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傲气如我

第二十三章 你上辈子是不是excel

傲气如我 白饭如霜 3949 2019-02-10 00:05:00

  杨子意把纸巾盖回眼,把眼泪擦干了,很努力地清了清嗓子,迅速把话题回归到四平那个项目上:“总之,四平真的是很需要有经验的顾问帮他们找资金,而且收费还得合理,不然可能很快要撑不下去了,我想着就先来问问你,再跟王总说。”

  在谈到正事的时候,她比较勇敢和坚持:“苏哥,你要不要考虑一下。”顿了顿,小声加了一句:“看在王总不容易的分上。”

  “创业都不容易,选了这条路就得走到黑,我能帮他什么呢?”

  杨子意似乎知道苏桐会这样说,毕竟他以前常常就这样教育下属:“不要对项目情绪化,刚出了车祸爬着来做路演,也不代表他的项目是个好项目。”

  她有备而来:“王总在力与美的时候就在大凉山那边开了好几家慈善性质的少年体校,专门培养十七八岁没工作的孩子当健身教练,有好几百人,包食宿学费、包工作,这些年帮了很多人,现在速9虽然没挣钱,但那边学校的运营费用一分钱没少,全是王总自己掏腰包垫的,我猜他也快没钱了。”

  她诚挚地看着苏桐:“要是公司做不下去,那些依靠着他才有未来的孩子,也就完了。”

  她一点都不肯放弃:“苏哥,我真的觉得这个项目有前途,但王总也是真不懂资本运作,他是个大刀阔斧干实事的人,你帮帮他。”

  从某个角度来说,她也算是很了解苏桐的,威武不能屈,却往往会对需要帮助的人心软。

  果然听完她这一番话,苏桐就犹豫了起来,口气也软了:“行吧,我直接去找他聊聊。”

  杨子意眼睛一亮,从手袋里拿出一个小巧的u盘,推到苏桐面前:“这是四平全部的融资资料,我问过王总,他说可以给你,你先看看。”

  苏桐点点头,抓过u盘揣兜里:“那就这样,我还有事,先走了。”杨子意嗯了一声,目送他站起来,大步流星到门口,忽然一扭身又走回到她面前,杨子意心里一跳,张开嘴想说什么没说不出来,苏桐看着她,眼神很悲悯:“你这段时间也不容易吧?想开一点,多吃一点,你看你实在太瘦了,这样对身体不好,知道吗?”

  说完就又走了,都没给杨子意反应的时间,这一次走得很彻底,留下女孩子在自己座位上坐着呆若木鸡,手心一直覆盖在咖啡杯上,感受着滚烫的咖啡一点点变冷。

  突然手机嘀嘀响起,是闹钟的声音,杨子意迟钝地听了很久,伸手按掉,而后从包里拿出一个塑料小盒,盒子里散放着一些药片,她捻起两颗放进嘴里,用咖啡把它们冲了下去。

  苏桐没有看到这一幕,如果他看到的话,也许就会知道为什么杨子意在短短几个月内变得这么瘦、这么憔悴,那些铺天盖地的焦虑、恐惧、抑郁交织成一张铁丝网,紧紧箍住她,透不过气来,她整夜整夜无法入睡,合上眼就像堕落到了地狱里,讽刺的是,那个在地狱里狞笑着等待她的恶魔,白天就坐在她身后十米远的办公室中,道貌岸然地与人交接,谈天论地,在她面前也一样如此,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什么都不值得在乎。她没有勇气摆脱这些,也没有资格——一个人想要过得好一点,还让身边亲爱的人也过得好一点,有时候要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

  在那些黑夜里,唯一能给她带来安慰的,是苏桐破门而入那一瞬间的样子,反反复复在脑海里出现,如同救世主从天而降,勇敢、强悍,一往无前。

  在他的身边入睡,应该就不会怕屋顶突然倒下来。

  他搭上自己的前途,当了她的英雄。

  尽管她觉得自己简直不配。

  如果说以前的杨子意对苏桐仰慕,还是出于涉世未深的女孩天真的情愫,那么在陆天明这件事发生之后,就变成了更深切、更沉重的感情,和其他一切不如意间隔开来,像一把雕刀,随着天长日久,在她心目中一点一点凿出了理想爱人的形象:长着苏桐的脸,有着他独特的凝视人的方式,还会有满腔毫无瑕疵的,对她的爱。

  苏桐告辞了杨子意,在门外就拨通了王建平的电话,对方听到他的声音,喜出望外:“苏总?”

