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傲气如我

第二十二章 我们家要哭也是我哭

傲气如我 白饭如霜 3774 2019-02-09 00:05:00

  她说的是苏桐的遣散费,照N+1个月工资计算,加上本来年底才发的项目提成,有大一百多万,对他们来说是挺可观的一笔钱,蓁蓁拿到的时候还高兴了好一会儿,觉得婚房可以多买几个平方,婚宴档次也不妨稍微提一提了。

  她这一点特别好,尽管跟着高佳妮和郭也进进出出见的都是大人物,听的都是千万亿万的大数目,但对她没影响,她知道那都是别人的钱,跟自己没关系,也没想过去要,唯独两个人兢兢业业挣回来的,才是他们自己的钱,才能踏踏实实用在生活里面。

  苏桐摸着她的头发,望着白色的天花板,心里叹着气,嘴上却只能说:“说明公司对员工好嘛,藏富于民,不搞虚头巴脑的有道理啊。”

  “藏富于民好评!”

  “小包子,钱别光存起来啊,我陪你去买包包、买鞋子,今年的限量彩妆来几套暖暖手。”

  叶蓁蓁把脸贴在他脖子,手和脚都搭在苏桐身上,她只要跟苏桐一块儿坐着或者躺着没什么事,就跟只八爪鱼一样黏人,非要挨着,挨一点儿都行,扯都扯不下来,在重庆家里也这样,经常被妈妈数落:“苏桐你看你把她惯得,坐没坐相,睡没睡相。”

  听着苏桐叫她去买东西,懒洋洋地摇摇头:“不去了,Spencer不准我乱买衣服鞋子,说市面上的东西品位都不行。”她学Spencer吐槽,声调表情,惟妙惟肖,“就说那个F开头的大牌子吧,出一条连体裤,屎黄褐色,上面全是纵横交错的花纹,认识的知道那个是logo好吧,不认识的呢?这是哪家驱鬼的道士穿的法衣,贴一身鬼画符。”

  苏桐不认识Spencer,但叶蓁蓁学得特别地道,听了乐得不行:“牛逼,说得特别对。”

  叶蓁蓁也乐:“所以嘛,不能买那些,纯浪费钱。”她的小脚丫蹭着苏桐的大脚板,很神往地想着,“还是把钱都攒着,买房子,弄个大浴缸,咱们俩能一起泡澡,再给你阳台上弄个沙袋,早晚练练拳。”

  她瞅苏桐一眼:“你觉得好不好?”

  苏桐能说什么呢,他当然是好好好,对对对,但凡是叶蓁蓁想要的,他什么都可以。

  他故意地仰起头闭上眼睛,像是要打个小盹儿似的,怕的是叶蓁蓁看到他深深藏起来的纠结。爱情像是小小的圣坛,能给凡人带来小小的安宁,他实在不能亲手去打破那里的平静。

  人要是过着不真实的生活,就会陷入特别焦虑的状态,这说的就是苏桐现在的情况,到后来吧,他在自己家里待着,明明只是在手机上玩游戏,听到门响都一哆嗦,感觉像要被捉奸在床,特别难受。

  日子不能这样过下去,既然投资行业暂时不受待见,他干脆注册了一圈各种付费的招聘网站,改出来好几个版本的简历,每个网站上都果断选择一键群发,管它金融、投资、教育,快消行业还是互联网,所谓乱枪打鸟,必有一中,大丈夫能屈能伸,这些好话都是为了今天这样的场面准备的。

  避开了陆天明的势力范围,找一份工作就算不上挑战了,没几天面试邀约便纷至沓来,苏桐奔出去见了一圈人,靠着彪悍的简历和临场发挥,拿到了一大堆offer,他挑了半天,最后进了一家初创的儿童英文连锁教育机构当校长。

  苏桐选这个公司是有原因的,他之前作为投资方,跟过不少连锁的K12教育机构,对这个领域各方面都相当熟悉,做起来不陌生,但真正在里面管起事儿来,又需要接触大量的运营细节,两下一凑,刚好弥补了他的经验盲区,做起来不算是荒废。

