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傲气如我

第十五章 老子重庆人,不会打麻将相当于二级残废

傲气如我 白饭如霜 3388 2019-02-02 00:05:00

  几个月转瞬即逝,很快叶蓁蓁就活生生当满了一百天助理,游了一百天的泳,而她最喜欢的夏天也正式来了。

  照往年惯例,她可以一周接一周不歇气地重复穿各种短裤加各色基本款T恤了,只要象征性的短裤过大腿,以前公司的人基本上也都没意见。

  但Spencer很有先见之明,温度刚上二十五度,就给叶蓁蓁发布了独家夏季全系列着装指南,里面连短裤的影子都没有,在引发她的暴风抗议之后,才勉强加上,详细要求了色板和裤型之外,还特别注明只能在早六点之前和晚十点之后穿——也就是但凡其他人能看见的时候都不要穿,气了一个叶蓁蓁一个倒仰。

  气归气,她和Spencer相处下来,尽管完全不是一路人,也常常因为各种不够时髦标致被嫌弃,但总体而言还是很融洽的。

  这主要归功于叶蓁蓁有自知之明,她在Spencer擅长的领域里,那是坚决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有过必纠,有错就改”,有时候被骂了不但不生气,还掏心掏肺哄人几句,饶是Spencer久经沙场,也照样被哄得心花怒放,这就证明了一条真理:别管什么来头,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熟了之后,有几次Spencer“出台”——就是去帮大明星出席重要活动的时候做化妆造型服务,顺手也把叶蓁蓁捎上,人家问起就说是自己的助理,意思是让她见见世面,别老是土里吧唧的。

  一到活动现场这个助理啥都不会,还好奇心爆棚,经常东看西看人就不见了,叫都叫不回来,Spencer自己忙,也拿她没办法,总不好在大庭广众下上手打,其他人知道他一贯暴脾气的,见到这场面就纳闷,很熟的人还上去问他:“你啥时候双了?跟女的也有一腿?”

  有一次去参加一个顶级视频平台的颁奖礼,来的大大小小腕儿一溜名字熠熠生辉,大腕们各有各的休息室,全套人马伺候着,还没正经上位的就都在所谓的公共贵宾区待着——名利场这一点特别好,骨子里不玩虚的,给钱的主儿招子都特别亮,别管网上发多少通稿、中国外国蹭多少红毯,到底火不火,一到场面上就知道了。

  请Spencer来的那个叫萧明媚,艺名是这个,身份证上居然也是这个名字,可见爸妈一颗正宗的文艺心,她这五年来如同平地一声雷的炮仗一样红,那是真的红,号称女星流量扛把子,卫视、网络、电影三开花,哪儿都能见到她的脸,C位不需要抢,都是拱手给她送过去求赏脸的,否则Spencer也不至于会亲自来给她做造型。

  红到这个程度,走路早就不追求带风的效果了,而是追求尽量隐蔽别被媒体粉丝围追堵截,她情商很高,平常也格外爱惜羽毛,三天两头做做公益,赈灾捐款、建希望小学不疾不徐都不落下,偶尔上街被狗仔盯上,不但不生气,而且还夏天送冰汽水、冬天送热奶茶,看着镜头笑笑不说话,你说那眼神里是体谅还是理解,也都算得上,但资深的媒体人看得到那些隐藏起来的讥诮——你我都明白事实没有这么好看,但你就是挖不出我难看的地方,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就问你服不服?

  和其他当红女星不同,她情路也颇顺,三年前跟一位社交圈内很出风头的富二代在慈善晚宴上认识,一年前在采访里晒出大钻戒自爆已经订婚,婚礼会择日举行,整个圈子都为她送祝福,真心假意姑且不论,人们反正想要看的无非是繁花锦簇。

  叶蓁蓁当然不知道这些,她对萧明媚其实没什么特别感觉,但人家毕竟是大明星,于是跟着Spencer在化妆室等人的时候,自然心里怦怦怦直跳,坐立不安的,Spencer觉得好笑:“你蹿过来蹿过去干啥?你是猴吗?Maze白教你了。”

  “大明星欸,你见明星已经完全没有心慌慌的时候了吗?”

  Spencer鼻子里哼一声:“天真。”

  他很高傲的:“明星拉不拉屎?饿个半死还不是什么都吃,有什么稀奇。”

  “能不这么现实吗?”

  他们待的这间大休息室在酒店宴会厅的一侧,临街,透明窗户都被窗帘严严实实遮盖起来了,Spencer带叶蓁蓁过去,拉开一小条缝隙,叫她看:“那些也是来见爱豆的。”

  下面就是酒店前面,拉出了红毯区,警戒森严,两层保安一层警察,两旁千军万马的观光团,拉着各种横幅,挨挨挤挤一点空隙都没有,天冷,有风,不断被人赶过来赶过去,呵斥:“退后退后。”都没关系,热切得像在朝圣,其实也就是在朝圣。

  Spencer问叶蓁蓁:“你跟她们有啥区别?”

  蓁蓁不以为然:“没区别啊,最多就是托你的福,不用在下面等着。”她想了想,“以前托不到你的福也不会在下面等哈,我这个人佛系,追星都特别佛。”

  Spencer拖她一把:“现在你跟我来。”

  叶蓁蓁莫名其妙跟着他往外走,出了单间化妆室,通过走廊,走到人来人往的签到区,再往前走了几步,拐到公共化妆区,他和叶蓁蓁都戴着工作人员的牌子,畅通无阻就进去了,进门Spencer停下脚步,轻声说:“你看看,这里的人你都认识吗?”

