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幽情奇缘 我的鬼神郎君

九、掌管神殿

我的鬼神郎君 平戈 3058 2019-01-09 16:16:00

    染灵醒来时,只见自己躺在一个粉饰华丽的殿内,身上的云被也是格外轻盈舒适,费力坐起来活动了一下肩颈,发现伤竟是好了差不多了,一时有些窃喜自己捡回来了小命,便美滋滋的想要起身找杯水喝。

  “躺下。”鬼神冷冰冰的声音从门口处传来,吓得染灵一激灵:“大……大人。”

  鬼神端着一碗药进来递给染灵,然后站在床边冷冷的看着,染灵只好老老实实的将药一碗喝下又是想起身,鬼神见状按下染灵的肩问道:“不是叫你躺下吗?”

  “我渴,而且这药苦……”染灵皱着一脸苦巴巴的说道。

  鬼神伸出左手水杯已然飞至手中,而后递给染灵:“伤好了再起身。”

  染灵乐滋滋的接过水杯大口大口的喝完后再转头看向鬼神:“大人,我觉得我伤好得差不多了。”

  “这么快?”

  “嗯?快吗?”染灵疑惑着,却见鬼神伸手搭上了自己手腕把着脉,笑意弯弯的染灵呆呆的看着鬼神的脸,想着虽然鬼神一如既往的冷冰冰的吧,但好像对自己不同了些,果真是自己聪明挡了一下,既让鬼神信任了自己,也拉近了些距离,忍不住就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

  “没有……就是觉得自己捡回来一条小命挺高兴的。”

  鬼神收回手疑惑道:“你怎的恢复得如此快?”

  “我命硬呗,连鬼神大人也收不走。”

  鬼神冷漠的面容有一丝破裂,只得转过头不去看染灵:“你可还有什么不适?”

  染灵转了转眼睛立即苦着一张脸道:“有啊……”

  “哪儿?”

  “这里。”染灵指了指自己的胸口苦巴巴的说道:“这里疼。”

  鬼神瞪了一眼染灵收回染灵手上的杯子,转身向殿门处边走边说:“以后这就是你的寝殿,明日开始,由你掌管鬼神殿。”

  “哈?我掌管?”染灵笑意逐渐放大:“大人以后的后宫归我管了?”

  “本座没有后宫。”说完鬼神拂袖而去。

  “没有后宫?”染灵考究着这句话,而后阴贼贼的笑着:“那鬼神是……”想到这儿染灵笑倒在被子里,抱着被子美美的睡过去了。

  第二日,有人送来了崭新的服装和首饰,染灵左挑右选挑了一套素青色的衣裙穿上,摸了摸料子啧啧称奇,这鬼神出手就是大方,这样好的衣料自己只有在人界皇宫里见那些后宫美人身上看过,自己还是第一次穿上。抬手梳了个简易的随云髻,挑了个朴素的花簪插上便起身笑意浅浅的向着鬼神正殿走去。

  踏进见幻也在殿中,染灵笑笑点点头便向着鬼神行了一礼道:“大人。”

  鬼神点点头,染灵便走到一侧站定静静听着幻与鬼神的对话。

  “大人,已经将那人关入无边地狱,之后该如何处置。”

  “待本座查清一些事后处理。”

  “是。”幻临走时眼神瞥了一眼染灵,见染灵似乎心情很好的站着,有些疑惑的转身走了。

  “染灵,太咸之事,本座不希望还有第三人知晓。”

  “是。”

  “你过来。”

  染灵慢慢走到鬼神身侧,刚走近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鬼神身侧还是一如既往的冷入肺腑,令人觉得头皮都似抓紧了一般。鬼神抬手拿出那支白玉血簪放在染灵的手上:“有了此物,你便再不会感觉冷了。”

  染灵伸手碰了碰玉簪,触手生凉却在体内升起阵阵暖意,而鬼神身侧的寒意却是消失不见,染灵悄悄挪了挪步子再靠近鬼神一些,还真是没有了之前的感觉,立即屈身:“多谢大人。”

  “你有功,这是你应得的。”

  染灵跟着一个侍卫熟悉整个鬼神殿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整个鬼神殿虽然很大,偏殿也多,但大多数都是闲置的,所有的侍卫侍者皆不住在殿中,染灵看着许多空荡荡的屋子也是唏嘘不已,这鬼神殿的修葺定是耗费不少,但却这样空置着实是浪费了一些。

  领路的侍卫见染灵这样的表情忍不住说道:“姑娘或许不知,大人从不喜有人打扰和靠近,所以这整个鬼神殿只为大人一人所用,且大人喜静也厌恶污秽之物,所以这整个鬼神殿是不能有一丝不干净的东西。”

  “多谢提醒。”染灵笑着点点头,转念一想问道:“那这鬼神殿除了大人还有何人居住?”

