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幽情奇缘 我的鬼神郎君

七、太咸山洞

我的鬼神郎君 平戈 3059 2019-01-07 17:10:01

    鬼神带着染灵用脚力徒步上山,染灵也不敢擅动灵力,只好踩着鬼神踩过的脚印费力的走着。染灵瞧见一向最喜干净得鬼神,靴子边上也是沾染了不少泥土和积雪,心里越发奇怪了起来,是什么会让鬼神大人如此屈尊降贵的徒步而行,竟顾不得自己平日的习惯。

  待走到山腰时,比之来时天还是大亮的,现下却已经是月上枝头,二人来到一个山洞口,鬼神才终于是停下来脚步。染灵见鬼神有进山洞的意思,就想着去寻些干燥的木头弄个火把,不料鬼神却是拿出了一颗夜明珠在手上还看了看染灵,染灵顿时觉得自己还真是寒酸了,只能讪讪的笑着。

  鬼神似乎勾了勾了嘴角便大步走了进去,因着这洞内似乎有吸收光效的原因,所以即便是那斗大的夜明珠仍然是只能照明到鬼神身侧,染灵一向眼睛不太好,只得紧紧靠在鬼神身后走着。

  才走了不一会,染灵实在是没憋住打了个喷嚏,便立即惊动了洞中的蝙蝠,黑压压的一大片在洞中扑腾乱飞,似乎在责怪这不速之客。染灵见自己闯祸只得催出灵力祭在鬼神身侧,顾忌着要保存力量便也顾不得自身,只能防着蝙蝠别扑到鬼神身侧。

  鬼神有些讶异的开了口:“你竟然能在此处动用灵力?”

  染灵一边用手挥开扑腾的蝙蝠,一边小声回答道:“大人,在此处不能动用灵力吗?”

  “倒也不是,只是此处有结界压制,是使不出灵力的。”

  “那许是对我格外开恩吧。”

  “那看来带你来还真是对的。”

  染灵瞧着蝙蝠总算是没了,才收回灵力问道:“大人是何意思?”

  “即便是我,在此处也是受压制的。”

  染灵开心的笑了笑,偏过头看着鬼神:“那染灵就担负着保护大人的重责了?”

  “你只要别胡乱打喷嚏就好。”

  染灵笑容僵了僵,站直身子小声嘟囔道:“还不是大人身侧太冷了,离远了我又瞧不见。”

  鬼神淡淡的瞥了一眼染灵,鼻中哼了一声便接着朝山洞深处走去,与先前不同的是,这次鬼神将拿夜明珠的手朝染灵的那一侧靠了靠,让染灵不需靠太近也能看得清了些。

  两人一路寂静无话的走了许久,才终于是见着前方逐渐宽敞了起来,渐渐的夜明珠的光亮照得见的地方也越发大了,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半封闭的山洞,除了来时的路便再也没有出口。

  山洞不仅宽敞还极高,洞顶有许多藤蔓垂钓下来,洞壁凹凸不平全是大大小小的坑。洞的中间有一块格格不入的巨石,巨石旁四散着已经风化的尸骨和散落的小石子,除此之外,便再无其他。

  走到巨石前,才看见这不是一块普通的岩石,而是一块白色的玉石,玉石几近透明,可以看见其中布满了血红色的脉络纹理,而玉石的中心有一团白乎乎的虚影,仔细去看却怎么也看不出是个什么物体。

  染灵越看玉石越觉得熟悉,忍不住问道:“大人,那白玉血簪是否由此石打造?”

  “或许吧。”

  “看这玉石的质地与玉簪的质地相同,且其中的纹理也是极其相似。”

  染灵说完就要伸手摸向玉石,却被鬼神一声喝住:“别动!”被吓了一跳的染灵手僵在半空中尴尬的看着鬼神:“大人,怎……怎么了?”

  鬼神捡起一块石子打向玉石,石子犹如打入棉花里一样,慢慢的陷了进去,染灵见状立即收回手:“多谢大人提醒。”

  鬼神看着玉石若有所思道:“多年前,他也是就这样陷入了这玉石之中。”

  染灵看着平日一幅生人勿近模样的鬼神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问道:“既然这玉石如此古怪,那白玉血簪又是怎么打造而成的?”

  半晌也没收到回话的染灵回头看向鬼神,见鬼神面目虽然一如往常的冷漠,眼神中却流露出淡淡的伤感之意,染灵知道此时不能再多言,只能自己四处走动观察着山洞,见山洞确实是除了来路再无出路,而洞内除了这玉石也没有什么古怪,只得作罢走回鬼神身边。见鬼神还是往着玉石出神,染灵心中的疑惑也不敢再问,只得细细的看起了玉石来。

  玉石虽然形状不规则,但却没有菱角,整体十分圆润,而其与地面的交接之处严丝合缝,似乎就是这块地生长出来的一般,染灵绕道玉石的后方,蹲下时才看到玉石底部与地面交接的地方似乎写着什么,染灵小心的催动了指尖的灵力,趴在地上将燃出一小团火焰靠近,才看清上面写着一个地界的文字——华。

  染灵抬起头侧着身子偏向鬼神问道:“大人,华是谁啊?”

