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幽情奇缘 我的鬼神郎君

五、白玉血簪

我的鬼神郎君 平戈 3057 2019-01-05 15:55:01

  染灵一下更是好奇道:“都道厉鬼之店,有进无出,但若是寻得称手的物件,也是必得交易,怎么,舍不得?”

  老板脸色越发不好,但看着染灵坚定的眼神只得慢慢放开手,将盒子向染灵推了推。染灵拿过盒子,手催动灵力融了密封的蜡,轻轻打开,里面是一根样式再简单不过的白玉簪子。染灵拿起玉簪仔细瞧了瞧,见玉簪质地上乘,触手生凉,且细看之下能看清玉簪之中的脉络,皆是血红色,玉簪周遭紫气环绕,但是不抗拒染灵的触碰,反而有些紫气缠绕在染灵的手指之间。

  老板见状,脸色更是不好,只是死死的瞪着染灵。染灵将玉簪放回盒内,抬起头看向老板道:“就这个了。”

  “既然客人喜欢便拿去吧。”

  “多少?”

  “客人拿去便是。”

  染灵有些疑惑的看了看老板再看了看玉簪有些疑惑道:“怎么?”

  “这玉簪自到店中,便无人能碰,既然客人与其有缘,便拿去吧。”

  染灵有些欣慰的关上木盒拿在手中道了一声“多谢”便转身出了店,刚走过街角就看见了幻站在前方笑着看着自己,染灵也回笑了一下走上前去:“您的事办完了?”

  幻点点头,看了看出来的那间铺子问道:“买了什么?”

  染灵递上手中的盒子给幻:“给你的,见着熟悉。”

  幻接过盒子打开一时有些惊讶的抬起头看向染灵:“你知道这是何物?”

  “不知啊”染灵不以为的耸耸肩:“就是见着与你给我的牌子有些相同。”

  “你能看见什么相同?”

  “都有紫气萦绕啊。”

  幻不说话了,只是仔细看着玉簪,心里却是有了想法,这上面的紫气乃鬼神所有,就是自己也是修炼许久再得了鬼神传授才能看见,这丫头怎么一眼就能看见,一下就有些明白鬼神的用意。想明白后幻将簪子收下说道:“如此便多谢你了,作为回报,我请你去吃些好吃的吧。”

  “你不会是要请我吃蜡烛吧?”

  幻带着染灵走了许久,来到一条格外干净的街道上,染灵左右看了看,觉着这里与地界其他地方不同,这里没有那种死气和萧条感,反而是有一些灵气,且没有随处可见的游魂地灵,显得格外清爽。

  “幻,这里是?”

  “请你吃饭的地方。”

  染灵跟着幻走进了一边的一个酒楼里,刚进门,染灵就产生了一种仿若回到了人界的错觉,酒楼的一楼人声鼎沸,且桌上皆是人界的美食佳肴,每个桌子旁还有一个小炉子热着酒,四处弥漫着酒香和饭菜香,着实是有了人界的烟火气。

  幻带着染灵上了二楼一个小包厢,邀请染灵坐下之后,便随之坐下来问道:“喜欢吃什么?人界的吃食这里都有。”

  “原来地界还有这样的好地方。”

  “觉得地界不好,干嘛还眼巴巴的跑来?”

  染灵双手枕着案几甜甜的笑着道:“不是你拉我来的么?”

  幻抬起眼看了看染灵,虽然知道染灵是一心想来这里,但好像还真是自己一声不吭的就带着她来的,一时有些语滞,只得眨巴着眼睛唤着小二。

  染灵抬手倒了两杯茶水,一杯推到幻面前,另一杯自己拿着津津有味的品着,觉得这个茶叶与自己曾经悄悄去秦宫中偷来的也有过之而无不及,忍不住说道:“幻,你可知,在人界这饮茶被称为仙饮,且不似在这里这般人人可饮用,只有在祭祀先祖和神灵之物之时才有,我也是见过那秦宫里的巫师祈福才知此物。”

  “哦?你竟还知道这些。”

  “我还记得周武王还在世时,特别崇敬鬼神和先祖,信奉祈福便能免祸,那时的巫师便与现在的那些老道子特别像。”

  幻嗤笑了一下说道:“没想到你还是个有些见识的。”

  “那是,就是那始皇帝我也远远的瞧见过一次,当时便觉得此人并非凡人,不过过了这么久,也不知能否在地界在见他老人家一眼。”

  幻用手扣了扣桌角道:“好吧,那如此见多识广的你,想好要吃什么了吗?”

  染灵想了想说道:“在人界总是吃汤饼也是腻味了,芥菜也是吃得不少,那我点些肉食可好?”

  幻抬了抬手示意染灵随意,染灵便不客气的说道:“烤些羊腿,蒸条鱼,在炒个兔子肉,拌个韭黄。”染灵想了想问道:“再加些酒可好?”

