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幽情奇缘 我的鬼神郎君

四、地界之行

我的鬼神郎君 平戈 3053 2019-01-04 13:07:00

    染灵不以为意道:“也说不上是个好名字,只是也得要有个称呼罢了。”说到名字时,染灵眼里充满了晦暗,自己怎么出现在这个世上尚未可知,就连这名字,也是自己记事起便随意为自己取的,总不能让别人叫自己那个谁。

  幻看染灵似乎有些心事便也不再接话,只是幽幽的飘到河边站着挥手打开了结界,而后转身看向染灵道:“还发什么呆呢,地界去不去?”

  “去的去的。”

  染灵急忙跟上幻,向河中走去,本以为会一下子落水,染灵还像个凡人似的有模有样的憋了口气,那曾想结界打开之后的河已不再是河,只是一条看不见尽头的黑黢黢的道。染灵掂着脚往前望了望,却是怎么也望不到底,这条黑道的两旁相隔很远才有一盏油灯,且发出的光是绿色的,看着令人有些心悸。

  染灵忍不住开口道:“我上次来是一个老道子带着来的,也没见着有这条道啊?”

  幻有些失笑,停下脚步说着:“那是灵魂出窍,只是神游,你以为你来过,其实不过是看到了他所看到的东西罢了,这是人界是那些还不想死的人,借着法子来地界看看罢了。”

  幻转身轻轻碰了碰油灯继续说道:“那时候你来此,是看得见却碰不到,你现在试试?”

  染灵走上前,轻轻摸了摸油灯的灯座,的确有实物入手的感觉,想了想却是如此,那一次来不过也是匆匆的看了看就返回了人界,当时没在意这些细节。染灵蹙了蹙眉像是突然想到什么,转身拉了拉幻的袖子,喃喃开口道:“你的衣料子不错。”

  幻轻轻拍开染灵的手:“怎的,你还怕我是假的不成?”

  “都说万物生灵只有死了之后,魂魄才能到达地界,除了那些会些道法能灵魂出窍,再也没有别的法子能来,那我现在这算是出窍了还是死了?”

  幻笑着摇了摇头继续向前慢慢走着,并示意回头染灵跟上才开口说道:“人界之人自然是不能随意来往地界,便是那用道法的也得要地界守卫同意才行,之所以只能看看也是地界的规矩所在。但那死了的人便不同了,躯体已死,魂魄归宁,那便是属于地界之人了,自然是来得也碰得。”

  染灵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有些沮丧道:“那我这算是为了来一趟地界就死了。”

  “那倒不然,你是我带进来的,自然是不同。”

  染灵有些佩服的看了看幻,笑着道:“想必你也是地界不小的人物,有你带路,还真是我的荣幸了。”

  幻笑笑不说话,染灵也不再搭腔,一则是怕得罪了这个不知道到底是谁的人物,二则自己也得盘算一下到了地界该怎么自处,

  二人走了约莫一个时辰,才算是走到了这条道的尽头,染灵看了看前方又是一条河,心里暗想着这两界的交界莫不就是以这河相连,倒是极为巧妙。开不了结界的人要么只能在河中游游泳,要么就是被发现被水鬼拖下水淹死,倒是和地界的作风极为相似。想到这儿还未等染灵发问,就听幻说:“这便是黄泉了,此水切记碰不得,否则我也救不了你。”

  染灵跟着幻走出黑道,来到黄泉岸边,见着只有一艘破破烂烂的小舟靠在一旁,河的两旁皆是开满了像淬了血一般的彼岸花,看起来令人有些心惊。染灵跟着幻上了小舟,见着摆渡的是个弓着背见不着脸的老头,就想着侧过身仔细看看,却被幻一把板正了脑袋说道:“摆渡人不可言不可见,切记。”

  染灵点点头放下心中的好奇,虽然人界的君臣制度很是繁琐和不公,但这地界的规矩也不少。染灵低头看了看黄泉之中,全是飘来飘去的尸鬼和满是泡胀的头颅和爪子就觉得有些恶心,急忙抬头看向侧对着自己的幻。

  鬼神大人已是世间绝色,所以此时看幻也觉得是个中规中矩的年轻人模样,只是总觉得地界之人和人界之人长得都不太一样,总有些阴恻恻的感觉。许是没有阳光照射,他们的脸都状若白纸一般惨白,且都极瘦,手背上的骨节分明,不过这倒也是比较符合他们喜欢飘来飘去,若是像自己这般吃得有些圆润,怕是飘不起来。

  没过多久,终于是靠了岸,染灵急忙跳上岸,再也不想回头看那黄泉之中的东西。转过身见着眼前是一条宽敞的街道,倒是与记忆中相同,这地界的街道与人界的也差不了多少,大多是不愿往生的生灵在此常住,一些没有家人烧纸钱冥币的游鬼摆着小摊做着生意,而有一些有了点资本的开着铺子。染灵看着这还算热闹的街市急急的把幻拉到一个无人的角落说道:“我这样子来会不会被生吞活剥了?”

