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幽情奇缘 我的鬼神郎君

十三、故友重逢

我的鬼神郎君 平戈 3020 2019-02-03 08:01:00

    染灵觉着自己真是个没用的,来地界没多久就闯下祸事,还连累不少侍卫,顺带着也惹了鬼神不开心,一时懊恼了许多天,在鬼神殿做事也越发小心翼翼起来。期间见着幻许多次都未敢像从前那般亲热的打招呼,只是默默的不作声,而染灵的这些小心思皆是入了鬼神的眼中,在染灵再次的一言不发垂着头站在殿内一角时,鬼神终于是开口打破了多日来的沉默:“染灵。”

  染灵垂着眼眸走近了些:“是,大人。”

  鬼神难得的抬起头仔细看了看染灵,见着眼前这个面容清秀的女子脸上失去了往日的光华,那双灵动的眼睛也仿若全是晦暗,本来有些圆润的身躯也是消瘦了不少。一时有些不忍柔着声音道:“此前在人界见你也识得招魂之术,但你的灵力又不似修道之力,是如何习来的?”

  “难道大人还是对我有所怀疑?”染灵暗想道,抬起头看着烛光错影之下的鬼神,许是今日烛火点得有些多,照映之下显得鬼神的面庞柔和了许多,少了清冷之意。昏黄烛火的暖意似乎融化了鬼神眉梢的冰雪,化成一腔柔水从鬼神口中流进染灵心中。

  染灵面对此时的鬼神,心中有一丝酸楚弥漫到眼眶,喃喃着开口道:“从前在人界遇着一个研习道法的老头子学了些。”

  “此人可还在人世?”

  染灵掰着手指头数了数年份:“许是不在了吧,都是许多年前的事了。”

  “许多年前?”

  “嗯。”染灵仔细捋了捋时间,才肯定的回答道:“于我最后一次见着他已是百年前的事了。”

  “百年前?”鬼神略一挑眉,眼神意味不明的看着染灵。

  染灵此时才反应过来自己说漏了嘴,凡人寿数不过百年,百年前见过之人皆已作古,而自己还完好的站在此处……想到此,染灵知道再也是瞒不过,只得缓缓说道:“染灵也不知自己为何不同于世人,不仅天生灵力且寿数极长。”

  “我初次见你时,便觉你不同,你可曾知道自己的溯源?”

  “染灵寻觅了多年也未曾寻到。”

  鬼神微不可见的点点头不再说话,染灵刚想退到一旁就见着幻走了进来,一时有些窘迫的急急的退开,幻瞥了一眼染灵走到鬼神面前行礼道:“大人,找着了。”

  “在何处?”

  “阎罗殿内服役。”

  鬼神起身与幻走了出去留染灵一人在殿内站着,有些百思不得其解,预感着与自己有关,但又觉得似乎是自己想得太多。待鬼神与幻回来时,已经是过去了四五个时辰,染灵有些昏昏欲睡,半眯着眼睛靠着殿门摇摇晃晃的站着。

  幻轻轻咳了咳,染灵才清醒过来立即站直身子,这才注意到二人身后跟了一个有些年纪的鬼灵,这不看不打紧,一看却是被吓了一跳,染灵支支吾吾的向着鬼神道:“大人,这是?”

  鬼神掀起衣角坐在了上座状似无意的说道:“你可熟识?”

  “自然……自然是熟的。”

  原来这个鬼灵不是别人,正是此前在人界教习染灵道术的道子,虽然还是染灵从前见过的那般模样,但却是人鬼分别了。道子看见染灵也是吓了一吓,疑惑的看了一眼便朝着鬼神跪下:“多谢大人救我于水火之中。”

  “水火之中,是何意?”染灵走近了些站在道子身侧问道。

  幻看了看鬼神的眼色才回答道:“此人前世寿数已尽,本在地狱之中受了刑便可往生,只是十分固执与阎罗殿有了争执,所以被罚永生永世服役于阎罗殿,现下大人将其救了出来。”

  染灵感激的点了点头朝着道子问着:“你为何会同那阎罗殿有了争执?”

  道子看了看鬼神,见鬼神注意力皆在案几上,再看了看幻也并无反对的意思这才对着染灵开了口:“我本就不愿投生,那阎罗王非得我灌下那黄汤让我投井,我这才与他们几个鬼差闹了起来,哪知道他们这般小气,就对我设下这样重的处罚。”

  “什么处罚?”

  “每日在极寒之狱受尽雷劈火烧之后,再到阎罗殿服侍那些个鬼差。”

  染灵有些怜悯的摇了摇头,安抚的拍了拍道子的肩对着鬼神道:“大人,那此番他可还用回去?”

