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傲气如我

第十一章 老娘自信心爆棚啊

傲气如我 白饭如霜 3982 2019-01-29 00:05:00

  不知道是因为有外人在,还是不同的话题有不同的气场,现在的高佳妮和叶蓁蓁在马尔代夫岛上、火锅桌上接触的那个高姐迥然不同,一句话就有一句话的分量,不怒自威,根本没给反驳的余地。

  叶蓁蓁向来不喜欢跟人唱反调,现在也一样,缩了缩脖子没再说什么,高佳妮转头问Spencer:“你觉得至少需要多长时间?”

  Spencer开口说话,声音出人意料的清亮平和,和他的外形格格不入,后者能在人心里马上燃起一把火,他的声音却能抚平焦躁,像一股清冽的泉水潺潺流过被烈日晒得冒烟的山石:“六个月吧。”

  “六个月?”

  “就算是送宠物狗去行为矫正,也至少需要三个月,六个月改造一个人不算久。”

  叶蓁蓁在一边嘀咕:“这是什么比喻?”

  Spencer没理她,高佳妮沉吟了一下:“你确定?”

  “我的专业,我确定。”

  高佳妮很显然是尊重专业的人,她点头认同:“那也好。”

  叶蓁蓁听到六个月感觉更茫然了:“啊?到底啥意思啊。”

  Spencer冷冷地望了她一眼,好端端地就出口伤人:“六个月我都算乐观了,你太生了,什么都得从头开始,没那么容易。”

  他随即就跟高佳妮告辞,示意叶蓁蓁跟上,自己径直就往门口走去。

  叶蓁蓁挠了挠头,心想我又不是个哈密瓜或者猕猴桃,怎么就生了呢。

  她扭头看高佳妮,人家也是一副慢走不送、拜拜了您的样子,没奈何,只好也跟着往外走,走了两步折回来,从双肩包里掏出一个保温包放在桌上:“高姐,我早上蒸了包子,自己做的,热着呢,你试试呗。”然后就慌慌张张撞出去了。

  Spencer的车停在公寓楼停车场,一辆银灰色的玛莎拉蒂总裁两座版,车门就到叶蓁蓁大腿那么高,她笨手笨脚爬进去坐好,感觉自己和地面距离近在咫尺,随时会被震出几个屁来。

  她放好背包,绑好安全带,正要跟Spencer说话,对方抢了一个先:“我不喜欢闲聊,抱歉。”接着就一踩油门,车子直蹿出去,把叶蓁蓁吓了一大跳,心里发出了对Spencer Li他们家大爷和列祖列宗的亲切问候。

  车子从亮马桥到东三环,绕进了新光天地,在丽思卡尔顿酒店对面的停车场停下,Spencer带着叶蓁蓁下车,走到临街一间门面高阔的服装精品店,进门之后一步不停,长驱直入,穿过店面进了另一道门。

  里面豁然开朗,空间比前面店铺更大,圆形,整体色调是金属与饱和度极高的彩色,到处都有错落起伏的光,分割出明暗空间,却看不到一盏灯。

  房间正中是一道竹木与薄石片拼出的螺旋手扶梯,直达高处,木梯很宽,每一个台阶的两边都堆着东西,瓷器、漆器、羊皮书、笔墨玩具、机器人,形形色色,而木梯下的地板上,则散落着难以计数的人体模型和长短不一的木架。

  人体模型一字排开,身上都是全套造型,内外衣物、鞋袜配件,连手指上的戒指或choker都不缺少,而木架子上则搭载着千变万化的布料,以及更多的衣服。

  绕着墙面首尾相连成一圈的,是不同型号与样式的化妆台,密密麻麻堆满彩妆,其数量之多,简直像刚洗劫了一整个百货公司的彩妆部,很多都是限量版,更多是还没有在市面上推出的货色。

  回到这里的Spencer,像是木偶人来到了生与灵之地,立刻焕发出全新的活力,他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轻轻哼着歌,给叶蓁蓁充足的时间去东张西望了一圈,而后才过来问她:“你知道为什么高小姐请我给你造型吗?”

  高姐和高小姐,一字之差,天壤之别,前者是在阳台上无所事事晒太阳,甚至偶然会去大卖场扫货的阿姨,后者则是一掷千金眼也不眨的豪客。

  叶蓁蓁一面稍微体会了一下这两个称呼的区别,一面没好气:“她觉得我丑呗。”

  暗中一股冲动现在就辞工。

  Spencer摇摇头:“NO.”

