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幽情奇缘 我的鬼神郎君

十一、阎罗索命

我的鬼神郎君 平戈 3059 2019-02-01 08:01:01

    “本来只是将簪子给你护身即可,但如今是非太多,便于你些灵力,你护好自己。”

  “原来是这簪子……”染灵忽然想到自己最近灵力精进,修为见长,原来是这个缘故,如今鬼神的灵力注入,染灵眨了眨眼睛,觉得比平时清明了许多,连空气中的尘埃都能看得仔仔细细。

  染灵有些感动的对着鬼神行了个大礼:“多谢大人。”

  走出殿后的染灵捂着被鬼神的握过的手怔怔发呆,整个脑子里全是方才鬼神握着自己的情景,反反复复挥之不去。幻从一旁走过唤了染灵好几声见其丝毫没有反应,立即担心的拍了拍染灵的肩膀大喊:“染灵!”

  染灵皱着眉大喊道:“哎呀,你不知道被鬼拍肩会折寿的吗?”

  “额……对不住我忘了。”幻有些抱歉的拱了拱手,染灵瞬间变脸笑了起来:拍了拍幻的肩膀:“逗你的啦。”

  “你还高兴得起来?”

  “怎么了吗?”

  幻正色站好缓缓说道:“现在城中皆是你的流言,连阎罗殿那边都已经惊动。”

  染灵仍旧开心的捂着手笑着道:“那又如何?”

  “我以为你是在意流言的。”

  “也许吧。”染灵弯着嘴角看着自己的手心:“不过,大人信我就够了。”

  幻看着染灵蹦蹦跳跳的走开了,一脸莫名的看着染灵的背影:“前几日要查清真相不是她吗?”

  “大人,现在城中流言纷纷,属下预计阎罗殿的人不久就会造访。”

  “嗯,你打发就是。”

  “那染灵?”

  鬼神若有所思的抬起眼神,状似无意的勾了勾嘴角:“她会无事。”

  地界同人界一样,一旦有了源头便会流言四起,且一传十十传百以讹传讹,话也会传变了味。这不现在鬼城中已经传出了许多版本,有说染灵是那黄泉深处爬出来索魂的恶鬼,有说染灵是蓄意接近鬼神大人妄图搅乱地界,也有说染灵是与芸儿争宠才会对其下黑手,更有甚者说染灵是个伪女子身,是在对芸儿意图不轨被拒后报复杀害。

  染灵听到最后一句时直接一口水喷了出来:“你说什么,说我对芸儿意图不轨?”

  幻嫌弃的看了一眼染灵,小心的避开染灵喷出的水:“不错。”

  “他姥姥的,还真是什么都说得出来。”

  “不过你不是不在意这些流言吗,便当作笑话听听罢了。”

  染灵摆摆手:“我是不在意,只是这些传到大人耳中的话大人会是何表情。”

  幻耸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染灵兴致一来便拉着幻去往鬼神处,将这些讲给鬼神听,鬼神听后面色虽未改,但嘴角难得的抽了抽,染灵忍不住在一旁笑出了声:“大人,你这城中的人真有意思。”

  鬼神瞥了一眼染灵,染灵立即识趣的闭上了嘴巴,但仍旧笑意涟涟的想着方才鬼神有一丝碎裂的表情,暗自开心着。

  还未待染灵多高兴一会,索命的便来了,侍卫通报,阎罗殿来人了。

  鬼神示意染灵退下,染灵还未走到殿门处,便被一根铁链直袭面门,染灵刚躲开便感觉身后一大股力量将自己拉了回去,回过头已经站在了鬼神的身后。

  “见过鬼神大人!”来人是一个全身缩在黑袍之中的魂灵,周身黑气弥漫,袖中伸出一根刚刚打向染灵的锁链,染灵试着感应了一下,竟是探不到对方的深浅,一下又往鬼神身后躲了躲。

  “阎罗殿的人现在是越发放肆了!”鬼神大声喝道。

  “还请大人恕罪,小的是奉阎罗殿之令来捉拿染灵。”

  鬼神冷哼了一声,眼神似冰道:“阎罗殿现在也敢管鬼神殿了?”

  “现在整个地界流言纷纷,皆是因为染灵所起,所以阎罗殿命小的前来,还望大人海涵。”

  鬼神直接右手掐诀朝黑袍魂灵打去,魂灵抬手抵挡却半分也未抵住,直接被飞出去,背砸上殿门倒在了地上。被鬼神打中的魂灵周身黑气瞬间少了不少,颤颤巍巍的起身提着铁链对着鬼神鞠了一躬:“还望大人莫要为难小的。”

  “滚!”鬼神厉声喊道,挥手直接将魂灵打出殿外。

  染灵小心的从鬼神的背后走出来,有些胆怯道:“大人,我是不是惹麻烦了。”