  他单刀直入:“万邦那边黄了吗?”

  王建平静了一下,干笑几声:“是啊,你也知道了。”

  “杨子意告诉我的,说你们想找她做投资顾问,她在万邦可能不方便,你觉得我行不行?”

  明明是人家求他,但话里给够了王建平面子,这是苏桐周到的地方,王建平没听完就“哎呀”了一声:“那我还有什么好说的,求之不得。”

  择日不如撞日,王建平立刻就把公司地址发了过来,苏桐正要去路边打车,突然叶蓁蓁电话打了进来,苏桐吓掉半条命,定神一想自己并没有死宅在家,形象是安全的,于是又多了一点自信,赶紧接起来:“小包子。”

  那边声遏行云,急如星火:“宝!江湖救急!”

  “怎么了这是?你在哪儿啊。”

  “洗手间。”

  “是没纸了吗?要我送吗?”

  叶蓁蓁气不打一处来:“我在创世的洗手间,我跟你说,刚才我又跟着我的经理去开项目会了,本来没我什么事,我就是去瞎听的,跟前几天一样啊,结果今天郭叔在,郭也你记得吧,他们在说一个什么什么顶层设计什么什么子战略,我听都听不懂,但他突然要问我的意见!等一下coffee break完了就要说!”

  她的声音继续往高八度飙升:“我没有意见怎么办啊啊啊啊!我能不能就上去说我没有意见啊?”

  苏桐赶紧制止她:“冷静冷静,你要这么喊,一会儿都不用上台了,大家全都知道你没意见了。”

  一句话马上打到了叶蓁蓁的七寸,啊还是继续啊,但音量一下子降下来了,降得还挺突兀的,很有喜剧效果。

  苏桐忍住笑,他对自己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非常清楚,叶蓁蓁说的江湖救急是啥意思都不用问:“你赶紧的,那是个啥项目介绍一下?”

  “我有资料!还有会上的PPT,我全拍照了。”

  “你有没有想过就是因为你表现得太过认真,人家才会想要听你的意见。”

  “我错了,我明天开会的时候直接趴桌子上睡着,你还笑!!”

  苏桐赶紧忍住:“行行行,不笑,你现在赶紧挂电话,资料全都发给我,休息时间多久?”

  “十五分钟,现在还有十二分钟。”

  “我五到七分钟之后给你打电话,你趁这个时间拉一下粑粑,可以轻装上场。”

  叶蓁蓁在那边气急败坏喷口水:“不要你管我粑粑的事!”

  苏桐笑着挂了电话,随即微信振个不停,资料很快就全都发过来了,他在路边找了个方便的地方,就地开始帮女朋友当狗头军师。

  叶蓁蓁把资料发出去之后,就一屁股坐在马桶盖上,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心里稍微放松了一点。

  她是两个月之前到创世开始上班的,人家朝九晚五,她朝六晚九,因为早上要先游泳,跟高佳妮吃早餐,然后再上班,晚上要到Spencer Li那里上形体课和形象管理课,风吹雨打不动摇。

  这不是她的个人意愿,她非常想动摇,可是高佳妮太厉害了,死盯着她不放,她早上六点到游泳池时,高佳妮永远已经先到了,一天懒都没偷过。

  两人吃早餐的时候高佳妮就会问她工作的情况,事无巨细地说,做了什么,见了谁,听到谁说了什么话,她很少发表评论,但每件事都听得很用心。

  去创世上班前一天,高佳妮给她开了一个小灶,桌子上摊开一张大白纸,四角用酒瓶镇住,拿了一盒108色的极细彩铅,一头一脑开始讲创世的组织架构,每条产品线的关键决策人,职能部门设计的原则,重点职位的岗位描述。

  她一边说,一边写和画,下笔又稳又细,一条线拉出去,比用了尺子都要利索,横平竖直,叶蓁蓁在一旁拖着下巴听,一半听得明白一半不明白,但她关注点跑偏,盯着高佳妮的手,终于忍不住夸起来:“高姐,你上辈子是不是Excel?这图画的真够工业风啊。”

  高佳妮手一抖,嘴角抿起来:“Excel还能转世?”

