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幽情奇缘 我的鬼神郎君

十八、白玉石棺

我的鬼神郎君 平戈 3129 2019-02-08 08:01:00

    染灵此时是不敢独自走下去了,转身就想出玉石,走到方才进来的地方,才刚抬眼看清,立即低呼着退开了几步。原先进来的洞口似乎已经“愈合。”同其他地方一样生成了玉石,同样也站着几具死尸。

  与其他地方毫无章法排列不同,这里站着的皆是穿着红衣的女尸,本已经有些干瘪的面上化着不合时宜的妆容,可以看见身上的红衣都是死后**上去的,里襟都还未穿好便套上了外衣。且这些衣衫都是统一制式,有两具骨骼较大的女尸硬生生的把肩边穿裂开来,露出满是尸斑的皮肤。

  “你大爷的!”染灵低声咒骂着给自己壮着胆,手却是不由自主的抖了起来。有些忙乱的掏出招魂令想要联络鬼神殿,却是发现这里似乎有阵法所限,招魂令犹如死物一般毫无反应。

  染灵抹了抹额头上大颗大颗的汗,掏出锦囊中所带不多的黄纸,咬破手指在上面画了起来,一边画着一边低声骂着:“敢吓姑奶奶,姑奶奶这就打得你魂飞魄散!”

  画完后染灵将黄纸紧紧拿在手中,大步向甬道深处走去。因着四周的死尸模样着实吓人,染灵只得目不斜视死死盯着甬道尽头处。

  穿过甬道后,染灵来到一个较为宽敞的山洞之中,环顾一圈之后见岩壁上没有了死尸才是暗暗松了口气,继续提步继续走着。山洞是一个有些陡的斜坡,脚下稀稀拉拉的布着石子,地面未经打磨,很是蹩脚。

  染灵走着走着几乎是手脚并用爬了上去,刚爬到最高处便见着眼界瞬时开阔了起来,眼前是一个庞大的建筑。

  染灵大力催出灵力照亮整个建筑,见着这仿着鬼神修筑的大殿吸了口气,这里虽没有鬼神殿那般的奢侈,但也差不了多少。

  缓缓走到大殿外,看见两旁皆是有紧密排列的烛台,染灵收回光球打出火焰将烛台点燃,白色的蜡烛上青幽幽得火焰燃了起来。染灵轻轻的将两张画好的血符贴在两旁的烛台之上,细细查看了一下烛油确是尸油所做,这才提出了软剑拿在手里,向大殿内走去。

  染灵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几乎花了一刻钟才走到了殿门处。殿门敞开着,里边似乎有阴风阵阵扫过,连着殿外的烛火也轻轻闪了闪。

  染灵拿起一张血符穿在了软剑之上,稳了稳心神走了进去。若不是身在异处,染灵真以为是回到了鬼神殿中一般,四周的环境与鬼神正殿一般无二,连着那烛台摆放的位置都一般无二。

  整个大殿寂静无声,除了染灵刻意放低的脚步声和呼吸声再也听不见其他声音。染灵穿过大殿来到后殿,见着后殿与鬼神殿不同,此处的后殿中央放着一口巨大的白玉石棺,石棺四周燃着一圈蜡烛。

  这些蜡烛似有人随时更换一般,周围的蜡油已经厚厚累积了一层,染灵才刚刚跨步进去就感觉满腔的蜡烛之气充满胸腔。

  “竟是人界的蜡烛,这里到底是准备做什么?”染灵低语着走近石棺,忽然听到脚下一阵铃铛响,这才发现这石棺四周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红线,红线上穿着一个个极小的铃铛。

  染灵蹲下身细细的顺着红线看了看,见红线错综复杂毫无章法,就连那些铃铛似乎也是随意的系上的。染灵顺着红线边沿走到东南角,见着红线皆是绕着一团血糊糊的东西而延伸出来。

  仔细看去,竟是一个未足月的婴儿,肚脐上还连着一条脐带,婴儿浑身散发着恶臭,身子之下皆是不知名的液体。

  染灵忍着恶心别过头看了看玉棺,看着这情形与之前在边镇所见有些相像,难不成此处也有人在养尸。染灵回过头看了看那个婴孩,无奈的摇了摇头就地而坐念起了往生咒:“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

  染灵刚念到第三遍,感觉到四周阴风大作,席卷着蜡烛的热浪将染灵扑了个满面,染灵抬袖掩着鼻息站起身退到墙角,右手抬剑抵住胸口警惕的看着玉棺方向。

  半刻钟后,阴风小了些,但并无其他事情发生,染灵心里越来越没底,觉着自己真是鲁莽的紧,怎么毫无准备就来了此处。

  回过头看了一眼那个婴儿,染灵犹豫了半晌终于还是蹲下身,用软剑挑开着红线,顺着捆的方向,仔细的将一根根红线解了开来。染灵一边解着红线,一边口中继续念着往生咒。

  约莫半柱香后,婴儿身上的红线全部散落在一旁,露出了本来的面目,染灵看着本该属于婴儿的稚嫩的皮肤,如今全是青紫的勒痕和尸斑也是唏嘘不已。那婴儿的眼睛血红,朝着玉棺的方向瞪得老大,想来如此不谙世事的年纪也是未曾瞑目,这布阵之人真是残忍至极。

