饭如霜 3914 2019-01-28 10:24:19

  高佳妮看着他们,唇边也浮起笑容,那丝笑容有点恍惚,又有点惆怅,仿佛有很多话想说,却不知道从何说起,最后只是微微叹口气,说:“爱吃很好,会享受生活。那么,择日不如撞日,咱们明天晚上一起吃饭好吗?”

  “我还要加班,你们去吧。”苏桐直接弃权,叶蓁蓁一看这也实在不能推辞,否则就太不给面子了,赶紧答应下来:“吃吃吃,咱们吃羊肉火锅去。”想了想,“高姐你能吃火锅吗?”

  “能啊。”

  “那太好了。”

  大事商议已定,三个人东一下西一下聊了一会儿天,叶蓁蓁和苏桐对高佳妮的了解还是没有超过在马尔代夫的时候,高佳妮却开始对他们兴趣很浓,尤其是关于叶蓁蓁的,她在哪儿长大、她学什么专业的、做过什么工作、爸爸妈妈怎么样、有没有兄弟姐妹、平常喜欢什么,事无巨细地问,只不过问得很有技巧,不知不觉之间,把她的情况了解了一个底儿掉。

  叶蓁蓁心大,到告别了出门后都没反应过来,苏桐就觉得有点不对:“这位高姐是当侦探的吗?”

  叶蓁蓁有点蒙:“没什么特别啊,拉拉家常嘛。”

  苏桐不同意:“不对,拉家常哪有问这么细的。”

  她不以为然:“可能有钱人都这样,对靠近自己的人充满警惕,了解多一点比较安心。”她在电梯里抱着苏桐的手臂,两个人去哪儿都这样贴在一起,“不过我们也没想靠近她啊。”

  这话倒是说得在理,苏桐见过活体案例,那是在哈佛的时候,他有一个同学,韩国人,富二代,特别有钱,长得就不行,外貌大体上跟《西游记》里的鲇鱼精差不多,他对身边的人,尤其是女性,总是充满警惕,常常喝了几杯之后就对人哭诉,说在美国还挺好的,自由自在没啥,一回国各种人给安排相亲,各种blind date,身边凑上来的姑娘压根就不知道是什么路数,是真心喜欢自己呢,还是图自己的万贯家财呢,费猜。

  一个人这样疑心,那就根本就没有办法处理正常的感情关系,所以想当然的,她的罗曼史就是一部血泪史,换个人游戏人间也就算了,这哥们儿还天生文艺,渴望真爱,搞得自己特别纠结。

  苏桐听了几次他的倾诉,给他支一招:“你去找个更有钱的不就结了!”结果人突然之间就有了自知之明:“那人家怎么能看得上我呢?”

  话说回来,有钱人到处都是,甭管什么来路,只要把双方关系限定在偶尔一起吃个饭的程度上,就不必深究。他们达成了这一点共识之后,就愉快地不再深究高佳妮的意图了。

  结果这个关系的限定,到了第二天就被打破了。

  第二天叶蓁蓁如约七点出门,被高佳妮的司机接去吃饭,吃到十点多回来,一脸玩字谜玩不通的表情,进门就扑过去找苏桐:“我跟你说件事儿。”

  苏桐也刚回来没多久,正葛优躺在沙发上玩游戏,一听叶蓁蓁说的话有点愣:“啥事儿?”

  “高姐,她要我去给她当助理。”

  “啊?怎么来这一出呢。”苏桐一想,“你是不是跟她说你找工作不太顺利的事儿了。”

  叶蓁蓁拨浪鼓一样摇头:“没有,绝对没有专门提,最多就顺嘴说了一下,女的过了三十岁再去找工作,还真不好找,然后说再过两年就三十岁了。”

  苏桐哭笑不得:“这还叫没有提?”他放下手机坐起来,跟着叶蓁蓁去卧室洗澡换衣服,靠门口跟她继续聊,“那你去不去啊。”

  一看女朋友的表情,都不用回答了:“已经答应了是吧?”叶蓁蓁忙否认:“没有!我说了要回来跟你商量一下。”“那不就是答应了啊。”

  他摆摆手为自己代言:“你答应的事儿,我还敢对你说个不字啊?”

