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傲气如我

第十七章 我给他磕两个头求他辞工

傲气如我 白饭如霜 4686 2019-02-04 00:05:00

  虽然做的工作都不怎么重要,但叶蓁蓁走到哪里,朋友就交到哪里,人缘巨好,如果她一年换了两份工作,到年底就有两个公司的人打电话过来,叫她参加年会,无论如何都要去,说大家都特别想她。

  如果人人都有潜在技能的话,叶蓁蓁的技能可能真的就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不过,有什么用呢?

  高佳妮看她黯淡下去的眼神,伸手在她手臂上拍一拍:“你记得在马尔代夫我溺水吗?”

  “嗯。”

  高佳妮将上衣袖子拉起来,露出手臂,稍微翻过来一点,叶蓁蓁就看到了好几道伤痕,不规则,都细细长长的。

  叶蓁蓁很自然地伸手去摸了摸,指尖滑过疤痕,感觉得到表面的坚硬和粗糙:“这是怎么了?”

  高佳妮笑了:“这是你抓出来的啊。”

  “啊?”

  “我是疤痕体质,只要受伤,伤痕就会留很久,而且你当时确实也抓得很拼命。”

  “呃?是吗。”

  她仔细去追溯当时的场景,依稀记得起自己有过拼命拉扯高佳妮的动作,但人类的记忆不喜欢留住那些令人不快的部分,因此到底是为了什么、做了什么,她其实已经模糊了。

  “你不记得很正常,抓的时候可能都没有注意,但我知道是怎么回事,溺水的人一定会拼命挣扎,何况我当时还处于panic attack的状态,你一靠近,我一定是死抓着你不放,没有救援经验的人,往往就被拖下去,两个人一起死。”

  叶蓁蓁的思绪被她几句话拉回到了当天,在海里所经历的绝望与恐惧,禁不住轻轻打了一个寒噤。

  高佳妮把袖子放下:“我猜你并没有接受过救生员的培训,但你做出了完全正确的选择,你拼命拉开了我,把我按到水里直到失去意识,而后再把我救出去。”

  她温存地看着叶蓁蓁,这是第一次,她吐露自己由衷的感激:“你无法想象我有多庆幸,在那个时候,遇到一个既有高尚心灵,又有必要勇气,决心以及快速行动力的人,你可能也不知道,这样的人其实非常稀少,远远少过你的想象。”

  她话音落下,沉默笼罩了房间,叶蓁蓁不知所措地看着高佳妮,过了好一会儿咳嗽了几声,把手臂伸出来:“高姐,你在夸人这方面受过专业培训吧,你看我的汗毛都被你给夸得竖起来了。”

  高佳妮轻笑一声,语气缓和了,不知道说出来叶蓁蓁信不信,高佳妮这一生之中,遇到的绝大多数人都敬畏她,或干脆就是怕她,而能在她面前轻松自若,还让她动辄就有笑容的,几乎万中无一。

  “我不会随便夸人的,相信我,那些炫目的资质或履历你都不需要。”

  她以此结论将对话告一段落:“你OK的,下个月一号就上班,现在去Spencer那里吧,他在等你。”

  叶蓁蓁一听这安排得明明白白的,没什么抗辩余地,只能从了,没奈何刚要起身,高佳妮拎起她身上穿的衬衣牛仔裤捏一捏又放下:“你今天没有按Spencer的安排穿衣服啊?他会不高兴的。”

  叶蓁蓁有气无力摆摆手:“早上出来晚了一点,他给我那些衣服,穿着压根就没法走路,我就随便了。”

  高佳妮刚要说话,被叶蓁蓁一眼看穿,及时制止:“娘娘欸,你千万别派个司机天天早上六点在我家门口等啊,求你了,我会失眠的!”

  “行吧,那你跟Spencer解释一下,他脾气不好,一看你不听话,说不定辞工都有可能。”

  “我巴不得他辞工好吗!!我给他磕两个头求他辞工你说他会不会答应?”

  “你可以试试。”

  蓁蓁翻了一个白眼,脑补了一下扑通给Spencer跪下,哭着说求你滚吧,滚得远远的吧这样的场景,自己忍不住扑哧一笑,嘀咕:“唉,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不管了。”站起来收拾了一下东西,跑去厨房跟林阿姨说了几句话,摇摇摆摆出门去了。

  她在Spencer那里又折腾了半天,回家进门发现苏桐已经回来了,做好了饭、收拾了屋子,桌上三菜一汤,洗衣机轰轰作响,她一下差点哭了出来:“妈呀,孩子养大了就是好啊,能防老啊。”

  苏桐听到动静赶紧出来,给她接过包包,一看,怎么早上白狗出去,晚上黑狗回来呢,身上的衣服、脚上的鞋子,全都换过了,都可着定制似的,百分之百合身,全都是自己没见过的,他问:“你逛街去了啊?”叶蓁蓁直挺挺地坐下来,腰和脖子都没弯一下,白他一眼:“我上班!!我倒是想去逛街啊,累死爹了。”

  苏桐摸着下巴打量她:“你干吗这么坐着?”