  “你瞧你画的线。”

  高佳妮瞥了一眼:“就像机器对吧。”她抬起手来,像是自嘲,“我没有什么艺术天赋,唯一能学好的画画技巧是素描,有样学样。”

  “你还学过素描啊。”

  高佳妮避而不答,直起身来打量了一下那张纸,问叶蓁蓁:“你记住了多少?”

  叶蓁蓁答得很干脆:“没多少。”

  高佳妮拿她也没有办法,把手机丢过去:“拍下来,上班之后拿出来对着去了解。”

  叶蓁蓁老老实实拍了照,一边问:“高姐,你怎么这么了解创世啊?”

  “我是这家公司的创始人之一,最早只有三个人,我、郭也,还有一个行政助理,在三环那边一个小招待所开张的,他们一路怎么发展过来,我还是很了解的。”

  叶蓁蓁肃然起敬:“哇,高姐你太厉害了!”她歪着头看看对方,“你到底算是做什么的?”

  高佳妮微微一愣,印象中没有人问过她这个问题。

  她想一想,说:“我大概是一个Doer吧,按照designer所制定的蓝图,化计划为现实。”

  “啥?”叶蓁蓁没防住她突然飚英文,一下错过去了。

  “Doer,做事的人。”

  叶蓁蓁将信将疑地打量了她一下,不以为然的表情呼之欲出:“你?高姐?做事?”

  从开始当高佳妮的助理,她就没觉得这位姐姐干过什么事,宅家的时间居多,而且至少在叶蓁蓁看得见的范围内,大部分时候她都在喝酒,一天一两瓶很正常,感觉上就是每时每刻都拿了一个杯子。

  有几次她还在厨房的垃圾桶里见过酒杯的玻璃碎片,不知道怎么摔的。

  高佳妮完全明白她的意思,唇边掠过微笑:“我做事又不是在工地搬砖,非要给人看见才算上工了啊。”

  忽然叹口气:“不过最近倒还真的没做什么。”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不自觉地,表情就在慢慢变化,眉尖挑上去,鼻翼收紧,嘴唇抿着,从轻松自然,变得冷漠收敛。

  这种表情不是叶蓁蓁第一次见,每次都来得很突兀,她总感觉高佳妮的心里像有一个巨大而隐秘的地雷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有什么东西冒出来,瞬间触发深深埋藏在那里的爆炸物,将好心情炸个血肉横飞。

  那些爆炸物又是怎么来的?叶蓁蓁不敢问,她也不愿意问。人人都有难题没错,但这个世界上的绝大部分难题其实都可以靠钱来解决,能让高佳妮都感到困扰的事,她觉得自己还是敬而远之比较好。

  她把那张纸折了一下塞自己包里,顺手把茶几收拾了,笔一根根放回笔筒里,这套笔的牌子没见过,不知道是哪个国家的,里面的颜色也都很奇怪,不是普通的红蓝黄绿,而是铁锈、青铜、银灰这样的冷门色调,在润白的纸上,哪怕画组织架构图都画得很有格调。

  收拾好了就跟高佳妮告辞:“高姐,我去Spencer那里拿衣服了。”

  高佳妮转过身来:“这么晚还去?不是约了男朋友吃饭吗?”

  “顺道的,他说给我准备好了明天上班的衣服。”

  高佳妮挥挥手:“你去吧。”

  叶蓁蓁“嗯”了一声,扭身顺手把她酒瓶酒杯直接收走了:“少喝一点啦。”高佳妮“嗯”了一声,也没去阻止,看着她的背影,眼神不由自主地,一点点柔和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