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幽情奇缘 我的鬼神郎君

三、破获迷案(二)

我的鬼神郎君 平戈 3090 2019-01-03 19:01:00

    待青香燃了一半,染灵终于感觉到有阴风扫过,燃起的烟也是凝固在了半空之中,周遭空气突然变冷,面前有一股黑烟飘过,地界的招魂使着一身黑袍终于出现道:“是尔唤吾,所谓何事?”

  染灵着急道:“我有急事求见鬼神大人!”

  “鬼神大人也是尔辈能见的?”

  “你看这儿,若再耽搁一会,就全没救了。”

  招魂使漂浮着转身看了一圈,回头看向染灵道:“尔等凡人也敢管此等大事,真是胆大妄为!”

  染灵无语的扶着头道:“您也知道这是大事,所以还请赶紧禀明大人,就说前不久的七十二腐尸案已经告破。”

  话音刚落就见着镇长已经气急败坏的冲了进来。染灵无语的看了看已经飞去石棺上置若罔闻的招魂使,只得自己催动灵力正面对阵镇长。

  镇长掏出一串铃铛摇了摇见染灵没有反应,于是拿出一张黄符穿在木剑之上向染灵劈过来。染灵虽不是凡人不受控制,但对着这有点道行的镇长还是有些吃力,特别是那剑上的符纸牵制着染灵的行动,好几次差点劈在染灵身上,染灵不禁有些气急,一下大放出灵力将镇长打倒在地。

  镇长眼见着染灵不是寻常之人,便拿出一根还在滴血的铜钱红线,默念咒语向着染灵而来,染灵瞬时灵力受控被红线困住,只见镇长咧着像要破开的嘴角阴森森的笑着道:“你倒是有些道行,如今你敢破了我儿的局,我便要你来祭我儿!”

  说罢镇长收紧手中的红线,染灵感觉犹如被闪电击中一般浑身疼痛,红线越收越紧,将染灵的身子都已经勒出了血,且可以感觉到体内的灵力开始顺着红线流失,身子开始越发虚弱,染灵抬头看了看招魂使道:“您就眼瞧着吗?”

  招魂使悠悠的声音传入染灵耳中:“尔唤吾之事已然完成,吾只待取你阳年即可。”

  “你大爷!”染灵大骂一声,用尽全身力气调动仅剩的灵力大喝一声后终于是绷断了缠在身上的红线,染灵脱力后半跪在地捂着流血不止的手臂骂道:“老妖怪,你找死!”

  镇长没料到染灵竟这般顽强,硬生生逃脱了自己的禁制,一下也有些愤怒道:“今天得了你这养料,我儿复活有望了。”说罢便将全部符纸洒出,用木剑挥出一个剑诀,左手掐诀右手提剑只指染灵而来。

  染灵此时有了鱼死网破的心思,宁死也不愿去做养料,便想着与镇长同归于尽,还未待发力时,感觉周遭空气凝固,瘴气弥漫,镇长的动作也定格在眼前,但染灵感觉自己并未被定住,便踉跄着起身等着,果不其然,不过瞬间,空中撕裂出一道口子,鬼神大人驾临。

  染灵捂着手臂站着,看着仍然一身白衣的鬼神有些不知所措,只得眨巴着眼睛四下看着,见只有鬼神一人而来也是有些惊异。鬼神似笑非笑的走到染灵身侧,拉起染灵的手臂捏紧,不过片刻,染灵身上的伤全然恢复。染灵行了一礼道:“多谢大人。”

  鬼神不作多话转身看向镇长,只一挥手便将镇长打倒在一旁地上,此时空气不在凝固,招魂使也从石棺上下来屈膝半跪在鬼神一侧道:“参加大人。”

  鬼神并未理会招魂使,径直走到镇长面前道:“尔残害数十生灵,论罪当诛,如今判尔下无间地狱之中永生永世遭受刑罚。”

  镇长颤颤巍巍的拿起木剑还想着反抗却被鬼神一个挥手直接打了个半死,而后鬼神唤来一只小鬼便带走了镇长。染灵觉着鬼神大人驾临不过片刻,事情就已经解决,自己落得一身伤却什么也没做成,一时更是有些敬仰起鬼神来,抬头看向鬼神那有些魅惑众生的脸庞,染灵突然又是有些心悸的感觉,连忙低头看向招魂使戏谑道:“如今事情还未圆满,招魂使还得解救这些人。”

  鬼神意味深长的瞥了一眼染灵转身走向祭坛,抬头便挥手毁了石棺,接着招来地上之人的魂魄打入其体内,不一会就见着地上的人恢复血色纷纷倒在了地上。染灵见着走上前去道:“如此便成了?”

  鬼神并未说话只是看着铜鼎不知在做何想,染灵只得自己接着围继续说道:“耗费如此多生命只为救一人真是罪孽深重,不过也是爱子爱其深。”

  鬼神转过头冷冷的看着染灵开口道:“你意思是他情有可原?”