  幻抄着手笑着道:“这就怕了?”

  染灵瞥了瞥嘴角,用奇怪的声音说道:“我可是知道的,地界可是有不少游魂厉鬼,最喜欢吃那些无所依靠的小鬼来提高自己灵力,我可不想一来就被吃了。”

  “你倒是聪明。”幻说着掏出一个令牌递给染灵道:“你拿着这个便无人敢动你,我现在还有事,你先自己玩玩。”说罢便转身走远了。

  染灵拿着令牌看了看,见着上面的花纹和文字自己着实看不懂,倒是令牌隐隐的泛着紫光不是俗物,倒也手下揣进怀里。仔细想了想还是往着僻静走了走,见着四下无人,变身为鬼魅样才放心走了出来。

  这变身之法还是那个老道子教自己的,为着是怕染灵哪天得罪了人好变身逃命去,如今倒是用在这条道上了也是没想到。染灵找了个有铜镜的铺子仔细瞧了瞧,就是自己也分辨不了本来的样子,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还未待将铜镜放下,就见着铺子里的伙计走了过来。

  染灵抬头看向那伙计,刚看清楚就赶紧别过了头,那伙计活脱脱像前些年看见有人烧的那种纸人,四肢十分僵硬,浑身雪白,脸上扑着那种血红的腮红,整个五官就像画上去的一样诡异得紧。染灵低着头看着手里的铜镜,心里却有些瘆得慌,那个伙计倒是习以为常的过来问道:“这位客人,买点什么?”

  染灵闻到那伙计身上全是烟灰味,且声音伴随着一股阴风打在自己脸上,一时感觉十分不悦,粗声粗气的开口道:“我随便看看。”

  “本店只进会买的客人。”

  “怎么还强买强卖了?”

  染灵抬起头看向那伙计,见那伙计不仅眼神连着整个人都很空洞,这才知道这还真是个纸人,一时有些不爽道:“老板你就是这样吓人的吗?”

  染灵话音刚落,就听卷帘后传来一声娇滴滴的笑声,一个浓妆艳抹的中年女子走了出来,这中年女子身上披了各种各样的缎子,头上插满了珠钗,就连脸上的脂粉都用得格外厚重,一时有些失笑道:“原来是个娘子。”

  那中年女子浅笑着那一方绢帕捂着嘴角说道:“客人说笑了,不过我这店的规矩便是不买东西,就得留下命。”

  染灵一时有些后悔有些随意进了店铺,虽然知道要来地界免不了打赏带了不少冥币,但看这架势这里是个是非地,也不知要花费多少,一想到这儿,染灵就觉得有些肉疼,只得应声道:“谁说我不买了。”

  中年女子笑笑不说话,走到一边抬来一个盒子打开说道:“这都是时下最时新的蜡烛,你看看雕的式样多好。”

  染灵看了一眼就无语的转过了头又抬起铜镜看了看自己,游魂地灵吃蜡烛那也就罢了,但自己幻化的样子怎么也不像那些低等地界生物,好歹也像个地界人,这老板怕不是在讹自己,便自顾自的绕着店铺走了一圈四处看着。

  走到店铺的东南角时,见着墙角放着一袋米,染灵这才了然,自己这是进了一个厉鬼的铺子,传闻中这厉鬼是地界生灵中最穷凶极恶的,若是不顺她得意,是连人也吃的,一时有些感叹自己真是倒霉。

  老板见染灵绕了几圈有些不耐烦道:“客人这是瞧不上店里的东西吗?”

  染灵摇了摇头道:“都是俗物。”再转过身看向柜台架子最上边有一个密封的盒子,隐隐有些紫气萦绕,便转过头指着架子上方对着老板说道:“那个不错。”

  老板顺着染灵指的方向看去,一下脸就变了色,有些古怪道:“那不过是闲置在一旁的老物件,客人也看得上?”

  染灵冷笑了一下道:“怎么,老板以为那些蜡烛我就看得上吗?”

  老板铁青着脸色看了看染灵:“那倒不是。”说完进了柜台取下架子上的盒子,轻轻放在柜台上,手却紧紧握着扣在盒子的边上不肯放开。染灵仔细瞧了瞧,盒子倒是寻常的木盒,并没有特别之处,但盒内装的东西就说不清了,那微微的紫气寻常之人看不出来,但染灵一下就感觉到,与幻给自己的令牌如出一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