  叶蓁蓁扭过头看着他:“她给我五万块一个月哎。”

  苏桐吓一跳,这收入对管理层金领或者顶级销售来说不算啥,但在行政、人事这样的文职是高薪水了,基本上要到大公司的总监级别或者小公司的副总级别才可能会有,他觉得不对:“这个工资的话,你愉快地一口答应了吗?”

  “没有,我说这个工资我就不能去。”

  “嗯,是太高了,去了明摆着是占她便宜,然后呢?”

  “你说得对,但她跟我们想法不一样,她说五万不行啊,那就八万吧。”

  叶蓁蓁往脸上抹洗面奶,摇头:“有钱人的脑回路有问题。”

  苏桐笑得不行:“她到底要你去干吗啊。”

  “个人助理嘛。”

  “那到底干啥呢?五万的助理真不多见。”

  结果叶蓁蓁压根没细问:“说就是干助理干的活儿。”

  她大胆地猜测了一下:“给她跑腿儿?订餐厅?陪她去买东西拎包啥的?”

  苏桐就明白了:“那就是换个你比较容易接受的方法给你钱呗。”

  五万一个月干这些活儿性价比太低了,真要请起码请四个,非要都砸叶蓁蓁一个人身上,就只有一个解释:高佳妮是为了报答叶蓁蓁对她的救命之恩,故意编排出一个高薪职位给她。

  叶蓁蓁其实也这样想,她一边收拾自己一边又有点疑惑:“不过她让我去工作的时候很隆重哎,说得很动感情,好像真的很需要我的样子,要说纯粹为了报答我的话,好像用不着演戏演全套吧。”

  苏桐上去帮她解上衣的背后拉链:“说什么了。”

  “说什么她信得过的人不多,而特别助理是贴身跟着她的,不能随便找个人,这话就够贴心了吧。”

  “是挺贴心的,但也可能就是哄你。”

  叶蓁蓁在他手上打了一下,不是因为他说的话,而是因为他的手跑到了不该跑的地方,没有好好履行为自己解拉链的职责:“她还说任何人她都可能怀疑,但救过她命的人就没有什么好怀疑的了,你说她看起来不像是疑心病那么重的。哎呀。”

  最后一句哎呀是因为她无法制止苏桐的手,现在已经摸到了更不应该摸的地方,她笑着转头抱着爱人,去咬他肩膀,两人对于正经事的讨论戛然而止,变成了嘻嘻哈哈的甜蜜前戏,到亲热完了才又把这事儿捡起来,苏桐躺在床上抱着她,抚摩她的背:“你要是愿意去试试,就去吧。”

  说得很诚恳:“我知道你想去工作,做这个比在一家小公司前台发呆估计要好,高姐肯定不是一般人,你至少能跟她学学东西,要是不行,也没什么损失。”

  叶蓁蓁仰望着天花板出神:“是哦,反正我说五万那就不干,八千可以考虑。她说这种还价法也很少见。”

  “这么不要钱确实少见。”

  叶蓁蓁扑哧一笑:“我倒是想要钱,但要了这个不踏实,还不如不要呢。”

  她翻过去仰头看着苏桐:“要真去的话,个人助理感觉没有固定上下班的时间,很可能你晚上回来没饭吃哦。”

  “怕啥,手机上四个外卖软件难道是留着做纪念的吗?”

  “吃外卖不健康,你不能自己做啊?”

  “能!开玩笑,我可是留过学的人,精通番茄和蛋的多元组合,以及榨菜的各种创意吃法,一礼拜可以不带重样的。”

  叶蓁蓁给他逗得笑:“你做的番茄炒蛋是蛮好吃的哈。”她贴过去缩在苏桐怀里,睡意上来了,大眼睛一眨一眨开始蒙胧起来,还含含糊糊地说:“去上班嘛,也是挺好的。”

  然后就睡着了。

  苏桐支起手臂看着喜欢的人,轻轻摸她的耳朵、她的脸,心里充满了柔情,正要也跟着睡,忽然手机在旁边床头柜上振起来。

  他拿过来一看,没名字,但号码他认识,是杨子意的私人手机,出差就老给他打的那个,心里没好气,刚要挂,忽然想起来健身房那个项目还没有定会面时间,只好接了:“这么晚有事吗?”

