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傲气如我

第二十五章 我知道你没钱,而我呢,又很贵

傲气如我 白饭如霜 4193 2019-02-12 00:05:00

  苏桐言出必行,说七分钟之后就七分钟之后,电话打过来了,叶蓁蓁接起来压着声音:“怎么样怎么样?”

  “你的会议记录做得很好,一目了然。之前有人都说了什么,加上你发过来的PPT,我大致过了一眼,这个项目设计到顶层战略设计和一系列的子战略,从逻辑到落地方案都太复杂了,你经验比较少,不太可能说得出什么真知灼见。”

  叶蓁蓁泄气了:“我也是这样想的,郭叔非来硬的啊,那怎么办,要不我现在跑路吧。”

  “别跑别跑,咱们有两个选择,第一个嘛,我挑了会议纪要里两个人说的话发给你,你把他们的意见结合一下,当成自己的东西再说一次,车轱辘话在会议上很常见,至少能混过去。”

  “有点丢脸,而且他们说的话都事儿事儿的,很不像我。”

  “我觉得也是,但好过装死嘛。”

  “好吧,还有一个呢?”

  “发挥你的优势。”

  叶蓁蓁不知道自己在创世这样的地方还能有啥优势:“啥?现场表演个做包子?”

  “做包子就算了,主要是一时间不好找面粉,除此之外,你还有一个独一无二的优势。”

  “啥?”

  “你爱追八卦啊。”

  “骂我呢?”

  “你老公一片赤胆忠心,怎么能骂你呢,活着不好吗?我的意思是说,你爱追八卦爱追星,对各个小鲜肉的特色、流量大神、最新当红炸子鸡的变迁、各路瓜棚的收成多年跟进下来,不都了如指掌吗?”

  叶蓁蓁沾沾自喜:“嗯呐,那确实!”

  但是。“是要我上去给做个瓜农小总结?给各位大佬放松一下吗?”

  “小包子你真是一个乐观开朗的姑娘,我特别爱你,但不对,我的意思是,你攻其一点,抓着你们公司设计的那个代言人方案开炮。”

  叶蓁蓁定神想了一下,刚才过方案草案的时候,确实有一个代言人部分,几个主要的选择都是国内当红的流量明星,男女都有,因为这是后续的市场部分,所以并没有花什么时间去讨论,定的是一个趋势和调子。

  “一般来说,创世这样的咨询公司在拿了单子之后,各种业务都会分包出去,选代言人这一部分是广告公司的活儿,创世的人不会深入研究,最多看看明面上的数据,拿出来放在PPT上一说,代表产品想要锁定的人群主流。”

  “嗯嗯,有道理,我跟你说他们生活只有那么枯燥了,吃的瓜都是什么麦肯锡顾问在会议室跟客户啪啪啪,年轻人谁在乎啊,简直不接地气。”

  “说得很对,就是这个意思,所以你就盯着这个点,上去做一个流量明星当代言人的利弊分析,简单来说要从这几个方面入手。”

  跟苏桐讲话,叶蓁蓁最放松,也就最能记得住,何况他说完之后还发了一个要点提示过来,提醒叶蓁蓁要“以己之长,攻人之短”。

  叶蓁蓁走出洗手间隔间的时候,腰板已经挺直了,她跟苏桐在一起这么多年,有一点最让她对这份感情有信心,那就是只要跟她有关的事,大大小小,苏桐从来不掉链子,这一次也一样。

  她在洗手间外间的落地化妆镜前面站定,还有一分钟就要开会了,这一分钟里她凝视自己,经过小半年跟着Spencer摸爬滚打,她已经能化出一丝不苟的职业妆了,今天比较走运,没乱穿,身上是一套浅灰色条纹的小西装,Spencer手下的裁缝给定做的,显出她腰是腰、腿是腿,整个人格外有气派。

  我多好看啊,这样的感觉让叶蓁蓁几乎要热泪盈眶。

  唯一的败笔是头发,Spencer啰唆她去剪头发很久了,她一直舍不得自己留了多年的黑长直发,上班觉得不利索,就用一根黑皮筋随手扎个马尾,跟整体的形象相比,确实很敷衍。

