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幽情奇缘 我的鬼神郎君

十四、鬼神特使

我的鬼神郎君 平戈 3041 2019-02-04 08:01:00

    道子那双眼珠子巴不得瞪了出来,本就没有实体站不稳的身子更是一下靠在了桌上,然后有些佩服道:“小染灵你是做了什么天大的好事,竟是无事。”

  染灵有些疑惑转过头看向幻,见幻只是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自顾自的喝着酒,只得伸手拉了拉幻的衣袖,幻见着才开了口:“在地界擅用道家术法本就是大罪,且你动用了血符那样的偏门邪术,更是十恶不赦。”

  “那我……大人他……”染灵结巴了起来,背心处有些后怕的冒了些冷汗。

  “大人杀尽侍卫便是为你保住了这个秘密,不过现在还有一人知道了……”幻有些危险的看了看道子,道子立即捂着耳朵开始装傻:“我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听到。”

  染灵有些着急的拉了拉幻的袖子继续道:“他不会说的,你接着说。”

  “所以大人为了培养你,让你协助招魂使,也算是在地界为你寻了个合理的由头,一来是阎罗殿再无理由寻你麻烦,二来也算是为你积攒功德提升灵力。”

  染灵此时才恍然大悟了解到鬼神的良苦用心,虽然平时鬼神对着自己像对着空气般视若无睹,但终究心里还是向着自己的,想着想着脸上就忍不住的美滋滋起来,道子用手上的令牌敲了敲染灵:“诶,先别美,回过神来。”

  染灵捂着额角盯着道子:“干嘛?”

  “鬼神大人为何这般轻纵于你?”

  染灵撑着头趴在桌上,略微捋了捋了思路道:“许是之前我替大人挡了一招,虽说用不着,但大人也惦念着我也是一片忠心。”

  “那看来鬼神大人也不似传闻中那般无情无义嘛。”

  “咳咳……”幻用力大声咳了咳来证明自己还在这儿,另外两人立即收声,言笑晏晏的错开了话题喝起了酒。

  染灵与幻和道子分别后直接回了自己的寝殿,细细看起了那堆招魂使给自己的物件,这每一样都是不得了的法器,特别是这枚魂戒。染灵拿起魂戒在烛火旁仔细端详,见着这魂戒看不出材质,但周身隐隐有黑气弥漫,且魂戒表面皆是看不懂的花纹和文字,带到了食指上后,手指感觉到一股彻骨的寒意弥漫至整个手掌,且丝丝侵入骨头深处。

  染灵立即取了下来,寒意立即消失,染灵不禁啧啧称奇,这个地界的法器就是不同寻常,件件都透着地界的寒意,也不知自己这肉体凡胎能否受得住。

  染灵睡了许久之后才是终于醒来,起身算了算时辰自己竟是睡了六七个时辰,立即慌慌忙忙洗漱了去往鬼神正殿,见着鬼神正靠在坐榻上安静的看着书,见自己进来也并未出言责怪,这才松了一口气悄悄走进香炉旁添着香料。

  添完香料后,染灵再仔细的换着蜡烛,轻手轻脚的怕颤动到了烛火影响到鬼神看书。换到一半,染灵看着火苗时突然想到招魂使屋中那青色的火苗,眼中这橘黄的火苗和印象中那青色的火苗重叠,一时之间有些恍惚的愣在了原处,脑海里全是那青色的火苗跃动的样子,似乎迎着阵阵阴风在翩翩起舞。

  鬼神难得的抬起头,看到染灵近乎痴迷状的盯着烛火发呆,眼中却呈现出了青色,顿时脸色一凝,挥手扇出一大股冷风扑灭了火苗,也正好将染灵呼退开了一步,染灵顿醒,一下子回过神到鬼神面前行礼:“染灵失态,多谢大人解围。”

  鬼神伸出右手对着染灵,染灵有些疑惑:“大人这是?”

  “手。”

  染灵局促的将手放至鬼神的手中,头恨不得低到地面上去,面颊顺带着两只耳朵犹如火烧一般爆红,鬼神不过捏着染灵的几根手指略微感应了一下就收回了手,染灵只得窘迫的慢慢收回手,稍稍抬起头看向鬼神。

  “我给你的簪子去哪儿了?”

  “染灵将它好好收着的。”

  鬼神看了一眼染灵,似是有些愠怒:“取来。”染灵有些心虚的取来簪子回到了鬼神殿,眼神有些闪躲的看着鬼神方向。

  “为何不戴?”

  “因着之前大人给了些灵力,所以染灵已经没有不适应,再则染灵一直手脚马虎,怕坏了这簪子。”

  鬼神似乎是恨了一眼染灵就抬手收回了染灵手中的白玉血簪,染灵看着空空的手心有些失落,委屈的看着鬼神堪比那白玉的手指拿着那簪子,委屈巴巴的说道:“大人是要收回去吗?”