  染灵仔细避开红线取来一根蜡烛,取出身上剩下的黄纸盖在婴儿身上燃尽,看着那身躯终于是在噼里啪啦的火种成了灰才缓慢开口道:“如果我还能回去地界,一定会为你的来世求个好人家,你且安心的去吧。”

  空气中似乎有一阵阴风轻轻的拂过染灵的脸庞,虽然是阴恻恻的但染灵未感觉到恶意,染灵看着身旁的空气淡淡的释出笑意:“安心的去吧,来世定会有个好前程。”

  半晌后,染灵走近那堆已经耷拉在地上的红线,用脚扒拉了几下,发现铃铛竟然已经是不响了,抬剑挑起一个铃铛,染灵对着蜡烛的光线看了看,发现铃铛中间竟是空的,那之前自己听到的声音是从何而来?刚松了些的神经一下又被挑了起来,染灵跳开红线处,退回东南角警戒的环顾着四周。

  四周依然是寂静无声,毫无动静,似乎染灵破了的这个阵法对此处毫无影响,染灵一直高度紧张的情绪一下子有点炸毛,直接破口大骂:“你大爷的!到底是谁再次作怪,快快现行!”

  染灵的声音在殿内回响着经久不消,但仍是未有回应,染灵抄着剑直接飞身跃至玉棺之上,见着玉棺的棺盖与棺身浑然一体,严丝合缝。染灵见着白玉虽通透无暇,但是瞧不见馆内情况忍不住又是扯了扯头发:“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染灵跳下棺盖,围绕着玉棺环顾了一圈,只在玉棺后盖的边缘上有一个极其微小的“墨”字。染灵突然想到鬼神也是唤为“墨”心里的疑影越发加大。

  想到此前鬼神与那位胞兄的恩恩怨怨,染灵不免猜测外边那个玉石是鬼神胞兄所筑结界,而这位胞兄赠与鬼神的这枚戴在自己头上的簪子,则是开启这里的钥匙,再结合这里的刻着“墨”字的玉棺,这鬼神胞兄是要请君入瓮啊。

  染灵试着拔下簪子对着那刻字的地方捅了捅,见着并不能插进去,在顺着玉棺走了一圈亦是找不到类似于那玉柱上的匙孔。染灵只好抬手心疼的划了条口子,将血滴在“墨”字之上,然后退了一步静静的等着。如若此法无效,那自己还真是得生生世世困于此处,无法可解了。

  半晌后,玉棺终于是有了动静,玉棺底部缓缓升起一个台阶,将玉棺生生抬高了许多,已是超过了染灵的头顶。

  玉棺棺盖处有隐隐的黑气渗出,慢慢蔓延至周遭的地上,将这一周的蜡烛全部扑灭。染灵狠了狠心再次跳至玉棺之上,这次却没能稳稳落在棺盖之上,却是在脚尖触碰到棺盖上的一刹,被棺盖一个翻转直接翻进了玉棺之内。

  “轰隆”一声后,玉棺再次合拢,任凭染灵在馆内敲打皆是稳稳不动。

  染灵坐在馆内催动半身灵力仍旧是推不开棺盖,一下有点懵的丧气的坐着。馆内的黑气似乎在刚才皆是放了出去,染灵的屁股下面坐着一套玄色的袍子,衣角处还绣着七彩祥云,倒是有些仙风道骨的味道。

  染灵有些气恼的将软剑扔在一旁,却听到软剑似乎打到了什么东西,只得挪着身子爬过去,见竟是一副赤金的男子长冠。染灵看清物件后无趣得将长冠扔在一旁,盘腿打了会座,才终于是将恼怒的情绪平复了下来。

  思绪平静的染灵右手祭出光球仔细的照着馆内,见着玉棺内部体积甚大,竟是容得下好几个自己,且高度也不差,自己便是弓腰也能在此间行走。染灵趴在棺内壁上细细看着,玉棺两侧内壁上只有一些看不懂的画和大片大片的祥云,只有在棺后底上看到一行小字:

  “愚兄在上,特邀墨弟在此安息,愿岁岁年年不复相见。长冠玄袍加身,墨弟可享万世安宁,此后世间万事,皆由愚兄操持,三界之内,六合开外,再无鬼神之身。”

  染灵无语的扶着头喃喃道:“我这算是代替了大人来找死了吗,怪不得大人要将你关入无边地狱,只是你既已入那无边之狱,如何能在此处设下此局还料定大人会来,难不成还有帮手?”

  染灵突然想到之前闪现的那个黑影,莫不是就是这鬼神胞兄,不对,他配不上,这个华所步下的暗棋?他是料到了鬼神不会将他打得魂飞魄散,所以才设下这个局妄图鬼神来此中计之后,自己翻身代替为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