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傲气如我

第十九章 高姐是要把你改造成魔鬼战士吗

傲气如我 白饭如霜 4019 2019-02-06 00:05:00

  他给杨子意送了包,目送她们上车离去,掉头回公司就去了人力资源部,刚好李可一个人在办公室,苏桐进去反手把门关了,李可还莫名其妙:“怎么了?”

  “上次你说老陆的那个助理,Wendy,是怎么走的来着?”

  李可更茫然了:“怎么好端端又想起来问这个?”

  人力资源部的办公室就在陆天明办公室对角,苏桐扭头望了那边一眼,李可何等聪明,马上就明白过来了:“杨子意怎么了?”

  苏桐简单地把事情说了一下,李可跳了起来:“他大爷,又来?”

  苏桐震惊:“又?”

  李可过去把门反锁了,百叶窗也拉下来,很谨慎:“Wendy就是这么走的,陪老陆去应酬,在车上被他动手动脚,说好几次了,一直忍着,后来实在被欺负得太过分了,没法忍,就走了。”

  “他妈的,禽兽!”

  “你们可能不了解,我们做人事都知道,平时没什么,最多口头占点便宜,一喝多了,你刚才怎么说的来着,禽兽,活的。他的助理换得特别频繁,就是这个原因。”

  苏桐后悔莫及:“难怪你叫我劝杨子意别去。”他忍不住捶了自己脑袋两下,“我怎么就没多问问呢。”他顺嘴怪李可,“你干吗没说?”

  她也不生气,叹口气:“我跟杨子意暗示过,她不知道是没听明白,还是觉得自己会是例外。”

  说得够坦陈了,也是无可奈何:“大家都是一份工,苏先生,你要我怎么样?在老陆办公室外面竖个牌子,写‘生人勿近’?”

  苏桐一听,虽然不是滋味,也只能理解,过去坐在她的桌子上,叹口气:“他妈的。”

  李可安慰他:“今天幸好遇到你,这姑娘也是运气,你别自责了。”

  但苏桐的脑回路跟她不一样,眼前这一关杨子意是过了,接下来呢?且不说陆天明本就是飞扬跋扈之辈,老虎屁股摸都摸不得,现在遇到一个拼死反抗的不说,还干脆就被打了。他怎么可能就此放过。

  他望着李可出了一会儿神,跳下地:“我先走了,这事儿你帮我听着点儿,老陆有什么动静,立刻告诉我。”李可点点头:“行。”脸上掠过一丝忧愁,“老苏,你做好心理准备,老陆不会善罢甘休的。”

  苏桐点点头:“我知道。”

  第二天杨子意没来上班,苏桐给她打了两个电话,她都没接,楼上的眼线传回来消息,陆天明也一直没露面,就这样平平静静过了几天,转眼就是周末。

  以前的周末,要么是苏桐加班,叶蓁蓁来陪他上班,要么是难得休息,两人好好睡个懒觉出去逛逛,这小半年来情况起了变化,甭管是星期一还是星期六,闹钟准时清早五点响起,叶蓁蓁要去游泳,周末高佳妮还一样给她安排课。

  这个星期六也是如此,苏桐睡眼惺忪在床上伸出手,就像溺水了一样,对着远去的女朋友发出哀号:“不要抛下我啊,你老板有没有人性啊,天天叫人一早去游什么泳。”

  叶蓁蓁回到床边,爬上去抱着苏桐的头,只差没痛哭了:“他大爷的万恶资本家啊,我也不想去啊宝。”

  苏桐抓着她不放:“那别去了,工资还给她!什么?还没发?那更不要去了。”把被子掀开,苏桐摆了一个他自认为非常有诱惑力的姿势,“老公抱抱。”

  叶蓁蓁伸手摸了一把爱人的腹直肌,哭丧着脸:“高姐说要建立一个人的核心习惯,需要起码一百八十天的连续行为。”她掐指算了一下,“妈呀,这才多少天啊。”

  “一百八十天好办,关键是那之后呢?”

