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幽情奇缘 我的鬼神郎君

十六、惩治恶徒(二)

我的鬼神郎君 平戈 3057 2019-02-06 08:01:00

    染灵同鬼神下了整整一夜的闷棋,天亮之后,染灵终于是起身舒展了一下身子,走到窗边打开窗透了透气,转过头看见鬼神坐在远处若有所思的样子有些奇怪道:“大人您不累吗?”

  “染灵你说你擅厨艺?”

  “至少比这棋艺好上许多。”

  鬼神咧开嘴笑了笑:“那便做两道。”

  染灵一晚上的疲累全然不见,因为竟然看到鬼神笑了,这平时浑若冰山的大人居然也会笑。看到了难得一见的美景之后,染灵美滋滋的小跑下楼,向掌柜的借了厨房就捡着食材忙活了起来,认真捡了新鲜的食材洗干净就架起了锅。

  待染灵带着食盘上楼进屋后,见着鬼神竟是手枕着头靠在桌上睡着了,小心翼翼的放下食盘,轻手轻脚的坐在一旁细细的端详着鬼神。

  此时已是清晨,有的阳光从窗外渗进来,斑驳的洒在鬼神的侧颜之上,染灵不禁伸手在空中虚画着鬼神的轮廓,划过浓密的眉梢,微闭着却有一道漂亮曲线的眼眸,还有那羽扇般的睫毛。

  染灵似乎像是有些喝了酒一般有些醉了,收回手看着那透着阳光的高挺的鼻梁,还有那微微抿着的嘴唇,感觉到胸口有似乎击鼓一般的感触,染灵抬手抚上自己的胸口感受那股强烈的跳动,心里想到:“这便是那些人所说的心动?”

  想到此,染灵抬起手慢慢伸向鬼神的脸侧,还未待接近就见鬼神的眼睛眨了眨,立即慌乱的收回手站在一旁。鬼神睁开眼看到染灵有些红的脸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饭菜染灵已经做好了,因为想着大人一夜未眠所以只做了些清粥小菜。”

  鬼神看了看桌上的菜点点头,示意染灵坐下,染灵还未从刚才的悸动之中回过神,只是磨磨蹭蹭的坐下,但见着鬼神盛了两碗粥,一碗放在自己跟前,一时更是慌神:“大人,这……”

  “吃吧。”

  染灵格外局促的端着碗紧张的吃着,时不时看几眼鬼神,见着鬼神依然是一幅清冷神情,只好不吭声的默默吃完了整碗粥。

  终于是入了夜,染灵已经趴在桌上睡了许久,若不是鬼神将其拍醒,染灵这个瞌睡得睡到第二日。染灵揉着眼睛起身看了看窗外,见已是夜深,急忙拍拍脸醒了神智跟着鬼神再次去往蔡宅。

  这次入梦后,蔡氏倒是有了梦境,只是这个梦境看得让染灵有些羞红了脸。梦中的蔡氏正身处一大个浴池之中,身侧皆是身姿袅袅,面容美艳d的女子在搔首弄姿,蔡氏正哈哈大笑着看看这个,摸摸那个,而浴池周围皆是浓郁的水汽,若不是蔡氏的嘴脸着实让人觉得有些恶心,眼下的场景倒是十分梦幻。

  染灵尴尬得看了看鬼神,见鬼神面不改色的站在一侧眼神冷冷的看着,竟无半分别扭,就像是寻常在鬼神殿看着那些侍卫巡视一般,这倒显得染灵十分不正经了。

  染灵只好嘴里默念着“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不一会就见着那几个女子舞动的身体开始扭曲,以极其怪异的姿势在蔡氏身侧围绕晃动着。本来身姿柔美的美女此时却犹如那海底深处的海草一般舞动,四肢也不合常规的伸展着,腰肢更是像被扯长了一般弯曲着向上延长。

  蔡氏似乎有些惊到了,急忙从浴池中想要爬起来,却是半分也动不得,只见那些女子死死的拉着蔡氏,并不时的扯下身上的掉落的皮肉向蔡氏身上扔去。

  蔡氏吓得哇哇大叫,手脚并用的推搡着,那些女子拿出绳子将蔡氏捆在一旁的柱子之上。蔡氏眼泪鼻涕流了一脸,想闭上眼却被一个女子用手指死死的掰开眼皮,所有的女子整个身体的皮肉开始脱落,连着眼珠也是掉在了蔡氏的脚边。

  蔡氏显然已经是尿了裤子,但那些浑身皮肉耷拉的女子还未停下,只是喉咙中发着阴恻恻的声音道:“蔡老爷,奴婢们请你吃肉啊。”

  不一会吴氏从后面走了上来,死死的盯着蔡氏问道:“蔡老爷不是最喜这些珍馐美食,绝世美女吗,如今皆在身侧为何不开心呢?”

  蔡氏脸上皆是鼻涕眼泪,眼睛一直不敢聚焦看清眼前的状况,所以便以为吴氏也不过是这其中的一个女子罢了。

  吴氏见状凑到蔡氏眼前,拉着蔡氏耳朵逼迫蔡氏看清自己的脸:“蔡老爷,你看看我啊,看看我是谁啊!”

