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幽情奇缘 我的鬼神郎君

十七、再入太咸

我的鬼神郎君 平戈 3013 2019-02-07 08:01:01

    不久后染灵见着道子和幻,被二人笑了许久,别的人见着鬼神都是战战兢兢,偏偏染灵不同,不仅胆大敢挑选菜式夹给鬼神,自己还能顿顿吃不少,还真让二人开了眼界。

  道子依旧抱着两个酒坛子,吆喝着让幻和染灵喝酒,嘴里却是感叹道:“我说你这丫头片子长得也不是倾国倾城,只是中上之姿,这灵力嘛,也不咋的,唯独性格的确是坚毅善良些,怎的就入了鬼神大人眼,能如此高看你?”

  幻接着嘴道:“就是,当初大人命我引你来地界,未见到你时我也以为是何惊为天人的大人物,结果是你这个丫头片子,真是没想到大人怎的就看中了你。”

  染灵佯装生气的放下酒杯:“幻,你如今和着老道子混着,嘴也越发贫了。”说完正要继续端着杯子时才想起话中之意,又是急忙放下杯子拉着幻问道:“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大人命你引我来地界?”

  幻有些后悔的拍了拍自己的嘴,岔开了话题:“今儿这个酒不错,道子,你哪儿寻来的?”

  染灵一把拿过幻的杯子:“我问你话呢,别岔开话题。”

  “哎呀,就是当初没有大人之命,你就只有等过身了才能来地界。”

  “那大人有说为何引我来此吗?”

  幻抢回染灵手中的杯子,撇着嘴角道:“没有,再说大人要做何事岂是我能过问的,你日日在大人身侧都不知,我怎会知?”

  染灵见幻不疑有假,只得就此作罢,举着杯子喝起了酒来,但是心中的疑问却是久久没有散去,这有着心事,不一会酒意就有些上了头。

  喝完酒回到鬼神殿时,染灵站在鬼神寝殿门外看了许久,脑袋里乱轰轰的犹如一团乱麻,但又无处可寻缘由。想了半晌仍是没有想出个究竟,便扯了扯头发转身准备回自己的住处。

  好巧不巧正好瞧见鬼神一袭白衣背着手站在身后看着自己:“你又去喝酒了?”

  “那不是正好今日轮休便去和他们喝了两杯,我是不是打扰到您休息了?”

  鬼神面带冷意的走过染灵身侧:“那倒没有。”

  眼见着鬼神就要进殿门,染灵酒劲也正好上来,便接着酒意喊出了口:“大人,等一下。”

  鬼神转过身看向染灵,脸上的神色却丝毫未改。染灵扶了扶被自己扯得有些散的发髻有些怯懦的问道:“大人当初为何要引我来地界?”

  “不是你自己想来的吗?”

  染灵料想到答案,但还是不死心的问道:“那没有大人首肯,我也来不了啊。”

  鬼神冷哼了一声:“我看你真是喝酒喝糊涂了。”

  “大人这是何意?”

  鬼神仔细的看了会染灵,不由自主的伸手将染灵发髻上的簪子别好才缓缓开口道:“不是你在边界处叫了几日的鬼神大人吗?”

  “我?”染灵猛然想起那时的自己在边界处徘徊许久,的确嘴里一直叨叨着鬼神大人,一时觉得尴尬不已,只好讪讪的笑着:“对啊,是我一直在那里叨叨来着,不过,大人还真是无所不知啊。”

  鬼神鼻中再冷哼了一声便进了寝殿内,染灵也只好傻笑着回了自己的住处,一路上都在责怪着自己怎么这般沉不住气,怎么一天天想得如此多。到了床榻上躺着后,依然是觉得丢脸得不行,不停的在床榻上裹着被子翻滚着,想着之后该怎么面对鬼神。

  染灵是一路怨念着自己,却全然不知鬼神转身后脸上的笑意,没有人想到,自染灵来了之后,鬼神万年不化的冰山也是开始消融。

  第二日染灵眼下带着一大片乌青一如往日的在鬼神身侧服侍,鬼神有意无意的眼神飘过染灵的脸,心中略有笑意。待染灵退到殿外准备传膳时,见着幻与道子在大殿外眉头紧蹙的交头接耳,染灵疑惑得走上前问道:“发生何事了?”

  道子见着染灵来了,立即正经的清了清嗓子站直了身子,倒是幻依旧皱着眉头不说话。

  “你二人这是怎么了,是有我不便知道的事吗?”染灵见二人这个模样更是不详之感油然而生:“是否与大人有关?”

  幻拍了拍道子的肩,会意的道子先行离去,幻见道子走远才低低出声:“你可还记得之前同大人去的人界太咸?”