  还有重要的一个原因是,这个职位的薪水上限,加上提成补贴七七八八,加起来刚好和他以前在万邦的每个月基本底薪差不多,持续还是滚进叶蓁蓁管着的家用卡里,可以继续保持自己在挣钱的假象。

  他运气不错,一上班就遇到这家公司拿到A轮投资,公司上上下下都沉浸在乐观主义情绪之中,但毕竟根基尚浅,很多规范要么还没来得及立起来,要么是立起来了也执行不了,全靠人制,其直接结果,就是苏桐天天忙那些自己从来没忙过的事,从审查公众号推文,到亲自招聘前台小妹,一天八十片鸡毛蒜皮挂在鼻子底下排队,少处理一点半点都不行,充实圆满到大脑充血,连国庆假期都没休两天,忙着跟大区总监到处去看店址,看着看着大区总监感觉怎么有点不对,苏桐简历上明明说自己以前做分析员的,怎么对实体店选址的心得一套一套的,各种门儿清。

  假期刚过,有一天苏桐正在办公室跟销售们讲客户行为分析和应对策略,年轻人听得一脸懵逼的时候,突然有个电话进来,他看了一眼,居然是杨子意。

  苏桐按掉一次,过了几分钟杨子意继续打,再按再打,还真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等培训终于完了,还在打,他叹口气,接了。

  “苏哥,我是子意。”

  “有事儿吗?”

  杨子意犹豫了一下:“我能跟你见面说吗?”

  “电话里也是一样。”

  她很坚持:“我想见面谈,是跟四平有关的事儿。”

  苏桐听到这个倒是有点意外:“四平怎么了?你还在跟那个项目吗?”

  “是啊,不过遇到了一点问题,苏哥你发个定位给我吧。”

  他们约在苏桐新办公室不远处的一家书店见面,说是书店,里面也有咖啡蛋糕菊花茶,这都算常规操作,但十五分钟一轮的元气沐足是什么情况?这年头不跨界经营就混不下去吗?

  苏桐到的时候杨子意已经坐着了,在看手机,桌子上放了两杯美式咖啡,她自己的加糖加奶,苏桐的什么都没有,而且尝一口就知道,里面有双倍的Expresso,非常浓烈,是他向来喝咖啡的习惯。

  姑娘瘦了不少,巴掌大的脸,露在袖子外两条手臂纤细如柴,裹着一条黑白横条纹的连衣裙都没有半点膨胀感,整体而言弱不禁风。

  她放在旁边的包不再是COACH了,换成了CELINE,想必是加了一倍薪水的结果,型号倒还是那么大,沉甸甸的,包面上的提手和拉链构成一个咧嘴弯眉的笑脸,苏桐总觉得好像和叶蓁蓁在哪里看过。

  他不叙寒温,拉开椅子,还没坐稳就单刀直入:“王建平怎么了?”

  杨子意微微一惊,把手机放下,紧张地说:“苏哥,你来了?”

  “嗯。”

  她双手紧紧握着自己的咖啡杯,抬眼想要看苏桐又垂下去,沉默了一下决定还是直接回答问题:“四平那个项目最后一轮评审没有过。”

  “什么时候出的结果?”

  “上礼拜。”

  苏桐觉得奇怪:“耗那么久?他们要的钱不多啊。”

  “是不多,但公司内部评审几轮分歧都比较大,新型的健身方式在国内肯定有市场,但市场潜力有多大,要培育多久才能有结果,就谁都说不好,你知道做实体连锁对资金的要求是持续增长的,风险比收益明显,第一轮投肯定属于蹚雷。”

  苏桐想了一下:“也跟超新星最近的事儿有关吧。”

  超新星是一家少儿音乐教育的连锁机构,主攻西洋乐器,三年前创始人用自有资金一口气开了三十多家店,全部在一线城市的中心商圈,聘请高等音乐学院的名师背书、明星代言,走的是服务高净值人群下一代的高端路线,一时间客似云来,风头无两。

