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真香预警,顾少追妻有道!

第二十五章 线索断了

  清清到底是专业的鉴定出身,从前,为了做上这一行,她愣是从最底层的打杂做起,因而这一概事宜,对她来说小菜一碟。诸如拆包、打孔、排类、除尘、挂画,她都是信手拈来,且处理的仔仔细细,很是有条理。

  忙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清清便已经将这些顾城武派下的细琐活给提前做完了。这个时候,她也没顾得上喘口气,不过抓紧时间进入每一层的储列室,寻找着传闻中,已经被顾氏集团重新收入囊中的那幅达芬奇所创作的《救世祖》。

  当年,她的父亲苏景庵,就是因为替当时的顾氏集团总裁,也便是顾城武的父亲顾枕书,鉴定这副画,才会引发出这一系列的风波。

  甚至最后身败名裂,在狱中含冤自杀,整个苏家家破人亡……这一切都是清清不愿回想的过去。

  清清从来都不相信,她的父亲会是一个毫无职业道德的骗子!更不会相信,父亲竟会与黑市上的人联手,将假画鉴定成真画!这样卑劣的行径,绝不是父亲所为,她相信,她的父亲苏景庵绝对是清白的!

  解铃还须系铃人,清清心下自有一杆称,她要证明父亲的清白,第一步就必须要找到这副画的真身所在。这么多年了,她好不容易才打探到了画,如今又被顾氏旗下的投资公司收入囊中,那么她必然要抓住这一次的机会,打探一个虚实。

  清清的双目从一副又一副的精致画作中扫视而过,她的面色越来越沉,越来越紧绷。乃至于当目光落到最后一幅角落里的花鸟画的时候,她的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失落。

  难道弗兰克给她的消息有误?这画并不在顾家么?

  清清有些恍惚,将角落的画下意识的挂到了它该有的位置上。待得出了陈列室,她只觉得,脚下实在是沉重。楼道上并没有开灯,灰沉沉的,比外面暗多了。只有靠窗口的地方,还有些许淡色的亮光,漠冷冷的落在她的脸上。

  清清就这样倚着冰冷的墙壁,手托着额头,一动也不动的坐在台阶上。

  她真的太累太累了,自从被邵继愈背叛以后,简直身心俱疲!唯一能支撑她继续走下去的,便是寻找这副与父亲关系重大的画。可是如今,看起来似乎连这唯一的线索和希望都断了,接下来她该何去何从?

  清清觉得难受极了,她凝视着黑漆漆的脚下,那是无边的深渊。心里头好轻好空,似乎什么都湮灭了一样。疲倦的眼皮似乎也跟着这信念的崩塌一道盖了下来,如果她会堕入脚下这个无尽的黑色深渊,是不是就可以解脱了?

  她莫名的想着,却到底是再也站不起身来了。

  ………………..

  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在硕大的院子里停了下来。

  陈来殷勤的搬来了净鞋器,顾城武一如既往的清了清鞋底,这才进了屋内。

  外头天色早已经暗了下来,他瞥了眼屋内,那几盏蒂凡尼吊灯的下头,并没有那个摇晃不停的惹人嫌的脑袋。

  芝姐上前接过顾城武手里的灰色外套,似不经意提了句:“清清现在还在后边小楼里忙着呢,都这会了,还没见她人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来喝上一口热水。这感冒也没好全,也不知道她吃不吃得消呢。”

  陈来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眼顾城武,旋即与芝姐对视了一番,无奈的摇了摇头。

  顾城武并没有如往常那般调侃芝姐这番话,反倒眉头略略皱起,一时有些愣住了。

  这个蠢女人,看来还真是不顶用,果然这点事情就把她给难住了吧。

  不过都这个点了……

  顾城武回身望了眼窗外的天色,今天倒是比往常暗的早呢。

  “吼,我还是去瞧一眼,那个女人看起来就不老实,保不齐还偷了我的藏品溜了呢。不亲眼去看看,我可不放心我那些宝贝。”顾城武说完就径自朝着后院的独栋小楼走去。

  陈来拔腿就要跟过去,被芝姐一把拦住了:“嗨,陈来,你怎么这么没眼力劲呀。”

  陈来撇了撇嘴:“我是少爷的跟班,自然他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诶呀!我说你傻,你还真傻了。你看少爷是真不放心那些宝贝么?你想想,咱们少爷什么时候需要亲自去清点那些物件了么?直接去书房看监控不就得了!”芝姐在陈来耳边压低声说道。

  陈来一拍脑袋:“诶哟!芝姐,还好你提醒一声,我倒是真没往这一处想,那……”

  芝姐甩了一记白眼:“那什么那,你就老老实实喝口水,在这里等着少爷吧。也叫少爷自个去看看,都把一好好的小姑娘,给折磨成什么样了。可怜的清清……今天可不是饿了一整天了,真是作孽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