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幽情奇缘 我的鬼神郎君

十五、惩治恶徒

我的鬼神郎君 平戈 3018 2019-02-05 08:01:01

    染灵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规矩在这里自己也是没有法子,不过见着这女子一家着实可怜也难免升起恻隐之心,染灵细想了想轻生对女子说道:“规矩在此自是不能破,不过我会尽量看能否替你想个法子。”

  “真的?大人愿意帮助小女?”

  染灵扶起女子点点头,先挥手替她止了血,再示意院中之人起身后就转身回了地界。

  鬼神见着染灵面色沉痛的走进殿,有些疑惑道:“怎么?”

  “大人……染灵知道规矩在此自然是不能破,只是今日所见染灵实在是不忍心。”

  “招魂使已经来回禀过此事,你也应该知道此事地界管不得。”

  “染灵知道。”染灵想着那女子的遭遇不免有些心痛难耐,虽然这世间的是是非非已然看过不少,但那吴氏的遭遇也算是及其惨烈了。世上不免可怜人,但真搁在自己面前还真是无法忽视,且得知其寿数已然不多,那恶徒却能安享百年,真是令人唏嘘这世事无常难尽人意。

  “大人,擅动凡人气运是否会遭天罚?”

  鬼神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放下手中的册子抬起头看向染灵:“你想如何?”

  “用染灵的寿数是否……。”

  “不可!”鬼神呵斥道:“若每个人你都如此,你还有多少活头?再则你身为特使,此事有违规矩。”

  “是啊,生逢乱世,我又能帮得了几个。”

  染灵颓丧的低着头,脑中全是那吴氏一家的场景,还有那女子还渗着血的脸庞,鬼神见着染灵这幅样子,有些无奈道:“这才是你第一次去就如此,那以后你该如何?”

  染灵有些愧疚的看了看腰间的招魂铃:“染灵辜负了大人的用心。”

  “你随我来。”鬼神说完便起了身示意染灵跟着自己,染灵亦步亦趋的走在鬼神身后来到人界。

  鬼神的徒然降临,让吴氏大宅附近的空气瞬时凝固,宅中的人皆是静止不动,就连那烛火也不再跳动,染灵觉着这场景与自己初次见到鬼神的极其相似,当时也是这般万物静止,只是为何自己当时虽被定住身形,却没失去意识,这倒是一个疑惑的事。

  “你见这宅中之人,不需两日便全部魂归地界。”

  染灵诧异的转过头看着鬼神:“大人意思是,他们都活不过两日?”

  “不错。”

  “为何他们竟悲惨至此,竟是连多活几日都不可以。”

  鬼神面色未改的背着手:“这世上悲欢太多,不是你一人就能改变的。”

  染灵咬着牙紧紧握着招魂铃,尽量压抑住自己的情绪:“既然这世上会有招魂令可以改变命数,那为何却不能让他们魂魄安宁。”

  “他们命数注定如此。”

  染灵有些不甘心道:“难道能否使用招魂铃也是命数所至?”

  鬼神被染灵问住了,一时有些答不上话来,只是看着眼前的宅子,好半晌后才回答道:“也许是如此。”

  染灵似乎思绪回到了曾经在人界飘零的时候,自己也是被背叛后险些遭毒手,只是自己与这些人不同,自己有能力护得住自己,也能及时保住自己一命。也许这就是鬼神所说的命数,自己注定可以活下来追寻自己所爱,而他们注定无辜枉死。

  染灵想着想着就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眼角不经意的滑落下一颗眼泪,染灵自己还沉浸在情绪之中倒没注意,反而是鬼神有些诧异了,瞧着染灵微红的眼睛有些动容:“在地界做事心软可不行。”

  “是。”染灵抬手抹了抹眼角,苦笑着回答。

  鬼神终还是不忍,缓缓走了两步道:“若你执意,有些事也未尝不可。”

  “嗯?大人意思是?”

  “一些小事也可牵一发而动全身。”

  染灵听了这话更是糊涂,鬼神的意思自己是丝毫也捉摸不透:“大人所说的小事是?”

  鬼神嘴角勾了勾一挥手回了鬼神殿,染灵还在晃神中就见鬼神已是去了内殿换了一身装束出来。鬼神的身形本就消瘦,如今穿上了这全黑的长袍更是觉得有些弱不禁风的感觉,银色的长发已然变成黑发,并束了个冠,倒的确是有那人界的翩翩公子样。

  “大人这是?”

  “若你一人去本座怕你坏事,所以便同你一起去。”

  “去……去哪儿?”

