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傲气如我

第十八章 操,出大事了啊

傲气如我 白饭如霜 4174 2019-02-05 00:05:00

  北京这一年的初秋格外美,九月下旬,香山的红叶居然就逐渐开了,绚烂如霞。

  对于苏桐来说,今年到目前为止,一切都还不错,叶蓁蓁去创世上了两个月班了,以前不管做什么工作,到家之后都能丢开,做饭、追剧、玩游戏、跟男朋友聊聊天,过着万千宅女喜闻乐见的生活,现在天天哭丧着脸回来,随便吃点之后就抱着脑袋在电脑面前,看方案、看材料、做数据研究,把自己折腾得奄奄一息。

  苏桐看得于心不忍,义不容辞要上前帮忙,这帮人的和被帮的,最重要的是彼此都不嫌弃对方烦,于是反而达成了另一个层次的琴瑟和谐,在某种程度上,叶蓁蓁也渐渐理解了苏桐工作的不容易,自己以前偶尔作天作地跟他为难,现在想想是真不应该,她对此做了深刻反省,把苏桐感动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表示自家男人,随便作,千万别客气,客气就见外了。

  至于他自己,手上一个并购交易谈了大半年,赶在新年前终于成了,双方水落石出,协议签好,流程走完,皆大欢喜,苏桐从中拿到的佣金也相当可观,看这态势,说不定合伙人投资款给完,用不了太久还能攒出个京城首付,自觉在劳苦大众里,勉强也算是人生赢家了吧。

  那笔佣金到账是下午两点二十分,收款的卡是叶蓁蓁拿着的,财务那边把转账截图给他看了,板上钉钉,苏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坐着,心满意足地正想给女朋友打电话报个喜,突然座机响了起来。

  他们公司的座机编号是内部自定的,从001到813都存在,001是公司创始合伙人、董事长陈沉的号码,下面002却赫然变成了保洁部门的号码,不怎么按牌理出牌。

  苏桐这间办公室的号码是338,谁坐进这间办公室谁就用这条内线,外人根本不知道这个号码,所以都用于内部沟通。

  他漫不经心接起来,结果听筒那头传来一个尖细的女声,包含着狂乱和恐惧:“救命,救命,救救我。”

  苏桐没来得及有反应,通话就断了,嘟嘟嘟嘟的忙音响起,不知是挂了还是拉断了线。

  他当机立断按下挂断键,而后回拨,电话不通在他意料之中,但通过回拨,他能够立刻查看到来电号码。

  007

  苏桐倒抽了一口凉气。

  那是公司第二号大老板陆天明的座机号。

  其他人来来去去,铁打的办公室流水的兵,没有一定,但整个公司只有三个人的号码从来没有变过。

  陆天明尤其对此敏感,他像豹子一样,需要对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有绝对的控制,明确禁止任何人在没有预约和被召唤的情况下进入他的办公室,连董事长对此也一向配合。

  现在是什么情况?苏桐本能的反应就是:操,出大事了啊。

  然后就飞奔了出去。

  万邦在这栋写字楼里占了整整两层楼,但没有连着,分别在66层和68层,因为创始人是广东人,追求意头好,业务部门的员工基本上都在66层,出入卡也只能刷到这一层,其他地方都去不了,要经理以上才能同时有进入66和68两层的权限,苏桐也有。

  老板们集中在68楼办公,按照美国的规矩,分据corner,尽享转角270度的大视野,此外就是行政、财务、人力资源这一类后勤部门的办公室,坐落在中心位置的,是一个可以容纳全公司人同时开会的大玻璃会议室,四面透明。

  等苏桐升了初级合伙人,他也能搬上68层,象征着正式登堂入室,因此每次他走出68楼电梯的时候,心中都有一种微妙的期待感,其实每一层楼的电梯长得都一样,但人的期待会为一切平凡的事物镀金。

  出于谨慎,尽管他一路步履匆忙,却没有表现出更多异常,看上去更像是一个项目有什么突然状况发生,要去跟老板汇报。

  他来到68楼,按了指纹进去,直奔大门对角陆天明的办公室,大老板们的办公室都分内、外两间,外间敞开门,坐着助理,环绕着书架、茶几和待客的沙发,内间红木双开门气派非凡,常年紧闭。