  “跟四平的老板约好了,明天早上八点在咱们办公室大堂的咖啡厅,你看行吗?”

  “行。”苏桐忍了一下没忍住,“不能留言或者早一点打电话跟我说吗?”他瞥了眼床头的钟,已经十一点四十多了。

  杨子意轻笑了一声:“苏哥,是你教我的,好的工作态度是没有白天黑夜,只有使命必达。”

  这话是苏桐培训新人时必说的一句话,此时“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噎得他说不出话来,只好咳了一声:“那明早见。”把电话挂了。

  第二天叶蓁蓁和苏桐一起出门去上班,她去了高佳妮住的公寓,折腾半天才上到顶层,来开门的是一个慈眉善目圆得像弥勒佛似的胖阿姨,蓝色中式一套儿穿得干干净净的,头发用布帽子兜着,戴口罩,手里拎个勺,自来熟地对她笑:“叶小姐吧,高小姐在客厅里等着你呢。”

  她进去一看,果然高佳妮就在客厅里坐着,旁边还有另外一个人,正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什么,叶蓁乍看过去觉得那个人很是眼熟,只是一时间还反应不过来这位是男是女。

  光头,个子很高,身段苗条,穿黑色窄身裙,裙子在膝盖上好几公分,和裙子搭一套的是长摆黑色西装外套,内衬银灰色的亮片T恤,脸上细细化了妆,撞色撞得惊心动魄,个性十足,眼线、眉毛描画得完美无缺,简直像艺术品,美艳之余,他又有喉结,大大方方突出来,存在感十足。

  高佳妮随后就为她解开了疑惑:“蓁蓁,来认识一下Spencer Li,造型师,他以后负责帮你做形体管理和造型。”

  这个名字马上就开启了叶蓁蓁印象的大门,那些印象来自网络、苟延残喘但高贵光环还在的时尚杂志,以及各种电视栏目,“Spencer Li”这个名字,代表国内形象设计和管理的超一流水准。

  他确实和其他出国洗个西洋澡就回来装专家的大尾巴狼不同,履历含金量十足:留学英国,艺术系科班出身,在蒙特卡洛的艺人经纪公司当了十年高级造型顾问,是欧洲北美许多大明星指定服务的对象。

  先在国际范围内建立起自己的专业名声,再以功成名就的姿态回国开拓事业,这条路是康庄大道,走起来毫无悬念,Spencer Li很快就成为一线名星追捧的金字招牌。

  顾问建立的是声望,收费再贵也挣不了什么钱,其实真正吸金的是他名下代理的一系列欧洲小众品牌,牌子矜贵少有,又经过Spencer Li法眼加持,品位无忧,是国内一干急切希望摆脱村炮标签的演艺人员首选,一年上千万净利润入袋,Spencer Li就更贵、更难请了。

  但不管多贵多难请,对高佳妮来说大概都不是问题,所以他现在就坐在高佳妮旁边,表情很平和,但眼神却像X光,透着挑剔和尖刻,上上下下看了几眼叶蓁蓁,把她看了一个透心凉。

  她也没明白过来高佳妮的意思:“形象管理?造型?”

  看了看自己身上,按照对特别助理这个工作的常规认知,她穿了牛仔裤和白衬衣、双肩包、小白鞋,想着一会儿为人鞍前马后的时候方便走路。“为啥要造型?”

  高佳妮若无其事:“要好好上班,当然就得像个样子。”说的话听起来很凶险的样子,“职场如猎场,要穿得像猎人,不要像猎物。”

  叶蓁蓁很呆:“欸,还要当猎人?”她嗫嚅了一下,没忍住还是说出来了,“不是当助理吗?”

  高佳妮点点头:“是的,但是当我的助理没有那么容易,你不必多问,就按我说的话做就可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