  叶蓁蓁想了想:“那之后,就习惯成自然了啊。”

  想通了这一点,人生马上失去了希望,她眼前一黑,瘫软下去。

  苏桐嘀咕了一声:“高姐是要干啥,把你改造成魔鬼战士吗?”有气无力放了手,“去吧,我不拖你后腿,我一会儿来找你吃饭啊。”叶蓁蓁亲了他一口:“好,咱们吃好吃的去,乖,爱你。”雄赳赳气昂昂出去了。

  苏桐继续睡回笼觉睡到十点多,爬起来懒洋洋叫了外卖早餐,躺在沙发上看书,想着过一会儿就去找叶蓁蓁,看她到底在忙些啥,正躺得舒服,忽然电话响起,是万邦的行政副总裁杜维廉,约他一起吃午饭。

  杜维廉不是万邦的创始人,但地位也相去不远,管行政和人力资源,混血儿,有四分之一的法国血统,但他没混好,人家混出来都是西方人的轮廓,东方人的皮肤,西方人的身高,东方人的俊秀,这哥们儿全反过来,最后变成了一个头发四周卷卷中间谢顶,身体宽大皮肤粗糙的白胖子,唯一没错点的是一双眼睛,带点儿蓝,又深邃又明亮,如果把其他部分全部遮住,倒也堪称美目。

  他最厉害的地方也是这对眼睛,在万邦号称“高一眼”,他不经手投资项目,但常常参与和创业公司的核心团队会面,据说他只要一眼就能看出谁是真正的决策者,谁又会成为不稳定因素,而过去十年的经历,也证明了他很少信口开河。

  在比较成规模的公司里,“副总裁”这个称号,很多时候是一种精神褒奖,或者附加的砝码,毕竟不管对内对外,很多人是吃头衔这一套的,事实上则可能根本没有相应的权力,万邦也不例外,开大会的时候往六十八楼董事会会议室里砸块砖,十个里有十一个副总裁。

  但是真资格的副总,他资历深、股份重、权力大,而且职责主要对内,因此对员工有最直接的影响。

  苏桐和他一直比较合得来,不过都是场面上的合得来,没有亲近到会在星期六中午一起吃午饭的程度,因此苏桐一放电话,就知道陆天明那个脓包要发出来了。

  他们约在瑞吉酒店的意大利餐厅,苏桐先到一步,刚坐下,就看到杜维廉矮矮胖胖像尊弥勒佛似的身影在门口一闪,慢慢走了进来,脸上带着职业性的笑容。

  两人打了招呼,点了菜,服务员一离开,杜维廉不愧是老江湖,完全不绕弯子,张口就把来意说明了:“我都知道了,老陆是自作自受,好酒贪杯,酒后乱性,早说了这个毛病会害死他,不过你呢,也实在太冲动了,这么一来,怎么收场?”

  这是个问题,但不需要答案,一看各打五十大板,把一桩刑事犯罪变成了酒后乱性,苏桐就知道老高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他只是耸耸肩:“高总你说呢?”

  杜维廉抓起桌上的冰毛巾,擦脸擦手,一副筋疲力尽的样子,摇摇头:“太扯淡了,”问苏桐,“你跟那谁有联系吗?那个女孩。”

  苏桐心里有气:“那谁有名字的,她叫杨子意。”

  杜维廉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杨子意,好名字,她怎么样?”

  “不知道,我没有跟她联系。”

  “是吗?”

  “换了谁也不愿意跟人联系,这应该是常识吧。”

  苏桐冷静了一下,喝了口水,又问:“你们准备拿她怎么办?”

  杜维廉摇摇头:“小苏,关于她我们晚一点再说,我今天来跟你吃饭,是要讨论关于你的问题。”

  他湛蓝的眼睛望着苏桐:“你应该怎么办?”