  他比画了一下:“跟法老诈尸了似的。”

  叶蓁蓁没好气:“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她在自家男人面前没有任何风度,随手把上衣一掀,露出里面的塑身衣:“看到没,架着呢没法弯腰。”

  苏桐赶紧上前提供全套服务,上衣脱了,一看塑身衣后面密密麻麻有小两百个搭扣,一个一个解开,叶蓁蓁张开双手任他摆布,嘴里还在哼哼:“上了几个月形体课,说我资质不行,驼背、骨盆外倾,姿态实在不好看,必须强行矫正,二十四小时穿塑身衣,杀千刀的。”

  苏桐手里忙活,嘴也没停:“谁啊,凭什么管我老婆啊,要不要我去揍他?”

  “Spencer啊,妈呀,二十四小时穿塑身衣,那得塑出什么来啊你说?”

  “别的我不知道,痱子已经出来几颗了。”

  塑身衣拉下来,叶蓁蓁顿时就是“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蹦起来搂着脱了一半的套装上衣冲到房间里,没一会儿换了宽袍大袖的家居服出来,往沙发上一出溜,脚放在苏桐身上,松了口气:“爽,这才是做人啊。”

  苏桐给她捏着脚踝小腿放松:“你不是去给高姐当助理吗?得穿塑身衣的助理是哪一个流派?从来没听说过啊。”

  叶蓁蓁摆摆手:“莫管它哪个流派,告诉你我已经高升了,从下个月一号开始就不是助理了。”

  “助理小组长?”

  “呸,我下个月一号就去创世上班了。”

  苏桐按摩的手停下来了:“什么?”

  “创世,听说过没?高姐给我找了个顾问,哦,是顾问培训生的工作。”

  苏桐一脸古怪:“她不是说笑的吧?”

  叶蓁蓁觉得他反应太大:“怎么了?不就是当个顾问吗?”早上百度过创世的信息之后,她当然知道自己去当管理顾问培训生完全是靠裙带关系,但苏桐是见过大世面的,吓出这副德行不好吧?

  “你去创世面试了?”

  “没有。”

  “那工作怎么来的?”

  叶蓁蓁把早上和郭也吃早饭的过程原原本本和盘托出,苏桐听完,放下她的脚走进卧室,一会儿拿了一本书回来,放到叶蓁蓁面前:“你说的郭叔是这个?郭也?”

  书的名字叫《洞见》,很厚,精装,封面上的作者照片和作者名清清楚楚,可不就是郭也。

  “哟,这位爷还会写书呢。”“这本书放我床头小半年了,你一点没注意?”

  “没注意啊,我为啥要注意?我又不看。”

  苏桐没脾气,坐回她身边:“不是还会写书,这位爷每两年出一本书,在投资圈人手一本,在企业战略前瞻这个层面,他是封神级别的。”他用了一个直观的方法来说明情况,“创世的顾问,基本上都是我这样的学历背景和经验的,再往上走要求更高。”

  叶蓁蓁再次受惊了,双手一摊,软到沙发上:“啊,那我怎么办啊?”

  苏桐比她想得长远,他把女朋友拉起来,努力正视天下掉了一个馅饼砸到自己头上的残酷现实:“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高佳妮要为你做这么多?”

  “老子救了她的命啊。”

  “那她可以给你一笔钱报恩啊,童话故事里的小精灵啊,小仙女啊,狐狸啊,松鼠啊不都这么干吗?”

  “说得你好像看了很多童话似的。”叶蓁蓁嘀咕了一句,想了想,“是不是觉得给钱我不会要?”

  她把手放在胸口,想一想明天早上六点又要去游泳,而且还不知道这一游到底要游到牛年马月,整个人都失去了斗志:“我要,我铁定要啊。”她爬过去拿自己的电话,“我现在就跟她说,给我一千万报恩,我拿了钱马上走人,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你放一万个心吧。”

  苏桐在旁边扑哧笑,料定她绝不会打这个电话,更说不出这种电视剧里反派才会有的台词,果然叶蓁蓁拿到手机一翻身,开了一盘消消乐,躺在苏桐怀里,有气没力地玩着游戏,敷衍地关心一下爱人:“你今天过得怎么样啊?”

  苏桐摸着她的头发:“还行,这几天都在跟一家健身公司的人开会,创始人是个残疾人,坐轮椅。”

  叶蓁蓁从手机上方瞟了他一眼:“这么身残志坚?”

