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幽情奇缘 我的鬼神郎君

十、 芸儿的秘密

我的鬼神郎君 平戈 3082 2019-01-10 16:16:01

    芸儿跪着向幻靠近哭着说道:“幻大人,您定是已经查看过后殿,还请幻大人告知是否有其他人的踪迹。”

  幻有些犹豫的看了看染灵才开口说道:“大人,属下翻察过后殿,除了竹青,便只有染灵和芸儿的痕迹。”

  芸儿像是得了救命稻草一般对着染灵哭喊道:“姐姐还有什么话说,本就是芸儿亲见,如今幻大人也已证明再无其他踪迹!”

  “那为什么不是你害的?”染灵言语淡淡道。

  “你……你竟如此栽赃于我。”芸儿跪着爬到鬼神脚下磕了两个头道:“大人,请您一定要为竹青姑姑做主啊,她可是跟了您这么多年,忠心可见啊。”

  染灵有些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芸儿,你为何一定要咬死我呢,你到底是为了谁做事?”

  “你别看证据确凿就想污蔑我!”

  染灵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站在一边不再说话。鬼神见状终于是开了口:“竹青已死,此事不必再提。”

  “大……大人,您不为竹青姑姑做主吗?”

  “已魂飞魄散之人提她作甚。”鬼神挥手示意芸儿退下,芸儿只得抹着眼泪死死的剜了一眼染灵退出了偏殿。染灵见着芸儿这样子心里没来由的有些生气,但看着鬼神在上只得使劲忍住,重重的呼了几口才轻声道:“大人,此事真的与染灵无关,染灵真的没有做过。”

  “嗯。”

  嗯?这就完了?这到底是相信自己还是不相信,染灵一下有些懵的看了看幻,见幻也只是摇了摇头不说话,再转头看了看鬼神,见其只是专心的看着竹简,仿佛这一切的是非都不曾出现一般,染灵挠挠头硬着头皮说道:“还请大人准许染灵查明此案,还自己一个清白。”

  “染灵,大人已说不必再提,你也无需再查。”幻轻轻出声阻止着染灵。染灵却不以为然:“人言可畏,染灵本就是清白之身,自然会自证清白,还请大人准许。”

  “准。”

  鬼神说完这话时,幻有些诧异的看了看鬼神,又看了看染灵,觉得大人怎么有些不同了,从前可从不为这种小事费心,也不会因为这种事准许其他人耗费时间,现在竟然是准了染灵的请求,想来这染灵真是得了看重。

  染灵出了殿后便嚷嚷着叫上幻一起去看竹青的尸首,幻推诿不下只得唉声叹气的跟着:“你去查就好了,叫上我干嘛?”

  “有个人证呗,免得再被人说我动什么手脚。”

  “我很忙诶……诶,别推我,我会走。”幻十分无奈的被染灵推着出了鬼神殿,来到了安放竹青的地方。

  “这么快你们就将竹青挪到这儿了?”染灵看着这是离鬼神较远的一处木屋之中,且屋中熏香浓烈,似乎在掩盖着这股死气。

  “你知道大人喜干净,这等污秽之物自然是要挪远一些。”

  “唔,这样犯罪现场不是就没了吗?”

  “其实染灵你根本无需查证此事,就算是你做的大人也不会在意的。”

  染灵看了看竹青的尸首若有所思道:“怎么说?”

  “大人对任何人的生死皆不在意,所以你查不查都无关紧要。”

  “那大人在意什么?”染灵回过头看向幻,幻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世上约莫没有什么能让大人在意吧。”

  染灵站着细细的查看竹青的整个尸身,没有发现疑点,只得蹲下动手拉起了竹青丧命之处细看了看,的确是没有其他人的气息,且整个桃木也是一刺致命,染灵仔细看了看刺入的方向觉得有些奇怪,急忙拉了拉幻:“你过来看看。”

  幻只得蹲在染灵身侧:“怎么了?”

  “你看这桃木的刺入方向,是从竹青右手方斜着刺进去,若是我刺的话那得是站在对面左手用力才能如此,但若我用左手的话必得借助灵力才能刺得如此深呢,且看竹青当时被钉的高度的话,我还得腾空而起。”

  “嗯,所以呢?”

  “那我就必须动用灵力才能弄死她啊,那你探探她身上可有我的灵力残余”

  幻试了试回答道:“是没有。”

  “没想到这么简单就洗清了自己。”

  “那竹青是被谁所害,芸儿?”

  染灵摇了摇头:“她没有灵力,也不会是她。且她候在殿外时是同我一起的。”

  “她这么栽赃你,你还替她说话?”

  “不是她害的竹青,但却是她栽赃的我,所以我可没打算放过她。我只是觉着此事不简单呢,这竹青到底为何如此,芸儿又是为何非要咬定我。”

  幻站起身拍了拍手后拉起染灵:“你还想查什么?”