  蓁蓁定眼一看,窄小的化妆台一字排开,前面都坐着人,男男女女都有,各自头发都包起来了,露出干干净净一张脸,每人身边站一个化妆师忙忙碌碌着,台子上摆出来的各类产品阵仗之繁复,摆在《封神榜》里能叫姜子牙喝一壶。

  她看了半天,很迟疑:“好像,都不怎么认识。”

  Spencer就在这儿等着:“感觉都不认识对吧,很正常,一会儿化完妆换上衣服,你就都认识了。”

  叶蓁蓁啼笑皆非:“所以这说明了啥?”

  Spencer明明在虚荣罐子里整天滚,有时候却会意外的哲人上身:“说明皮相可做,你看到的都未必是真的,不要太当一回事。”

  叶蓁蓁没脾气:“不当一回事那你还使劲儿训练我,怎么就不能拿着高姐的钱咱们一起打麻将去呢?”

  Spencer眼前一亮,话题跑偏:“你会打麻将?”

  “老子重庆人,不会打麻将相当于二级残废,门都不要出。”

  “改天叫上Maze咱们玩血战到底!”

  一边说着,一边又把叶蓁蓁给扯回去了,刚走到萧明媚的休息室门口,就听到里面乒乒乓乓的声音,不时轰隆一声,跟搞装修似的,Spencer一看表,嘀咕了一声:“坏了。”赶紧走进去,叶蓁蓁不明所以,也跟着,一进门就吓了一跳。

  整个化妆间全给砸了。萧明媚站在一地狼藉之中,脸色惨白,胸膛起伏,眼角有泪光,可是眼神却像点燃了的炮仗,就等着谁撞上去被炸个正着。

  两个穿着白色卫衣戴着棒球帽的助理不知所措地站在旁边,手里堆着一件大衣和一个蓝色Kelly包,估计是萧明媚的,大气不敢出,看到Spencer进来跟获救了似的,急忙走上去:“造型师来了啊。”一个帮Spencer收拾位置摆东西出来,另一个靠过去低三下四地问萧明媚:“萧小姐,咱们消消气,要不还是先化妆换衣服吧,一会儿入场了。”

  萧明媚二话不说,一把就把那个小助理推到一边,那姑娘差点没直接摔地上,但第一个反应居然是把手里拿着那个包护住。

  Spencer抱着手臂在门口站着看热闹,还有心思说风凉话:“今天这状态可不好上妆。”跟过来的助理说话,“要不我回避一下?弄不弄一会儿给我个准信?”

  小助理急眼:“您不能走啊,这真等着,最多四十分钟就得出场啊。”

  Spencer觉得人家着急的方向不对:“跟我说啊?有用吗?”

  叶蓁蓁跟在后面探头探脑看热闹,她眼尖,看了两眼,发现刚才被推那个小助理白色卫衣上有个淡淡的红掌印子,心里一想觉得不对,从Spencer身边挤过去,走到萧明媚面前,她比人家矮一截儿,正面站着得抬起头来两人才能对视,她轻声问:“你手怎么了?”

  这句话不知道怎么就问中了萧明媚的心事,突然眼圈一红,眼泪噼里啪啦就往外掉,嘴唇抿紧了,咽喉里发出哽咽声,一下子变得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叶蓁蓁轻轻把她右手拿起来展开,一看果然,掌心里血呼刺啦的,隐约可见几道纵横交错、深浅不一的伤口,从形状来看,像是被刀片或者玻璃片划的。

  旁边两个助理惊叫起来,东西放到旁边椅子上,人围过来,叶蓁蓁叫其中一个:“去找酒店的人拿一点酒精、纱布什么的来,我给她处理一下。”

  药物很快拿过来了,酒店准备得很齐全,需要的都有,叶蓁蓁让萧明媚坐下,在旁边弯着腰给她用碘酒清理伤口,涂上抗感染的消炎药物,轻轻贴了一块药纱,包好,这个过程中萧明媚一直在无声无息地哭,眼泪在脸颊上连绵不绝,也如同孩子受了天大的委屈,之前的跋扈半点不见。

  叶蓁蓁给她包好了,轻声说:“好啦。”给萧明媚理了理被泪水粘在唇角的长发。

  Spencer这时候过来,观察了一下萧明媚的样子,说:“幸好这次赞助的礼服里有一条是配了手套的,没得选了,就那条吧。”打个响指,“动起来,不然就真不用上台了。”

  这一次她没有再闹别扭,乖乖坐过去化妆台前,叶蓁蓁在旁边看了一会儿,悄悄地转身走了。

  当天晚上她回家路上玩手机看八卦,赫然看到一条新闻:

  萧明媚未婚夫在港把妹被抓现行,婚约告吹。

  看看消息出来的时间,差不多就是萧明媚到会场的前后,难怪她那时候如此失常。

  她掌心上那些纹路,大概是自己划的吧,一个人心里很痛的时候,身体上的痛反倒变成了一种安慰。

  叶蓁蓁叹了一口气,而后想起高佳妮常常郁郁寡欢的样子。

  有钱也好,有名也好,对人来说,都不过是面具罢了。

  在华丽的面具底下会藏着什么,其他人又怎么知道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