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幽情奇缘 我的鬼神郎君

六、鬼神大殿

我的鬼神郎君 平戈 3026 2019-01-06 16:25:00

    染灵看见幻进来立即收回手站起身:“没有没有……”

  幻脸色有些凝重的说道:“你可还记得那枚白玉血簪?”

  “嗯,怎么了?”

  “大人传你前去问话。”

  染灵一时不知该是喜还是忧,喜是终于可以见到那个令自己彻夜辗转的大人,忧的是总觉得牵扯到了不好的事情,且看幻的脸色也该有些心理准备。

  幻见染灵皱起了眉头忍不住宽慰道:“先去看看是何事,放心,我定会向大人为你求情的。”

  染灵随着幻向着鬼神殿走去,一路上算是做好了千百种打算,如果自己真是不小心为鬼神大人引来了麻烦,大不了自己了结,将自己的灵打散,也免得鬼神出手反而自己还得伤心。

  打定了主意的染灵才发现已经是到了鬼神殿的门口,抬头看了看大门,越发觉得这鬼神真是太会享乐了,整个大门是整块的青铜打造,约莫有四人高,上面雕刻着和令牌上一样的花纹。与其他地界装饰不同,这里面混若个宫殿一般,两边有地界人把守,还可以看到有一队人在巡逻。

  跨进殿门,更是感叹其奢靡的程度,首先投入眼中的是一个大型广场,皆是以白玉铺成,广场前方有一个几十步的阶梯,上了阶梯后鬼神正殿才是映入眼前。整个大殿气势恢宏,仿若那秦王宫重塑在眼前一般,一眼望不到边,且可以看到四周围绕大殿的楼台周阁,千门万户,坐落重重。大殿飞檐皆是黑玉雕刻而成,步下也是黑玉堆砌,一步一步走进去,让人不禁生出敬畏之感。

  进了大殿后,染灵瞧着殿内的装饰甚少,只有几根大柱耸立,和一些立地而起齐肩高的烛台,大殿正前方有一个台阶,台阶上只有一张红木案几,案几后是一盏黑玉屏风,便再是看不到其他物件。

  幻带着染灵到台阶下站定,便对着染灵点点头不再说话。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染灵感觉浑身都僵硬了,才是终于听到了屏风后有了动静。只见鬼神一身白衣慢悠悠的从屏风后走出在案几前坐下,身上一派清冷和高傲之姿。

  幻扯了扯还在盯着鬼神的染灵急忙行礼道:“参加大人。”

  座上的鬼神并未抬眼问道:“就是她得来的?”

  幻:“正是。”

  鬼神抬了抬眼看了看染灵才出声道:“这是本座第三次见着你了吧?”

  染灵拼命压抑住自己的慌乱和激动小声回答:“是。”

  鬼神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案几问着:“说吧,你意欲何为?”

  染灵:“我……”

  “嗯?”鬼神抬起下巴俯视着染灵:“你说什么?”

  染灵一下有些不知所措,不知该如何作答,只能咬着下唇盯着眼前的地面,等不到回答的鬼神有些不耐烦道:“幻,这就是你办的事?”

  幻这才想起侧头小声提醒着染灵:“大人在问你玉簪之事。”

  染灵恍然大悟这才开始将玉簪得来之事一一说出,鬼神听完后问道:“怎么你就如此巧的进了那铺子,寻到了本座的东西?”

  染灵在鬼神的精神压迫之下只觉得连脑子也开始有些不清醒起来,不由自主的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许是缘分吧。”

  幻听到之后吓了一大跳,急忙跪倒在地:“大人,染灵初来地界不懂规矩,还望大人宽恕于她。”

  鬼神:“即是如此,那你说说你想要什么,本座做主给你便是。”

  染灵回过神见鬼神是看着自己所说,心下转了几个弯便咬着牙说了出来:“染灵愿追随大人左右,效忠大人。”

  鬼神并未作答,只是看了一会染灵便转身离开了,留染灵百思不得其解的站在原地,只得将幻从地上扯起来问道:“怎么个意思?”

  幻摇摇头拉着染灵出了鬼神殿才开口:“大人这是允了。”

  染灵瞬时开心的笑了起来,拉着幻的衣袖摇了几下:“真的?我可以留在此处了?”

  “嗯。”

  回了院子的染灵兴奋了许久才终于平定下来,相信了事实,回过心思的染灵便开始不停的拉着幻问着自己该做些什么,有什么要注意的,而幻一直扶着额头有些惆怅的自言自语道:“大人怎么就允了呢?”