  鬼神眼神闪了闪,有些警惕的看向染灵,语带严厉道:“你说什么?”

  “因为这里写的有地界的文字。”染灵跪在地上有些无辜道:“所以染灵猜测或许是个人名。”

  鬼神急急的走过来看向染灵指的方向,忽而冷笑了一下:“果然是在这儿。”

  “嗯?”染灵有些懵的看着鬼神,见鬼神眼神越发狠厉就有些害怕的缓缓起身站在一旁。见鬼神难得的有了外放情绪的冷笑着祭出冷剑,提着就向玉石劈了过去,玉石完好无损,但冷剑却是被吸进了半个剑身,被结界压制的鬼神只能靠蛮力死死的拉住冷剑。

  冷剑通体紫光与玉石似乎作着搏斗,而鬼神也与之对抗起来,只是玉石似乎能量巨大,不停的吸着冷剑剑身,渐渐已经淹没了半个剑柄,连带着鬼神的指尖也隐隐没入其中。染灵见状顾不得其他,只得祭出灵力奋力将鬼神的手打开,却看见冷剑直接全部没入玉石,而鬼神的手指在陷入玉石之中。

  情急之下的染灵大喝一声左手全力催动灵力打向吸入鬼神手指的玉石,右手拉着鬼神的手臂将其拖了出来。脱力的二人跌倒在地上,染灵顾不上受灵力反噬的自己,急忙挪到鬼神身侧拉起鬼神的手,见食指指尖已经发黑,重重的出了口气,压抑着反噬闭上眼催动灵力,替鬼神疗起了伤。

  从不喜肢体接触的鬼神任由染灵拉着自己的手,像是没有反应一般怔怔的看着染灵,片刻后鬼神手指恢复正常,染灵松了口气放下鬼神的手看向鬼神的脸,见着鬼神好似魂不附体的样子有些急道:“难道还伤到了脑子?”说着染灵就想伸手摸向鬼神的额头却被鬼神挥开:“无事。”

  染灵这才彻底放松了下来,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我说大人啊,您还叫着我别摸,结果您自个儿这是干嘛呀,您想劈它也成,但也不至于把自己也搭进去吧。”

  鬼神立即站起身脸色不好的看着染灵,染灵这才发现自己居然怨念起来了鬼神大人,只好讪笑着挥了挥手道:“染灵失礼了……。”说完染灵起身也想站起来,还未站定就感觉头晕目眩四肢脱力,灵力反噬一下直袭胸口,一个压制不住,一大口血喷了出来。

  鬼神见状急忙伸手扶住了染灵,皱着眉问道:“怎么了?”

  “没事……”染灵摆摆手,用手背擦了擦嘴边的血继续道:“灵力反噬罢了。”

  “反噬?你不是凡人?”

  染灵借着鬼神的手站定了身子不在意道:“或许吧,我也总觉得我不是一般人。”

  鬼神低头轻笑了一下放开染灵,染灵见到鬼神居然有了笑容眼睛瞪得老大:“大人,您笑了?”

  还未等到鬼神回答,就听见轰隆一声便开始地动山摇,染灵喷出的血映在玉石并未被吸附,而是引起了玉石乃至整个山洞的晃动,洞中不停的有石子滑落,二人互看一眼急忙朝着来时的路跑去,去看见来时的路俨然已经不见,四周皆是封闭的洞壁。

  染灵暗道一声又闯祸了,连忙跑向来的方向仔细看着洞壁,却瞧不出半分来的痕迹,整个洞壁完好,找不出半分有路的痕迹,染灵有些心虚的回头看了看鬼神道:“大人……我不是有意的。”

  “本座知道。”

  染灵见鬼神并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松了松气,继续一边躲着滑落的石子一边找着有没有机关,将整个洞壁都翻看完了,却是没有任何收获。染灵丧气的垂着头转身走向鬼神,却见鬼神丝毫不顾忌砸落在身上的石子,只是定定的看着玉石出神。

  一刻钟后山洞终于是不再晃动,但出路也没有出现,染灵看着依然看着玉石的鬼神就有些气馁,只得轻轻摇了摇鬼神的袖子:“大人,现在怎么办?”

  “找出路。”

  “我也知道啊,可现在山洞封死了,就只有这块玉……。诶,这玉石怎么了?”染灵急忙走近玉石看见吸附了自己血迹的玉石脉络开始流动,像是血液一般在玉石中间淳淳流动。

  “没想到你才是钥匙。”鬼神看着染灵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后拿出一个锦盒,从里面取出白玉血簪走向玉石,将簪子捅进那个“华”字,轻轻一扭,便拉着染灵站在一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