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傲气如我

第二十四章 你那么可爱,是个人都无法抗拒你

傲气如我 白饭如霜 3680 2019-02-11 00:05:00

  第二天叶蓁蓁游完泳就去创世报到,去之前是很忐忑的,路上还给苏桐打了个电话问他第一天去万邦上班啥情况,想着找找参考。

  苏桐想了半天:“没什么特殊情况啊,就是走进去领了个电脑,然后就跟着老板上班呗。”

  “你老板对你好吗?”

  “你定义一下好是什么状况?”

  “就不打不骂啥的。”

  苏桐笑:“那肯定不会,你想想他打得过我吗?”

  叶蓁蓁还真是太紧张了,听到这句居然没笑出来,苏桐安慰她:“你别担心,先不说你那么可爱,是个人都无法抗拒你,你主要想一下自己可是背后有人的啊,谁对你不客气,就跟高姐告状去,让郭也出马收拾人家,多爽。”

  “这么猥琐?有道理欸,不过告状会不会太不正义了?”

  “你就是正义,我个人觉得你想告谁都行。”

  叶蓁蓁终于笑出来了,知道苏桐在千方百计让自己放松,于是对着听筒亲了一口:“这么一说我觉得也对,我快到了,你乖啊。”

  电话挂了。

  她赶着高峰期进了写字楼大堂,排队上了电梯,在创世办公室的门口运了半天气才按门铃,走进去前台一听她的来意,皱着眉头在电脑里查了半天,最后才不情不愿站起来:“我带你去人力资源部。”

  人力资源部倒是知道有个叫叶蓁蓁的人今天要入职,三下五除二办好手续,登记指纹视网膜一应信息,随即就把她打发去找一个叫史一辉的独立战略咨询顾问受训。

  叶蓁蓁记住了人家的头衔职位之后,一边跟人往办公室里面走,一边偷摸拿出手机来对比了一下高佳妮画的组织架构图,发现这个职位在业务线是中高层,小项目能自己独立带,也能全程参与顶级项目,相当重要了,看来郭也还是把高佳妮说的话当一回事的,没真的敷衍她。

  人力资源部的同事带她在办公室走了一圈,主要告知茶水间和洗手间的位置,上下班的基本时间安排,再把她带到史一辉东南角上靠窗的办公桌前,简单交代了几句就甩手走了。

  史一辉是个大叔,四十多岁,留两撇小胡子,寸头,眼睛细细的,爱穿立领白衬衣,手腕上几圈珠子盘着,不知道是信仁波切还是自己当仁波切。

  他忙得抬不起头,也不知道到底听了对叶蓁蓁的介绍没有,挥挥手就说了一句:“你随便找个工位坐,一会儿有人给你拿电脑过去,邮箱开好了发我的日程表给你,我干什么你就跟着干什么,好吧?”

  叶蓁蓁还能怎么样呢,就屁颠屁颠去随便找了个空工位坐着,没坐几分钟,被人客客气气赶起来:“不好意思,这是我的位置。”

  这么被赶了两三次,她终于发现了,那些看上去空空荡荡,桌子上什么都没有的位置,其实都是有人的,只不过大家都在外面有事,或者去开会了而已。

  她接着还发现了一个神秘的定律:位置测不准。

  如果有一个位子空着你不去坐,它有可能空一天,但只要你决定去坐,最多十五分钟就会有人过来宣布它的所有权。

  叶蓁蓁在办公室里窜来窜去找安身之所,谁都看得见,却硬是没有任何人过来帮忙,她在二十二度的空调房里背上躁出了汗,心里给自己打着气:“不怕,总有一个位子是没人的。”

  好不容易在靠近洗手间的角落里找到一个真的没有人的位置,叶蓁蓁拿了电脑开了邮箱,看了一眼史一辉的日程表,当场就背过气去: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十一点,九个会,中间还有两个小时客户面访。

  她截了个图给苏桐发过去,苏桐回:欢迎来到成年人的世界。

  叶蓁蓁回了一个左哼哼右哼哼的表情,忽然就看到电脑屏幕上弹出通知,第一个会议在伦敦会议室,五分钟后开始,请勿迟到。

  她拿上手机笔记本,一溜烟儿就去了,进门发现人黑压压的坐一会议室,压根没有自己的座位,史一辉坐在长条桌对面靠里的位置,也没注意到她。

  叶蓁蓁一合计,决定自力更生,从外面的大办公室找了一张看起来没人用的椅子拖进去,拖的时候会议已经快要开始,哐当哐当动静太大了,与会者齐刷刷对她行注目礼,叶蓁蓁卡在门边如被公开处刑,脸都红了,只好强作镇定,一只手拉着椅子,另一只手弯着腰举起手来跟大家行了个礼,惹出一片轻笑,然后硬着头皮还是把椅子拖进去了。

  她刚坐下,就听到外面有人嚷嚷:“我椅子呢?我椅子怎么不见了。”赶紧装作没听见,好在这时候会议召开人把门关上了,没被痛失办公椅的员工抓个正着。

  会议开了一个半小时,聊的是一个跨国企业在中国落地的项目,其中有一个点,是要平衡总部派过来的高层管理者和本土业务负责人之间的势能,与会者之间产生了相当激烈的观点分歧,各执一词,谁也无法说服谁。

  这个过程中叶蓁蓁忙着支起耳朵来听人说话,以及判断说话的人来自哪个部门,负责什么业务,不时偷偷摸摸拿出高佳妮画的图来对应一下,表面上纹风不动,实际上则忙得不亦乐乎,这种信息和思维过载的感觉就像吃太饱,让她有点晕头转向。