  蔡氏感觉到耳朵被扯得生疼,一切痛感和恐惧皆是实打实的感受,以为这是真实场景,一下更是吓得面色青紫,瞳孔涣散。

  “蔡老爷以为杀了我全家,此事遍烟消云散了,我吴氏一族便是化为厉鬼也要日日夜夜纠缠你,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说罢吴氏扯下身上的皮肉塞进蔡氏的嘴里,一边流着泪一边恶狠狠的说道:“来啊,吃啊!你不是最喜喝人血吃人肉吗!”

  后来染灵实在看不下去只好转过了身,鬼神见状将染灵拉出了蔡氏的梦境之中,回到蔡氏的床头,见着蔡氏仍然沉浸在梦中无法醒来,手脚并用胡乱的蹬着,只是喉咙始终喊不出声,唯独床榻之上是湿润的。

  染灵回过头看着屋门处,是两个鬼差带着吴氏站着,冷冰冰的看着蔡氏。待蔡氏醒来之时,鬼神已经将染灵拉至角落暗处,屋中只看得见那吴氏。

  蔡氏醒来发现是梦,有些后怕的坐起身,却见着吴氏虚浮在床头对着自己阴恻恻的笑着,立即大喊了一声从床上滚落了下来。吴氏飘着靠近蔡氏,口中却极其古怪的喊着:“蔡老爷,还记得小女吗?”

  蔡氏被吓得彻底崩溃晕厥了过去,吴氏见状冲着鬼神处跪下:“多谢大人能在弥留之际给小女这个机会。”

  鬼神幽幽开口道:“他醒来之后神智已然不清醒,纵是寿数绵长,也是漫长的折磨。”

  “是啊,这样活着比死了还痛苦。”染灵接着说了一句之后看了看吴氏,见吴氏已然是鬼灵之躯,知道她阳寿已尽,只好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吴氏重重的冲着鬼神磕了一个头,便跟着鬼差去往地界往生,而染灵看了看地上的蔡氏,又看了看鬼神感叹道:“都言大人冷漠无情,但染灵见着大人却是悲悯世人的,”

  “本座不是悲悯世人,只是……”

  染灵见鬼神话说了一半便不再说,急急追问道:“大人只是什么?”

  鬼神却不答话,只是带着染灵回了地界,到了鬼神殿门处染灵还是好奇着依依不饶的问着:“大人方才话还未说完呢?”

  鬼神依旧沉默不语,染灵跟着跨进殿门正好扯住鬼神的袖子继续要发问时,见着那吴氏站在殿内,只好急忙放开手端着样子站到一旁。

  鬼神缓缓踱着步子走进殿内坐到上座,吴氏对着鬼神跪下:“多谢大人!”

  鬼神并未答话,只是拿起桌上的册子继续看着,染灵见状上前虚浮起吴氏:“大人知晓你的谢意了。”

  吴氏对着染灵也行了一礼,声音有些哽咽道:“多谢特使大人,若不然小女便是往生也不愿的。”

  “那蔡氏这般活着于他而言也是一种痛苦,且他死后也是要遭受炼狱的,不能同你们一样还能往生重新开始。”

  “是,小女明白。”

  “如此,你便去吧。”

  吴氏再次对着二人行了一礼后,放下心结毅然走了,染灵看着吴氏的背影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过身小心翼翼的对着鬼神:“大人,那吴氏的投生的下一世?”

  鬼神瞥了一眼染灵:“衣食无忧,一世安康。”

  染灵如释重负的笑了:“如此便好,染灵还未谢过大人的恩德,大人能出手惩治那蔡氏,大人真是这天地间最有善心的神。”

  “这哪是什么恩德?”

  “嗯?”染灵越发觉得鬼神的话让自己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见着鬼神依然表情如一的看着册子不搭理自己,只好撇撇嘴退出殿外去了偏殿取来了些茶点端了回来。

  鬼神似乎很没有胃口的咬了一小口便放下不再动,染灵走到鬼神身侧轻声问道:“是这不和口味,还是大人胃口不佳。”

  “你今天见着那场景之后可还吃得下?”

  染灵没忍住,一下子笑意就爬上了脸,歪着身子看着鬼神:“染灵一向只知大人喜干净,却不知大人也会如我们凡人一般受这些影响。”

  鬼神一把扔下了册子,偏过头看向染灵:“你如今越发大胆了。”

  染灵见着鬼神如此说却无半分责怪之意,便浅笑着收了茶点:“是,染灵知错了,那染灵给大人做些看着可口开胃的小菜可好?”

  “嗯。”

  鬼神连着吃了几天染灵做的冰糖萝卜和酸汤肉原子,胃口才终于是好了些,只是染灵的胃口却越发大了起来。因着在人界之时与鬼神同桌而食后,鬼神便让染灵日日同自己一起用膳,这日日吃着这些开胃的菜,又因着身侧的鬼神实在貌美得让染灵感受到秀色可餐,染灵一顿吃得比一顿多,眼见着脸都圆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