  她把皮筋拿下来,学着电视里看来的样子,双手插进头发里,拼命抓了几下,抓出蓬蓬松松的效果,而后补了一圈口红,往会议室去了。

  在叶蓁蓁动用自己多年八卦储备和追星经验对战略顾问们进行再教育的时候,苏桐圆满完成了自己火线支援的任务,打到了车,往王建平的公司去了。

  和很多其他互联网创业的企业一样,四平公司在城市边缘的高新区产业园里办公,政府扶持,租金很低,还有一些减税和补贴的政策,总体而言是希望初创企业尽量能生存能发展,尽管如此,产业园里的企业还是像春天的韭菜一样,一茬茬种下来,一茬茬又倒下去。

  四平占了一层楼,logo就贴在外墙,色调是暖橙配黑,很醒目,苏桐一到,就看到王建平推着轮椅在办公楼大门前转来转去,他过去打招呼:“王总,你干吗呢?”

  王建平眼前一亮:“等你啊。”从膝盖上提起一个纸袋递给苏桐,“咖啡,刚买的。”

  苏桐端着咖啡跟王建平并排走进办公室,他的独立办公室在最深处,一个没有窗户的小角落,玻璃门敞开着,办公桌很大,上面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几本书、简单的文具,每一件东西都摆得整整齐齐,一尘不染,一侧靠墙的文件柜上,有个隔间里摆着几张嵌在白色相框里的照片,有一张是王建平和一个短发齐耳、样子斯文秀气的女人,还有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三个人坐在一张餐桌旁边,都对着镜头露出笑容,表情神似,一看就是一家人;另一张是风景照,有山有湖,湖水如同碧玉一般,呈现出一种温柔的淡绿色,美得惊心动魄,还有一张,是王建平全副武装在跑马拉松。

  不是坐在轮椅上,而是在宽阔的街道上甩开双腿,大步流星,照片背景模糊,远处隐约可见高楼大厦,不知道是在哪里拍的,这张照片提示苏桐说,王建平有过健康的,能够自由操控身体的时候。

  苏桐凝视着那张照片,照片里的王建平比现在年轻得多,他微微昂首,意气风发,额带是鲜红的,露在跑步服外的手臂和腿黝黑,结实的肌肉线条分明,他专注于奔跑,一路向前。

  人们总是专注于一路向前,浑然不知道会有什么在路上等待。

  他扭过头去,看到王建平静静在门边,两人目光对视,王建平笑笑:“十年前的照片了。”“你腿的问题,不是天生的吗?”

  “不是。”王建平说得很平淡,对于命运突然被改变的时刻,他大概已经回溯了无数次,就像将葡萄汁酿成酒,经过了反反复复的压榨,提纯和发酵之后,味道终于变得可以接受。

  “突然性的神经问题,好好睡下去,第二天就起不了床了。”

  王建平推动轮椅,来到他的办公桌后。双手架在轮椅扶手上,摇摇头,再怎么从容,也仍然不堪回首:“在医院躺了三个月,恢复治疗做了两年,还是保不住腿,最后截肢了。”

  他笑笑:“据说如果继续发展下去,就会全身瘫痪,我算是走运的。”

  苏桐看着他,体会“走运”这两个字在此时此刻所代表的意味,又问了一句:“小朋友几岁了?”

  “现在七岁了,小学一年级。”

  “男孩七八岁时狗都嫌,你家小朋友呢?”

  王建平笑,眼角有真实的喜悦:“一样的。”忽然顿了一下,声调黯淡了,“就是这几年开公司,陪他的时间太少了一点。”

  苏桐也笑:“男孩子还行吧,我妈说我小时候根本不需要人陪,天天在外头野,揍都没用,关在三楼都能顺着水管子爬下去继续玩。”

  他又看了一眼那几张照片,扭身走出玻璃门,从外面拖了一张椅子进来,在王建平的对面坐下,开始卷袖子,一面卷一面说:“干活儿吧,最新的那一版BP拿出来咱们一起看看。”

  这一看就看了大半天,中途不断有人被王建平叫进办公室,从团队、财务、运营各个层面进行讨论,到后来王建平的办公室根本坐不下了,全体转移到了大会议室里,到华灯初上,才告一段落。

