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真香预警,顾少追妻有道!

第二十九章 辣手摧花

  清晨。

  “少爷。”陈来殷勤地打开汽车后座门,躬身说道。

  顾城武走了几步,就看见不远处张姐站在石径上,正拿着竹扫帚在扫落叶。

  他迟疑了一下,旋即走到那堆浅碧色的郁金香跟前,驻足了下来。

  张姐一看是顾城武,连忙放下扫帚,上前招呼道:“少爷,早上好呀。”

  顾城武伸手对着那一片浅碧色的郁金香,淡声说道:“这些花哪儿来的?”

  张姐笑了笑:“哦,这个啊,还是前两天,清清出去的时候在花市专门挑的呢,您看,这清清眼光不错,花的样子可有仙气吧?”

  顾城武皱着眉头,淡声道:“我看这些花都残了,全部都修剪掉吧。”

  张姐回身看了那一大簇的郁金香,一脸不可置信道:“少爷,这些花才开没多久呀,好得很呢,怎么也得三五个月才会残吧。”

  顾城武默着声,不过当着张姐和陈来的面,掐了一朵又一朵浅碧色的郁金香,然后随手就扔进了垃圾筒里头。

  张姐看的目瞪口呆,这少爷吃饱了撑的,糟蹋花做什么?

  陈来眼见着张姐脑子没转过弯来,连忙上前低头干咳了一声,压着声道:“诶哟,我说张姐,少爷说残了,那就是残了,还不快点把这些郁金香给铲了呀。”

  张姐小小声回道:“少爷最近是怎么了?我从来只听说过更年期的女人阴晴不定,他一个小年轻,怎么也这么上火呀?”

  眼见着顾城武朝着车子走了过去,陈来连忙摆手道:“这少爷说的话,什么时候要过理由了?你照做就是了。”

  张姐望着两人远去的背影,怂了怂眉头,无奈的摇了摇头。

  陈来到底手脚快,一步就跨到了车门前:“少爷请上车吧。”

  顾城武抬起头来,看了眼温温吞吞的日头,心下没由来的一阵烦躁:“你先开车随便转两圈兜兜风吧,我不想这么快去公司。”

  陈来微微一愣,自他在顾城武身边服侍以来,这还是头一次,他没有准点去公司。

  ………………

  厨房,芝姐闷头摘菜,也是一声不吭,气氛有些沉闷。

  张姐进来,左右环顾了一番,这才开口道:“欸,今天你们一个个的,怎么都看起来心情不好呢?这都是什么日子,往后睡觉前还是要看黄历哟。”

  芝姐放下手里的菜,净了把手:“有什么话,你直接说好了,每次吊人胃口做什么?”

  张姐神神秘秘的探身上前:“芝芝,我跟你说哦,少爷今天实在太离谱了。你说,那些红山茶吧,少爷明明讨厌的要死,至少没给折了吧?今儿个一早,他不知怎么就关注起院子里新栽的郁金香来,真当是辣手摧花呀!一伸手就给连折断了十几支给扔了!诶哟!真是看得我都惊呆了!”

  芝姐略微抬起头来,看了眼窗外的院子,却诧异发现已经没了浅碧色的郁金香花影:“你不是说少爷就折了十几朵么?怎么你把整个郁金香的花圃也给铲了?那可是我跟清清忙了一下午种的呢。”

  “看吧,你也觉得离谱吧?少爷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呢,说那些花都残了,叫我全部都给铲了。那些可怜的小花,不过也就开了没几天…..”张姐撇了撇嘴说道:“你看啊,少爷会不会……”

  芝姐眼皮一耷拉:“就是心情不好呗。”

  “嗨,我当然知道是心情不好,可是这段时间,你不觉得少爷格外反常么?要我看啊,会不会是少爷被那个带回家过夜的女人给甩了?”张姐挑了挑眉说道。

  芝姐一愣:“什么女人?”

  张姐拍着芝姐肩头,着意加重了声调:“那个蕾丝内衣呀……”

  芝姐骤然想起昨天夜里电话里头听到的清清屋子里的对话,再串联想起清清锁骨附近的红色印记,以及张姐说的那件内衣……她连忙用手捂住了张姐的嘴:“诶哟,我说你,说话轻点声不行么?要是被人听见了可怎么得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