  他走到叶蓁蓁面前,近得让人不安,叶蓁蓁本能地想要后退一步,但被Spencer按住了,他伸出手,轻轻捻住叶蓁蓁的下巴,往上抬,根本不在意后者一脸古怪的神情,兀自用一种古董商人掌眼的挑剔眼神打量她:“你的脸长得很好。”另一只手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把很小的尺子,银色,是金属的,碰到皮肤凉丝丝,在她脸上比画,“左右对称,五官比例也恰到好处,脸的形状能够自洽。”

  叶蓁蓁僵硬地抬着头,听到“自洽”两个字扑哧笑了出来:“我还性灵圆满呢。”结果Spencer一点没笑,继续说:“还没有到圆满的程度,到圆满的程度是真正的大美人,要么就当明星,要么就嫁入豪门了。”他还挺了挺腰,很自豪的样子,“我看了一辈子女人的脸,比算命的还准。”

  叶蓁蓁嘀咕了一声:“神棍,”她从Spencer的魔掌里挣扎了出来,活动了一下下巴,跟刚啃过骨头似的,“好吧,承你吉言,我不丑,然后呢?”

  Spencer收起那把小尺子,又在工作室里走了一圈,拿过来一件衣服在叶蓁蓁身上比了比,又随手丢下,说:“You are what you wear,you are what you look like.”

  这哥们儿刻薄起来一点不带克制的:“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是什么吗?”

  叶蓁蓁及时发出了警告:“别胡说啊,我动手的。”

  Spencer看了她一眼,满脸嫌弃,很伤人自尊心又叫人拿他没办法,他扭身又拿了另一件衣服在那儿比画,叶蓁蓁的视线跟着他,尽管满心不愿,但还是必须要承认,Spencer真是一个妙人,他静止站立的姿态都非常优雅,自带韵律,明明是非常简单的动作,却带着一种舞蹈般的美感,这不是什么天赋,而是后天在严格教化下,经过艰苦努力而习成的。

  难怪他可以在大小明星面前都当家作主,说一不二,因为他的气场能说话,而且声音还震耳欲聋。

  他慢条斯理品评着叶蓁蓁:“你啊,就像一块随便砍下来的木头,或者一块石头,太粗糙了,没有线条,也没有气势。”

  叶蓁蓁反抗:“那我平易近人啊。木头、石头,不都是大自然的馈赠吗?”

  Spencer居然也不反对这个说法:“木头、石头确实都很自然,所以无论谁都很容易亲近。”

  他话锋一转,掷地有声:“但不高级,不值钱。”

  叶蓁蓁白他一眼,但也知道这话没错,嘀咕的时候就有点泄气:“得得得,我知道了,我就是个普通人,高姐一厢情愿折腾我,你瞎起什么劲?”

  Spencer歪着头端详着她,久久不发一言,叶蓁蓁被她看得很不自在,扭着头赌气一般望向别处。

  听到Spencer慢条斯理说:“但你不是平常木头,也不是平常石头,你可以是黄梨木,也可以是翡翠石,其间唯一的区别,是你对自己有没有信心。”

  他问叶蓁蓁:“你知道什么是自信心吗?”

  叶蓁蓁心想你路子野啊,又变身当心理咨询顾问了,哼了一声没去理他,Spencer也不介意,自顾自说下去:“你认为自己有多值得爱,你就有多少自信。”

  叶蓁蓁嘀咕:“那老娘自信心爆棚啊。”

  她说得很小声,但还是被Spencer听到了,一抬下巴:“那就好,能省我多少事。”

  打个响指走开去,说:“总之,既来之则安之,懂吗?”