  三年内超新星拿了两轮风投,第一轮后快速扩张到七百三十多家店,学员超过三万人,估值二十六个亿,万邦是第二轮主投,真金白银砸了好几个亿进去,主要是看中少儿音乐学习的连续性会带来高客单价,以及切入娱乐产业的天然属性。

  一开始超新星不负众望,但开到一千两百家之后,庞大的运营现金流就成了达摩克利斯之剑,就在上个月,新星老板不告而别,留下数百家供应商上门讨欠款,上万员工发不出工资,媒体再度蜂拥而至,但原因与三年前有天壤之别。

  万邦吃了一个闷亏,虽然说不至于伤筋动骨,但这一单跟LP就不好交代了。

  投不投四平本来还没有定论,突然一下就风向变了,谁都不敢再说这个项目有前景,于是干脆利落这事儿就没成。

  不过归根到底,苏桐不明白的是:“你为这事儿找我?”

  言下之意很明白,跟老子没关系了啊。

  杨子意一直没敢跟他正眼相看,这会儿也是半垂着眼看自己的咖啡,期期艾艾刚要说话,冷不防被苏桐吼了一声:“你,抬眼跟人说话,不要跟个小媳妇似的,这样子怎么镇得住客户?”

  杨子意急忙抬起头来,坐直了,说:“你走了之后,一直没人来接你的位置,邝总自己管着,所以这个项目我就一直跟下来了,每轮评审我都给了王总一些建议,他们觉得也有道理,很多都采用了,被否了之后他来找我,请我当他们的顾问继续去融资,说他们请的FA没有那么靠谱。”

  “然后呢?”

  “我没有这个资格当他们的投资顾问,之前给他的建议,很多都是从你这儿问过去的,再说我还在万邦工作,更不可能了。”

  “所以你就想到我了?”苏桐忍了一下,没按捺住一股无名火,“怕我走投无路,给我找点活儿干?”

  杨子意脸色刹那间变得惨白,她眉尖垂下,抿出一丝苦笑,低声说:“苏哥,我对不起你,但我没办法。”

  她慌慌张张往旁边看了一眼,像怕给其他人看到自己的窘迫似的,重复了一句:“我真的是没办法。”嘴角颤抖,眼看要哭出来,但又强忍着,眼睛里变得雾蒙蒙的,一点神采也没有。

  苏桐心里涌起一阵悔意,赶紧改口:“行了行了,这事不怪你,跟你没关系。”

  结果杨子意马上就爆了出来:“苏哥,就怪我,不是我,你在万邦发展得这么好,搞成这样都怪我,我本来是想辞职的,我看到陆天明就想吐,可是我需要这份工作,我要养家,我家里,妈妈还病着,我,我是真的没办法。”

  她死命握着那个Celine的包,手背都变白了,身子窝下去,蜷在椅子上,努力压抑着想哭的冲动,眼泪一颗一颗沁出眼角,黏稠闪亮,裹着粉底眼影睫毛膏一路往下滚,苏桐顿时就慌了手脚,张皇无措之间瞧见桌子上的纸巾,灵机一动,赶紧揭起几张塞过去,同时塞过去的还有一番经典直男式的,单调的安慰:“别哭了,别哭了,我说错话了,对不起,别哭了啊。”

  杨子意好一番工夫才稳住,虽然没哭出声,脸上妆还是花了一小半,口红擦淡了,嘴唇上斑驳着,显得很憔悴,她抓着苏桐不停塞过来的一大把纸巾,勉强微笑了一下:“你平时就这样哄女朋友吗?”

  苏桐摇摇头:“我女朋友这样哄我。”

  杨子意看了他一眼。

  “我们家要哭也是我哭,我家叶小姐整治起我来气吞万里如虎,从不掉眼泪。”

  寥寥两句话,言语里都是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