  鬼神并未说话只是朝着幻使了一个眼神,幻领会立即转身走向殿外,染灵站在一旁不敢说话。方才那魂灵的修为极高,若不是鬼神拦着,自己是如何也跑不掉的。且阎罗殿的名号染灵也听闻过不少,凡是出动魂灵捉拿的,都不得善终,至少也会先下十层地狱受尽折磨,再将魂魄钉入无边地狱,生生世世永受炼狱之苦。

  染灵想着少有的有些害怕,自己虽然并未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为何竟会招惹这档子事,且遇着阎罗还是忌惮的,毕竟那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无尽之苦。染灵有些心虚的悄悄看着鬼神,却是鬼神仍是云淡风清的样子坐下写起了字,丝毫未受影响。

  “研磨。”鬼神见染灵呆愣着站在一旁只得开口道。

  染灵仍旧心有余悸,动作缓慢跪坐在一旁慢慢研着磨,手虽然还是稳稳的并未发抖,但脸上的表情已经绷不住了,想着因为自己之事打扰了鬼神的清静,眼见着眼眶也微微的红了起来。

  “你很害怕?”

  染灵使劲眨巴了一下眼睛,调整好语气才缓缓说道:“纵是染灵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也会怕那阎罗索命。”

  “有本座在此你怕什么?”

  “是染灵闯了祸,才会连累着大人和鬼神殿。”

  鬼神冷笑了笑顿了笔看向染灵:“此事不怪你,你也不必害怕,本座自会护着你。”

  染灵本就微红的眼睛一下现下更是整个眼眶都红透了,眼泪倔强的在眼眶中滚动始终不肯落下。这么多年来染灵一直独自飘零在世间,无依无靠,能活着也是靠着自己躲躲藏藏,如今听到鬼神这番言语,觉得也算是有人护着了,孤苦无依的岁月里总算是有了个依靠。

  鬼神见着染灵眼睛越发红,误以为染灵还在害怕只得缓着声音道:“阎罗殿只是借题发挥,针对的是我鬼神殿不是你,即便是你,本座也能护得住你,必不会让其动你分毫。”

  染灵终于咧开嘴笑了起来,轻轻吸了吸鼻子将眼泪憋回肚子,继续研磨道:“能得大人相护,染灵自然是不会惧怕,染灵刚刚只是有些感怀,因为从未有人对染灵这般好,也从未有人说过会护着染灵。”

  鬼神微不可见的摇了摇头:“你还真是个胆大的。”

  阎罗殿在幻去传了话后似乎好一阵骚动,十殿阎君皆是愤怒不已,连着一向沉默少言的轮转王也是忍不住发了话:“这鬼神就如此护着那个扰乱地界之人?”

  楚江王鼻孔中哼了一声接话道:“怎么说我十殿阎君也是仙籍,一向对鬼神也算礼遇有加,但如今那鬼神也是越发张狂了,竟是不顾我地界安宁,去护着那个小婢子。”

  秦广王插话道:“他老人家是神,怎会将吾辈小仙放入眼里,不过是借此打压罢了。”

  楚江王听闻此话更是愤怒不已:“我阎罗殿被打压得还不够吗,凡地界之事不都是他一人说的算,他鬼神一句话吾等就得将整个地界奉上。”

  秦广王安抚的拍了拍楚江王:“行了行了,传去他耳中有得你受的,那可是个翻脸无情的主儿。”

  “我也是实在愤慨啊。”楚江王坐会位置上继续说道:“从前那许多事不提也罢,但如今那搅乱地界的小婢子无根无源,吾等查遍三界都找不到其溯源,谁知道会不会是个祸害,偏鬼神就要保着她。”

  “鬼神想做之事又哪是吾等拦得住的。”秦广王重重叹了一口气。

  “不行,决不能让那小婢子就此逃过。”

  染灵这几日心绪不宁总觉得会有大事发生,想着之前听幻说替鬼神去传过话,要阎罗殿不许在打自己的主意,也不知是否有用,想着想着又是重重的叹了一口。

  “你这是怎么了?”幻难得清闲约上染灵品酒,却见着染灵长吁短叹的着实扫兴,只得适时关心一下。

  “幻,你觉得阎罗殿会放过我吗?”

  “有大人在你怕什么。”

  “就怕被偷袭……啊,谁啊!”染灵还未说完手中的酒杯突然炸裂,跟着整个案几也被掀翻,几个黑衣魂灵腾地而起,各执一根铁链对着染灵。

  “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我以后真要少说话了。”染灵说完还呸了呸。

  幻一把将染灵拉在一侧大声道:“阎罗殿这是要与大人对着干吗!”

  那几个魂灵并不说话只是绕过幻直接向染灵而去,染灵歪着头冷笑了一下:“还真不肯放过我,姑奶奶也不是吃素的!”说完染灵右手以灵力化剑向着魂灵迎了上去,左手却是掏出几张符纸打出,符纸碰到魂灵之处皆是燃起了绿色的火光,一时包厢内皆是燃起了火,染灵乘机大放灵力直打其中一个魂灵的背心之处,那个魂灵一下黑气消散只剩一个黑袍子掉落在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