  “什么意思。”

  “杨子意嘛,她愿意回来工作,我们欢迎,公司大把职位,总有适合她的,如果愿意的话,调去其他分公司也不错,她是南京人,南京正在招人。”

  尽管一开始都叫不出杨子意的名字,杜维廉却已经知道了她的出身背景,甚至也知道她对这份工作有多看重,姜是老的辣,他有备而来。

  “她要是不愿意回来了,我们也有合适的补偿给她,你不必为她操心。”

  苏桐冷笑一声:“老陆这么稳?不怕人家告她?”他指了指自己,“人证、物证都有。”

  这时候第一道沙拉上来了,服务员在面前,杜维廉就停了几秒什么也没说,只是抬起眼来瞟了苏桐一眼,那一眼里光芒四射,不怒自威,但苏桐瞪了回去,丝毫没有退避的意思。

  等杜维廉再开口,就不再委婉了:“这种事儿不是伤胳膊断腿,跟谁都能说,杨子意没有受到实际的伤害,她又还年轻,大好青春,名誉比什么都重要,闹出来没什么好处。”

  句句见血:“何况她是外地人,租房子住,工资一万出头,老陆呢,土生土长的北京人,用顶级律所的服务,还不止一家,她去告老陆,先不说够不够证据告,就算她最后告赢了,过程有多漫长艰苦,你能想象吗?”

  苏桐沉默不语,杜维廉吃了几口沙拉,叹口气:“草就是没什么好吃的,还是等牛排吧。”而后将了他一军:“说起来,她当时没告,现在还会不会去告,你心里应该有谱,就算你觉得这不公平,你能为她做主吗?”

  答案是当然不能。

  陆天明摆明了是强奸未遂,可是时过境迁,没有当场逮捕而事主不去告他的话,其他人是没有办法强出头的。

  此外,无论杨子意告不告,陆天明都不会放过苏桐,这才是老高今天来的目的。

  “我呢,公司准备对我怎么样?”

  杜维廉皱着眉头看着他,罕见地露出了为难的神色,这叫苏桐有点例外。

  “高一眼”在公司多年,差不多所有或主动或被动离开万邦的中高层都是从他手里过的,来来去去见得多了,按道理说不应该有任何个人情绪,但这一刻他似乎破了例。

  “小苏,你知道我呢,是一直都很欣赏你的,是我当初提出升你为合伙人的,在所有人里,我最不想让你走。”他重重叹了口气,“但你想想老陆那个脾气,他怎么忍得下这口气?”

  苏桐完全懂,要是八竿子打不着的说不定还能眼不见心不烦,躲为上,但陆天明管的就是自己这一块,顶头上司的上司,想绕过他而在万邦有前途,绝不可能。

  老高把话说到了尽:“我跟陆天明共事了快十年,他在这一行的地位不可能轻易撼动,至少万邦的LP基本上都是冲着他和陈总来的,你觉得万邦能怎么做?为了你干掉陆天明?大义灭亲?”

  苏桐摆摆手,这些赤裸裸、明晃晃的话都带着刀子,外面裹的糖衣叫人厌烦,他只是义愤,又不是蠢,如果一定要面对这一刻心中的感受,苏桐觉得自己当年选错了行,他就应该老老实实在重庆街上当混混,至少谁欺负到头上来了,就能抓根棍子打回去,打赢为止,棍子不行,就用菜刀,反正在街头打架,谁的拳头硬,谁就是大哥。

  可惜金钱世界里不是这样,是谁的钱多、资源多、地位高,才是大哥,而苏桐还没到那一天、没到那一步。这种事急不来,也狠不来,水不到,渠就不成。

  因此他按捺住了自己抓起一个盘子丢出窗外的冲动,打断了杜维廉:“高总,明人面前就不说暗话,你就说怎么办吧。”

  “你自己提离职,我们按解雇给你补偿,项目提成这些都不少你的,条件很简单,你也别往外说这事儿。”

  他在苏桐面前倒是直截了当:“万邦还是要脸的。”

  “Last day什么时候。”

  “下周一。”

  苏桐一愣,随即冷笑一声:“这么绝?我手头的项目都可以不要了?”

  杜维廉淡淡的:“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缺了谁公司都得运营下去不是,你的项目自然会有人接手的,所以呢,要还是要,你就别管了。”

  言语虽然冷酷,仔细一听倒是为苏桐着想:“你上心想跟到底也不会有人感激你,说不定效果还适得其反,别去害那些辛辛苦苦创业的人。”

  苏桐听得明白,虽然心里跟扎了根针似的,但不能不承认老高说的有道理,他还是识相,举起水杯跟杜维廉碰了一下:“行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