  “并不是,错了便是错了,只是可恨之人皆有可怜之处。”

  鬼神回过眸不再理会,伸手收回铜鼎纳入袖中,染灵见此便浅笑着回头走到招魂使跟前道:“如今事情已经圆满,招魂使有何指教?”

  招魂使掐指一算道:“尔交出二十阳年即可。”

  染灵笑笑不说话,抬手示意招魂使随意,招魂使伸出手掌至染灵面上施法,刚一施法就觉不对,立即放下手道:“你所谓何人,为何竟探不到根源?”

  染灵无奈的笑了笑:“我也不知。”

  此时鬼神走过来淡淡的看了一眼染灵道:“上次也是你?”

  “正是。”

  招魂使对着鬼神行礼说道:“本该取此人二十年阳寿作为招魂交换,但小人寻不到此人的溯源,无法取其阳年。”

  “他救人有功,便就此抵消了罢。”鬼神说完便消失于空中,只留招魂使与染灵相对。

  染灵对着空气说了一句:“多谢大人。”便转身向山洞外走去,回到了镇子。

  染灵回去睡了三天三夜才算是有精神,醒来便去寻了一个饭馆点了不少菜肴吃着。期间听着饭馆之中的人说话,才晓得镇子上的人皆以为镇长是发了失心疯想要杀人来祭祀自己的儿子,结果却自食恶果,暴毙于山洞之中。

  听到此染灵无奈的摇了摇头,觉着自己还真是吃力不讨好,吃完便回了院子的屋顶上懒洋洋的躺着晒太阳。看着刺目的阳光,染灵突然想到在山洞那日,鬼神不过是对自己一顾,自己竟是生出了万千情绪出来。

  想来也是奇怪,纵是染灵之前相恋的那个凡人,也从未令染灵产生过这种感觉。从前与那凡人在一处,也是觉得十分聊得来,那凡人学识也算渊博,通晓世事,和活了这么久的染灵在一起也是能说得上话。

  那时染灵还生出了与他共度一世的想法,想着凡人寿数短,自己同他一起厮守个数十年也是不错,也算是自己这漫长的生命中有意思的经历。却哪知那凡人慢慢发现自己不同常人之处,总说着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与呼吸,自己也未曾多想,便将实话告诉了那凡人。哪知道那凡人竟是如此胆小,一时觉得自己是个怪物,瞬时与自己划清了界限。自己也觉着与他不再算是聊得来,便想着悄悄离开。

  结果这凡人竟是拿了好些个符纸,请了不少道士要来收了自己,现在想来也是唏嘘,染灵也觉着自己终究没伤他也是自己心善,便有些心酸的离开了那个地方。

  本以为自己经过了这数百年的迁徙和流离,再也不会对谁再产生亲近之感,却哪知在这镇上遇见了鬼神大人,还因着其的容貌和一个眼神,自己竟是生出了那凡人才会有的心动之感。也不知该是感叹自己定力太差,还是鬼神的样貌着实太过吸引人。

  染灵思来想去了几日,终于是确定了自己的心意,知道纵是自己再过几百年,看惯了世间的深情,却也及不了鬼神的那一顾,便打定了主意要前往地界,追随在其身侧,哪怕是岁岁年年只能站在原处看着,也算了却了自己的心意。

  想明白之后,染灵便只身来到了交界处。从前自己也算去过地界一次,但那次纯属意外,是那个老道子灵魂出窍带着自己去的,如今站在此处,染灵却有些难办了,看着这交界处只有一条河,有些气馁的坐在了一旁。

  染灵有一下没一下的揪着地上的青草,有些无奈的盯着眼前这条最平凡不过的河,觉着自己还真是改不了冲动的性子,都不知该如何去便匆匆来了此处,一时有些气急,只得黏手催动灵力向河中打去,这不打还好,一打河水竟是翻涌了起来,染灵急忙起身站在一旁,觉得自己绝不是阴差阳错的就打开了通道,只能小心的看着河上。

  不一会,就见着一个地界之人从河中升起来,朝着自己飘了过来。染灵暗道闯祸了,急忙转身欲走却被拦了下来:“你在此处所为何?”

  染灵讪讪的说道:“在下偶然路过此处玩耍,无意惊扰,还请恕罪。”

  只见来人轻笑了一下道:“明知你是有意为之,我却生不起气来。”

  染灵苦笑着摇了摇头并未说话,来人见此笑着说道:“我叫幻,你叫什么?”

  “染灵。”

  幻歪了歪头看了看染灵,觉着鬼神大人说得没错,这不是一般的寻常女子,竟是连自己也无法探知到她的来历,想来派遣自己协助她进入地界,也不知这对于鬼神而言是好事还是坏事,想到此,幻似笑非笑的回答了句:“好名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