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傲气如我

第十六章 人生在世,shit happens

傲气如我 白饭如霜 3828 2019-02-03 11:27:00

  七月中的一天,叶蓁蓁游完泳上楼,发现早餐台又搬到了露台上,难得天气好,碧空如洗,一早就阳光灿烂,露台两边打起了高高的遮阳伞,营造出一种人造的热带风情。

  早餐台旁边和高佳妮坐一排正在喝茶的是一位中年男子,脸相消瘦,双眼微微眯起来,开合之间,犀利有神,戴黑边小圆眼镜,窄脸浓眉,鬓边微有白发,皮肤黝黑,不太高,这么热的天气,还是穿着灰色西服、白衬衣,衣服有点皱皱巴巴的,气质像个不怎么得志的小知识分子。

  之前走马灯一样来上课的人,除了第一天出现的齐向山,不管什么来头,高佳妮介绍时都让叶蓁蓁叫“先生”或者老师,一本正经,今天这位又是特例:“这是郭也,你叫也叔吧。”

  叶蓁蓁在这里混了一百天,已经熟不拘礼,爽脆地叫了一声叔,接着一屁股坐下就开始啃林阿姨做的肉包子,吃得一手油,高佳妮看着她的吃相,批评道:“Spencer没培训你怎么好好吃东西啊?”

  叶蓁蓁很震惊,是真的很震惊:“在家吃饭也要被培训啊。”肉包子捏在手里不肯放,一边又很痛心,“这日子没法过了。”

  高佳妮听到“在家吃饭”四个字,心头一软,轻啐了一句调皮,任她去吃,自己和郭也说话:“公司怎么样。”

  “数字传媒业务那边有两个并购在谈,贸易线这两年受环境影响比较大,利润下降得很厉害,上季度第一次报亏损,地产那边变化不大,调控再怎么出,第一线城市的房产还是值钱的,倒是向二三线城市下沉的速度放慢了,最好的是投资部门,接连投下来的几个项目都很有前途。”

  高佳妮表情很平静:“唐生一直特别看重投资业务,他常说等老了其他东西都卖掉,只有这一块他愿意一直做下去。”

  “老唐是艺术家个性,只有投资的多样性、变数和风险能满足他,其他业务都需要守成持久,不对他的胃口,不是你的话,也都做不起来。”

  高佳妮微微一笑:“是啊,艺术家个性。”

  她话题一转:“他自己管着吗?还是让外人接手了。”

  郭也看看她,语气平淡:“从我得到的消息来看,应该不至于让外人接手,你虽然不管事了,但老板还是你,老唐胆子没有那么大,不过他一门心思在艺术品业务那一块,其他管不管都差不多,公司有架子在,几个副总撑得还行。”

  高佳妮点点头,什么都没再说,只是慢慢喝茶,郭也终于开始吃东西,问:“你最近怎么样?”看了一眼四周,“住这儿不嫌小吗?外面连个散步的地方都没有。”

  “小一点好,有安全感,这一带又热闹,我现在老了,年轻的时候喜欢清静,现在反而想要多凑凑热闹。”

  郭也笑:“你以前是挺喜欢清静的,除了上班哪儿都不去。”

  高佳妮点点头,突然话锋一转:“前几个月,我去马尔代夫住了一段时间,不过就差一点在海里淹死。”

  郭也一下坐直了身体:“什么?”

  高佳妮轻描淡写,指了指叶蓁蓁:“如果不是这位小姐,我就回不来了,我溺水的时候她救了我的命。”

  郭也反应很大:“到底怎么回事。”对高佳妮的关心溢于言表。

  “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意外嘛。”

  “意外?你没带人跟着你?”