  四平的状况远比苏桐想的糟糕,因为现金流的问题,品牌传播和市场营销活动不成体系,门店在扩展一段时间之后,保持在目前的数量,暂时没有扩展的计划,公司和管理层之间有大量的私人借款关系,就跟苏桐第一次见到王建平时判断的那样,四平的财务状况相当混乱。

  简单来说,如果短时间内拿不到融资续命,公司差不多可以停摆了。

  除了这些之外,令苏桐感到意外的是王建平对他全盘信任的态度,他今天看到的数据、报告和公司运作的一些做法,基本上都是商业机密,不足为外人道的。

  等其他人都走了,他揉了揉眼睛,直言不讳地问对方:“你为什么这么信得过我?”

  王建平端坐在他对面,轻轻捶打自己藏在长裤管中的两条残腿,问得直接,答得也爽快:“我相信缘分。”他看着苏桐,“我觉得我们是一路人。”

  苏桐摇头:“我跟我家小区门口烤串店的老板也是一路人,我们都爱吃羊腰子,但他不会请我去帮他管店。”

  王建平笑:“羊腰子不错啊,烤出来格外香。”

  他顿了一下:“你最后一次在万邦跟我们开会,说了几个我们融资要注意的点,我们回来全都照做了,再去见邝老板的时候,他最有兴趣的,也就是那几个点。万邦的人除了陈总我没见过,其他人都拜见了一圈,老实说,又懂行,又不装大尾巴狼的,就你了。”

  换个人说不定就有点不好意思了,但苏桐面不改色,他可是一个从小给夸到大的男人,这点表扬算什么。

  他把手里的资料放回桌上:“我尽力而为,不过你也不要抱太大的希望,从目前来看,实体连锁市场的风险本来就大,你的产品切入点又缺乏成功案例论证,太乐观了对团队稳定没好处。”

  王建平内心波澜起伏,表情却还是平静的,他点点头:“我知道。”

  苏桐走到大会议室门口,一看手表已经快九点了,晚饭没吃,肚子咕咕咕叫起来,今天叶蓁蓁居然破天荒地没给他打电话,估计又陪着郭也见人去了。

  他忽然想起什么,转头问王建平:“理这些东西需要一点时间,我那边还有一份工作,你给我弄个位置,我有时间就来这儿上班。”

  对方简直喜出望外:“能,能,”赶紧推着轮椅过来,“你想坐哪儿?”

  “随便,哪儿方便就安哪儿,不过我只能很早来,或者晚上来,晚一点走,没问题吧?”

  这何止是没问题,简直是天上掉下块馅饼,直接砸王建平头顶上了,他当然没想到苏桐没法放弃英文学校的工作,一是因为很多事儿才做到一半,现在就走不仗义,二是他还需要那份工资每个月进账户,不然蓁蓁一点钱收不到肯定会起疑心。

  一看王建平都表示同意,苏桐就这么愉快地准备告辞,被王建平拦住了:“那,你的酬劳呢?这事儿咱们得先说好啊。”

  大会议室门边有一个凹进去的墙角,放着复印机,复印机上方贴了一张纸:”请实行环保,节约纸张,避免不必要的损耗。”

  苏桐的眼光落在那张纸上,而后他转过身去,咧嘴一笑:“我知道你没钱。”指了指自己,“而我呢,又很贵。”

  二人对视,都目光炯炯,各自无言,却像说了许多话。

  而后苏桐终于开口:“这样,融资成功之前,我不要你一分钱,车费、餐费、差旅费,什么都不用给,融资有眉目之后,我们再来谈酬劳。”

  王建平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世上多的是人锦上添花,却鲜少雪中送炭,大家都知道后者是义举,但正确的路往往最难走,慢慢大家都不认为还有这样的选择。

  但苏桐也不需要他的回应,他耸耸肩:“大丈夫,融个资嘛,不成功。”

  王建平以为他要说“则成仁”,还想不至于你也跟着成仁啊,却听到苏桐说:“则刷爆老婆给的附属卡被打一顿,有啥。”

  王建平禁不住莞尔。

  在临走之前,苏桐提了最后一个要求:“我那边还有一份正职,拿人薪水,不能耽误,所以请尽可能让我用自己的方式工作,不周到的地方,多包涵。”

  王建平一迭声答应:“当然,当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