  染灵皮笑肉不笑的跟着鬼神再次来到人界蔡氏宅子附近的一处客栈之中住下,只是鬼神一进这客栈面色就越发不好,来到房内也是不肯坐下,只是自顾自的站在一侧。

  染灵顺着鬼神的目光环顾了几眼,见着这客栈在人界也算是较为繁华了,装修古朴而精致,屋中还有许多精巧的小物件,连着那床榻上的被子也是绸缎的,倒是极为不俗。只是鬼神那一脸嫌弃的表情,让染灵有些摸不着头。

  “大人,是对此处不满意吗,要不我们再换一间?”

  鬼神不接话只是掏出一方锦帕出来,染灵立即会意结果锦帕仔仔细细的擦过了凳子和桌子,再掏出自己干净的锦帕垫在板凳之上,鬼神这才缓和了些脸色坐了下来。

  本来心情阴郁的染灵此时倒是有些明亮了起来,这鬼神大人急着回了地界换了一身衣服,如今到了这个地方,还是嫌弃着那微不可见的灰尘,当真是爱干净得紧。

  染灵拿过桌上的热水仔细洗了洗杯子,才给鬼神添上了一杯,自己也借着锦帕擦了擦凳子才慢慢坐下端着杯子眼巴巴看着鬼神。

  “你想问什么?”鬼神端着杯子轻轻吹着热气问道。

  “染灵跟着大人来此,但还不知是为何。”

  “你不是要帮那凡人吗?”

  “对啊。”

  鬼神抿了一小口杯中的水就嫌弃的放下了杯子,状似无意的拍了拍袖子说道:“不能动那蔡氏的命数,但能让其过得不那么顺心些。”

  染灵恍然大悟,浅笑着喝了一大口水,竟也觉着这热水异常难喝,明明是无味的东西硬生生有了苦涩的感觉,只得跟着鬼神放下了杯子,好好的坐在一旁。

  入了夜后,鬼神终于是起了身,染灵以为鬼神要歇息,就想着下楼去再为自己开一间房,却看见鬼神是出了门,只好讪讪的跟上。跟着鬼神到了蔡宅附近,却是见着鬼神直接准备飘进去,染灵不知该不该用灵力手脚无措的站在原地。

  鬼神回过头直接一挥手染灵身子就轻飘飘的跟着飘了进去,刚进蔡氏的屋子,鬼神就直接抬手掩住了鼻子,因着这蔡氏今日喝了个烂醉,所以整个屋子里充满着酒色之气。

  染灵掏出身上小锦囊里的香料在屋中的一角点上,并开了一点窗,这才是好了些,鬼神满意的点点头:“染灵你可会吓人?”

  “吓人?这个……”染灵还未说完就被鬼神一把扯了过去,眼前顿时白雾茫茫一片,染灵伸手四处抓着,终于是抓住了一个衣料子的物体,使劲扯了扯却听到鬼神的声音出现在耳边:“不过是入了他的梦,你扯本座的衣服作甚?”

  染灵这才放开了手,乖乖的站好,仔细的看着周围环境,但是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染灵尽量压低声音问道:“大人,为何什么也瞧不见?”

  “他睡得太死。”

  “那该如何是好?”

  “明日再来。”

  染灵只好跟着鬼神回了客栈,鬼神依然是坐到了桌边,染灵此时却是站着也不是坐着也不是,犹豫着自己是否应该退下不影响鬼神休息,犹豫再三正想开口,却是被鬼神抢先了:“可会下棋?”

  “会一些。”

  鬼神挥手变幻出一副棋盘在桌上示意染灵坐下,染灵面色尴尬心里却有些雀跃,这次鬼神不仅答应会惩治那恶人,自己还能在人界寻了个与之独处的机会,想来自己还真是捡着便宜了一般。

  鬼神棋艺十分高超,越发显得染灵是个半吊子了,染灵越下越尴尬,索性胡乱摆子,不一会竟是输了两盘。

  “你这是越发乱下了。”鬼神手中执一枚黑子缓缓落下,轻轻开口道。

  “染灵不擅棋艺,让大人见笑了。”

  “那你擅长什么?”

  染灵想了想:“厨艺吧,还能有两道拿得出手的小菜。不过大人一向不爱食五谷,倒是没有用处了。”

  “就没其他的?”

  “其他在大人眼前都不过是雕虫小技不值为提,倒是大人无所不能,可有什么是不会的?”

  “揣摩人心。”

  染灵疑惑的想了想,歪着头看着鬼神:“大人已然封神,可还会有看不破的人心?”

  “凡人之心纷杂,自然是不好揣摩,不过若是动用灵力倒也容易知晓。”

  “那大人真是无所不能呢。”

  “本座能看遍天下事,却唯独看不清你。”

  染灵身体僵在原地,有些错愕:“看不清我?”

  “比如本座即便用了灵力也不知你究竟在想什么,且也查不到你的来源。”

  染灵有些懊恼的不情不愿继续放着棋子,心里满腹委屈嘴里却在嘟囔道:“大人始终是不愿完全信任染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