  现在助理的办公室空着,但皮包还挂在身后的衣帽架上,苏桐走过去,凝神听着办公室内的动静,什么也没有,这一层楼历来安静,他简直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最近太累了,刚才接电话的时候出现了幻觉。

  他犹豫了一下,正想转身走开,忽然从内间办公室的门后传来“咚咚”两声。

  门是上好的红木,非常厚,因此那声响也是模模糊糊,耳朵稍微差一点的人可能都不会注意,但苏桐拥有丰富的肉搏经验,他知道那是一个人的身体大面积撞上墙壁或门板的声音。

  而后门锁咔的一声,似乎是从里面被打开了,大门稍稍开了一条缝,细得连苍蝇都飞不过去。

  苏桐这一瞬间完全没有想,几乎在开门的同时,扑上去一脚踢出。

  大门从中洞开,苏桐闯进去,一眼看到室内场景,当场就傻了。

  屋子里充满着浓重的酒气,就像刚刚打翻了一整瓶茅台,摆在正中的办公桌上下都一片狼藉,办公桌前面,有两个人摔倒在空地上,从摔的位置和方向来看,就是被门撞飞的。

  一男一女,男的一半身体压在女人下面,两个人都衣冠不整,女孩子摔下去后蜷缩起来,长发凌乱,衬衣被撕开了,露出了白色的文胸,下身只有一条四角内裤,黑色铅笔裙掉在不远的地方,而男的上身整整齐齐西装领带,长裤脱到了膝盖。露出两条毛茸茸的大腿。

  这两个人苏桐都认识,男的是陆天明,当他的大老板那么多年,不用说了,女的就是杨子意。

  他愣神的瞬间,陆天明已经摇摇晃晃起身了,喘着粗气,眼睛发红,一副不知自己人在何处的恍惚表情,苏桐马上就看出来,这位爷就是办公室里浓重酒气的来源。

  全公司都知道陆天明嗜酒,尤其是品质上佳的酱香型白酒,几乎天天一瓶茅台,开年会的时候员工轮番去敬酒,敬到第三轮其他高管就告退,只有陆天明来者不拒,能把大部分人全部干翻。

  但苏桐从来没见过他中午喝酒,更没有见过在办公室醉成这样。

  陆天明一起身,杨子意立刻就爬了起来,抓着敞开的衬衣往苏桐的方向跑,她腿脚发软,跌跌撞撞,喉咙里发出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似的咯咯声,是想要痛哭又哭不出来的那种声音。

  喝醉酒的人不可理喻,无论平时多么英明神武也一样会成为酒精的掌中玩物,就像现在,陆天明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人闯进来了,还让自己摔了个四脚朝天,他爬起来之后的第一个动作,居然是扑向杨子意,不管之前他在干什么,现在都下定决心要继续干下去。

  他比苏桐还要高,动作幅度很大,一扑就扑到了,手掌狠狠一把揪住女孩的长发,粗暴地往自己怀里拉,嘴里还含含糊糊不知道在嘟囔什么。

  杨子意被拉得向后猛地仰过去,双手惊慌地往后挥舞着,就在这一瞬间,苏桐看到了她脸上的表情。

  如果一只兔子在草原上无可遁形,无处可去,而金鹰正在它的头顶盘旋,那么,它就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绝望、惨痛、悲伤、悔恨,还有一点点令人心碎的茫然,似乎她还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会落到这样悲惨的处境。

  如果说在这之前,苏桐的脑子还在高速运转,试图寻找一个尽可能体面的解决方案的话,这一瞬间他就放弃了这样的想法。

  他立刻就扑了上去,先抓住了杨子意的胳膊,而后一拳打在了陆天明的鼻子上,鼻血爆出,鼻骨炸裂,陆天明往后踉踉跄跄地退了好几步,被大班桌挡了一下,而后滑倒在地,他捂住鼻子,像猛兽中枪一般愤怒而痛苦地号叫起来。