  这样的体验实打实延续了两个多月,她发现大公司和小公司最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小公司的人全都互相认识,干的活儿特别重合,人力资源经理要面试,也要给全体员工去买加班要吃的零食,老板对外是总经理,对内有时候跟个保姆一样,送水的来了也要当搬运工。

  大公司呢,开一个八个人的会,可能来自五个部门或者职能岗位,互相之间可能不怎么认识。

  这给叶蓁蓁造成了相当的便利,很快她就学会了筛选哪些会是小范围的,史一辉会一眼注意到她有没有出现,而另一些是跨部门的大会,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

  但不管是哪一种,她开还是不开,对这个公司,对其他任何人来说都是一样的,比她第一天开会拖进会议室那张椅子都不如——至少那张椅子还有人找。少数几个人知道她是郭也亲自指定录用的,也不惊奇,创世做出名声之后,常要接收某位大佬不成器的儿子、女儿来镀金,总不过三五个月半年,刷一下经验值就跑了,叶蓁蓁大体也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要说心里不难受,那是假的,但叶蓁蓁很快就接受了现实,而且用自己独特的方法适应了现实。

  她勤勤恳恳地跟着史一辉开会,上班下班啃方案读资料,其实她看了没看,读了没读,根本没人管,又开始认识创世里各种各样的人,上到副总裁,下到清洁阿姨,谁都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但没有人会不喜欢一个好姑娘,

  她注意到越是小范围的会议,也就是那些她需要去参加的会议,往往就没有指定的会议记录人,她于是主动在会议结束之后半小时就写好记录,邮件发给史一辉,一开始几次后者根本都没注意,但看过一次之后,他的看法就完全改变了。

  叶蓁蓁做的会议记录摈除了所有无关的细节,记录内容直指会议议题的核心,此外还标注出会议时间分配,与会人的意见一致或对立的范围,最后列出会议决定的后续行动列表和主要任务人、事务完成死线。

  这个版本的会议记录经由史一辉发出去,很快变成了他所管理的部门的标准应用版本。

  但叶蓁蓁对此并不知情,她只是继续一根筋地努力去做自己做得到的事。

  她做过招聘,所以会去帮面试主管筛选简历,她单枪匹马组织过好多次团建活动,所以行政部门找志愿者帮忙组织公司培训的时候,她第一个摸过去报了名,前台新来的姑娘搞不定复杂的彩色双面自排版复印文件,叶蓁蓁搞得定,搞完还把步骤一点一点写出来发给人家。

  她每天忙得热火朝天,但心里明镜儿似的,这种万金油的角色她干得多了,在哪儿都是一样,最多就是她走的时候,会有好几个人不约而同给她买蛋糕,开送别会,抹眼泪,通信录里多了几个朋友。

  所以叶蓁蓁就默默地算日子,一个月就走了,显得一点扛不住压力,高佳妮肯定特别失望,自己也接受不了,混到四个月往后,就不划算了,自己浪费时间,高佳妮浪费钱,还不如回家待着给苏桐多做几顿饭呢,最近这个日程安排搞得跟男人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她一点都不喜欢。

  就连月底发现自己工资卡上的数字是自己过去一年的工资,也没有觉得更喜欢。

  三个月,她这么计划,三个月做完,算是过了试用期,就回去跟高佳妮说,顾问也不干了,助理也不干了,她得回家去,买房子结婚,干点儿正事。

  数着日子过,眼看还有两个礼拜就大功告成,结果今天开会,郭也亲自来了,这是叶蓁蓁入职两个多月以来,第一次见到郭也出现在公司。

  他一到,各个职能部门的头头脑脑自然就全都到了,今天讨论的项目是一个巨无霸,能够让公司开张吃三年,委托方是国内排名前三的智能物联网企业,旗下包括全系列的家电产品,在高速发展了十二年之后,进入了“瓶颈”阶段,因此在品牌定位的顶层设计上,需要重新洗牌,以焕发新的增长活力。

  创世号称自己比国外品牌更懂中国企业,同时又比国内品牌更有世界视野。

  但是不是真能让客户承认他们做到了这一点,可不是一件一厢情愿的事。

  这个项目的标的是三年期咨询服务,纯咨询费三千万每年,还有超过十个亿的媒体投放代理权。

  郭也亲自来,就不只是想分一杯羹那么简单,而是希望全面击败其他竞争对手,吃下全部,或至少是最大一块蛋糕。

  会开了四个多小时,一条一条过方案,饭都不给吃,coffee break大家自己找干粮垫肚子,叶蓁蓁坐得屁股生疼,没多久就放弃了遵循Spencer制定的坐姿标准,变回委顿不堪的自然状态,眼望白板,呆若木鸡。

  她在创世工作了两个月半,最大的感受是大家的尾椎骨都很不容易,她自己如果不是每天早上游泳顶着,估计腰间盘突出也已经排上了发作日程。

  她下定决心乘着coffee break跑路,都做好准备起身了,就在那时候,郭也突然一眼看到了她,然后说:“蓁蓁在啊,一会儿也上来说说看,你对这个项目有什么意见吧。”叶蓁蓁张了张嘴,好不容易才把“您不是跟我开玩笑吧”这句话压下来,以史一辉为主的其他人则集体略惊讶了一会儿,纷纷散了。

  然后她就在洗手间里蹲着,捏着手机等苏桐救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