  “你不是不需要吗?”

  “没有没有,染灵只是心疼这个簪子想要好好收着。”

  鬼神拿着簪子动了动手指,簪子上紫气更盛,而簪子的脉络越发清晰,其中的血像是流动起来了一般。鬼神拿着簪子缓缓起身走到染灵跟前,抬手将簪子插入染灵的发髻之中语气冷漠道:“不许再取下来。”

  “是。”染灵嘴角像是鲜花一般绽放,轻轻抬起头笑着看着鬼神,鬼神顿了一顿便转身回了座上:“这之后你便不会受法器反噬。”

  染灵这才知晓,自己这种种迹象是反噬所至,轻轻抬手碰了碰簪子,觉得心里暖洋洋的犹如春日阳光照射一般,再看了看鬼神一如既往冰冷的脸色,却觉得也没有从前那般冷漠,倒是那羽扇般的睫毛扇着微恙的风吹进心里。

  招魂铃第一次响的时候,已经是多日以后,染灵看了看腰间晃动的招魂铃,起身向鬼神行了一礼便借着招魂令去往了人界。

  招魂使挂在一座古宅之中的横梁之上晃来晃去,要不是那些凡人看不见的话,还真要活活吓死几个。古宅正屋之中有一个年近二十的女子跪在正中,女子面前的一个燃着几根清香的案几,四周的坐榻散落,还有许多瓷器碎了一地。

  而其他人皆是跪在屋外的院子里,人人面前皆是摆了一碗各自的血,连包扎都未来得及就虔诚的跪拜在地,低头喃喃的念着招魂令。

  平地里忽然吹起一大股阴风,席卷着整个古宅,连带着屋中的家具都在晃动。染灵借着招魂铃之力在空中破出一道口子,从地界直接跨步而来。

  院中的人见着染灵的到来皆是大喜,急忙摆到:“恭迎大人!”

  染灵被这阵仗吓了一跳,抬头示意了一下招魂使,招魂使慢悠悠的飘了下来现了身,声音幽幽道:“尔等凡人,唤吾何事?”

  只见那女子缓慢的抬起头来,本是上等的姿色,却被脸上一条从左眉划至右边唇角的血淋淋的伤疤给毁掉,这女子满目血泪,连着嘴唇也是青紫色的,整张脸看上去触目惊心,很是凄惨。

  女子见来的是两位大人愣了愣,招魂使只得开口道:“本使乃招魂使,这位是鬼神特使,尔有何所求?”

  女子听闻后立即重重的扣了一个头道:“小女听闻能以寿命召唤阴间使者完成心愿,小女愿以全宅十余口人的所有寿命来换蔡氏一命。”

  染灵见那女子眼中全是恨意,院中跪的人亦是,不禁觉得有些感伤,见此景必是发生一件不小惨事,只得端着声音道:“所为何事?”

  “小女吴氏本家族和睦,四世同堂,但奈何那蔡氏为一己私欲强娶小女之妹为妾,不过数日家妹便被蔡氏凌辱致死。小女家中之人前去讨说法,却被那蔡氏关押殴打致死。小女因在家中避开一祸,但今日那蔡氏带着人闯进家门,强取豪夺,不仅拿了家中所有财物,还抓走了家中所有女子。”那女子抬手缓缓摸过自己的脸继续说道:“小女誓死不从,蔡氏便将小女当场凌辱并且毁了面容。”

  染灵有些痛心的看了看那女子,回过头看向招魂使:“招魂使可知那蔡氏?”

  “唔,蔡氏洪正,阳寿还余数十年,寿终正寝后会下无间地狱遭受炼狱之刑。”

  那女子听完后捂着心口痛哭流涕:“那般恶人竟还能寿终正寝,还请大人为小女做主!”

  招魂使不屑道:“做主找你们人界官府去,唤吾何用?”

  “蔡氏与官府勾结已久,其所作所为官府早已知晓却避之不及,小女无处伸冤,所以特唤大人。”

  招魂使掐指算了一算:“尔等寿数已然不多。”

  那女子看着招魂使愣了愣,转头看向染灵,见染灵皆是悲悯之色,急忙跪至染灵身前哭着道:“求大人开恩,我府中之人的寿命皆可取去,只求大人能让蔡氏善恶有报!”

  染灵看了一眼院中的人问道:“他们都愿意豁出性命报仇?”

  院中的人皆是重重的扣着头求着染灵和招魂使,染灵有些不忍正想出口,却被招魂使抢先:“尔等众人加之连一月都未到,不可不可。”

  “你……”染灵有些懊恼,但现下自己也不能做主,就只能和那院中之人一样眼巴巴的看着招魂使离去。

  “大人,求求你,求求你!”那女子跪在地上扯着染灵的衣角,整个身子都伏在地上颤抖,染灵有些不忍心的想要拉起女子,那女子却是不肯起来,只是死死的拽着染灵的衣角磕着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