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幽情奇缘 我的鬼神郎君

二、破获迷案

我的鬼神郎君 平戈 3015 2019-01-03 11:18:30

  一周过去了,什么也没查到有些气馁的染灵寻了街边的一个小摊坐下喝水解渴,还要了些汤饼静静的吃着,身后两张桌子都坐了人,皆是五大三粗的汉子,大喇喇的叫着老板添水,老板一脸不情愿的添了水,转身叹着气摇着头,染灵唤过老板轻声问道:“老板,这都坐满了还叹气吗?”

  老板有些怯怯的瞧了一眼身后没说话,染灵更是觉得奇怪:“吃霸王餐的的?”

  “那倒不是……”

  染灵见老板有所顾忌便也不再问,只是多拿了些铜钱给老板说道:“喏,其余的算作小费。”

  老板感激的收下铜钱,殷勤的给染灵换了一壶热水,染灵虽未看向身后的壮汉,但却竖起了耳朵听了起来,过了半晌才知道,这伙人已经在此处喝水喝了一日,因着都在七嘴八舌说着家长里短,水自然是不够喝的,但又舍不得走也不愿加些吃食,只是一个劲的让老板添着水,怪不得那老板一脸苦闷。

  染灵再听了一会,才知道这伙人是在这等着镇长家招工的,因着镇长家兴修山中庄园需要大批人力,且工费给的极高,所以周遭村里的壮丁全都跑了来。但是越听染灵越觉得迷惑,纵是再需要人力,也不似这般一批接着一批的招人,且不招本镇之人,染灵觉得腐尸许就是这些被雇去的壮丁,只是为何死后连地界也寻不到踪迹,怕是其中有更大的秘密。

  想着想着,染灵就招呼着老板过来问道:“老板,镇长家在招工吗?”

  “对呀,镇长家近几年发了大财,想在山中修一个庄子。”

  “那老板你家可有人去?”

  “镇长脾气古怪,说是算了卦,镇上的人不能去沾染庄中事务。”

  “哦?那现在人手还是不够吗?”染灵佯装无意倒了杯水喝着道。

  “也不知镇长是否修了座宫殿,招了近百人,还是对外说工人不够。”

  “唔,那确实是修了座宫殿。”

  听到此,染灵已经笃定腐尸与镇长家有关,只是当日听闻地界人向鬼神大人说的是有七十二人,那应该还有幸存者,而这些人去送死的人和已经死了的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染灵又是好奇了起来。

  本来不是多管闲事的脾气,但想到此事已经牵扯到鬼神大人,还是没忍住第二日着了男子打扮去了镇长家。刚到门口,就见着昨天那堆人已经簇簇拥拥的排着长队领着号牌,染灵赶紧跟上排在了队伍之中。

  轮到染灵时,染灵与其他四名壮汉一同进了镇长家,刚跨进门槛,染灵就感觉到一股死气窜入鼻孔,空气中还有些烟灰之味,且环顾园中,假山排列及其奇怪,饶是活了这么久的染灵也未见过这种诡异的排放方法。一座紧接着一座排列,每一条小道似乎都被阻断,但转个角又有一条小道呈现出来。且假山之下都放着两个小碗,一个盛着半碗米,一个盛着半碗水。远处高树的枝干上系着极细的红线,红线的首尾出都系了一个小铜钱。

  染灵看着这一切,感觉这个镇长不是遇鬼了就是要招魂,这阵仗说没出事谁也不信。染灵小心翼翼的跟在四名壮汉身后,眼见着其他人都一脸平静的走着路,自己也不再多想什么,待来到镇长所在的屋子时,染灵感觉空气中的死气越发沉重,自己闻着都有点头晕,抬头看向镇长时,染灵吓了一跳,这镇长满脸青色,脸上沟壑纵横的皱纹显得格外深,身体四周也范着黑气,一双眼睛却精亮死死的盯着染灵一行人。

  染灵急忙垂着眼眸不与其对视,假意有些惶恐的看着地面,镇长轻轻咳了咳,声音如同枯朽未上漆的老木门一样说道:“每人每月二十两银子,随我去山中修缮庄园,做满一月就可走人,期间只能待在庄中不得外出。”

  染灵看了一眼身旁像是没有意志的四人,只得跟着点了点头,也跟着放空了眼神呆呆的站着。镇长瞥了一眼几人朝着染灵看过来道:“这个怎么这么瘦?”染灵不敢搭话,只能假装没听见一般看着地面,却是听见一旁的管家说道:“近日来的人越来越少,只能先将就着些了。”