  “是啊,以前在大公司做运营总经理,辞职出来做这个项目,很拼,现在华北、华东加起来有四十多家店了,全是自有资金,新店多,现金流情况不太好,现在融资救命。我还比较看好他们,所以自己跟一下。”

  “你不是说过融资救命的企业前景再好你们也不投的吗?”

  “是的。”

  “那这个怎么就例外了呢?”

  苏桐停了一下然后说:“可能是因为他身残志坚吧。”

  苏桐说这句话也不是随便说的。

  和杨子意约好的那一天,他一早起了床,送叶臻臻出门之后,七点五十九分到达办公楼下咖啡厅,这家咖啡厅的营业时间是早七点到晚十点,因为这栋楼里真的很多天天这么早就上班那么晚才下班的人。

  他正准备推门,一个推着轮椅的男人跟在了后面,穿着一件经典的程序员式格子衬衣,牛仔裤的裤管里空空荡荡,平头,宽阔的前额微微突出,双颊棱角分明,发际线已经退到了相当遥远的地方,眼睛细长,很有神采,推轮椅的时候挺直腰板,刚健有力。

  他们在门前相遇,互相对望了一眼,正犹疑不决之间,杨子意气喘吁吁地赶过来,刚好来得及为他们介绍:“这么巧遇到了,这是苏桐,我直属老板,这是四平的王建平王总。”

  两人打了个招呼,杨子意一马当先走进去到咖啡厅柜台点饮品,两位男士在旁边等着,柜台边悬在半空的电视正在播早间新闻,说今年各地的马拉松报名火爆,报名后抽签参赛,中签率创新低。

  王建平抬头看着电视,感叹了一声:“难怪我又没报上。”

  看看他的样子,这句话叫人惊讶,苏桐顺口问他:“你喜欢跑步?”

  “我跑马拉松,创业以前一年至少跑四场,全世界都去,现在呢,最多找个地方过过干瘾。”他摇摇头,“创业者无生活啊。”

  苏桐笑:“这话是真的,你这么喜欢运动?”

  “做这一行嘛,就是不喜欢也要装作喜欢,何况运动挺好的,能救命。”

  苏桐把这句话听着了,但也放过去了,没继续问,王建平也没有再往下说,这时候杨子意点好了喝的过来,招呼他们在靠窗的桌边坐下。

  王建平把手机打开递给苏桐:“这是我今天早上在颐和园跑步的时候拍的。”

  照片中两只白色天鹅游弋在湖面,拍得很好,角度、取景、光线都很棒,天鹅扬起脖颈的优美弧线与岸边葳蕤枝叶呼应,宛如仙境。

  苏桐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取景很专业啊。”

  王建平一笑将手机拿回去:“你也摄影?”

  苏桐不觉得自己那几把刷子算摄影:“我去学过一段时间、人物摄影,因为女朋友喜欢到处拍,不过最好的照相机其实是人的眼睛,景色只要看到了就是留下了。”

  “二十四孝男朋友啊。”

  “还行吧。”

  这段对话中,杨子意一言未发,只是垂下眼睛盯着桌面上某一个点,手指抓紧了提包的带子。她所经历的内心起伏任何暗恋者都不陌生:你所喜欢的人,有自己所爱,唯其如此,更显出他的可贵,也令求之不得的事实更加令人痛苦。

  幸好寒暄已毕,谈话很快切入了正题,王建平开始向苏桐介绍自己公司的状况:

  创业两年,现在一共四十六家店,品牌名朴实无华,叫作“速9健身”,产品和市场上绝大部分连锁健身房都有区别,完全依靠课程确保健身效果,没有会员费用,没有私教,没有器械,主打作用精准的高能短时课程,小班教学,费用单课时八十元到一百元左右,12节起卖,搭配一个体测和营养咨询,是他们目前最畅销的产品套餐。

  苏桐听完,问了一个问题:“你们的投资资金是什么结构?全部是自有资金吗?”

  王建平努力保持镇定:“是的,全部是自有资金。”他迟疑了一下,“我控股,占51%,一共有六个股东,目前都在公司全职。”

  “我能看一下你们的股权结构吗?”

  “当然。”

  “还有你们的组织架构、人力资源培育系统,你能发的都发一个给我吧。”

  两个电脑打开,各种文件开始传输,杨子意在一旁,默默注视着两个男人的交流,偶尔补充一两句,虽然苏桐问话尖锐,处处都像在质疑,但只要一直在问,就是一个好现象,她见识过苏桐拒绝人的时候,笑容可掬,六亲不认,一分钟都不会多浪费。她的眼光移向王建平轮椅下空空荡荡的裤管,心里轻轻叹了口气。

  一个半小时很快过去,苏桐合上了电脑:“王总,麻烦你回去完善一下BP,有几个点需要特别注意,我晚一点发邮件给你。”

  他站起来,转向杨子意:“其他人工作都比较饱和,在我招到新人之前,你方便继续跟一下这个项目吗?”

  杨子意点头:“没问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