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幽情奇缘 我的鬼神郎君

八、鬼神胞兄

我的鬼神郎君 平戈 3071 2019-01-08 16:16:00

    “所以大人来这儿是为了开启玉石?”染灵好奇看着鬼神道。

  “不错。”

  “那刚刚大人为何要劈它?”

  “……”

  染灵好笑着收回眼神看向玉石,发现玉石的脉络流动越发快速,而玉石像是在长高一般直朝洞顶而去,不一会竟是已经长到了洞顶,而玉石中间那团虚影越发放大,渐渐成了一个人影,且越来越靠近边缘。染灵似乎闻到了一股不寻常的气息在耳边喘着,大喊了一声不好,抽出临走时特意找幻要来的软剑直指玉石。

  鬼神像是没感觉般,只是看着玉石,渐渐那个虚影从玉石中脱离出来,形成一团黑乎乎的黑影直接向鬼神扑来,染灵见鬼神有些迟钝的避开,只得提着剑出手向黑影打去。

  染灵本以后会打在实物上,却发现根本不是,剑刺向黑影却像是刺进棉花里一样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染灵扔掉软剑化气打出,却是穿过黑影差点打中了鬼神,见状只好收手向鬼神大喊道:“大人,您能别发呆了么,这东西该怎么对付?”

  鬼神仍然是迟钝的盯着玉石,动作十分缓慢的避着黑影的攻击,染灵觉得鬼神似乎格外不对劲,鬼神状似十分专注的盯着玉石,但动作又及其排斥的在躲闪着,染灵情急之下只得催动剩下不多的灵力化为火焰打向黑影,黑影似乎畏火,立马就缩回了玉石之中。

  染灵见鬼神仍然是有些挣扎的死盯着玉石,只得咬咬牙朝向鬼神扑去,一下将鬼神扑到在地,趴在鬼神身上的染灵挡住了鬼神的全部视线,鬼神瞬间眼神清明有些莫名的看着染灵。

  染灵还趴在鬼神身上着急的拍着鬼神的脸颊大喊着:“大人,您醒醒!醒醒!”

  鬼神有些无语道:“本座已经醒了”

  染灵松了一口停下了手:“吓死我了。”

  “你可以起来了吗?”

  染灵嘿嘿的笑着起了身,顺势还扶起了鬼神背对着玉石:“大人,您可不能在瞧那玉石了。”

  鬼神冷冰冰的撕下染灵袖子的一角栓在双眼之上才回过身,染灵有些心疼的拉着自己袖子问道:“这样大人你看得见吗?”

  “本座是神。”

  “哦……对,有神思。”染灵恍若大悟的点点头接着说道:“那大人刚刚怎么会被玉石给迷惑了?”

  “……”

  染灵问完就后悔了,自己这是在给鬼神打脸?急忙轻轻的拍着嘴巴道:“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染灵跟着鬼神看向玉石,见那团虚影已经不在了,只有玉石中间似乎有个黑黝黝的洞,洞中还吹着阴恻恻的冷风。

  鬼神将染灵拉至身后冲着玉石大声说道:“可以现身了吧?”

  只见玉石中缓缓走出来一个身着黑衣长袍的人,通体裹得极其严实,就连脸上也带着黑色镶金边的面具。染灵悄悄探出头看向来人,觉得一股熟悉之感铺面而来,因着面具只遮住上半边脸,所以可以看清下颌角,染灵再偏头看向鬼神……太像了,两人的下巴、嘴唇长得一模一样。

  “你还是来了。”那黑袍之人出声道。

  染灵听到黑衣人的声音更是确信了心中的想法,连声音也相差无二,那白玉血簪、鬼神作的画以及鬼神的一系列反应,那这黑衣人就应该是鬼神的胞兄无疑了,但是自己也是听幻喝醉才知鬼神居然还有一个胞兄,这可是自己从前行走多年也曾听说过的事。再看向那人,不似凡人也不似地界人,难道也是神?那神为何在人界的一个山洞内,染灵觉得此时的自己那不怕死的好奇心又攀爬上来了。

  “你躲了这么多年,终究还是被我找到了。”

  黑衣人听到鬼神的话哈哈大笑了起来:“若不是那丫头,你又怎会得手?”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狠。”

  “彼此彼此。”

  染灵见着两人刀枪唇剑一来一往,心里一咯噔,鬼神被压制,自己也是强弩之末,可不能在此时打起来,急忙打着圆场:“都是亲兄弟,好好说话,好好说话。”

  鬼神转过头瞪了染灵一眼,染灵吃瘪的闭上了嘴,悄悄收回了自己好奇伸出去的脑袋。

  “这个丫头真有意思。”那黑衣人笑得犹如春日的暖阳一般:“怎么,除了幻你还会让其他人知晓我的存在?”

  鬼神转过头看了看染灵,再回过头看向黑衣人:“你我之事与她无关。”

  黑衣人好整以暇的走近了两步看着鬼神道:“墨,你也会有护着一个人的时候?”