  “除了幻大人,便只有姑娘您了。其余的侍卫奴婢皆是住在鬼神殿外的街巷之中。”

  染灵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内心却有些小雀跃,这里如此安静,那自己又可以岁岁年年与鬼神相对……染灵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侍卫疑惑看了一眼染灵:“此处便是大人的寝殿,任何人都不能进入,切记。”

  “好。”

  “可熟悉了?”染灵回到偏殿之中鬼神正拿着竹简看着说道。

  “是,在用的不多,所以不是难事。”

  “嗯。”

  染灵见鬼神认真的看着竹简,不敢打扰便放轻了手脚走到一旁的香炉,见着里面的香不多,便悄悄退出殿内去拿新的。走到储放物品的后殿时,见着一个小丫头坐在一旁的眉头紧皱着,染灵走上去弯下腰轻声问道:“怎么了?”

  “啊?姐姐好。”

  “发生何事了?”

  那丫头站起身行了一礼道:“奴婢是来取香料的,但却进不去。”

  染灵走到殿门处推了推,发现是从里面锁死了便转头望向丫头:“是何人在里面。”

  “是竹青姐姐。”

  “竹青是谁?”

  “是统领我们这一众奴婢的姑姑。”

  “她在里面干嘛?”

  “奴婢不知。”

  染灵没办法只得跟着那丫头坐在一旁等着,眼见着半柱香的时间都过去了,还是毫无动静,染灵只得有一搭没一搭的跟那丫头聊着天,才知道这丫头是新进的女婢,叫芸儿,专门负责洒扫,而这里面的竹青是自小就在鬼神殿侍奉的婢女,因着侍奉的时间长,所有人都唤她一声姑姑。

  染灵见着芸儿提到竹青眼神都有些闪躲和害怕,想来也不是个好相与的人物,不过自己倒是不怕的,倒是可怜了这个丫头。地界人与那些魂灵不同,虽然也是没有呼吸和心跳,但也有五感和七情六欲,也会痛和难过。

  又坐了半柱香的时间,染灵实在是忍不住了上前敲了敲门喊道:“竹青姑娘,你可以开下门我拿点东西吗?”

  敲了许久依然是没有反应,染灵疑惑的看了看芸儿,见芸儿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染灵抬起右手感应着殿内的情况,发现有一些死气,一下用灵力轰开殿门,进去直奔死气的来源之处,见着竹青被一根桃木钉死在书架上,俨然已经魂飞魄散。

  “啊……。竹青姑姑死了!”跟着进来的芸儿大喊着:“姐姐你竟然杀了竹青姑姑!”

  “你有病啊!我刚进来我怎么杀?”

  “啊……”芸儿尖叫着跑了出去,一边跑还一边喊着染灵杀了竹青,染灵咬着牙暗骂了一句:“你大爷!”知道自己这绝对是被算计了,不过才上任第一天就来这一套,还真的急不可耐,看来这鬼神身边也并不是很干净。

  染灵气定神闲的招来一个侍卫将竹青放下来处理,自己就往偏殿而去。果不其然,那芸儿此时正趴在殿中哭着告着染灵的状,染灵不以为意的走进去瞥了一眼芸儿对着鬼神欠身道:“大人,我已经找了一个侍卫处理竹青之事。”

  “嗯,此事你处理就是。”

  “是,染灵会查明竹青被害的真相”

  此时芸儿见着染灵像是十分惧怕的样子,畏畏缩缩的向后退了几步,颤颤巍巍的说道:“大人,您怎能让一个凶手处理此事?竹青姑姑可是伺候了您几十年啊。”

  染灵对此嗤之以鼻,不屑道:“大人,当时染灵与芸儿一同在殿门等候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而后实在是等得急了染灵才上前去敲了敲门,见一直没有回应才闯了进去,那知竹青已经遇害。”

  “你说谎!我亲眼所见是你所为?”

  染灵有些后悔当时还觉得这丫头可怜了,看了看鬼神见其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和芸儿,本来不想辩解的也只得开口问着:“芸儿,你说你亲眼所见,那你说说我是如何害竹青的?”

  “你见竹青姑姑久久不出便用了灵力劈开殿门闯进去,我跟进去的时候已经看见竹青姑姑被你用桃木钉死在书架之上!”

  “我进去时,竹青已经被害多时,在这之前我一直同你在外面等候,那怎么不是被你所害?”

  “你别污蔑我!我怎么害得了竹青姑姑!”

  染灵见着这芸儿完全就是满口胡言的咬着自己不放就气不打一处出来,只得面向鬼神道:“大人,我没有害过竹青。”

  此时幻已经收到传唤走了进来说道:“大人,属下已经看过竹青的尸首,确定是一刻钟之前遇害,且确是桃木所至。”

  “一刻钟前便是姐姐闯殿之时,姐姐你还有什么话说?”

  “敢情芸儿你还有同伙啊?看来这鬼神殿的守卫还是真松懈,竟然还能让人偷进殿内害了竹青再悄无声息的跑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