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幽情奇缘 我的鬼神郎君

十九、生死一线

我的鬼神郎君 平戈 3068 2019-02-09 08:01:00

    越想下去染灵越笃定,此前华示弱被抓也定是故意而为,便是想以退为进让鬼神放松警惕。幸而来的是自己,华的计算算是落了空。

  坐在馆内的染灵浑浑噩噩睡了又醒,醒了又睡,不知道过了外边多少个时辰,也不知现在幻已经禀明自己来了此处,只是觉得脑子越发开始不清醒起来,连带着呼吸也越发难受。

  染灵拿起那个长冠看了看,觉得若是鬼神能着此身长袍带上此冠,定是风华绝代,想着想着忍不住伸手摘下了头上的簪子,看着簪子也受着压迫连那属于鬼神的紫气也是见不到了,染灵眼睛红了红。

  若自己代替鬼神在此,也无不可,只是自己哪是个认命的人,怎会愿意永世被关于此,连着魂魄也被锁在此处。染灵难过了一会突然来了劲,将身上所有的符纸法器掏了出来,挨着个的试了个遍。

  鼓捣了半天仍是没有反应,染灵虽能催动灵力,却是毫无施展之地,只得泄气的靠着馆内坐着,手里把弄着那个长冠,

  “我好不容易混了个鬼神特使来当,难不成就要亡命于此?”染灵意识越来越模糊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幻啊,大人啊,你们会来救我的吧,会来的吧?”

  不知过了多久,染灵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嗓子犹如被烟熏过一样生疼,而耳边也鸣鸣作响,头疼欲裂。染灵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像是神台突然清明了一般,回想到过去的许多的往事。

  往事历历在目,染灵仿佛看到数千年前的自己还是一团气,在人界大地之上飘来飘去,后来停留在一处道观之内,日日跟着那道观内的道士修习道法,恍恍惚惚的成了人形。

  在之后,自己跨越人界大地,翻过数座高山,一路上见证人情世事,直到在边镇偶遇鬼神。

  只为那惊鸿一瞥,自己摒弃了那浑浑噩噩的不知尽头的日子,守在了鬼神身边。

  “是啊,这三界都不值得,唯有他值得。”

  感叹完这句后,染灵吃力的拿过软剑惨淡的笑了笑:“纵是魂魄消散,我亦不会就甘于这种死法。”

  染灵用软剑重重的划开左手手腕,手腕的肉立即绽开,大片的血涌了出来,染灵用手指沾着血在棺底画着,待手腕处的口子的血已经流不出了,染灵才是满脸惨白的停了下来。

  染灵扯了衣角将伤口处紧紧的包扎好,就地盘腿而坐苦笑着:“便是豁去这条命,也得把这里给毁了,这样便再无后顾之忧了吧。”

  而后染灵坐定,双手结印于胸前嘴中念道:“吾奉威天大法,江河日月山海星辰在吾掌中,吾使明即明,暗即暗。三十三天神在吾法之下,使东即东,使西即西,使南即南,使北即北。从吾封候,不从吾令者斩首!”

  待染灵念完威天大法神咒,从天中一道金光倾撒下来,直指玉棺,染灵以血画的符跟着金光大作,将馆内照得通亮。

  染灵见这玉棺仍是未开,本来就已经虚弱到极致的身形更是晃了晃,染灵撑着棺底抬头看了看棺顶,双眼充血已经变得血红一片,嘴角也慢慢浸出了血丝。

  “呵,还真挺厉害!”染灵冷笑了笑,用尽全身气力催动仅剩的灵力大喊道:“吾在此请借九天之力,以吾身献祭,天地皆可破,人神皆可杀!”

  金光一下强盛,遥遥可见从九天射下直打入太咸山之中,四周的生灵皆是四处逃散,连带着树木跟着开始枯萎。

  染灵坐在馆内看着金光终于是将棺盖打破,直接射入了棺底将其打穿,整个座下立即四散开来,染灵护着头防止棺盖打在头上,待整个玉棺破碎散落后才摇摇晃晃的撑着膝盖站起来。

  染灵两只手臂几近透明,此时也是再也顾不上,径自转身准备朝着甬道走去,刚到甬道口,见着那岩壁内的人影皆是不见了,染灵苦笑着,觉得自己今天真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染灵默默念了十遍往生咒后,才借着威天大法残余的神力站定举起软剑指着甬道说道:“出来做个了结吧。”

  “真是厉害啊,连我这锁神阵都能破,不愧为鬼……咦,怎的是你?”

  来者并不是别人,而是华,只是此时的他并无真身,只是由半身灵力护着的魂魄。华鼓着掌从甬道中走出来时,见到染灵身形半透明的举着剑对着自己着实吃了一惊。

  “很惊讶吗,华?”