  苏桐冲过去捡起了那条裙子,回头抓住杨子意就往外跑,顺手关紧了门,在外间办公室他停下来,把裙子递给杨子意。

  姑娘一见他手势,本能就往后一缩,像是害怕被毒蛇撕咬,而后才明白过来,脸腾地就红了,连耳轮都红起来,急急忙忙穿好衣服,跟着苏桐走了出去。

  出乎意料,这么大的动静,没有一个人出来查看发生了什么事,似乎每个人都聚精会神在忙手头的工作,没有一丁点他顾的工夫。

  苏桐捏着拳头带杨子意直接下了一楼,女孩似乎已经傻了,一直被他拉着往前走,走出写字楼大堂,走到隔壁购物商场里面,找了一家咖啡厅坐下来,苏桐把手机递给她:“打电话,报警,然后叫家里人来接你。”

  杨子意似乎完全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只是半趴在桌子上,眼睛直直地看着台面,苏桐耐心地等了一会儿,又说:“我知道你现在很难受,但是这种事情一定要马上报警,否则很多证据就没有了。”

  还是没反应,苏桐叹了口气,招手叫服务员过来,点了一杯热茶,在等饮品的时间里他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陪着杨子意。

  热茶端了上来,苏桐把杯子推到杨子意面前,轻轻说:“喝一点吧。”等了很久,女孩子才伸出手,仍然微微颤抖着,握住热杯子,握得很紧,白皙的手背上爆出了青筋。她埋着头,长发披下来,仍然是乱蓬蓬的,每一根发丝都透着惶恐。

  苏桐往回靠了一点,他是资深的男朋友,但没有什么跟其他女生单独相处的经验,第一他早恋,很年轻的时候就有主了,第二叶蓁蓁看起来虽然大大咧咧、没心没肺,其实在感情里却非常非常敏感,因此哪怕有机会,苏桐也尽量避免跟女生有私人接触,从大学到工作,莫不如此。

  他在哈佛读书的时候,为了免得麻烦,他干脆在无名指上戴了婚戒,煞有介事地告诉同学说他来自中国一个偏远的省份,那里有一个古老的传统,男人十八岁成年就要向自己喜欢的女孩交出自己的贞操和自由,一旦背叛,就要被装在一个竹笼子里沉进泥潭,坚持十分钟不死才能解脱跟女孩的契约,如果死了,就说明他生是女孩的人,死是女孩的鬼,绝对不能一心二用,吓得人家一愣一愣的,连声说you Chinese are so mysterious。

  “苏哥。”杨子意终于说话了,“今天的事,能不能不要告诉任何人?”

  这个要求叫苏桐一愣:“什么?”他难以置信,“你的意思是不要报警?”

  杨子意抬起眼睛看着他,怯生生的,眼神中流露出深深的惊恐和悲伤:“求求你。”

  苏桐欲言又止,过了很久,叹了口气,仔细想一想,他何尝不理解女孩的顾虑,可是接下来呢?就这样若无其事地又回去上班吗?

  似乎决心已下,杨子意稍微平静了点,低声说:“我想请假回家,你可以上去帮我拿一下包吗?就在我的座位上。”

  苏桐点点头:“当然。”把自己的手机递过去,“你叫家里人或者朋友来接你吧,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待着。”

  杨子意感激地看了他一眼,拨了电话:“姐姐,我身体不舒服,你能不能来接我回家。”

  苏桐一直等到杨子意的姐姐出现在咖啡厅门口,这才匆匆忙忙回了办公室,他直接去了五楼,陆天明的办公室大门紧闭,不知道人在不在里面,外面有人晃来晃去,苏桐没多管,拿了包下楼。

  那是一个黑色格纹的COACH,入门级的品牌包,挺大的,包带上系了几个小装饰品,有兔子有猫,都是漫画形象,跟包的风格很不搭,隐隐透出了主人的少女心,其中有一个钥匙扣苏桐有点眼熟,多看一眼想起来了,这是去年年会团队得了一个最佳效率奖,大家都拿奖金之外,还象征性地给leader苏桐颁了一个银质的火炬钥匙扣,他拿到之后随手就给了杨子意,因为她当时没过试用期,除了跟着大家一起高兴,实际奖励什么都没有。

  那个小火炬现在就扣在包上,闪闪发光,叫他心里五味杂陈。老实说,他不是女人,无法具体想象出这种事会带来怎样的打击,但他有亲妹妹、有女朋友,如果今天遭遇侵犯的是这两个人,他上去杀了陆天明都有可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