  “带了的,一时没看住吧。”

  “没看住?你从哪里请的人这么不靠谱?”郭也皱起眉来愤愤不平,“我给你另外找一个,海豹突击队出身的,自己在欧洲开了两年安保公司,因为父母身体不好才回来的,一直跟着我,很不错,我让给你。”

  高佳妮摆摆手:“有什么必要,我住在这里,够安全的了。”

  她带一点开玩笑的口气:“人生在世,shit happens,在马尔代夫的岛上要出点什么事,难道还能是别的,当然要么是溺水,要么就是鲨鱼咯。”

  又伸手拍拍郭也放在桌上的手:“不说这个了,我今天请你来吃早餐,是为了请你帮我一个忙。”

  郭也皱着眉头:“你真的没事?”

  “能有什么事,都好好地回来了。”

  对方一听有道理,好像松了一口气:“好吧,你要我做什么?”

  高佳妮看看叶蓁蓁:“我想让她去你公司。”

  叶蓁蓁差点一口粥喷出来,被高佳妮很快瞪了一眼,她赶紧闭嘴,心想这是几个意思。

  郭也倒是不觉得奇怪:“行啊,我们一直在招人。”扭头问叶蓁蓁,“你做什么职位?”

  高佳妮把话接了过去:“顾问培训生就行了。”

  郭也点点头,继续问叶蓁蓁:“你读的哪家大学,什么专业?在麦肯锡待过吗,还是埃森哲?简历发我一份我转给HR。”

  叶蓁蓁脸都红了,“麦”字开头的企业,她就高中暑假去过麦肯鸡做兼职,不知道扯不扯得上关系,急忙拨浪鼓一样摇头,幸好高佳妮接过了话,语气里有几分不耐烦:“老郭,她如果是麦肯锡出来的,我有什么必要请你来吃早餐。”

  郭也失笑:“原来这不是早餐,是鸿门宴啊。”

  高佳妮不理他,话说得清清楚楚,一点都不合情合理,但也一点都不给人反驳或拒绝的余地:“她救了我的命,我想让她有一份好工作,你要的那些学历和经验她都没有,所以我希望她去你的公司,从头学起。”

  郭也没脾气:“你让她去你公司不就得了,什么职位都能安排,我们那儿也不是职业训练所,这样行不通的。”

  叶蓁蓁什么都不敢吃了,双手放在膝盖上,眼睛望着自己的果汁杯子,如果地上有个洞,她现在就想钻进去。

  高佳妮瞪了郭也一眼,叶蓁蓁第一次见到高佳妮隐隐约约像是在撒娇:“我不管,你是老板,你说行得通,就行得通。”

  “你的所有人力资源成本,我来承担,因为她的薪水不能低,你得指派你最强的员工带她上手,得六个月。”

  郭也无奈地看了叶蓁蓁一眼,这一眼看了很久、很深,看得叶蓁蓁不知所措,但她硬着头皮回瞪了过去,心想输人不输阵,明知人家看不起你,就更不能像一只鹌鹑似的缩起来。

  不知道他到底看到了什么,转回头之后就问高佳妮:“为什么?”

  “我告诉过你了,我要报答她的救命之恩。”

  郭也沉默了一阵子,像是在衡量这句话的轻重,之后便放弃了抵抗:“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高佳妮眼神亮了,脸微微一侧,对他温存地笑:“你对我最好了。”

  大男人在那一瞬间说不出话来,就像突然之间被什么笼罩住了,接着叹气:“我确实是拿你没办法。”

  高佳妮给他舀了一碗粥:“我知道。”

  一顿饭吃了半小时,郭也就告辞了,高佳妮在门口送他,两人轻声还说了几句什么,而后传来关门的声音,她一边走进来一边说:“他三十年如一日都是早上八点准时上班,今天不知道能不能赶到。”

  一进客厅看到叶蓁蓁站在屋子中间,对着她瞪个大眼睛:“高姐,这是几个意思?”

  高佳妮坐在沙发上,叹口气:“什么?”

  “你帮我找工作啊?为啥?我不是你的私人助理吗?”

  她转念想想,心里一沉:“是不是,我实在不行啊。”

  高佳妮啼笑皆非:“当然不是。”她拍拍身边沙发,叫叶蓁蓁过来坐下,“你知道郭也是谁吗?”