  原来鬼神的名字叫墨,染灵暗戳戳的想道,还没等到高兴就被一股力量扯了出去直接扑到在黑衣人脚边,染灵揉了揉摔得不轻的侧腰想要起身,却发现全身被一股力量压制住了根本起不来,只得偏着头看着黑衣人道:“大哥,很痛诶。”

  黑衣人见状更是高兴的笑了起来:“你这丫头胆子倒不小。”

  “我害怕有用吗?”染灵回过头看了看鬼神,见鬼神面无表情的对着黑衣人站着,似乎没注意到自己,只能顺势好好的趴在地上。

  “墨,在这里,你是斗不过我的。”

  “是吗?”

  鬼神说完就朝着黑衣人打了过去,虽然灵力被压制,但鬼神的拳脚功夫还是不赖的,黑衣人似乎灵力微弱,竟也只能与其打个平手。染灵在一旁趴着看着十分郁闷忍不住出声道:“你们要打架就打架,压制着我干嘛?”

  两人都专心在打斗中,无暇顾及还趴在地上的染灵,染灵只能自己悄悄的接着压制,过了许久才是能缓缓坐起来。染灵坐在地上看二人打得难解难分,有些无聊之下好奇的心思又上来了,自己暗自想道:这鬼神还作画,那应该惦念这个胞兄才对,但为什么一见着又这般恨意绵绵,这个黑衣人看着面善,但总觉得是个心黑的,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黑衣人渐渐步入下风,只得掏出一根鞭子说道:“墨,可还记得这惩神鞭,还是当初你赠给我的呢。”说完甩开鞭子,直打鬼神面门。

  纵是染灵隔了这么远,依然可以感觉到鞭子的灵力强大,呼出来的风直接将染灵呼到了地上,染灵奋力爬起来看见鬼神奋力避开鞭子,但还是被打到了手臂之上,一根触目惊心的血痕顿时出现,在鬼神雪白的衣袖上格外显眼。

  “喂!那个叫华的,你还真下手啊!”染灵见着鬼神受伤一下就坐不住了,拼命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大喊道。

  “你看那个丫头还挺重视你。”黑衣人笑着说完又是提着鞭子向鬼神打过去,几个起落之间,鬼神身上已经不少伤痕。

  染灵越看越心疼,见鬼神无论怎样都躲不过那鞭子,回想到之前黑衣人说这是惩神鞭,莫不是专门对付神的?一下又情急又心疼,只得盘坐掐诀,催动灵力解开了身上的禁制站了起来。

  “喂!我叫你住手听到没有!”染灵站起身大声喝道。鬼神半跪在地转头看向染灵,只见染灵眼睛微红,浑身瑟瑟发抖却还依然坚持站着瞪着黑衣人,心里有些异样的感觉徒然升起,口中却冷冷的说道:“染灵,退下。”

  “还真是情深呢。”黑衣人冷笑着说完,忽而大幅催动灵力汇聚在惩神鞭上,徒升至半空之中高举惩神鞭指着鬼神说道:“今日便做个了结吧。”说完大力挥鞭而下,顺带着浑身灵力打向鬼神。

  染灵见状头脑一热,飞至鬼神身前双手交汇凝聚最后全部的灵力接下了这一鞭,但此时的染灵灵力不足且刚遭反噬,只挡下六成便被打飞,就在染灵觉得自己要交代在这里的时候感觉背心一凉,竟是鬼神接住了自己还挡下了剩余的力量。

  “愚蠢。”鬼神低声说道。

  染灵凄然的笑着,嘴角却不停的冒出大口大口的鲜血,只好费力抬手不停的抹去血迹摇着头:“没事。”

  而黑衣人此时灵力耗费殆尽已是跌落在地,只剩半口气在喘着,鬼神揽着染灵的腰落地,右手放出乾坤袋将黑衣人收入袋中,才转过头看向染灵:“本座何需你保护了?”

  “大人不是灵力被压制了吗”

  “本座自有法子对付他,哪需你这般为本座挡?”

  “呵呵……我傻呗。”染灵说完转头咳出一口血,气息越发微弱,几近站不住,鬼神揽着的手收紧让染灵靠在自己肩上,染灵却挣扎着推开:“吐的血会弄脏您的袍子的。”

  “闭嘴。”

  之后染灵半清醒半昏迷的随着鬼神进入玉石之中,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是走出了山洞。出山洞后天已经大亮,山上的雪被白亮亮的特别刺眼,染灵看了一眼终于是一口气松下再也站不住直接滑落在地。

  “可还撑得住?”鬼神扶着染灵问道。染灵抿着嘴唇点点头,手撑在雪地里不停努力想要站起来,却是半分也动不了。

  鬼神摇了摇头,一把抱起染灵向山下走下,染灵有些迷蒙的双手揽着鬼神的脖子靠在鬼神胸前喃喃自语道:“真好……。就算冷了些也真好。”

  “你说什么?”鬼神厉声问道。

  “能靠在大人怀里死了也值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