  染灵看幻那魔怔的样子就差几嘴巴扇过去了,但还是忍住耐着性子的唤着幻的神智,就在一直染灵有些不耐差点动手之时,幻才是说了一句:“我也不知,你明日去鬼神殿候着便是。”

  第二日染灵梳洗整洁便独自寻着记忆来到了鬼神殿之中,只是来到正殿之后见着四下皆是无人,等了好一会也是只有自己在殿中站着,又是有些不知所措了,只能出了正殿扯了一个侍卫问道:“大哥,我是新来的,请问一下我该去何处候着?”

  那侍卫古怪的看了一眼染灵,也不回话就转身走了,任凭染灵在身后加了几声也是没有反应。染灵只得走到一旁的台阶之上坐了下来,今日起了个大早且还未进食,现下是觉得越发饿了,而且腿也站得有些麻,染灵只好丧气的捶着腿唉声叹气,不知不觉竟是睡着了。

  待染灵感觉周身似结冰般寒冷时,才猛然惊醒,睁开眼见身前有一片衣角,这才抬起头看清眼前人急忙站起身行了一礼:“大人。”

  “你倒是清闲。”

  染灵局促的扯了扯自己有些压皱的衣袖,不自然的说道:“染灵愚钝,不知自己该在何处候着,所以……”

  “随我来。”

  染灵跟在鬼神走着,一直凝望着鬼神的背影,已经是第四次见到,但鬼神仍旧是穿着一身白衣,干净得没有一点杂色,齐腰的银灰色长发随着步伐轻轻摆动,和着这地界一向的阴风一起吹进染灵的心里。

  鬼神带着染灵步入了一旁的偏殿之中,这个偏殿看起来比着正殿物件多了些,除了一应的生活摆设,还多了熏着香的香炉和墨宝。染灵环顾了一圈,见着案几上摆放着一幅画了一半的丹青,画上好似是个男子模样,虽然只有侧面和轮廓,但看着却有些似曾相识,染灵正待细看时却被鬼神的话语打断:“以后你就在偏殿侍奉。”

  “是。”

  染灵收起眼神站在一侧,看着鬼神掀起衣角坐在案几旁继续作画,时间慢慢流逝,染灵也不知自己就这样看鬼神看了多久,只觉得白衣胜雪的鬼神大人特别像画中那样的翩翩公子一般,温润如玉。若不是因为鬼神在的地方皆会寒冷如冰,染灵真要觉得就这样站在一旁看着鬼神的画面岁月静好。

  鬼神画着画着顿了笔,抬头看向染灵:“你不似一般凡人,可知道自己的来历?”

  染灵收回放在鬼神身上的眼神垂下头:“不知。”

  “怪不说会如此。”

  “大人的意思是?”

  鬼神将笔放回笔架上,提起画纸仔细端详状似无意的说道:“你是我见过最胆大的,也最不怕我的。”

  染灵讪讪的笑了笑,悄悄瞥了一眼鬼神见其正认真看着画并未朝向自己才慢慢的说道:“染灵自然是敬畏大人的。”

  “我回来之前将这里整理完。”鬼神说完不待染灵回答便出了殿门,染灵对着鬼神的背影欠了欠身,嘴角却荡起了浅笑,心里更是难得有了满足欣喜之感。因着机缘巧合自己能在鬼神身侧侍奉,也由此可以时时见着自己惦念之人,且鬼神虽然看上去冰冷疏离,却难得的能与自己说上两句话,染灵觉得就算以后日日如此,自己也算是得偿所愿了。

  染灵走到鬼神刚待过的桌前,手脚轻慢的收着画纸和笔架,侧目看到鬼神刚刚完成的画时,立即停下手上的动作,细细的看起了画来,画上的人与鬼神眉眼十分相似,但给人的感觉又不大相同。画上之人笑意浅浅给人一种和煦之感,且长折扇颇具儒雅之感,远不像鬼神这般冷淡疏离。染灵忽然想到之前幻说过白玉血簪乃鬼神胞兄所赠,莫不就是这画中之人?

  因地界没有昼夜之分,也没有时间之分,所以染灵也不知自己在这里待了多久才终于是看到鬼神的身影,染灵小心的看着鬼神,见其面色铁青,立即低下了头悄做无声。

  鬼神坐在案几旁盯着那副画像默默不语,染灵更是无限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几乎和一旁的柱子融为一体,整个空间仿佛凝固一般,连空气中的尘埃都不在浮动,和着烛台上的火苗一般静止在此。

  良久之后鬼神冷冰冰的开口道:“染灵。”

  染灵才默默从角落之中走出来悄声回答:“在。”

  “之前边镇那件案子,你是怎么查出真相的?”

  “我也是无意得知镇长招工一事才大胆猜测的。”

  “那你随我去人界一趟。”

  染灵跟着鬼神来到人界太咸山山脉的一处山脚之下,这里地处人界沧海郡境内,但远离了人烟,满目只有无边无垠的白雪和枯黄的树干。且四周重重叠叠皆是山脉起伏,看不到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