  “竹青被害的秘密,芸儿一定知道。”

  染灵和幻回了鬼神殿汇报此事,果然鬼神一定反应也没有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幻一脸“我说的没错吧”的表情看着染灵,染灵却心不在焉的想着芸儿,这死丫头定是还有后招等着自己,且她背后一定还有人在操控。

  染灵平安无事的过了几日也没见芸儿的后手就有些坐不住了,总是有些寝食难安。鬼神瞧了一眼染灵那心不在焉的样子,冷着声音开口道:“你有何事?”

  “嗯?我,我没事啊。”染灵回过神尴尬的笑着。

  “说吧。”

  染灵想了想还是开了口:“大人,我总觉得芸儿不对劲,竹青那件事必定与她有关联。”染灵说完一脸期待的看着鬼神,却见着鬼神一脸毫不在意的继续写着字,染灵只得再次开口:“大人,若是芸儿还有一人,且实力不俗该如何?”

  “处置了即可。”

  染灵瘪了瘪嘴巴,觉得自己好像是有些多事了,对于鬼神来说这些小喽啰的确是一挥手就可以处置的,便不再说话蹲下身替鬼神细细的研着磨,只是磨着磨着还是没忍住心思又是开始想了起来,思绪又飘了出去。

  鬼神侧过头看了一眼染灵,见其出神的研着磨,丝毫未注意自己手下的动作,连手指上都蹭了些墨汁,一时有些无奈的开口:“染灵。”

  “是,大人。”染灵回过神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鬼神,见鬼神用笔尖指了指自己的手,顺着看了看才看见自己弄了墨在手上,想着鬼神喜净急忙收回手准备起身下去洗洗,却被鬼神拉住。

  “大人,我这就去清洗干净。”染灵窘迫的说着。

  鬼神并未说话只是用灵力拉起染灵的手晃了晃,染灵的手便干净了,染灵甜甜笑着对着鬼神:“谢谢大人。”

  “做事认真些。”鬼神收回眼神对着案几上的纸,依旧语气淡漠的开口。

  “是。”

  染灵见芸儿这几日不见踪影,便给鬼神告了个假出了鬼神殿,在一处街角之处站定,彻底放开灵力探查芸儿所在,探遍了整个鬼神殿附近都没有寻到踪影。染灵试着再加大范围,发现自己灵力好像精进了许多,竟是已经能感知到阎罗殿的附近。

  寻了半天仍旧是没找到,染灵有了不好预感,果不其然不一会找到幻时,幻便告诉了染灵芸儿已经遇害。

  “怎么如此?是在何处发现的?”

  “已经遇害好几日了,死法同竹青一样,桃木致命,魂飞魄散。”

  “怎么又是……”

  “现在鬼城中皆在传是你报复所至。”

  “料到了。”染灵一点也不奇怪会有这种传言,毕竟芸儿身后之人绝不会放过拿芸儿遇害之事做文章这种机会,染灵看着幻有些担忧的脸色道:“怎么了?”

  “现在已经有人开始煽动要请命让鬼神处置你。”

  染灵不在意的笑了笑:“这么快,还真是冲着我来的。”

  “不过你不用担心,大人不会在意此事。”

  染灵摆摆手笑了笑,与幻告了别便回了鬼神殿,见着鬼神依旧清闲的在看着书,染灵有些局促的行了礼,站在一旁不是瞟着鬼神。

  “又怎么了?”鬼神眼睛并未离开过书,却是感觉到时不时的目光投射。

  “大人,芸儿也遇害了。”

  “嗯。”

  “现在城中纷纷传言是染灵所为,但是染灵是清白的。”

  “嗯。”

  染灵尴尬的拉着自己的衣角,明知道鬼神会是这样的反应,但自己还是忍不住想要说出来,也许是怕鬼神心中真的会对自己有怀疑的影子吧,染灵于是继续说着:“染灵也不知是否是得罪了人不自知,但染灵绝不会去无意残害他人。”

  鬼神目光从书中抽离出来看向染灵,见染灵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一时竟有些不忍道:“我信你。”

  染灵嘴角渐渐放大高兴得笑了出来,脸也微微红了红,目光却是不敢再看向鬼神,只是径自的看着眼前的烛台,鬼神嘴角微微勾了勾,声音有些轻柔的说道:“你过来。”

  染灵听话的走到鬼神面前,鬼神示意染灵坐下来,染灵有些紧张的硬着头皮的坐下,见鬼神左手拉起自己的右手,染灵立即慌了神,局促不安的看着鬼神。鬼神一如既往的冷着一张脸抬起右手,灵力汇聚指尖紫气环绕,染灵呆呆的看着鬼神右手指尖点进自己的手心,一股纯阴的灵力至手心灌入,瞬时弥漫到全身,染灵灵台顷刻清明,周身真气游走,周身微微透着与鬼神相同的紫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