  “你随意。”

  “那便来些秋酿吧,如果没有黄酒也行。”

  幻听到这儿倒是真有点佩服起染灵起来了,就算是在人界,这些吃食也是寻常人家吃不到的,这个丫头倒好,一点也不客气。染灵看见幻那莫名的脸色便小心翼翼的问了句:“是否是我选的太多了?”

  “那倒不是,只是觉着你也是个挺会享乐的。”

  染灵讪讪的笑了笑接着问道:“地界怎会有人界的吃食,还有这种酒楼?”

  “怎么就允许你们人界恣意享乐,我们地界就得天天啃蜡烛不成?”

  “你知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就我所知的是地界不需要这些的。”

  幻抬手抿了抿杯中的茶水,觉着自己很是喝不惯这类东西,还不如那芥菜汤好喝,便放下了杯子推到一旁回答道:“在地界,只有游魂和地灵才需要香火来延续生命,而其他的并不用。”

  “那你们吃饭食有味道吗?”

  幻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当然有,地界人与鬼灵不同,虽然数量极少且只效忠于鬼神大人,但也是同你们凡人一样有感觉的。”

  染灵自己埋下了头想了想忍不住说道:“鬼神大人是为神,果真与那些寻常的鬼不同,连着自己的下属都过的是如此惬意的日子。如此看来比那些人界的帝王还好,凡人终归只是凡人,但鬼神大人不同,不仅有凡人所不能拥有的强大的灵力,还能过着这比凡人还舒心的日子。”

  “怎么,你想投靠大人?”

  染灵笑笑不说话,自顾自的烫着小炉子上才放上的酒,不一会整个小包厢内皆是浓郁的酒香弥漫在空气中,染灵看着这个在人界也甚少喝得上秋酿便来了兴致,还未等菜上来,就倒了两杯与幻喝了起来,酒过三巡,菜上来之后,二人更是借着菜下酒,连着喝了许多壶。

  幻见染灵酒量不错便也生出比拼的心思,与其敞开喝了起来,不一会之后,地上全是空的酒壶,两人竟是喝了不下五十壶。

  “这酒劲不大,怎么也喝不醉”染灵脸有些微红道。

  “哈哈哈……你脸都红了,还说没醉。”

  “来来来,再来。”

  待幻眼神都有些迷离之后,染灵才开始说着正事:“幻,问你个事哈?”

  幻抬着眉毛努力让眼睛睁大,右手摸了好几次才摸到有酒的酒壶说道:“来,继续喝,有什么事你说!”

  染灵端着酒杯仔细看了几眼幻说道:“那簪子是什么来历啊?”

  “那可是我们大人的……白玉血簪。”

  “白玉血簪?倒确是一见就不是俗物。”

  幻又是仰头饮尽一杯酒,声音略带慵懒的说道:“倒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只是那是大人的胞兄留给大人的一个物件,只是伴着大人的时日久了,沾染了些大人的灵气罢了。”

  染灵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即是如此,那这令牌也应是鬼神大人的,染灵不由自主掏出令牌看了看,抚了抚令牌上的纹路,想着这也算是鬼神大人的物件便又细细的揣回怀里。再看了看眼前的幻,想必这也应该是鬼神大人的下属,且职位应当不低,才能如此张扬带着自己进入鬼界。想着想着便又是想到了那日在山洞中见着鬼神大人时的情景,一时便想入了迷。

  幻抬手敲了敲染灵的脑袋问道:“你还能不能喝了?”

  染灵回过神道:“喝喝喝,来。”

  待染灵醒来时已不知是过了多久,起身出了屋门才看见自己身在一个小独门院子中,虽然地界无法栽种花草,但这院子中倒是有几株彼岸花,瞧着倒有些诡异的美感。染灵踱步到院中的石桌旁坐下,倒了杯水顺了顺嗓子,这才想起之前与幻喝酒竟是喝得有些醉了,也没推诿就到了这幻给带来的院子住下了。省事倒是省事了,只是这院中好像只有自己一人,一下自己也不该如何是好。

  几日之后,染灵总算是把这儿给摸透了,这里离幻带自己去吃饭的地方倒是很近,离鬼神大人的鬼神殿也不甚远,倒是远离了那些游魂之处,离那阎罗大殿更是遥不可及,倒真是个僻静的好地方。只是自己在此处待了这么久,除了幻便也谁也没见着,而自己来这里的初衷,也不是如此闲着,渐渐觉得有些气馁。

  染灵深知自己是为着鬼神大人而来,可真来了才发现自己这小女子心思还真是没地使,不仅说想不出有什么法子可以追随在鬼神大人左右,就连自己想要见上鬼神大人一面也是不易。想着想着就想捶自己的头,却被进来的幻叫住:“干嘛呢你,无趣得只有打自己玩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