  “谁?”

  “创世的董事长,你知道创世吗?”

  “我上网搜一下,你等着啊。”

  叶蓁蓁不是说着玩的,她真的去搜了一下,一边搜一边发出“哎哟、哎哟”的声音,为自己的孤陋寡闻深感泄气。

  难怪郭也问她有没有麦肯锡的从业经历,因为创世是一家战略咨询公司,多年在国内同行里排名第一,其业务体量和客户级别与国际第一流的竞争对手并驾齐驱,而且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创世更敏锐精准的本土化解决方案越来越受到国内公司的青睐,隐隐有独占鳌头之势。

  她还搜到了这家公司在猎头网上发布的招聘信息,找到高级顾问这个职位的JD和资质要求,当即吓了一个跟头。

  她把手机在高佳妮面前晃了一下:“高姐,你这是赶鸭子上架啊。”

  高佳妮好整以暇:“你是鸭子吗?”

  “比鸭子好不了多少,”叶蓁蓁把手机继续举着,认真地看着高佳妮,“我去不了创世。”

  高佳妮不为所动:“为什么?”

  “我不是名校毕业,没有MBA学位,没有在跨国公司或本土独角兽公司七年以上的管理经验,我最多有好几年各种中小濒危企业打杂的经验。”她瞥了一眼屏幕:,“形象气质还得上佳,妈呀咨询顾问的灵魂还得配模特的皮,要求是不是高了一点?!”

  “不高,加上项目提成,这个职位的年薪在一百二十万左右,往上再走一级,还能翻倍,是很多人终生奋斗的目标,你现在过去当培训生,也有六十多万一年。”

  叶蓁蓁手一抖,手机滚到了沙发上,然后掉到了地上:“我不去。”

  高佳妮又好气又好笑:“你这个小姑娘怎么回事?都说了其他人梦寐以求,现在送到你手心上,你不去?”

  叶蓁蓁对拨浪鼓这个角色的扮演经验炉火纯青:“不去不去不去。”

  她跟高佳妮推心置腹:“高姐你看,我给你当助理什么的,我觉得还行,我又会开车又会理财,出门认路,收拾屋子是一绝,不瞒你说,要是我去开班教人怎么整理衣柜,说不定还能发家致富,然后我很会做菜,这些家里家外的事儿,要是林阿姨不在,或者你的司机不在,我都能顶上。”然后挥挥手,“去做企业管理咨询?人家跟我咨询什么啊?如何在四小时之内打包全屋东西搬家吗?”

  “为什么你需要在四小时之内打包全屋东西搬家。”高佳妮关注点跑偏。

  “因为我男朋友经常急惊风似的跑项目去外地,然后经常到最后一天要走了才记得通知我,但这个不是重点。”

  她还对高佳妮语重心长上了:“你看,人就应该做自己擅长的事儿对不??赶鸭子上架,鸭子就是不行啊。”

  高佳妮听完她一长串,唇边出现一丝微笑:“所以你上了三个月课之后,还是觉得自己最擅长的是让其他人的日子过得舒服?”

  叶蓁蓁一愣:“嗯?”

  “你有没有想过,你之所以认为自己只能做一个好助理,是因为你只有过做助理的机会?”

  叶蓁蓁本能就反驳:“也不是,我也干过其他的啊。”一边说,一边声音就慢慢低下来了。她这些年真的是一直在上班,职位都不重要,而且一个比一个不重要,连苏桐都表示过不大理解她为什么要坚持,尽管无论她做什么,他至少都不反对,但那种不理解是认真的:“你天天早出晚归的八九个小时帮人家复印、打印、做工资表什么的,没必要吧,不如在家看看书、种种花?”

  她总是倔强地顶回去:“然后整个城市我就认识你一个人?连去唱个K都只能去电影院大堂放的那种迷你K房?”

  苏桐马上投降:“也对也对,多认识点人总是好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