  鬼神并未作答,倒是一旁的幻开了口:“大人拿走之人,谁还敢拿回去。”

  染灵感激的笑了笑对着幻行了个礼,再对着座上的鬼神行了一个大礼:“多谢大人出手相助。”

  鬼神手拿着一本册子淡淡的说道:“以后他便同你一起协助招魂使做事。”

  “我?协助招魂使?”染灵睁大了眼睛闪了闪,有些疑惑的问道。

  “嗯。”

  染灵一时有些懵,自己不是随侍鬼神的么,怎么就去和招魂使做事了,看了看道子再看了看幻,见这两人皆是垂着头不说话只得自己开口:“大人,我不是主理鬼神殿中之事么?”

  “鬼神殿你也管着,招魂使你也助着,终归于人界之事你二人熟悉些。”

  “是……”

  染灵同幻和道子出了殿还是没回过神,见着道子得意洋洋的走在前边未顾及到自己,这才放缓了脚步退到幻身侧小声道:“大人这是什么个意思?”

  “染灵你不是不愿与我多说话吗,问我作甚?”

  “我……我这不是一直觉着因着血符之事有愧于你,才这般的嘛。”

  幻眼神暗了暗:“我若是要怪也会怪那阎罗殿。”

  “是……是我小见了些,不似幻大人这般心胸宽广,还请幻大人莫怪。”说完还像模像样的行了个礼。

  幻鼻中哼了一哼,却还是开了口:“大人这是要栽培你,还给你寻了个熟识又得力的助手。”

  “那我该做些什么?”

  “招魂使会同你说的。”

  幻带着道子去了鬼神殿外的城中安置,染灵则去寻了那有些惹人厌的招魂使,虽然是做好了心理准备,却还是被招魂使给酸得有些无语。

  “真想不到大人会派你一个侍婢来协助我。”

  “是是是,还望招魂使您能海涵。”

  招魂使在屋中飘来飘去翻箱倒柜找着东西,染灵却在四处打量着招魂使的屋子,见这里面乱七八糟堆了不少木柜盒子,四周墙壁上也是胡乱挂了不少经幡,没有丝毫美感,且同鬼神殿不同,此处的烛火是青色的,将整个屋内照得青幽幽得格外吓人。

  染灵见招魂使飘来飘起带起不少阴风,只得开了口:“要我帮您找吗?”

  “不用!”招魂使大声喊了一句,有些避讳的将几个盒子放入了壁柜之中。

  染灵不置可否的撇撇嘴,背着手望屋门处站了站,有些无奈的等着。待染灵瞧着那烛火的火苗跳动了许有几十万次,才见着招魂使将怀中的一堆东西丢在桌上:“拿去!”

  “是,不过这些是作何用?”

  “这令牌方便你往来两届和受到召唤,这招魂铃可以控制凡人魂魄和心神,还有这个笔和册子,书写阴德和寿数。”招魂使说着从那堆东西中扒拉出一个银色的戒指:“这是魂戒,取人寿数的。”

  染灵将东西一一记着作用和收好,招魂使继续开口:“大人下了令,你只是在那些个凡人需要大人时才用去,到时候我会用招魂铃通知你,平时就在鬼神殿好好待着服侍大人,别来烦我!”

  “是是是。”

  待招魂使交代完,染灵慌不择路的出了屋子,那招魂使说话像是用尽气力在大吼一般,震得染灵耳朵生疼,而其对自己那鄙夷样也是丝毫不掩饰,染灵是一刻也不想多待,便去寻了幻一同去看道子。

  道子倒是甚是惬意的坐在屋中喝着大酒,嘴里还一哼一和的唱着小曲,染灵见他这样子无奈的将属于他的令牌扔过去大喊道:“老道子,心情不错啊?”

  道子接过令牌看了看,甚是欣慰道:“没想到我死后还能在地界混个差事,谢谢你了哈。”

  染灵与幻对看了一眼,二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进了屋在一旁坐下,道子向二人递了杯子倒着酒道:“小染灵,没想到你个小丫头片子在这地界混得不错啊,竟能在鬼神大人身侧做事,从前还是我小瞧了你。”

  “那还得感谢你从前教我的那些道术。”

  道子有些心虚的想要捂上染灵的嘴,却见着幻在一侧只得将手收了回来跺着脚道:“可别,你可别用,那都是地界十分忌讳的。”

  幻抿着杯中的酒语气神似鬼神的开口:“你知道忌讳,便不应该胡乱教给她。”

  “这不用便是了嘛,无妨的。”

  幻轻笑着看了看染灵,染灵有些心虚的扯了扯嘴角低下了头,道子见着二人这样有些痛心疾首的问道:“小染灵,你不会真在地界用过吧?”

  染灵尴尬的点了点头,道子吓了一大跳立即跳起脚来:“那该如何是好,鬼神大人知道非一道天雷劈了你不可,要不小染灵你赶紧跑吧。”

  “为何要跑,大人早就知道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