  镇长不再说话缓缓起身,像是拖着双脚一般的走开了,管家招呼染灵一行人向后门走去,依次上了一架牛车向镇子外而去。牛车异常颠簸,颠得染灵的屁股痛得不行,正想伸手揉揉的染灵看见驾着牛车的管家突然转头,只能继续装作呆滞状发呆,心里却暗暗骂着自己又多管闲事了。

  眼见着其他几人都似丢了魂一般,染灵不禁有些奇怪,除了那镇长家中诡异的风水和镇长那张死人脸,到底是什么让这几个壮年之人一时之间就失了神智,染灵只得悄悄凝气于右掌悄悄探知,发现这几人竟是已经失了三魂七魄中的五魄,所以现在毫无意识和感觉。

  若不是染灵是一个灵并无魂魄,也是要着了那个镇长的道,没想到这个老妖怪道行还挺高,也不知自己是不是对手,想到这,染灵更是又起了想扇自己的冲动。

  到了山中,路开始越发不好走起来,但是管家并没有下车的意思,仍旧驾着牛车走着,染灵实在受不了了,觉着自己的屁股都要颠破了,无奈之下只得勾勾手指用灵力断了牛背上的绳子。初此之外却不敢有大动作,因着三界的戒律制约,每次在人界动用灵力都会遭受反噬,染灵还想留着体力保命。

  管家见绳子断了,叹了口气只得掏出一个铃铛摇了起来,叮铃铃一声,就见那四名壮汉起身下了牛车站成一排,染灵只得悄悄揉了揉屁股跟上,随着管家的铃铛声一步一步的向山中深处走去。走了一会并未见到所谓的庄园,只是进了一个山洞,山洞内漆黑一片,时不时还有几只被惊动的蝙蝠飞过。

  走了约莫半个时辰,终于是有了亮光,山洞尽头处是一个大型祭坛,四周点满了烛火,中间密密麻麻的坐着不少青壮年,但看上去皆是一脸死气,全靠着腿上的一根串满铜钱的红线连接着吊着最后一口气,染灵此时知道这镇长是想要干嘛了,感情这老妖怪是要取人精魄啊,怪不得地界人也寻不到这些人死后的踪迹,五魄留在镇长家,其余的魂魄皆是被囚于此。

  染灵站着任由管家为自己脚上系上红线,带上灌满纸灰的罐子,在一旁安静的坐下。待管家走后,染灵一把甩开罐子,扯断红线,起来活动了下身子,并在四处走动看了看。见着洞壁上贴满了符纸,洞顶几条铁链紧紧的锁着一个石棺,石棺上全是缠绕的红线和符纸,石棺底部有一条由上百条挂满铜钱的红线拧成的大红绳直接连在祭坛中央的铜鼎之中。

  染灵走到铜鼎一旁,见里面燃着尸油,且有许多根红线从其中拉出来连在这地上坐着的人的脚上。洞内东南角上挂着一个巨大的八卦镜,镜前还摆着燃烧残余的香烛,染灵不禁感叹道:“这老妖怪着实是造了大孽啊。”

  染灵伸手幻化出灵力在指尖斩断了红绳,铜鼎内的火光突然骤灭,洞顶的石棺突然躁动了“呼噜噜”的加了起来,伴随着铁链声在洞内回响着,染灵暗道不好,这不是一般的局,只得退到一侧,看着顶上的石棺。

  只见石棺上的符纸纷纷脱落,石棺的动静越发大了起来,震得整个山洞都在晃动,带着洞壁上的石子掉落在地。染灵不停避开石子,脚踩着洞壁的凹陷处向上攀爬去,在爬到石棺等高的地方向石棺望去时,吓得长大了嘴巴。

  石棺并没有棺盖,里面显然锁着一个带着金面具的红衣之人,虽是锁在石棺之内但并没有腐化,且还看得清手背上的脉络,只是指甲奇长并在扣在石棺内壁,划出一条条深深的痕迹。染灵咽了咽口水,再向石棺看去,见那尸体渐渐没了动静,尸身也渐渐瘪了下去,手背上的皮肤也迅速收缩,头发也瞬时枯萎,俨然是成了一具死尸。

  染灵这才放下了心来回到地面,催动灵力发现山洞中的人皆是魂魄不全,就是救了也是似木头一般,就算是去了镇长家取来剩余的魂魄,自己的灵力只至多救得了两人,可眼前几十人自己也是没有办法,一时有些焦急。如果自己就此破了局一走了之,眼见着这么多人在此也是于心不忍,且那老妖怪应该马上就会发现山洞内的变数,自己还不一定斗得赢,一时只得咬咬牙去到八卦镜前寻来一颗完好的清香点上。

  染灵盘腿坐在青香前,双手掐诀默念道:“以吾之名,召冥界之使,许尔阳年,襄助于吾。”染灵念了许多遍仍是没有反应,一时有些情急:“难道那老道子教我的招魂令是假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