  “若不是他,怎能开启我这锁阵,他在哪?”

  染灵不屑的抹了抹嘴角:“对付你,还不需要大人出马。”

  华似乎不可置信的退后了几步,眼睛瞪得老大:“不可能,不可能,他若不来,这个阵法不会开启,你到底是谁?”

  “鬼神特使!”染灵说完大手挥着软剑朝着华打去,几番躲让之后,华更是惊奇的问道:“地界之人怎会使得这道法,你到底是谁?”

  染灵不作答,只是拼尽全力朝着华打去,因着威天大法的加持,染灵不消一会便将华砍伤数十处,渐渐逼至角落。

  此时的染灵整个身子都已经成半透明的状态,摇摇晃晃提着剑一步一步朝着华走去。

  “我真身不在此,你是杀不了我的。”华扶着岩壁喘着气说道。

  “哦,是吗?”

  “看你也是油尽灯枯,倒不如我们就此和解,我放了你去。”

  染灵抬了抬头冷笑了一下:“现在好像应该是你求我放了你去。”

  华站直身子,手指划过岩壁,竟是直接穿了过去,而后得意的说道:“我这又不是真身,只是一个灵体,你又如何灭得了我?”

  “巧了,我也是。”染灵说完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朝着华劈了过去,华在不可置信之时顿时灵体消散,化为星星点点散落在地。

  染灵此时再也支撑不住,直接倒落在地,看了看自己也即将四散的魂魄灿然一笑:“没想到,竟是同你死在一处。”说完后,带着笑意缓缓闭上了眼睛。

  待鬼神与幻还有道子赶到时,整个结界已破,洞内的一切皆是化为废墟,没了压制的鬼神直接飞入洞内,在一片碎石之中找到了半透明的染灵。

  染灵没想到自己还会醒来,在睁开眼后盯着屋顶怔怔出神了半刻才被道子喊回了神:“丫头,你终于醒了!”

  染灵想起身,却发现浑身动弹不得,除了眼珠能转,就连嘴巴也睁不开,连喉咙也发不出声。

  “哎哟,你算是捡回了一条命,不过别着急,你现在还动不了。”道子看着染灵着急的眼神急忙出声道。

  染灵睁大了眼看着道子,眼中的疑惑倾盆而出。道子安抚的拍了拍染灵才开口道:“你别着急,待我细细说与你听。”

  原来那日鬼神刚赶到太咸山脚时,便可看到金光从九重天打下来,心里断定是染灵所为,但因着华还存于山洞之中,所以结界还未破,鬼神只能徒步迎着染灵的神咒威力上山。

  才刚到山腰时,发现结界已被染灵所破,三人都知道染灵必然凶多吉少,果不其然,找到染灵时,染灵魂魄已经开始消散。鬼神见着染灵后,当即坐定借由鬼神之力稳固染灵魂魄带回地界。而后翻遍了生死簿,皆是找不到染灵,在遍寻无法之后,鬼神将半身灵力渡与染灵,这才让染灵勉强固住了形魂。

  染灵听完后眼睛瞪得老大看着道子,道子会意的笑了笑:“大人无事,只是虚耗太多现下闭了关。”

  道子见染灵放下了心半闭着眼好好躺着后,不痛不痒的说道:“说来你还真是不要命,威天大法敢用,九重天之力也敢借。大人也真是慷慨,半身灵力说渡就渡,就算是神,也不该如此肆意妄为啊。”

  染灵听完又是瞪大了眼盯着道子,道子摇头晃脑的说道:“你这才昏睡了三月便能醒来,也是不错,想来过不了几日便能动了,到时候你一定得好好给我摆谈一下那洞中奇景和那神咒之力,我可是从未见过呢。”

  染灵翻了个白眼直接闭上眼睡了过去,现下养好身子才是做要紧的,不能辜负了这半身的灵力。

  七日之后,染灵才是能在道子搀扶之下起床走了走,但浑身还是犹如灌铅般沉重,每次提脚都异常费力。

  “道子,按说我这身子都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怎的还如此沉重。”

  道子撇撇嘴角酸酸的说道:“那召唤神威的反噬岂是你能承受得住的,你还能醒来看看就算是不错了。”

  “哈?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别多想了,好好养着身子,可别白费了这半身灵力。”

  染灵急切的抬着手和脚嚷道:“这样子怎么行,我还怎么侍奉在大人身边,还怎么当鬼神特使?”

  道子扶着染灵坐下,给染灵倒了杯水道:“能这样就不错了,要知道你可是险些魂飞魄散,如今还能喘口气该庆幸了。”

  染灵用尽全力仍是举不起水杯,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道子,道子叹了一口帮染灵将水杯抵至嘴巴,染灵咕咚咕咚几大口喝下去继续说道:“有什么法子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