  叶蓁蓁继续心想说得好像我有选择一样。

  这次Spencer回来的时候手里挑着一套衣服,衣架塞到叶蓁蓁手里,指了指远处角落:“更衣室在那边,去换吧。”

  上下一套小西装,精细亚麻,上衣是蓝灰色暗纹格,没有扣子,外套两侧开衩,一片式的背部比前摆略长,裤子颜色深一点儿,烟灰色八分烟管,开衩开在脚踝上方一寸,叶蓁蓁拿进更衣室一穿,马上后悔自己没有化妆出门,也没有早起洗头,好好吹干。

  她算不上真正的家庭妇女,毕业后一直都在工作,只不过辗转来去都是小公司,做的也不是什么真重要、无可代替的事,着装方面是真的没有讲究过。

  常识当然是有的,什么算正式什么算不正式,何等场合大概应该配何等行头,八九不离十,不过说到风格、配色、品质,就差不多得了,没那么懂。

  偶尔也买买品牌货,主要是基本款的手袋,去万邦年会必须要配礼服的鞋子和首饰,还主要是在OUTEL解决,那些奢侈品店里只能穿一季的衣服,她是连看都不会看的,因为性价比太低了。

  一个人只要还追求性价比,就是钱不够多。

  这一点她很明白,也从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而现在,她穿在身上的这套西装,无论哪方面的水准,都远远超过了她所习惯的档次,在刹那间叶蓁蓁就领会到了什么叫作“You are what you wear”。

  她里面配的那件白衬衣来自一个快速时尚品牌店,平时穿一下自己觉得蛮好,去面试也不失礼,但跟外套、裤子一衬,就和厨房用的抹布无异,就连里面穿的内衣内裤,都突然之间暗戳戳地失礼了起来。

  叶蓁蓁战战兢兢地走出试衣间,迎面就看到Spencer站在门口,手里拎着一双鞋子,身边放了一张椅子,说:“坐。”

  她一屁股就往下坐,坐到一半被Spencer拉住了,禁不住一愣:“干吗?”

  Spencer面无表情地冲那张椅子努了努嘴,叶蓁蓁回头一看,幸好自己没坐下去,否则肯定摔个马趴啊,那张椅子是中空的,左、右两侧只有薄薄一圈,前沿稍厚,向上凸出一条,而靠近后背的地方则明显比较重。

  “这是仪态训练用的椅子,重心在后,你如果跟平常一样坐下去,就会往后倒下。”

  Spencer示范了一下:“坐在前面那一条上,挺直腰背,臀部、腹部收紧。”

  叶蓁蓁叹了口气:“谁设计的,是不是反社会,这么跟人过不去。”

  “别废话,坐下。”

  她也实在没选择,小心翼翼坐下,果然Spencer没说错,必须挺直腰背,腹部、臀部用力,才能勉强稳住这张椅子,感觉只要稍一放松,就会仰天一跌,摔成智障。

  正琢磨着这样坐着干吗,Spencer在她面前蹲了下来,伸手抓住她左脚脚踝,叶蓁蓁差点跳了起来,却被他按住了:“冷静。”

  他的手指纤细而且冰冷,跟吸血鬼似的,捧着叶蓁蓁的脚,开始穿那双放在旁边的浅口高跟鞋。

  叶蓁蓁整个人像只鹌鹑一样缩起来了,从脸到耳朵都发烧,满怀懊恼没有去美甲店做指甲,没有定时磨砂去死皮,没有晚上涂乳霜好好护理,搞得现在一双脚窝窝囊囊、粗粗糙糙的,一点都不美。

  幸好Spencer对她的脚没有发表任何负面的评论,只是一边给她穿鞋子,一边慢条斯理地说:“你要让人看不透你的深浅,就要习惯穿好的衣服、好的鞋,习惯让人伺候你。”

  叶蓁蓁半边身子硬着伸出一条腿,闻言满头雾水:“什么意思?我为什么要让人看不透我的深浅?”心底疑惑Spencer是不是干脆认错了人。

  他也不解释,慢条斯理穿好鞋子,扶了一把叶蓁蓁,让她站起来,退后一步看了看,拍拍手:“去走一走,绕着屋子走两圈,昂首挺胸,别塌肩膀。”

  叶蓁蓁不动,活动了一下:“不用感受啊,鞋挺好,衣服也挺合适的,哎裤子稍微有点紧。”

  Spencer一脸不耐烦:“跟松紧没关系,叫你走就去走,感受一下衣服和鞋子在对你说什么。”

  衣服和鞋子还会说话也是666,而且你一个设计师,说话跟神棍似的是怎么一回事,叶蓁蓁心里吐着槽,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走就走吧。

  结果迈出第一步就不行了,感觉自己如履薄冰,摇摇欲坠,心里慌得一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