  “记得啊,怎么了?”

  “有鬼差路过时察觉到有些异样,但那个地方着实奇怪,靠近便灵力全无,所以也探查不出个什么,所以向道子打听了些那太咸之事,便想着给大人汇报。”

  染灵思绪回到当时,想着连鬼神在那里也是使不出力更何况这些地界之人,现下如果真有问题,还需得大人亲自出马才可解决,但鬼神在那里也是被动,摸不准会出什么意外。心思翻转了几遍,染灵才打定主意扯了幻的袖子退到远处小声道:“你可是打算此时禀明大人?”

  “不错。”

  “你先别急,我先去探探,若我三日未归你再禀明也不迟。”

  “你?”幻有些迟疑道:“你去能如何?”

  染灵有些着急的跺跺脚:“至少我在那处能使用灵力,你行不?”

  幻古怪的看了眼染灵:“你能使出灵力?”

  “对啊,所以此事我去甚好,若是无事,不消半日我便回来了,若是有事,你再禀明大人来救我小命。”

  “你这……”

  “你先去给大人传膳,然后帮我兜着,我这就先去一趟。”

  还未待幻回答,染灵便急急的走开了,幻站在原地纠结了好一会才下定主意按着染灵所说去传膳。想来若真是有危险,染灵既然能使出灵力,那便能借由招魂令传回信来,但若是虚惊一场,如此这般也不必让大人忧心。

  染灵急急的来到太咸山脚下,见着这山景还是一同往昔丝毫未改,连着山腰上的积雪都是一般的厚实。染灵小心的学着鬼神的样子一步一步的走上山腰,一路上放着微弱的灵力感应着,但未察觉到任何异样。

  待来到山洞口处时,染灵额头已经是隐隐的沁出了汗,染灵伸出衣袖擦汗时忽而感觉到身后有阴风扫过,急忙侧身避过,却见着当初见着的那团黑影急急的飞入了洞中。

  染灵急忙运力赶上,不一会便回到了当初那个玉石面前,此时的洞中似乎同之前一样,连打斗痕迹都仍然存在,染灵四处看了看全然未见方才黑影的踪迹,细细的查看了洞内的四周,仍是毫无所获,只好站在那块玉石面前。

  玉石已经恢复到之前未被开启的状态,若不是染灵之前血迹沾染的地方仍是一片腥红,染灵真要以为这玉石是被调换过,连着鬼神砍过的印记也不复存在。染灵绕到那个“华”字的地方,细细的看了看,也是找不到半分差异。

  染灵紧紧盯着那个“华”字看着自言自语道:“难道这世上还真有自带恢复能力的玉石?”说完,染灵抬手用灵力划开一道口子甩出几滴血珠在玉石之上,接着取下玉簪捅入“华”字之中,见着玉石脉络开始流动,便急急的取出簪子戴回发髻之上。

  染灵站在一旁警惕的看着玉石,右手缓缓化灵力为一个浅紫色的光圈,只等着黑影出现。

  过了一会后,并没有见到黑影,倒是玉石缓缓出现一个黑黝黝的洞,洞中传来阵阵和着血腥的阴风,一阵一阵的刮在染灵脸上割得生疼。染灵四处张望了下,见着除了进这玉石也别无它法了,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上次进入玉石之中后,染灵一直是迷迷糊糊的,但也记得不过就是一个寻常的山洞,此次却不大相同,玉石之中隐隐有着流离之光,却四周墙壁似精细打磨过一般光滑,染灵略微靠近,发现竟是同那玉石质地一般的四壁,且壁中似乎人影绰绰,但却因着光线太暗看不太清。

  染灵感受到四周的空气湿润且阴冷,比之地界更甚,且总感觉四周似乎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瞬时寒毛就竖立了起来。染灵此时有些后悔自己的莽撞了,怎么也该拉个人一同前来。

  染灵缓缓摸出招魂铃紧紧捏在左手中,右手缓缓祭出一团光球照亮四周。这没看清还不打紧,看清之后染灵险些脚软跪倒在地,只见这是一个不长的甬道,四周皆是同玉石一般质地的岩壁,而这之中肩比肩站着一个个人影。

  染灵有些颤巍的朝着岩壁走近了些,看清人影后差点失手将光球打了出去。只见着这洞壁内重重叠叠站着死尸,男女老少皆有,一个个满脸青色,眼球突出,长长的舌头耷拉在下巴之上。

  可以看出这些死尸死去的时间都不相同,有的已经衣衫褴褛,有的还穿着先秦制式的衣服。但每一具皆是颈子上有一条青紫的勒痕,可以想见为何都是如那黑白无常一般吊着舌头。染灵仔细数了数,竟是有三百多具,一下更是心惊不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